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可疑团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马健锋。”

“熊云。”

“方筝。”

“虽然咱没一个头磕地上,但也算上了同条船,今后多多照应。”

“那自然不必说。”

“这儿童套餐送的玩具你们谁要?”

“……”

古有桃园三雄金兰结义,今有m记三侠共襄盛举。

合伙做生意算得上大事,方案细节什么的都是其次,首要的是小伙伴们之间是否相合。这种相合不是一定非互相了解祖宗八辈,又或者长年累月相识相交摸透了对方的脾气并与之磨合,而是一种微妙的气场,很多时候你跟这个人能不能合得来,聊上两句,便知分晓。所以才有个词叫一见如故。

当然方筝和两个小伙伴上辈子并没有把全部时间用来互相回头,所以也不能违心地说与对方产生了情不自禁惺惺相惜的复杂情感,但三个人都和游戏里没有本质的区别,这就为三次元的融合铺了一条康庄大道。

待熊云酒足饭饱,合伙军团也基本从客套寒暄变成了勾肩搭背,三个人才离开麦当劳,打车回家。

刚走进楼道,呼啸多时的风终于带来了倾盆大雨。一时间整个世界仿佛进入深夜,本就昏暗的筒子楼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五哥豪气干云地一跺脚:“嚯!”

除了飞扬的尘土,没出现半点光亮。

方筝叹口气,爪子摸黑攀上对方肩膀,轻拍两下:“你难道以为这楼道里会有声控灯?”

五哥欲哭无泪:“这个要求……很奢侈么?”

黑暗中传来钻石幽幽的接茬儿:“不奢侈,只是很天真。”

俗话说的好,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反之,如果原本就带着失望来的,并且在楼道之行中这失望变成了绝望,那么当那扇仿佛蓝胡子家最后一道门缓缓开启,映入眼帘的却是窗明几净鸟语花香,小伙伴们被惊呆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你是连夜搬的家么……”钻石站在门口,拎着自己那一身闯关东的行头,愣是没敢往里进。

五哥倒是进去了,但赞叹之余,有一事不明:“为啥你出门以后不关灯……”

开玩笑,就这鬼天气,黑云压城的,要是关着灯,哪能有刚刚刺瞎双目的效果!

巨大的成就感驱散了那点点电费带来的刺痛,团长陪着钻石站在门口,享受着辛勤劳动给自己带来的赞美和喜悦。

如果在一天前,有人和自己说屋里能变成这样,方筝也不信,可发完照片被重重吐槽,玻璃心稀碎的团长奋发图强,愣是连夜让土鸡变成了凤凰,末了还在今晨去花鸟鱼虫市场弄了几个小巧精致的盆栽。欣赏胜利果实时,他才终于理解房东每季度来收租那种“真想让你陪我装修损失费啊”的仇恨眼神。

最终钻石熊在门口分拣了自己行李,常用的换洗衣物被放到柜子里,洗漱用具则进了卫生间,剩下杂七杂八塞不进行李箱的便连同行李箱一起放到阳台,归途中蛇皮袋子不争气地断了,于是下场只能是去楼道里和团长前一天收拾出来还没来得及丢掉的杂物作伴。

马健锋的东西没那么多,就一个手提旅行袋和一个电脑包,三两下安顿完毕。

以前方筝总觉得自己这破屋小,昨儿晚上收拾完再一看,是真小=_=

四十几平,再刨去卫生间、阳台、厨房,剩下的分割出一室一厅,可以自行脑补。

如今三个大老爷们儿挤在客厅,沙发只能装下俩,剩下团长索性一屁股坐到单人床上:“同志们,以后这里就是咱们以后生活和战斗的地方了!”

钻石举手,问了个一针见血的严肃问题:“咱们怎么睡?”

团长果断拍拍屁股底下的单人床:“我谁这儿,你俩进屋。”

五哥抬眼向卧室看去:“屋里还有床?”

团长缓缓微笑,像一朵被风吹开的水莲:“嗯,一张双人床。”

五哥打了个激灵,连忙错开和团长胶着的视线,抖落鸡皮疙瘩,转头问二号小伙伴:“你喜欢女的没错吧?”

“我交往过的都是女生。”

五哥长舒口气……

“但是我觉得爱情是人的天性,顺其自然就……”

“滚,老子要睡客厅!!!”

住宿分配随着马健锋一声吼,敲定了。

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商量,战友们纷纷寻到自己的电脑,或坐着,或趴着,开机。

两分钟后——

五哥:“奶妈你家无线网账户什么名?”

方筝:“你搜到几个无线网?”

钻石:“六个,信号都挺好的。”

方筝:“哦,都不是。”

五哥&钻石:“……”

方筝为小伙伴们做了一切迎接准备,却独独忘了网线这茬儿,原本想冒着瓢泼大雨出去买两根网线,可五哥和钻石均单手托起他们或金属银或酒红色的超薄本,蛋蛋忧桑:“超级本,木有网线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