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五角齐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世界上的喊话是给外人看的,等关起门来到了YY——    疯子:“还不去死觉?”    2B:“你没死呢我怎么能先死。”    疯子:“其他人都死了?”    2B:“应该是,奶妈和僵尸说不定都大战三百回合了。”    疯子:“我觉得你高估僵尸了。”    2B:“哎?我马甲怎么没了?YY抽了?”    疯子:“靠,你啥人品哪,YY还能抽,等我切出来看看。”    小鸟:“不用,我是扒的,对领导不敬,裸奔三天。”    2B小鸟:“刚结束三百回合,准备去撒个尿。”    2B小鸟:“你们团长说看看谁还在线,顺便听听有没有背后议论领导的。”    团长你赢了!    五分钟之后,YY里再没声音,监控器似乎离开了,但两个一朝被蛇咬的小伙伴还是小心翼翼建了需要密码验证的二级频道,作为私聊小屋。    三次元在团长的淫威下进入私聊,二次元也在2B的仗义执言和对领导的共同腹诽中燃起点点友谊之光——两个人组队了。    组队后的二人集合在团体竞技场门口,四下寻找合适的伙伴——    疯子:“你怎么才380?”    2B:“350的没资格提问。”    疯子换个问法:“组过几队?”    2B毫无防备:“三队。”    疯子:“哦,赢5场输4场。”    2B:“……”    疯子:“难怪愿意跟我组队。”    2B:“听你这话音儿不太乐意啊,那就赶紧撤,爷可不留你。”    疯子:“如果你经历过不带奶妈就敢往前冲的集体,你也会爱上我,就像我爱上你。”    2B决定把这句话记下来以后稍微改改讲给血牛听。    [天空]千山鸟飞绝:你俩站这儿不动谈恋爱呢?    鬼服的两个小伙伴调整了一圈视角,才看见坐在城墙上积分350的千山,这货似乎对城墙特别钟爱。    [天空]2B战斗机:刚进来?    [天空]千山鸟飞绝:嗯,估计和你家杀手前后脚。    [天空]疯一样的子:请搞清楚归属问题,我不是他家的,但他可以是我家的^_^    [天空]2B战斗机:……    [天空]疯一样的子:我们找队友呢,来不?    [天空]2B战斗机:来呗。    如此这般,三个小伙伴结成联盟,因为和2B组队时是疯子发的邀请,所以他是默认队长,现下加了千山,队长的小皇冠戴在他头上。有T有输出有奶的小分队,还剩下两个位置,疯子想在世界上喊人,字都打一半了却收到两条入队申请,一个狂刀客,一个仙术师,正是需要的输出外带仙术师还可以有一点点控制,极理想的搭配。    短暂的互相认识后,千山和另外两个人都进入了鬼服YY里的疯B私聊小屋,闲话少叙,一行人很快进入城中竞技场。    五分钟以后——    队友狂刀客:“操!奶妈你的奶呢!别光给自己单加啊!群,群你不会?!”    已阵亡队友仙术师:“对不起我等不到你的奶了……”    2B:“大哥你不是输出好么敢不敢认清自己的位置!?”    疯一样的子:“千山鸟飞绝!”    千山:“哎,在呢。”    全体队友:“尼玛……”    队伍再烂通常也会战满三场,但显然两位陌生小伙伴被奶水干涸的千山吓着了,对方的输出倒是顶一个半人甚至两个人,但尼玛你那么喜欢暴力输出你玩儿奶妈干嘛啊!这都不是欺骗,这是诈骗,血淋淋的诈骗!    眼见着俩小伙伴招呼都没打就离开YY果断退队,疯子和2B只觉得心头涌起浓浓的忧伤。    “对不住,打太嗨了,哈哈。”千山在这无言的沉默中感觉到淡淡愧疚,嗯,淡淡的,“下一场我肯定奶住你们,绝对的!”    2B和疯子认可千山作为单体奶妈的PK技术,忆往昔华夏之巅城门上挑落巅服众多名将,他在给自己加血和给敌人伤害之间游刃有余,各项技能的衔接释放几近出神入化。但是他们对于对方作为团队奶妈的配合技术,不能说没有信心,但是信心确实比较低。以熟悉的团长为例,如果他们对奶娘作为团战奶妈的信心是太平洋,那么他们对千山的信心就是太平洋上一个漂流瓶里的纸条上的一滴泪痕。    [天空]疯一样的子:血战士+杀手+输出,求神奶+随便来个啥。    [天空]疯一样的子:血战士+杀手+输出,求神奶+随便来个啥。    [队伍]千山鸟飞绝:都说了我能奶!!!我下次肯定不输出了!!![大哭][大哭][大哭]    [天空]疯一样的子:血战士+杀手+暴力绝种高输出三人队,求神奶+随便来个啥。    [天空]疯一样的子:血战士+杀手+暴力绝种高输出三人队,求神奶+随便来个啥。    [队伍]千山鸟飞绝:我靠这个属性定位拉风哈哈哈哈哈哈!!!!!!!!    喊完世界的江洋推开键盘,伸个懒腰,拿起茶杯靠在椅子上悠哉地品了两口。    问:老板最喜欢什么样的员工?答:随便控制,指哪打哪。PS,实例请参考楼上。    或许是因为三个人都是350,让围观玩家们产生了“这些货一定一直在输”的思维定式,呼唤发出去近十分钟,没一个应聘者。    小分队并不气馁,因为群众的思维定式是对的=_=    喝完茶的江洋又点了根烟,彼时已是凌晨三点四十五,可他一点都不觉得困,反而越来越精神,于是叼着烟用解放了的双手继续创作,准备把召唤修改的更有诱惑力。    又一次没等他打完字,邀请便无声无息地潜入进来,并且还是熟人。    千山没看队伍,只余光瞄到系统信息提示有新队员加入,立刻打字——    [队伍]千山鸟飞绝:奶妈?    [队伍]万物破:对不起,我不是,我是随便来个啥。    说话间万物破已经拿着疯子给的频道号和密码进入了私聊小屋——    2B:“你怎么也还350?输一半赢一半?”    万物破:“不,赢5输7。”    2B:“节哀。”    万物破:“一直没找到靠谱的固定队,不过跟着你们打应该就不会这么杯具了。”    2B万物破:“你们怎么也都是350?”    2B万物皮在这海洋般的宁静中,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四位故人相遇,似乎是冥冥中的缘分,可这胜利的星星之火的最后一角,却一直到四点都没有凑齐。任何时候奶妈都是华夏中的抢手货,而副本外擅于团体PK战的神奶更是凤毛麟角,与其再找个千山那样的水奶浪费时间,四个人宁可静等高手,宁缺毋滥。    可是总在竞技场门口傻站着也不是个事儿,四个人一商量,与其闲着,不如进入竞技场观战,提前熟悉一下环境,了解一下未来有可能碰上的对手也是好的。    正在进行中的战斗列表有十几页,但是第一页第一条就是阿尔卑斯显然战斗列表是按照团队五人总分和的高低来排列的,确切的说是取了PK双方团队总分高的那队的分数作为排序依据,这五人总分越高,排位越靠前,那么包揽前五名的这个队伍,自然稳稳站着头版头条的醒目位置。    还需要挑么?    当然不。    无需言语,五个人不约而同点击进入正在PK中的竞技场。    观战视角尚未清晰,观战列表倒是先刷了出来,作为最新进来观战的,五个人的ID都排在观战列表的最后,而在他们上面还有四百多个ID。    只一晃神,五人下面又多了十几个ID,不过总数依然稳定,可见是有人来,也有人走。这个很好理解,因为大家都要抓紧时间赚分数,观战可以,但看差不多了就赶紧出去干正事。不过也正是因为大家都来去匆匆,观战总人数却一直稳定,才显出这榜首队伍的魅力。    终于,场上的画面渐渐清晰。    和曾经的跨服PK一样,天空竞技场的团体PK也是随机地图,然后两方可以根据地图的特点来制定作战计划,不同的是作为观众没有全方位视角转播的福利了,一进来就默认上帝视角,俯瞰整张地图,可是这个视角下的玩家都只是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点,所以观众只能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位置然后拉近视角,才能看清到底谁和谁在打,怎么打的,释放的什么技能,杀伤力有多少滴血。换句话说,观众和玩家的差别只在于前者可以随时回到上帝视角再选择其他位置拉近观看,并且无需战斗。    彼时场上的地图是雪域高原,一座又一座的雪山连成片,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而太阳光从雪面上反射回来,又使得一切更加白亮,刺眼。    然,只见雪山,却不见玩家,且PK战场并没有游戏中那样方便确认位置的微缩小地图。    “调高显示器对比度,”最先发现端倪的是千山,“他们都把装备染成了白色。”    装备染色剂的白和地图上的雪白尽管接近,但因为日光,地图上的雪白会更亮,于是把显示器对比度调到最高,分散在地图上的十个淡到不能再淡的小暗点才慢慢显出轮廓。    2B:“地图不是随机的么?为什么他们双方都恰好带了装备染色剂这种无聊的东西?”    万物破:“还都是白色。”    千山:“没准他们十二种颜色都带了呢,我刚查了下,另外一队总分排名第七,也不算路人甲。”    何止不算,根本就是实打实的第一集团军好么=_=    比赛才开始没多久,两队的战友都还分散在各自的刷新点,没有汇合,不过很明显其中五个点在往一个方向靠拢。方筝挨个拉近视角,发现往一个方向靠拢的是照妖镜那队,至于阿尔卑斯他们,各自为政,丝毫没有和队友汇合的意思。    按理说即便地图难认,可队友之间必定保持着语音联系,准确定位并不困难,所以第一军团不是无法汇合,是根本不想汇合!    看出了这点的不只疯B小分队——    [观众]CoCo小姐:他们想在镜子队伍汇合之前就一对一把五个都干掉!靠!    [观众]渡濑悠宇:靠什么啊,你不相信他们有这个实力?    [观众]浪漫邂逅:她是太相信了,所以为照妖镜默哀,那个“靠”是“好可怜啊”的同义词。    [观众]施华洛世奇:姐,我横竖都看不出来你对镜子姐夫是真爱。    [观众]CoCo小姐:我把阿尔卑斯他们五个人的位置都告诉他了呀。    [观众]施华洛世奇:好吧我信了。    线上PK尤其是团体PK的漏洞就是这样,无论你多精明的战术,只要有观众,就都是白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在线上PK里,只有一个呼呼透风的门框。    不过照妖镜有线人,阿尔卑斯也不傻,一个想躲,一个想堵,总是躲的那个被动,尤其对方还是两头堵的时候——    雪山东北角,三个小暗点相遇!    观众们几乎不约而同拉近视角,出现在画面中的是众神的叹息、闹花灯、天蚕变!    可怜的天蚕变后有追兵前有劫匪,夹在中间进退两难,闹花灯却毫不犹豫开始吟唱!    所有观众都看清楚了,这是仙术师的大招,疾风骤雨!    如果没有众神,天蚕变大可以火速跑离攻击范围,闹花灯要么无意义的继续吟唱,要么断掉吟唱奋起直追,总之1V1且是队友没有中状态的时候吟唱耗时大招的成功率是极低的,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同,后头仙术师吟唱,前头杀手阻挡,右边陡峭崖壁无法攀登,左边万丈深云跳下去必死。    就在观众认为天蚕变必死无疑的时候,他却忽然磕了个加速卷轴同时后转朝闹花灯极速攻击过去!    只一下,观众甚至没看清这究竟是技能还是物理攻击,闹花灯的吟唱居然就被打断了!    “我操他可以啊!”千山惊讶出声,代表了大部分观众的心情。    可没等他的尾音散去,屏幕上忽然闪过一道白光,再看天蚕变,屏幕列表中的血条已经成为灰色。    私聊小屋寂静了,四百多个观众也安静了,没人再刷屏幕,哪怕是说个“啊”。    一切发生的太快,天蚕变的极速攻击打断吟唱,看不清技能,好歹也能看清动作,可众神的叹息连动作都没有让大家看清楚,更别说技能,观众能看到的只有天蚕变飞下山崖,死无全尸。    [赛场]众神的叹息:要是我就不会被打断。    [赛场]闹花灯:一时大意。    [赛场]众神的叹息:嘁。    [赛场]闹花灯:语气词就不用打出来了好么!    合力绞杀完对手的二人“友好寒暄”几句,竟然就又分开了。    然后没过三分钟,就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和另外两个队友汇合用之前相同的方式绞杀掉了对方的奶妈和血战士,而且绞杀奶妈的时候,众神的叹息只负责堵,压根儿没出手,整个过程由东风哥完成,同为奶妈,东风哥却根本没给对方任何加血的机会,一路压制把血条清空。    这是一场第一VS第七的比赛。    这却也是一场一面倒的比赛。    就像总分排行榜一样,第一名和第五名差60分,第五名却和第六名差了160分。    江洋看了一下表,又看了一下总分排行榜,才一个小时,前五名的位置没变,每一位的分数又提高了120分,分别是阿尔卑斯855分,众神的叹息852.5分,东风哥800分,闹花灯和荷兰手信795分。    第一军团很快赢得了胜利,算上地图上寻找的时间,前后不过十二分钟。    似乎已经连赢了好几场,第一军团暂时离开竞技场,课间休息。竞技场列表的第一页第一条变成了别的对战队伍,可是疯子他们已经没有心情再看——看过了世界杯,谁还看少儿足球,遂纷纷退出。    私聊小屋自观战后就十分安静,终于,万物破缓和了这个尴尬局面:“他们很强。”    2B:“你真这么认为?”    万物破:“是的。”    2B:“那你的语气音调敢不敢有点高低起伏!!”    千山:“咱们啥时候能碰见他们啊,老子等不及了!!!”    疯子:“你先突破400大关再说吧。”    高手太遥远,奶妈才是近处的风景,江洋点开刚刚收到的入队申请,觉得自己看见了象征着希望的苜蓿花——    [队伍]路过高手申请加入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