第152章 巅峰对决 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路过高手在路过完高手之后,尾随千山赶回竞技场前集合点,成为了最后一位归队的小伙伴。彼时竞技场门口就像早高峰的北京地铁1号线,人贴着人头挨着头,谁都不敢轻易调整视角,生怕一个转身就跟哪位kiss上。    [当前]新月如钩:来了来了,黑马来了!    [当前]冰瓷:第一军团怎么还不见人,不是也打怵了吧。    [当前]起风了:那不可能,他们的胜率在70%以上还么,除非不想跟那帮人玩了,集体进入情人星座。    [当前]榴莲拌面:可是系统显示他们还在天空竞技场啊。    [当前]一毛狗:那就是全队电脑在同一时间忽然卡住了。    [当前]默七公:一想到对手是那个队……这个理由听起来就十分靠谱了!    [当前]朗姆公爵:什么哪个队啊黑马的,他们就没个队名?    [当前]疯一样的子:天空传奇。    [当前]朗姆公爵:好奇怪我忽然觉得黑马挺好听的呢!    [当前]路过高手:那个,队长,我觉得你起名多少和我们商量一下呢……    [当前]2b战斗机:杀手,这不像你风格啊,别是团长传播正能量时赐的名儿吧?    [当前]疯一样的子:用力抱住,好兄弟!tat    [当前]战、菩提老祖:杀手,我可买了你们赢,争点儿气知道不!    [当前]寒水走刀客:你还真敢,你没见过手信他们的实力?    [当前]真相就一个:一个服务器的同胞爱吧,天空传奇里有仨人都是华夏之巅的,哎我忽然觉得这名儿还挺cute的。    [当前]战、醡浆草:我们体验过第一军团的实力,对天空传奇也绝壁没半点同胞爱,这种预感纯粹是一种feel。    [当前]战、菩提老祖:一种难以名状的feel……    [当前]神灯死忠粉:啊啊啊啊啊,灯神来了!!!!    [当前]男神是花灯:花灯花灯温柔如风,花灯花灯帅到爆棚!!!    随着闹花灯粉丝的尖叫呐喊,围观群众自动让开一条路让第一军团的五位来到竞技场门口,这时候的竞技场里只有四队两组在pk,其他队伍像商量好的都没进去抢位置,以防干扰到天空传奇好和第一军团的配对,毕竟配对是随机的,如果有其他队伍备选,即便分数相近也可能匹配失败。    说也奇怪,两支队伍几乎完全没有正面接触过——千山和手信除外,却仿佛上辈子就认识一般有默契,无需寒暄,没有客套,直接队长上前,点下各自战队的入场申请。    围观群众紧随其后,几乎是贴身跟进了战斗房间。    没有感受到气氛的紧张,系统依然是缓缓配对,不过因为只有两支队伍处于待战状态,毫无悬念,配对成功,然后慢腾腾拉出对战双方信息——    [沉默要塞]阿尔卑斯1065分    [众神之焰]众神的叹息分    [沉默要塞]东风哥1010分    [寒冰峡谷]闹花灯1005分    [光明圣地]荷兰手信1005分    vs    [华夏之巅]疯一样的子770分    [华夏之巅]2b战斗机770分    [华夏之巅]万物破770分    [仙灵梦境]路过高手770分    [光明圣地]千山鸟飞绝770分    待信息滚动完毕,对战地图像画卷一样徐徐展开,一个漫天黄沙的世界逐渐清晰——绝望撒哈拉。    地图刷出,全场哗然,只见上帝视角看过去根本就是一片土黄,没有山川森林,没有都市农田,就一条小河沟从地图中间蜿蜒而下,除此之外,左边是沙,右边是沙,上边是沙,下边是沙,没任何参照物,就一马平川大沙漠,要不是战斗视角最多看出去一百米,场上所有选手就可以直接面对面微笑寒暄了。    [观众]小小缝纫家:啥破地图,毫无技术含量啊,这怎么搞战术。    [观众]华夏老祖:破地图?你仔细看。    [观众]蛮荒旅人:我仔细看了它也是一片大平地啊……    [观众]望妹止渴:我擦,没坐标!    望妹一口道出真相。往常观众的上帝视角是可以通过选择坐标点来切换到具体位置的近景的,可此刻呈现在大家眼前的虽说依然是若干小块地图的选择版面,却再无任何坐标标记,也就是说以前观众想集体去看哪一小块,报个坐标,大家都可以过去,现在却必须要用“第三排左数第五块”这样的繁琐描述。不过也有好处,那就是失去了高低起伏和草木遮掩的地图更加一目了然,观众甚至不需要特意去选择就可以知道纵览全局,清晰看见哪些选手在哪些位置,不过要想看战斗的具体情况或者选手更细微的操作,还需要选定地点拉近。    然而此刻观众更想知道的是,自己看不到坐标,那么选手呢?    从上帝视角看过去,赛场上的选手从刷出来就几乎没有移动过,阿尔卑斯和东风哥在沙漠正北面,距离他们最近的是路过高手,在东北方,路过高手下面也就是沙漠正东刷出了疯一样的子和闹花灯,然而这时候的二位还没有发现对方,距离他们很远的沙漠西南面,接近正南刷出的2b战斗机,偏西南处是众神的叹息,在他们俩上方那条全地图唯一的小河下游,是刷出后立刻潜伏起来的万物破,呃,至于他的潜伏方式,自然只能纵身一跃,投入人类起源的怀抱。一条小河,将沙漠分割成了一大一小两块,几乎所有人都在大块上,只剩下一个荷兰手信在西北角,静默而立。    等等,貌似还少了一个……    [观众]战、菩提老祖:千山鸟飞绝呢?    [当前]众神的守护:这是个双层地图,沙漠下面是地道。    [当前]朗姆公爵:众神的也来了?    [当前]众神的守护:参观学习。    [当前]榴莲拌面:其实是不甘心所以想来看看天空传奇怎么被虐死吧。    [当前]众神的杀器:莲妹,人艰不拆是一种美德。    [当前]榴莲拌面:这id你都能看出来我是女的?!    [当前]苏州河:各位,咱能消停看会儿比赛不?    [当前]小小缝纫家:问题是他们得比啊……    彼时的赛场,十……哦不,九个小黑点就像烧饼上的芝麻,纹丝不动,稳定而安逸。    而彼时的yy——    【疯b私聊小屋】    千山:“我了个擦,这是刷到哪儿来了,乌漆抹黑啥都看不见哪!”    2b战斗机:“我倒是能看见,全是黄沙,咱们这什么地图,塞外奇侠?”    疯子:“别贫了,来集合。”    万物破:“坐标。”    疯子:“……”    路过:“怎么办怎么办我电脑出问题了,我看不见坐标!”    万物破:“这个地图没坐标。”    疯子:“晕,这搞毛?怎么汇合?”    千山:“我他妈现在连关心坐标的资格都没有,谁能先给我两天光明?!”    【乌合之众临时yy】    闹花灯:“这地图有点儿意思。”    阿尔卑斯:“老规矩,先集合再团队打击还是因地制宜逐个击破?”    众神的叹息:“虽然我觉得逐个击破也未尝不可,但毕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队伍,保险起见先集合怎么样?”    荷兰手信:“准备好,一分钟之后发信号,如果对方比你们先赶来,结果不用我说。”    东风哥:“少来,就是他们先赶来,你还能被灭了?别假模假式谦虚了,赶紧的,倒计时。”    观众们听不到选手yy的动静,只觉得整个赛场压抑沉默得像一潭死水,而时间便在这一丝微澜都没有的死气沉沉中缓慢流逝,仿佛没有尽头。    直到一束明亮光线划破撒哈拉昏黄的天空!    极光焰火!    华夏游戏的焰火小道具种类纷杂,有绽放后生成“xxx我爱你”这种半自定义模式的追妹子型,有直接炸开就是漫天彩霞的自high烧钱型,还有噼里啪啦不求美丽只求节奏的广场舞助兴型,极光焰火算是这里面特殊一点的,它只有一种颜色——亮白,只有一种图案——直筒,通俗一点讲这个焰火绽放效果就和拿一个强穿透力手电筒直接往天上照如出一辙。    然而,它醒目。    所有焰火都有一个可视范围,极光焰火没有,只要点燃,整个服务器无论哪里的玩家都可以看见这一束直冲天际的光!    而当下,这光就像一条白龙冲破死水穿云而出,立刻吸引住所有观众的目光,大家火速选中光束产生的地图点,把视角拉近,再拉近,终于看清了点燃焰火的人——荷兰手信。    疯b小分队不比观众的诧异少,而且最重要的是观众可以拉近视角,他们却不能,幸好还一个在河里的万物破,顺着极光焰火遥遥望过去,仿佛可以隐约看见一点释放人的轮廓,但具体是谁,无法辨识。    就在所有人都没闹清怎么回事的当口,第二记焰火又腾空直上!    这下包括疯b小分队在内所有反应快的玩家都明白了,这哪里是什么焰火,而是第一军团集合的信号弹!    江洋他们在杂货店买了所有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可谁会想到还有这种没坐标的地图呢,更不可能想到要用极光焰火来做信号弹。可是第一军团想到了,或者说他们没想到这种地图,却还是为各种情况做足了十全准备。    pk技术是硬实力,战术意识是软实力,如果说之前的疯b小队只对前者没信心,那么现在一记极光焰火把他们对后者的信心也烧毁了大半。    “他们应该很快就可以集合了,我们怎么办?”问话的是2b,一改鏖战整夜后的慵懒疲惫,声音不自觉沉下来。    万物破的音调倒没起伏,但话的字数明显变多:“信号是荷兰手信发的,就在一条小河边,我现在在河里,只要上岸往前一步,就会被立刻发现。”    千山不明情况,急得抓心挠肝:“你们在说什么呢?他们能集合你们不能?操,我这里是地道啊你妹的,谁能来告诉我出口在哪儿!!!”    “两个选择,要么我们也朝着信号弹方向去,他们在哪集合,我们就在哪集合,直接真刀真枪的干,要么就朝着相反方向集合,先避开他们再从长计议。”完全无视地下小伙伴的呐喊,江洋冷静分析着。    2b:“反方向吧。”    万物破:“反方向吧。”    两个人的选择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夹在这里面的是路过微弱的:“我都行……”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观众就看着第一军团五人以飞快的速度往信号方向聚拢,而天空传奇的四人则往反方向集结,但毕竟第一军团的集合地是不断刷着存在感的点,而天空传奇们却只能凭借感觉去定位相反的位置,所以在集合速度上就比对方逊色了不少。    然而这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这种你往西我往东的运动模式,必然会增大两队小伙伴擦肩邂逅的概率!    说时迟那时快,这厢东风哥和阿尔卑斯刚不小心偶遇,转身就看见了路过高手!    [观众]一毛狗:快切换到第二行最后一个地图点!快快!    [观众]新月如钩:仙术士+杀手vs纯辅助奶妈,啧,这绝壁是要虐杀的节奏啊。    [观众]碎雨:本身这种迎敌而上的集合方法就是作死。    容不得观众多聊,东风哥和阿尔卑斯已经把路过高手团团围住,没有因为对方的低杀伤力就掉以轻心,完全是严阵以待的态度,眨眼间杀手东风哥的暗袭就已经击中奶妈,而且紧接着就是个见血封喉的连招!    路过杀人不行,补血的动作倒很快,刷就给自己套了个润物无声,算是勉强抵消80%伤害,可他这边补完,那头仙术师阿尔卑斯的大招疾风骤雪也吟唱完毕,铺天盖地的暴风雪席卷而至,路过的血条又只剩下三分之一!    这还是在路过嗑了加防料理之后!    路过清楚自己的斤两,没想硬拼,但这样的包围圈想硬闯出去,和硬拼需要的实力几乎不相上下!    战友们不知道路过的处境,都在各自的点上小心翼翼前行,可是观众们知道,不光知道,还目不转睛看得清清楚楚,这会儿一颗心都为路过提到了嗓子眼。倒不是说观众都是天空传奇的野生粉,而是这种一打二强弱分明的情况,人难免会希望处于绝对劣势的一方能抗争出一个意外结果,而路过的补血速度也让这种结果貌似有那么一丝丝可能性。    这不,三分之一的血条眨眼间又变回四分之三。    可是这还不够,阿尔卑斯需要吟唱,东风哥却可以分分钟瞬发伤害技能!    [观众]众神的奶瓶:客观地讲,路过补血真心可以。    [观众]战、菩提老祖:还有不客观的?    [观众]众神的奶瓶:你觉得我要是有感而发还能说得出好话么=_=    [观众]起风了:但是补血再好没用啊,俩人把他堵的铜墙铁壁的,根本出不去,而且照这个速度攻击下去,他所有的补血技能都会进入冷却。    起风了这话刚说,画面上的路过高手就已经停止了技能,显然进入全面冷却时代的速度比观众预想的还要快。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悬念了,阿尔卑斯停下吟唱,东风哥的锥心刺骨直接冲向只剩下血皮的奶妈……    miss!    就在全场观众屏住呼吸等着奶妈扑街的关键时刻东风哥的锥心刺骨居然miss了!!    观众没反应过来,阿尔卑斯却几乎是立刻就补了个冰破!!    然而miss,又是miss!!!    路过高手接连躲过两次致命攻击!!!    是上天眷顾奶妈吗?    是东风和阿尔卑斯失常发挥了吗??    是路过的闪避天赋异于常人吗???    不!都不是!!    福尔摩斯说,如果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结论,那么剩下那个再怎么看似离奇,都只能是真相——    路过高手变成了兔子!    是的,路过高手变成了一只兔子!!!    ……    [狡兔糖果]    等级:0    价格:2000华夏币    说明:十五分钟内保持兔子形态,移动速度+37%,一切技能与物品禁止使用。    ……    [观众]寒水走刀客:我想到了所有可能,天空传奇还是给了我致命一击。    [观众]真相就一个:我以为自己见多识广,天空传奇却给我打开了新的世界。    [观众]榴莲拌面:我们上一场已经被打开一个了,谁知道这一场还有第二个……    [观众]众神的杀器:尼玛他到底为嘛要浪费一个宝贵的物品格来放这种莫名其妙的糖果啊!!!    重点是这糖果真的救了路过的命。    37%的移动速度不是开玩笑,分分钟闪避技能不说,还帮助路过出其不意地冲破包围圈,几乎是眨眼间就把两个可怕的对手甩到了身后!    观众吐槽归吐槽,但心里也都在想,如果说荷兰手信未卜先知准备了极光焰火是战斗素养极高的表现,那么谁又能说路过高手买狡兔糖果一定是误打误撞?没准人家就是大智若愚未雨绸缪呢!    【疯b私聊小屋】    路过:“我刚才碰见阿尔卑斯和东风哥了,好险好险!”    2b:“我说你血条怎么刷拉拉往下掉,不过你一对二居然跑掉了,对方实力也没传说中那么神嘛。”    万物破:“路过注意信号弹,别跑错方向。”    路过:“可是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方向感了55555~~~~”    千山:“你什么时候有过这种东西=_=”    疯子:“现在是闲聊的时候吗!操,我碰见叹息了!”    路过:“疯子我好像看见你了,你坚持住我这就来!!”    疯子:“亲爱的路过奶妈你绝对是哥的及时雨!!”    路过:“……”    疯子:“路过?”    路过:“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现在还不能用技能……”    疯子:“我了个大草——”    仰天长啸中疯子扑街,而意识到自己无用武之地的路过已在抵达战场的瞬间掉头第二次狂奔逃命去也,剩下众神的叹息围着疯子的尸体来回踱步,心说这是个杀手没错啊,怎么刚才好像看见了一只疑似炼妖师的宝宝?    不过这宝宝身手太快,以至于残留在视网膜上的影像过于模糊=_=    尽管怀着疑问,但一下又一下的极光焰火催促着叹息,故他没再多想,转身奔赴集合点。    偌大的这片沙漠只剩下一具干枯尸体,和一只掰指头数时间的兔子。    疯子:“怎么想起来买兔子糖果?”    路过:“当时在想别的事情,一走神儿,点错了。”    疯子:“买了几个?”    路过:“五十个,所有道具我都是五十个五十个买的。”    五十个,是一个物品格里能存放的同一物品数量的上限。    疯子:“也算歪打正着,一会儿救活我之后也分我几个。”    路过:“好的!”    疯子:“糖果解除还有几分钟?”    路过:“九分二十七秒。”    疯子:“你去死吧……”    尽管备受折磨,但疯子起码还有路过同学在守护,相比之下,偶遇闹花灯的2b战斗机在美色上完败不说,还被对方虐杀在中游小河边,更重要的是五分钟后队友万物破经过,都没有多看他一眼,仿佛彻底忘掉了他的容颜。    2b战斗机:“帅哥,就算救不了你也瞅我一眼以表哀思啊。”    万物破:“蜡烛。”    2b战斗机:“啊?”    万物破:“腾不出来手发表情。”    2b战斗机:“尼玛这玩意儿用说的根本没有feel好不好!!!”    ……    所谓第一军团,就是在没有坐标的地图上仅凭信号弹集结也只需要十三分钟,还能顺带让对方的杀手和血战士扑街,奶妈牺牲技能仓皇逃窜。    反观天空传奇,千山就不说了,这辈子还有没有出土的希望都说不准,2b扑街,奶妈守着杀手,狂刀客万物破是唯一赶到相反点附近的人,可在全部队友都未赶到而对手却集结完毕并且彻底停止释放极光焰火的情况下,这种抵达已不具备实质性的意义。    [观众]众神的粽子:和我们打的时候感觉没这么不堪一击啊。    [观众]众神的法海:承认吧,叹息他们确实厉害。    [观众]众神的奶瓶:得,这下必须要被狠狠嘲笑了。    [观众]苏州河:胜负已分,照这形势天空传奇最多再坚持半小时。    [观众]寒水走刀客:最郁闷的是千山吧,这货在地底下要抓狂了哈哈哈哈!    [观众]战、菩提老祖:千山让你去死。    [观众]寒水走刀客:你是他朋友?    [观众]战、菩提老祖:不,只是和鬼服有宿怨,所以我把观众聊天截图给2b战斗机和疯一样的子看了,主要是想刺激刺激他们已获得身心上的快感,谁知道他们又转发给千山了,刀客不好意思,纯属误伤。    [观众]华夏老祖:你也太贱了……    [观众]众神的杀器:但是贱的很有腔调。    [观众]战、菩提老祖:~(≧▽≦)/~    人员齐整的第一军团开始满地图扫荡,美好愿景自然是一个死角都不落地进行地毯式搜索,将敌人逐一歼灭,不过对于一个没有坐标没有参照物的地图,怎样能保证逐块搜索而不是在重复绕圈,这是个技术性难题,哪怕是第一军团,也无法攻克。    仍旧分散在撒哈拉各处的天空传奇们自然无法监控敌人的行动,但按常理推断也知道对方开始主动出击了,沉重的压力就像撒哈拉上空永不落下的太阳,炙烤着每个人的心。    【疯b临时小屋】    疯子:“硬碰硬没法赢的,而且现在还是三比五。”    万物破:“如果到最后我们都不能汇合,那就分别是五比一和五比二。”    2b:“得,知道你们自顾不暇没法考虑救我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想个奇招,才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    2b:“唉,虽然团长说赢了要得瑟输了也风光,可真到这种时候,确实不想输啊。”    路过:“也不用这么悲观,对战规则是一方五人全部死亡才判定输,我们只要保证至少一个人不死不就行了?”    2b:“可是对方五个人都没死。”    路过:“那最多也是打平。”    万物破:“团体规则没有打平一说。”    千山:“那就跟他们耗到地老天荒呗,反正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    万物破:“漫长的地下生活磨平了你的棱角,磨出了你的韧性。”    千山:“谁再跟我提地下两个字我就把他咬死——”    疯子:“所以你的意思是耗到对方没了耐性,主动弃权?”    千山:“如果两个小时后我还没爬出来,那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疯子:“如果你爬出来了呢?”    千山:“看形势再说。”    疯子:“想一下,确实可行。虽然对方五人已经聚齐,可地图上没坐标,他们也只能随机搜,走哪儿算哪儿,我们有很多机会跟对方玩躲猫猫。”    万物破:“对方不是好耗的灯。”    2b:“那咱们就来做吹灯的风。”    ……    北京时间09:37    [观众]望妹止渴:比赛可都进行一个多小时了,除了最开始,再没狭路相逢过啊,一个地图就这么广阔?    [观众]朗姆公爵:第一军团倒是积极的,可天空传奇……    [观众]寒水走刀客:他们也很积极,只是好像积极地在躲=_=    [观众]榴莲拌面:你看在地底下的千山都不急了。    [观众]众神的法海: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北京时间10:04    [观众]一毛狗:天空传奇那帮货果然在消极比赛!靠!    [观众]窝边兔子:太没劲了,拖到最后也要打,还不如痛痛快快迎上去,这么躲躲藏藏跟鼹鼠似的真让人看不上。    [观众]小小缝纫家:虽然我一直觉得天空传奇的战士们根本不懂羞耻和底线为何物,不过猥琐到这个份儿上,也太难看了吧。    [观众]苏州河:菩提老祖还在不在,你把我们的话截图给天空传奇看看。    ……    北京时间10:11    [观众]战、醡浆草:老祖不在,我截图发疯子qq了,他说□可能会出现在后半夜,让大家少安毋躁。    [观众]真相就一个:后半夜?!现在才tmd上午十点!!!    [观众]战、醡浆草:算了我给你们复制吧。    [观众]战、醡浆草:疯一样的子10:09:23□可能大概应该八成会出现在后半夜,什么,坚持不到?唉,现在的老爷们儿都虚,等比完赛我给大家买点肾宝,呃,或者脑白金?今年过节不收礼呀~~不收礼呀不收礼~~不收礼呀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脑!白!金!    [观众]寒水走刀客:……    [观众]真相就一个:……    [观众]碎雨:……    [观众]蛮荒旅人:……    [观众]冰瓷:原来贱不只是一种性格,还是一种气质。    ……    北京时间11:00    拉锯战般的猫捉老鼠游戏在进行了两个半小时后,终于迎来第二波狭路相逢。    不知道是不是宿命,这回又是路过高手,只不过遭遇的敌军从两个变成了五个。    然而对于一秒钟变玉兔的路过来说,对手是几个并不重要,反正都只是消耗一颗糖果的事儿。荷兰手信他们虽然从阿尔卑斯和东风嘴里听到过关于这种神奇糖果的描述,可等亲眼见着,还是被路过高手炉火纯青的糖果使用手法折服,真的只是眨眼……不,眨半眼的时间,二十几米外的路过高手就瞬间缩小然后“咻——”地跑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别说pk,别说杀戮,尼玛连近身都做不到!    五人军团又如何,就是来五十人也是枉然,除非脚踩风火轮!    耐心几乎被磨到底线的第一军团终于爆发在了路过高手这一根小稻草上——    [赛场]闹花灯:我草**,是爷们儿就别他*躲躲藏藏,有能耐出来真刀真枪的干!!    [赛场]闹花灯:一场团体pk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你们他*这都快仨小时了!!你们躲家里等着长毛啊!见过没骨气的没见过你们这么没骨气的!!就是输了能怎么的!!又不赢你媳妇儿夺你家产!至于的吗!!我草草草草草草    [赛场]东风哥:哈,我第一次看见花灯这么爆粗,天空传奇,你们真厉害[大拇指]    [赛场]阿尔卑斯:千山,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也真豁得出去。    [赛场]千山鸟飞绝:别想拖我下水,我可是打从一进游戏就被活埋了,而且你们这帮货迟迟找不到我,知不知道我才是最伤心的啊,唉,我只是想堂堂正正打一场,肿么就这样难!!    [赛场]千山鸟飞绝:到底谁设计的这个地图啊,处处都充满了恶意~~~>_    全场观众内心呐喊:到底是谁在散发巨大的恶意啊,我们看都看累了有木有,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看电视哪怕是“表盘全部镶嵌南非真钻不要9998只要998”或者“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买了两盒没想到真的有效”来得精彩啊!好歹人家前者有激情后者有感情整个节目衔接流畅偶尔还充满了坎坷故事性啊!    ……    北京时间11:30    [赛场]闹花灯:真行,足足三十分钟,你们还真能扛。    [赛场]疯一样的子:你能骂足三十分钟也不容易,来消消暑[西瓜]    [赛场]闹花灯:总算有个千山以外说话的了。    [赛场]疯一样的子:千山嫌你翻来覆去都是这些,没创新,所以不乐意跟你唠了。    [赛场]闹花灯:你当我乐意,我手指头都快敲肿了!    [赛场]疯一样的子:来,哥给你揉揉~~    [赛场]闹花灯:……    [赛场]疯一样的子: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你捏的那个号是我最喜欢的类型。    [赛场]闹花灯:……    [赛场]疯一样的子:真的,刚一直没好意思提,要不你截一张人物图发我呗,能在这里相遇也是缘分,让我留个念想。    [赛场]闹花灯:……    [赛场]疯一样的子:其实我更想跟你合影的,可我们这种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的宿命,见面就意味着死亡,我不忍心让你永远沉睡。    [赛场]闹花灯:我草谁沉睡啊,绝壁是我秒杀你好吧!    [赛场]疯一样的子:我死了你就忍心吗???    [赛场]疯一样的子:不,你一定不忍心的,你只是嘴硬,不要说,不要让我听见那个字!!哦不~~~~~    [观众]朗姆公爵: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种淡淡的猥亵感挥之不去……    [观众]起风了:闹花灯没音了。    [观众]无糖可乐:我觉得他能把对话进行到现在已经很坚强了。    [观众]战、菩提老祖:不愧是鬼服出来的,杀人于无影无形。    [观众]战、醡浆草:岂止,根本是见血封喉……    【疯b临时小屋】    路过:“队长,我刚才几乎睡过去了可是又被你弄醒了,你为了全队的胜利,牺牲太大了!!”    万物破:“凶残。”    千山:“真没看出来啊杀手,你居然是这种风格的?”    疯子:“刚打电话跟团长取了个经。”    2b:“我就说怎么扑面而来的亲切感……”    ……    北京时间12:14    一个多小时前二度逃离第一军团魔爪的路过误打误撞碰见了2b战斗机的尸体,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当然得接住,于是一个起死回生+枯木逢春,2b满状态复活。    战场形势在这种说书般的巧合里回归起点,5v5,尽管一方已经集合多时,一方的主要战斗力还在地底下cos土拨鼠。    通常来这种仿佛开挂般的运气对对手精神都是致命性的打击,尤其是在此刻这种熬鹰似的纠结作战里,可第一军团的人没出声,反倒是观众再无法忍受,缴械投降。    [观众]神灯死忠粉:花灯我对乃绝对是真爱,可是我真的熬不住了,我昨天一宿没睡的给乃加油,现在是真的撑不住了[大哭][大哭]    [观众]神灯死忠粉:本来以为可以坚持到你们胜利,可是,可是,我没有败给黑粉,没有败给自己,没有败给情敌,我居然败给了天空传奇[大哭][大哭]    [观众]神灯死忠粉:天空传奇,我恨你!!!    [观众]华夏老祖:我也不行了,要么睡,要么死,我决定睡觉去了……    [观众]新月如钩:我也受不了了,随便哪边松个口得了,场内场外都解脱啊!    [观众]无糖可乐:不可能的,我算品出来了,这帮人都是渣滓洞红岩魂转世。    [观众]榴莲拌面:他们都不会累的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tat    【疯b临时小屋】    疯子:“受不了了,我眯会儿。”    路过:“要是这时候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    疯子:“那就死呗,死了我一个还有你们四个呢,安啦。”    2b:“我们也很想当那个死人好么!”    千山:“请关爱伤残人士,谢谢。”    路过:“啊?千山你受伤了?他们发现你了?”    千山:“不是游戏里,我是真负伤了,现在腿还打着石膏呢。”    路过:“那你赶紧去休息吧,放心,我刚给了2b几个糖果,现在还剩下十几颗,坚持得住,只要咱们有一个人活着,都不算输对不对?”    千山:“……”    疯子:“少来,昨天一晚上没听见你喊疼,现在装什么伤者,路过这么蠢萌的小伙伴你都好意思骗?”    千山:“……”    路过:“千山?”    千山:“其实……我可以的!”    尼玛心灵都被净化了tat    ……    北京时间12:30    [赛场]荷兰手信:千山。    [赛场]千山鸟飞绝:?    [赛场]荷兰手信:累么。    [赛场]千山鸟飞绝:还行。    [赛场]荷兰手信:这场之前要有人跟我说你能耐着性子打拖延战,我绝对会呵呵。    [赛场]千山鸟飞绝:人嘛,都会慢慢成熟~    [赛场]荷兰手信: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赛场]千山鸟飞绝:你们也挺厉害,居然冷静下来了。    [赛场]荷兰手信:何以见得?    [赛场]千山鸟飞绝:没人爆粗了,多明显。    [赛场]荷兰手信:哦对了,花灯和东风让我给你带句话。    [赛场]千山鸟飞绝:洗耳恭听。    [赛场]荷兰手信:去,你,妈,的。    ……    北京时间13:00-19:00    整个下午加傍晚,天空传奇又和第一军团遭遇过八次,其中有的逃脱了,有的被杀了,于是当新闻联播开始时,赛场形势定格在5v2,第一军团阵容齐整,天空传奇仅剩路过高手和千山鸟飞绝。    如果有谁在上午九点的时候预测这场比赛能够持续十个小时以上,那么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是疯子。而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赛场上那十个货才是疯子。    彼时双方拼的根本就不是实力技术这种毫无层次的东西了,而是将对抗升华到了一个常人难于窥探更别说触碰的境界——意念。    不屈的意念、坚持的意念、求胜的意念、变态的意念……群众们深切领悟原来武侠里描写高手过招总爱用的“大战三天三夜”不是夸张修辞而是说明文=_=    设计规则的也是疯子,否则怎么会有“无时间限制必须一方五人全部阵亡或掉线才算pk结束”这种反人类的设定?至于给地图起名“绝望撒哈拉”的文案,你其实是兼职吧,你主业是预言家吧tat    选手上辈子都是革命斗士,可观众不是,进进出出早不知道换了几茬。比赛需要体力,尼玛看比赛原来也需要体力,而且这种极端枯燥的拉锯战消耗的不光是体力和精神,还有宝贵的时间,要知道每个人从第一次登陆版块开始算,最长也就能在这里待上三天,好么,直接把十个小时扔到观看躲猫猫上了,暴殄天物啊!    [观众][喇叭]冰瓷:睡一觉起来你们还在纠缠,你们是至死不渝了吗!    [观众][喇叭]冰瓷:随便哪一方认输吧,这种比赛还有意义么?    [观众][喇叭]闹花灯:我觉得要更正一个概念,不是我们把比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请找准犯罪嫌疑人。    [观众][喇叭]疯一样的子:我觉得要明确一个概念,比赛只有策略不同,没有好坏之分,我们不过是因地制宜,避其锋芒。    [观众][喇叭]寒水走刀客:作为围观了前六个小时的铁粉我要说句公道话,你们不是避其锋芒,你们是避开了一切有形物体!    [观众][喇叭]万物破:对啊。    [观众][喇叭]窝边兔子:他不要脸的承认了……    ……    北京时间20:00    一个匿名id在华夏论坛发起投票贴,讨论这场注定没有结果的世纪之战究竟哪一方会先行放弃。十分钟不到,已有近千人投票,更多不明真相的小伙伴在下面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至此,天空竞技场这一旷日持久的躲猫猫战役正式踏出版块,走向全游戏。    ……    北京时间21:00    慕名而来的观众越来越多,观战房间时刻处于饱和状态。    论坛有人开了直播贴,分分钟截图实况转播,群众参与讨论的热情极高,尤其是那些身处其他版块无法身临现场的,只能通过帖子一窥战役风貌。    原本“我不死就不算输所以我死也不死看谁能耗过谁”的略带猥琐气息的战术战略在时间的发酵下俨然有变成一场华丽行为艺术的趋势,这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    北京时间22:00    千山鸟飞绝被潜入地下的荷兰手信发现,前者企图逃往地上,也的确逃出去了,可是被守在洞口的另外四个人绞杀之。    场上局势,5v1,胜利女神终于露出了一丝丝曙光!    [观众]剃头僧:总算就剩下一个了,要说第一军团这毅力也不是盖的,硬是一个个磨到现在,啧,大神就是大神。    [观众]明月半墙:那照你这个逻辑,能在众多大神中成功周旋到现在依然活蹦乱跳的路过高手,算什么?    [观众]剃头僧:盘古。    [观众]明月半墙:好吧,他确实给我们开辟了一个新的世界……    【第一军团临时yy】    阿尔卑斯:“我草他妈眼睛都睁不开了……”    闹花灯:“这帮货绝逼是恐怖分子,尼玛反社会反人类!”    荷兰手信:“再坚持坚持,就剩一个奶妈了。”    众神的叹息:“就这个奶妈要命啊,谁知道他等会儿是不是又路过一个战友!靠,简直愚公转世,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啊——”    东风哥:“那我们就一个人守一具尸体。”    众神的叹息:“你的意思是分散?”    东风哥:“对。他们为什么能拖延这么多个小时,不就是因为我们弄死了一个就离开,给了他们再复活的机会。”    闹花灯:“我同意,反正现在五打一,我就不信他还能翻腾出花来。”    守尸体这事说来简单,但想在没有任何坐标的地图上仅凭记忆去重回找回尸体,本身就是个难题。第一军团只能以小河为大致参照,再来一次地毯式搜索,每找到一具尸体,就留一个人在旁边,然后剩下的人继续搜寻移动。    这期间路过又和他们遭遇一次,依然是吃糖果逃跑。    第一军团没有去追,多次交手已经让他们明白,除非在路过吃糖果之前把他干掉,否则一旦吃下糖果,他们就根本不可能捉到哪只兔子。    不过来日方长。    ……    北京时间23:00    第一军团除荷兰手信外的四个人都已经在尸体旁就位,这花费了他们大约一小时时间,但值得,因为这一部署断绝了路过再复活任何队友的可能,这样一来路过本身就成了盒子里的小白鼠,被捕捉只是时间问题。    路过也清楚自己的处境,所以一个劲儿在yy向战友求助:“怎么办啊,我总觉得要被抓到了……”    千山:“你还有几颗糖?”    路过:“两个。”    千山:“最多才能坚持半小时,你当初怎么不多买点?”    疯子:“他已经买五十个了……”    千山:“总之路过你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坚持到十二点。”    路过:“为什么?”    千山:“如果我没记错对方五个人都是三天前十二点版块刚开时进来的,你要是能坚持到十二点不死,他们就会被集体强制送进情人星座,理论上讲应该就算掉线了吧。”    路过:“可我到十二点也满三天了,也会被强制送进去的。”    疯子:“那大家都掉线,也算打平。”    千山:“……”    ……    北京时间23:22    [观众]小小缝纫家:荷兰手信真厉害,好像知道路过高手藏在哪儿似的。    [观众]苏州河:知道没用啊,只要路过高手一直变身,荷兰手信就没辙。    [观众]小小缝纫家:哟,你也回来了?    [观众]苏州河:睡了一觉,又吃了个饭,神清气爽。    [观众]小小缝纫家:这场打完,估计两边都得睡上三天三夜。    [观众]苏州河: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结果,十二点我就该进情人星座了。    [观众]华夏老祖:慢着,这两边会不会也是一开版块就进来的?    [观众]苏州河:你的意思是他们也会在十二点被强制下线?    [观众]小小缝纫家:那这算怎么个结果啊?    [观众]游必有方:打和。    [观众]寒水走刀客:我好像有点儿明白天空传奇为什么死也要这么耗下去了……    [观众]榴莲拌面:太阴险了,这要让天空传奇打和,第一军团不得吐血而亡。    [观众]剃头僧:你以为第一军团想不到这点?    ……    北京时间23:31    黄色的沙,黄色的天,黄色的世界。    荷兰手信真想给极光火焰上装个定位导航直接把路过高手给炸了。    玩一辈子鹰,让家雀叨了眼睛,就是说眼下呢。    谁会想到一场实力差距明显的比赛便演变成闹剧一般的持久战,最重要的是自己这边还真未必能赢。他不断告诉自己要平常心,平常心,可尼玛正常人面对一群神经病他能平常心吗!    三十分钟,他只剩下三十分钟的机会。    曾无数次的想过怎么在这片沙漠里灭掉千山鸟飞绝,让他明白这世界不是围他转的,从前不吱声那会是不爱搭理他,跟他一般见识,结果倒好,灭千山容易,捉兔子难。    深吸口气,手信磕了个加速卷轴,开始沿着记忆中的路线疾行!    ……    北京时间23:55    加速行进中的荷兰手信终于发现了路过高手,路过高手自然也看见了他,竞技比赛的魅力就在于不到最后一刻谁都猜不到结果,而现在,最后一刻来了!    [观众]剃头僧:他为什么不变身了?再坚持几分钟就打和了啊!    [观众]游必有方:他是不是没糖果道具了?    [观众]寒水走刀客:这可有意思了,功亏一篑啊。    [观众]苏州河:也别说那么绝对,没准他逃得掉呢。    没人再回复,倒不是大家认可了苏州河的说法,而是屏幕上二人已经开始交手,没人再有闲心打字。    只见路过高手远远看到荷兰手信后就赶紧吃了个加速料理开始狂奔,但荷兰手信从装备到技能点都不比路过差,确切的说还要比路过高上那么一筹,而现在路过已经没了37%的优势,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荷兰手信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不光如此,只顾着看荷兰手信的路过没注意前方,可观众看得清楚,只要路过再跑个几十米,就能遇见自己挺尸的伙伴千山鸟飞绝,自然还有看守尸体的对方的伙伴,活蹦乱跳的东风哥!    [观众]榴莲拌面:得,没悬念了。    [观众]小小缝纫家:可是只剩下两分钟。    [观众]剃头僧:足够了,没看东风已经隐身,那是准备暗袭+见血封喉呢。    剃头僧这头字刚打完,那头的路过高手已经中招,其实就算东风不隐身路过也躲不开这一击,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最重要的是他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千山鸟飞绝,下意识就想救对方,这种念头不仅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还大大影响了他的反应速度,等到想起来给自己补血时,荷兰手信的独狼啸凶狠而至!    几乎是顷刻间路过高手的血条就见了底!    他用万树花开给自己来了个瞬回,血条一下子满格,然后开始吟唱!    [观众]游必有方:认输得了,还挣扎什么,一个奶妈对俩高端输出,还想垂死挣扎?    [观众]寒水走刀客:拖延时间呗。    [观众]苏州河:看着吧,下一波攻击他就得扑街,人家荷兰和东风都把时间算得好好的了,绝对卡在十二点以前。    [观众]小小缝纫家:你们看清楚,他不是想攻击,那是起死回生!    果不其然,随着吟唱结束,金黄色光影像一双温暖的手,顷刻间将地上的千山鸟飞绝包裹住,与此同时东风和荷兰的第二波攻击招呼上来,路过应声倒地。    观众恍然大悟,救人确实是奶妈的条件反射,可在这个当口救千山绝对不是在履行奶妈天职,他是有计划和目的的为拖延时间做最后一搏!    在如此激烈的对抗中仍能保持高度清晰的头脑和思路,在看见队友尸体的瞬间做出战术改变,最重要的是,对队友有着充分的信任。    路过高手,他们小看了这个奶妈。    距离十二点,还剩下五秒!    来不及再多想,荷兰手信冲上来就是一记迎风斩!    早有准备的千山在复活起来的一刹那就磕了个大红,硬生生接下这一击!只是虚弱状态下防御力骤减,一击过后只剩血皮!    还剩下三秒!    东风冲过来补刀!    千山磕了个卷轴凌空跃起,虚弱状态跃起高度有限,但他在空中连接了一个漂亮的二次跳跃,凭借扎实而细腻的技术险险闪过这一击!!    还剩下一秒!    荷兰手信已经等在千山即将落地的位置,刀出鞘!    千山眯起眼睛,握着鼠标的手轻轻一晃!    没人看清千山是怎么移动的,只知道他明明要落地的,却忽然在空中一个转体让重心偏离落点最终脚尖点到了荷兰手信的头上,然后凭借这一下第三次腾空。    午夜零点前的最后一秒,就在这神乎其技的操作中,化作一缕青烟,缓缓而去。    “千山我爱你!!!!”疯子难耐兴奋,直接嘶吼表白!    “你最后一下怎么弄的,我操,我要拜你为师!”2b声音都激动得有些变调。    “我好开心,”路过哽咽了,“没白旷工,被扣工资也值得……”    万物破:“厉害。”    或许是这场比赛打得太辛苦,饶是得瑟惯了的千山也有些羞涩:“路过才是功臣,只不过碰巧撞上我才让我捡了便宜,要没有他机智的临场应变,我没准儿还挺尸呢。”    路过:“十五不败,十五不败,好开心啦啦啦啦~~~~~~”    千山:“是十五连胜好么。”    疯子:“虽然很辛苦,但打和就是打和,咱不能拔高自己,要谦逊。”    千山:“谁告诉你打和?”    ……    【绝望沙漠战斗记录】    [赛场]路过高手死亡。    [赛场]阿尔卑斯离开游戏。    [赛场]众神的叹息离开游戏。    [赛场]东风哥离开游戏。    [赛场]闹花灯离开游戏。    [赛场]荷兰手信离开游戏。    [赛场]疯一样的子离开游戏。    [赛场]2b战斗机离开游戏。    [赛场]万物破离开游戏。    [赛场]路过高手离开游戏。    [赛场]千山鸟飞绝800分。    ……    【我草,都两天了你怎么还在第一层?】    【尼玛你有资格问我吗!!】    【我前天带狗遛弯儿掉井骨折了,去医院打的石膏,昨天医院观察一天,今天好容易跑出来才终于能选版块,你呢,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