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相思成灾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翌日清晨,团长拉着副团去厨房向母上诚恳陈述了想早些登门去和大姨小舅团聚的愿望。彼时的方炼钢还在卧室酣眠,所以场面十分宁静祥和,刘淑娴系着围裙正在煎饺子,闻言转过身,朝副团温和地笑,“都说年初一过不好一整年都不会好的,初冬,你怎么看,”    初冬无任何看法,唯有称赞,阿姨真乃神人也。    于是方氏一族又度过了跌宕起伏的初一,待到晚上,知道大哥家明天要去嫂子那边团聚的大姑二姑纷纷告辞,回自己的小家,只是临别时颇为依依不舍,尤其性格外向的二姑,趁乱摸了两把大侄子男朋友的脸蛋儿仍不满足,又定下重逢之约:“十五二姑来跟你们吃元宵哈!”    正愁怎么在家蹭到正月十五的方筝差点儿给二姑磕个头,您就是神队友TAT    没了亲戚的第二夜,方筝和孟初冬自然不用再住客厅,可到底是住进同一间卧室还是分开住,让两个人犯了难。对于副团来讲,虽然半个屁股已经走光,但那毕竟是无意的,说出来也好听,惺惺相惜,情不自禁,可如果主动睡上一张床,那就真是有点狗男男的意思了。方筝没他想的这么复杂,只觉得带小鸟回来已然是挑战极限了,这会儿实不宜再刺激爹妈神经。    结果俩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在卧室门前磨叽半天,被路过的刘女士撞了个正着。俩人顿时尴尬,不知如何解释,刘女士鄙视地瞥一眼,越过二人,翩然离去,只在风中留下一句——    “扫还装什么呀,生米都煮成绿豆粥了。”    许是母上的语言带有某种神奇的魔力,这一晚大米和绿豆都很安分,没有互相搅动,一觉到天明。    “我给他们打过预防针了。”    去大姨家路上,团长母上是这样说的。    虽然破天荒得到安慰,方筝和孟初冬其实在心里还是有些惴惴的,直到两个小时以后,孟初冬被女朋友小舅拖到牌桌上……    上家是烫着大波浪的大姨,下家是戴着金链子的小舅,对家是如花似玉的小舅妈,一连三把,孟初冬都点了炮,还不带重复对象的,气氛骤然热络起来,本对搓麻毫无兴趣但每逢过年都要被赶鸭子上架凑手的大姨夫一看后继有人,顿时喜大普奔。等晚上大姨家儿子从海外打来电话,大姨又顺带介绍了外甥男朋友,见多识广的儿子立刻对这位弟媳送上祝福,至此,小鸟在方家算是终于有了身份证。    截至初六,孟初冬在商业区某四室两厅共输掉人民币七百八,获得亲戚长辈们新媳妇红包一千,总体盈利。    截至正月十五,孟初冬在某回迁房里与方姓猛汉交手四回,一胜一负两次流局,BOSS没爆东西,但孟初冬依然刷到不少经验,且最后一轮战罢,BOSS表示运营超负荷,需要关服维护,开春再战;与方姓肉圆交手三回,全胜,BOSS每一次都爆东西,只是十分吝啬,只给材料——菊花一朵。    起初方筝和孟初冬把耗到正月十五当成一个任务,就像满级副本一样,喜不喜欢不重要,只是必须做。可等真正吃上了正月十五的元宵,想到第二天就要离开,忽又有些不舍。    然而时间不管你的喜怒哀乐,依然一分一秒地往前走,正月十六如期而至。    虽然已经认命,但团长爹妈也没亲热到十八里相送,确切地说方筝和小鸟离开的时候,团长妈只送到玄关,就和蔼地和门外俩挥手告别,团长爹压根儿连卧室门都没出,只隔空送来一句:“赶紧滚!劳动节之前别再让我看见你们这俩货!”    回去的大巴上,方筝一直挺兴奋,在家里时没觉得,现下一回味,这个春节的战斗成果完全超预期,他设想的最好结果不过是在家里赖上几天,然后被轰走,什么正月十五吃元宵都只是美好愿景,哪知道愿景居然也能实现,这完全就是花一百华夏币抽奖结果抽到一件紫装啊你妹的!老天爷对他是真爱TAT    看着靠窗的方筝像多动儿童似的一会儿用指甲抠抠前方椅子背,一会儿用脑袋蹭蹭旁边玻璃,时不时还眯眯眼傻笑一下,孟初冬就知道这货开心了。    他打个哈欠,轻轻靠过去,倚着方筝闭目养神。    方筝的身子肉呼呼的很软,却也不失弹性,就像这家伙的性格,看起来没脾气,那是你没触到他的底,触到了,他会比谁都坚持。    “喂,”闭上眼睛没半分钟,脑袋就被人扑棱两下,“你别靠着我,热啦。”    大巴里的暖风开得很足。    孟初冬一动不动,眼睛都不睁。    方筝黑线,只得退而求其次:“那你先起来,我把羽绒服脱了。”    了字的尾音还没吐全,刚还装死的鸟就干净利落起来了,然后眨巴两下眼睛,满是期待:“我准备好了,你脱吧。”    方筝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羽绒服”三个字的发音是不是太快粘一起了以至于听着像“内裤”。    脱完羽绒服,孟初冬很自然靠过来,方筝翻了个白眼:“靠一分钟五块钱,听见没。”    没了羽绒服的胖纸在触感上有了进一步提升,孟初冬稳稳靠着,舒服叹息。    方筝没辙,转头瞅了那张脸半天,感慨:“我以前只觉得我妈是上帝派来虐我的,现在看,上帝是派了个二人组啊……”    孟初冬依然闭着眼睛,只是嘴角在听见这话时微微上扬。    团长牌靠垫很销魂,孟初冬的意识渐行渐远,只可惜马上要睡着的时候大巴忽然颠簸,生生把他颠清醒了。他没动,依然靠在方筝身上眯着,只是思绪慢慢清晰起来,这几天的画面一幅幅幻灯片似的在脑子里过,最后定格在临别的清晨。    那是几个小时前,方家父子都没醒,他也是渴醒了,洗把脸去厨房找水,碰上了也是刚起来准备做饭的刘淑娴。他说了句早上好,便拿着水杯不知道再讲什么,马上离去似乎不妥,留在厨房也显得尴尬,结果系上围裙的刘淑娴忽然来了句:“你还没跟家里说吧。”    不是问句,刘淑娴就像在说“今天天气挺不错”一样,随口就来了这么句。    但他就是知道,她在问什么。    方筝带他回来,跟家里说这是我男朋友,可是他没做同样的事,甚至,他都没想过要做同样的事,即便是现在他羡慕方筝和自己的关系能得到方家父母的隐性接纳,他依然不觉得这事儿能发生在自己家。每个家庭的情况不一样,就像方筝的耍贱也只能对付方炼钢那样的爹,换个地点换个人,都不成。既然没有沟通成功的希望,他干嘛要拖着方筝回去遭罪?    没回答,即是默认。    意外的是刘淑娴没有揶揄他的沉默,也没有因为猜中而像往常一样送上两句吐槽或者讥讽,女人甚至没停下手上的活,继续专注而仔细地往蒸锅里码豆包,然后在他以为话题就此打住时,波澜不惊地说了句:“某些方面,其实你比不上我家胖子。”    ……    方筝和小鸟回到根据地时,受到了五哥钻石外带俩小弟的热烈迎接,五哥说可想死你们了,方筝认为是客气话。后来开机先上了YY,鬼服战友又在频道里抒发思念,方筝仍觉得感情分占了大半,直到他打开华夏,点击登录——    [私聊]人称小白龙:本人?    [私聊]战、黑金:本人?    [私聊]泰山之巅:奶娘?    [私聊]大H:你在哪?    [私聊]……    小奶妈的身影还在屏幕上虚晃着没聚好焦呢,一连十几条刷屏信息就炸了过来。    有奶就是娘年前下线是在一张经常出现时空隧道的低级野外地图上,这会儿地图上没隧道,只几个小怪摇头晃脑走动着,也不主动攻击等级高出很多的奶妈。不远处一个小号儿在杀怪练级,见前方多出个人,忽然停下来,不操作了。    方筝眼看着对方被半血小怪一下下就要挠死,好心甩了个润物无声过去。    满血小号儿依然没动,方筝正想提醒,就见频道置顶滚出一行醒目红色粗体字——    [喇叭]一个小马甲:友情提示鬼服团长有奶就是娘出现了!!!!嗷嗷嗷近距离观赏偶像啊啊啊啊啊啊~~~~~~~~~~~~~~~坐标XX,XX!!速速!!!    方筝愣了下,忽然心头一热。    唯有分别多时,才知思念如斯……可你也不用花钱买个高级喇叭啊!钱多烧的慌你给我啊!我以后每回上线都先通知你好不好!    有了高喇扩散,荒凉的野外地图瞬间人满为患,从前是空旷得不知风往哪个方向吹,现在严实得不知道风能吹出哪个方向去。    [当前]透明玻璃杯:偶像,别动,来,合个影!    [当前]透明玻璃杯:你们让开点!我一截图满屏的人,靠!    合毛合,不知道我这种不上相的人最烦合影么TAT    [当前]静水仙人:奶妈还记得我不?跟你买过材料的?还一起下过兵马俑的?    兵马俑?那得追述到上个世纪了好么!    [当前]翩然雪刀:他们说你领着鬼服十来个人就挑了满级本啊!是真的吗!    一醉大H,我对不起你们=_=    [当前]花花仙子:没看出来啊奶妈,当年在静水就是个倒腾材料的,现在成大神了啊,哈哈哈    陆陆续续聚集到野外地图上的大小号不下一百个,浩浩荡荡塞得屏幕像下满了的围棋棋盘,有一二十级的小号,也就六十几级的大号,但却很少有熟面孔,除了静水仙人花花仙子这种貌似能在遥远记忆里揪出碎片的货外,全是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