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邪火入侵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方筝以为所谓“了解情况”就是话话家常,问几句弄清楚怎么回事末了再摸摸你的头,表扬一句“小盆友真勇敢”就完了,哪知道娃娃脸又叫来了另外一个国字脸,然后国字脸留医院坚守,他和对方一话话到了派出所,面对面,脸对脸,正正经经做笔录,这让浪惯了的团长压力很大,不自觉就省略掉了常用的形容词副词和占了很多位置的标点符号,以至于每句话的平均字数都有了急剧下降。

“确实是他自己磕的?”

“我还不至于为几百块钱下狠手……”

“所以是他偷窃没成改抢劫了?”

“应该不是,他跑的时候钱已经扔地上了,所以我才纳闷儿他干嘛那么死命逃跑……哎,你说他会不会是没意识到手里钱已经掉了?”

“……”

“对不起当我没说。”

“这个心理不难理解,他在我们治安监控名单上,没事儿就过来点个卯,估计是对我们有审美疲劳了,不乐意见。我倒是不理解你为什么拼命追,当然这种精神我们提倡,可自身安全还是第一位的。”

“要是我一开始就没抓住他也就罢了,问题是我都抓住了啊!怎么可能还让他跑!而且他多嚣张你是没看到,我要是雷公我就一道雷……”

“……”

“对不起我不该宣扬封建迷信。”

团长浪荡不羁的本性在派出所紧张克制的大环境里被无情地拉扯,以至于蓝的消耗速度明显过快,眼见着憔悴。

彼时已是晚上十点,方筝抬头望了眼问询室门上的玻璃,虽然看不见人,但因为心里知道那家伙在外头等着,多少安心些……

小鸟,如果你能听见,宵夜我想吃烤羊肉串tat

“等等,”确定完宵夜后方筝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警察之前说的话,“你说他在你们的黑名单上?我就知道那技术绝对不是生手!哎你们要顺藤摸瓜捣毁整个扒手集团的话是不是有奖金?那我那医药费……”

前话收回,再紧张克制的环境也栓不住团长那颗浪荡的心。

警察扶额,之前不说是觉得要顾虑当事人的心情,但现在,他完全相信当事人有一颗火热而强大的心:“医药费你就别指望了,他跟他奶一起过,他奶八十多了,拿低保过日子,我敢保证你把他家搜个底儿掉也搜不出来值钱的。他身上我们也搜了,就一部手机,他要但凡有钱也不至于摸你的几百块。”

“警察蜀黍你到底站哪头的……”

“当然是善良的人民群众了,放心,就是拧着胳膊我也让他给你打一欠条。”

“你觉得他能还?”

“不。”

“那有毛用!”

“心理安慰啊。”

警察蜀黍你要不要加入鬼服兵团?你无耻至极的气质很搭啊啊啊tat

玩笑归玩笑,后面警察做完笔录还是拍拍他肩膀,挺真诚地叹口气:“认倒霉吧,上回他打架我去处理,也搭了医药费,这社会啊,就是好人吃亏,但你换个角度想,咱良心上安宁,半夜不怕鬼敲门啊。”

“我怎么越听越乱呢,”方筝皱眉,“你俩别是有啥私人关系吧?你刚才还说他在你黑名单上……”

“不算黑名单,顶多算灰名单,”警察蜀黍不放过任何普法宣传正能量的机会,“你可能不知道,像我们这种片区民警,手里都得有份名单,这里头的人呢要么是不老实但够不上大奸大恶坐牢判刑,要么是刚放出来还需要继续思想改造,反正都属于社会不安定因素,所以就得重点监控,平时多沟通多做思想教育,要真发了案,也可以从这些人里重点排查。”

“这个名单听起来好神奇……”

“收起你狂奔的思绪,这个名单不会自动更新,都是基层工作日积月累的经验,我刚分配过来的时候师父传我的,等哪天我有徒弟了我再传最新版本给他。”

方筝没再揶揄或者开玩笑,而是第一次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

还是那张娃娃脸,还是那身好看的制服,可慢慢的这些就在眼睛里模糊变形,最终成了一面墙,一面隔在平安喜乐的像自己这种小老百姓和蠢蠢欲动的像现在躺医院里那位之间的,坚实的墙。

离开的时候方筝多嘴问一句,躺在医院那位会怎么判?得到的回答是如果只有这一次,那么数额够不上判刑,顶多拘留,但如果是累犯,就另当别论,到时候会再找方筝来。

“我觉得他不像生手,”方筝实话实说,“他手法特别巧,手速也快。”

“放心,我们肯定会认真查的,”警察拍胸脯保证,然后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补充一句,“不过他爸以前是搞魔术的,没准儿他也练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