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我是情圣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江洋一肚子怨气地回来,不是为了看两个学龄前儿童谈恋爱,而是行李电脑都在这儿呢,就是想去酒店,也得回来取。钻石则简单了,现在江洋就是他的房卡,自然要跟着。于是团长副团进屋恶补视频——当然这是当事人单方面的说法,钻石则跟着拿好行李的江洋去了酒店,剩下五哥一人躺在行军床上抱笔记本钻研《三星智力快车》,偶尔瞄一眼紧闭的卧室门,听不见什么声响,便收敛心神,继续徜徉在百科知识的汪洋大海,后来趁着消化吸收的间隙,切回游戏把挂机摆摊的简介从“代练~华夏币~材料~装备~”改成了“不骄奢淫逸,不好奇八卦,勤奋体贴,正直坦荡,纯爷们儿,妥妥的,我是五哥,我为自己代言。”

一墙之隔,团长卧室。

方筝靠在床头,腿上是小鸟的笔记本,屏幕里的选手正在选择求助场外,方筝眉头轻锁,貌似看得聚精会神,其实主持人问的啥题,他都不清楚。

孟初冬就坐在他身边,很近,近到对方的呼吸时不时刮过他的侧脸。

这是上帝给他的考验,团长坚信着。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方筝的元神已经进入一片白茫茫世界,小鸟的声音忽然从天而降,划破空白——

“到头了。”

方筝知道有人在说话,但一时半刻依然反应不过来。

孟初冬叹口气,明明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够紧张的了,结果摊上这么个货,瞬间就产生了优越感:“这一季到头了,不会再自动缓冲了。”说着他伸手把笔记本抱回到自己腿上,关掉网页,然后合上屏幕,风扇很快停止转动,笔记本进入智能休眠。

方筝愣愣地看着孟初冬把笔记本放回床头柜,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看了?”

孟初冬点头。

“那,我俩干啥?”

“……”

这是个很有技术性和延展性的问题,以至于孟初冬不能马上回答,而方筝,则是刚问完就想剁了自己舌头=_=

“不是,我的意思是现在睡……呃,休息,还有点早吧?”所谓心虚,就是连容易造成想象空间的词儿都不敢说了。其实,“睡觉”兄很无辜。

但更无辜的是孟初冬。

他死活都想不通为嘛这货能抱着约炮的心情和江洋吃饭,然后到了自己这儿,都上一张床了,还纯的像蒸馏水,尼玛他是来小学生远足的吗!!

不对,他原本只是单纯地想和对方见见面,什么时候这念头变了,变成了想靠得近些,再近些……

方筝不清楚小鸟的想法,只是瞧见对方的眼神渐渐迷茫,仿佛要飘到无穷远处,便本能地伸手在他面前晃晃:“嘿,想啥呢,魂儿都要飞了。”

孟初冬回过神,本能地抓住眼前乱晃的爪子,第一个感觉是,好肉好松软>_

方筝吓了一跳,心脏差点儿蹦出来,好在表情上hold住了,没露出什么破绽,也就索性让他抓着,毕竟都恋爱关系了,亲也亲了,没必要在牵小手这么有爱的事上矫情。

孟初冬的手指很长,虽然没方筝肉多,可试了试,竟也能把那肉馒头给包住。

方筝任由他鼓捣,最初的紧张散去,那些从见到小鸟就播下种的快乐纷纷发芽冒头。而且小鸟不看他,正好让他可以无顾忌地看小鸟,从眉毛到眼睛,从鼻子到嘴巴。

世间的事有时就这么奇怪。

跟江洋还没见面的时候,就想过如果见了面是不是要打炮,可跟小鸟都面对面了,甚至一张床了,他却真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想,虽然偶尔会因为对方的动作紧张,可归根结底,心里是宁静的,然后宁静之下就是开心,开心到不想眨眼,并不是怕对方会消失,而是觉得少看那么零点几秒都是损失。

这是自己的对象。

这货是自己的!

~\(≧▽≦)/~啦啦啦啦啦

孟初冬以为方筝还会说什么,结果用余光瞄了不下数次,发现对方从不笑变微笑,又从微笑变傻笑,然后,就很长久地保持在了傻笑的状态里。

某种意义上讲,团长就是团长,战斗力可以是渣,但精神力,绝对无敌。

松开方筝的手,孟初冬长叹口气:“我坐了几个小时大巴过来,就为了和你上网吧玩游戏排排坐看综艺?”

“呃,”方筝默默收回手,不自觉握拳,用指尖摩挲微热的掌心,“听着是略凶残……”

“所以,”孟初冬直起腰板,正襟危坐,“咱俩聊聊吧。”

方筝赶忙也跟着坐起来:“行啊,你说,聊啥?”

孟初冬想扶额:“要不要我再给你拟定个议题?”

方筝眉开眼笑:“贴心者,小鸟也!”

孟初冬又想掐他脸了=_=

不过手还没抬起来,一个念头更快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