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副团解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做贼心虚者,夜不能寐,以致辗转反侧忐忑到天明。

微亮的光透过窗帘,给宁静的卧室带来一丝清晨的生机,只可惜床上的两个人或死睡如猪,或迷迷糊糊,都没福气欣赏这光明景象。

熊云不认床,频繁奔波换地方的生活也不允许他有这么傲娇的毛病,所以来合伙人家的第一夜,他就睡得很美好,梦里他不再是跟男人挤一张床的□丝青年,而是尽情环球旅行的大富翁,这会儿正游到希腊,在爱琴海边和金发碧眼的姑娘相拥而吻,意犹未尽缠绵时,他问姑娘,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姑娘羞答答地望着他,朱唇轻启……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呜~~~~”

被生拉硬拽扯出美梦的小熊一口老血哽在胸膛,刺目欲裂杀人的心都有:“操的什么玩意儿!!!”

话音没落,就见同床人连滚带爬坐起来,慌乱地四下寻找,等终于在枕头底下摸出来罪魁祸首,拖鞋都顾不得穿,跳下床蹬蹬蹬就跑出了卧室。

钻石一头雾水。这是要闹哪样?中国版鬼来电?

方筝要是知道钻石的想法,一定会更正他,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里有鬼=_=

但这会儿,心里有鬼的团长没闲工夫搭理他,从你好毒的第一个音节响起,因为一夜无眠而浑浑噩噩的神经便迅速无缝切换到备战状态,等钻石一咋呼,身体更是先于大脑做出反应——找个没人的地方才能接电话!

奈何,冲出卧室后,迎接他的是客厅沙发里正在看早间新闻的五哥正直的笑容:“哟,够早的。”

没有你早tat

客厅卧室都不成,厨房是个半开放式,唯一带门的只剩下……

“喂,早哈,哈,哈……”

“嗯,”小鸟应了声,接下来原本想问怎么才接电话,可很快发现还有更值得问的,“你干嘛呢,怎么上气不接下气的?”

“呃……跑步啊!”关键时刻,还得拼智商!

小鸟看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半信半疑:“这么早?”

“这不这两天都没怎么好好练么,昨晚反省了一下,决定洗心革面。”

“哦……”

“嗯!”

“我又没怀疑你,不用加重语气。”

“……”

“你跑步还带着收音机?”

“啊?”

“听见早间新闻了。”

就知道卫生间的破拉门不隔音!!tat

“哪是我啊,大爷大妈们带的,我在公园里呢。”

“哦……”

方筝忍住想用“嗯”再强调一遍事实的冲动,决定早早收线以免多说多错:“那个先不说了哈,今天事情多,晚点儿我还得去办无线网呢,上了游戏再聊。”

电话那头沉默两秒,缓缓道:“你不是台式机吗,办什么无线网?”

给自己挖坑是一门学问,鬼服团长对此炉火纯青=_=

“我……买了个笔记本!”

方筝决定如果小鸟再问好端端买什么笔记本,他就要用“你查户口的啊管那么宽”这种类似妇女撒泼打滚却行之有效的方式闪电结束谈话。

但是小鸟没有,漫长的安静后,还是一个单音节:“哦……”

因为副团太过诡秘莫测,以至于结束通话之后团长依然攥着手机在厕所呆立了几分钟,然后蓦地想起,对方好像没问短信的事儿。

……

有时间反省减肥倦怠没时间回自己短信?

越冬网吧里,二老板被这个问题搅得心绪难平,结合那货近两天种种反常表现,二老板觉得要出事。不对,看情况分明是已经出事了。

精神出轨?

**出轨?

想和自己分手?

忽然发现其实最爱的还是女人?

“我觉得你的思路有点跳跃……”吕越本来是找发小健身的,结果变成了午夜电台的情感传道人,“真想分手,还瞒着你干啥,直接甩一句性格不合,到哪儿也挑不出错。”

孟初冬不以为然地挑眉:“性格不合,这是万能药?”

“不,”吕越拍拍发小肩膀,“只是特别适合你。”

“你直接说我性格差不就完了。”

“那多毒舌啊,我哪能下得去手。”

“……”

被辩得哑口无言从来都不会发生在发小身上,所以吕越确定对方的沉默只因正在思考。

果然,没多久孟初冬就一脸反省状:“我好像对他是特别毒舌。”

吕越摊手,一副“我说吧”的模样:“所以啊,不能怪别人有事瞒你,没准就是害怕被你说死。”

“可是忍不住,怎么办?”孟初冬是真的苦恼了,现在是看不见摸不着只能过过嘴瘾,将来如果面对面了呢……

团长的照片在脑海中缓缓浮现,副团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对着真人,他会上手掐脸=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