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伙伴你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玩游戏数载,方筝一直是孤胆英雄,想升级了就组野队下本,想做东西了就去交易那里找找图纸买买材料,好友名单里长年只有两个分组——好友,客户。而前者还长年只有小于等于五个如钻石卖家那种商业号。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想两全其美,那别在游戏里谈感情就对了,所以当日镜花水月要黄铺,他的恋恋不舍也只给了这个服务器,至于服务器里的玩家,他只会为“以后再赚不到他们的钱”感觉遗憾,而即便这遗憾,也不过是大野地里一缕风,吹来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吹过去,也就过去了。

曾经的方筝从没想过自己会成立一个军团,会带着兄弟姐妹刷本升级,会跟游戏里认识的人面基,更别说拿出真金白银合伙做生意。尤其是最后这件事,说出去恐怕要让好多不玩游戏的跌破眼镜,法制节目里怎么说的,近年来互联网成为骗子最猖獗的犯罪工具,提醒广大群众增强防范意识。

命运的小溪总是在不经意间转个弯,然后浅滩变湍流,一闪崭新的大门缓缓开启。只是这大门后面究竟是福是祸,直到方筝抵达长途客运站,都没想出个准主意。

今天的天气很好,乌云密布,怪风阵阵,一扫前两日的干燥,风里都夹着呼之欲出的水滴。不算大的客运站广场人流汹涌,便利店和餐厅零星地分布在广场四周,其中红色的肯德基大爷和黄色的麦当劳叔叔最为显眼,方筝毫不犹豫径直走进小黄屋,在服务员面前一番纠结挣扎后成功翻越甜筒新地麦旋风香芋派可乐奶昔热巧克力这些座大山,要了红茶。

虽然五哥说不用接,给个地址就行,可方筝哪好意思,作为地主房子已经破成那样了,再不态度好点来接站,合伙的前景怕就要比离开了太阳的月亮还要黯淡了。五哥和钻石虽住不同城市,大巴抵达的时间却是前后脚,所以方筝捡了个便宜,一次性接俩。

红茶杯快见底的时候,忽然有个人从后面拍了方筝的肩膀,力道之大,让团长直接麻了半个身子。没等回头,那人已经坐到对面,人高马大,体格健硕,宽松版套头衫愣是让他穿成了超人的紧身衣,那胸肌,那手臂,那……

“奶娘是吧,哈哈哈。老远就看到你了!”热情洋溢的合伙人半点含糊没有,大手越过麦当劳叔叔秀气的餐桌又拍了团长另一侧肩膀。

方筝终于整个人彻底麻掉了=_=

所以说yy直男什么的要不得,才多看两眼肌肉,惩罚就来了tat

“五哥?”虽然人已经坐到面前,方筝还是要确认一下,这是个需要全民眼睛瞪得像铜铃耳朵竖得像天线的年代。

“大名马健锋,小名马铁锤,有四个拜把兄弟我排最末,所以大的叫我老五小的叫我五哥,”男人凑近看了两眼方筝,“我估计你得跟着喊哥。”

方筝思考片刻,深以为然。

“你呢,怎么称呼?”

“方筝,朋友都叫我……”说到这里,方筝忽然停住了,因为他想起来那两个会喊他风筝的人已经不是朋友了,徐迪自那晚后再没联系,苟小年更是面都没露过,虽说道不同不为谋,可总难免伤感。

五哥不明所以:“朋友都叫你什么?”

方筝静静看了五哥两秒,然后笑了:“风筝,都喊我风筝。”

相遇,离别,再新的相识,新的相交……季节变了,生活变了,甚至世界都变了,可我依然是我。

五哥抬手捏上了合伙人的圆脸。他的手很大,一巴掌能呼住方筝差不多一半儿的脸,肆意揉搓捏鼓之后,这人乐了:“这外号可不适合你,要不叫气球吧哈哈哈哈……”

五哥的笑声浑厚有力,气韵悠长,就像寺院的晨钟,整个麦当劳的顾客甭管吃着呢聊着呢乐着呢都暂时停下,静静聆听这不属于凡尘俗世的清明之音。

方筝无力趴到桌子上,很想认真地问上一句,您是2b的亲兄弟么?

马健锋是个爽快人,什么叫爽快,就是直来直去,不矫情也不拘小节,所以他饿了就喊饿,喊完也不需要方筝做个什么“来来这顿我请”的地主姿态,直接起身去点单,末了端回来两份套餐。

几十块钱的事儿方筝倒也不跟他假客气,只是吃的时候难免有“又白跑两天步”的罪恶感。

“小熊跟你说什么时候到啊?”吃东西的时候马健锋忽然问。

方筝一口汉堡差点没噎死,好容易喝两口可乐顺了气儿,才不确定地重复一遍:“钻石……小熊?!”

马健锋本意不是如此,他与钻石认识已久,知道对方姓熊,又比自己小,自然是小熊,就像对面坐着这位以后说不定也成了小方啥的,但当方筝把id和姓氏连到一起……

两个啃着汉堡的人默默对望,脑袋顶上不约而同聚出一朵云形对话框,对话框里一头浑身镶满钻石的小熊公仔正咔咔地发着光。

坐在长途客车上原本昏昏欲睡的熊云忽然打了个冷颤,然后整个人就清醒了。窗外的景色表明车已经开进了市内,他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想,这地儿还真冷。

麦当劳里两个无聊的小伙伴正在讨论怎么才能给对方一个惊喜。

团长建议:“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藏起来,吓他一跳?”

五哥斜眼瞄他:“歇了吧,就你这身行头你往哪儿藏啊。”

方筝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文化衫——钓鱼岛是中国的!白底黑字,闪瞎人眼。

团长很委屈:“不是你们说的么,穿醒目点,好认!”

三个人并没有交换过照片,而且大多数时候面对陌生人,衣服总是比脸好认,所以互相通气了一下都穿什么衣服,约好了车站麦当劳,就各自下线该收拾行李收拾行李,该收拾屋子收拾屋子去了。

但这会儿五哥有了不同意见:“我们要早知道你这么好认,哪还用在衣服上下功夫。”

方筝眯起眼睛:“铁锤同志,你这样打击未来合伙人兼现任团长,真的好么?”

铁锤直接用拳头给了团长脑袋一铁锤:“叫哥!”

“哥。”

识时务者为俊杰tat

百无聊赖,俩人开始聊游戏里的事,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小鸟,马健锋忽然问:“你俩来真的来假的?”

方筝想了想,谨慎回答:“目前应该是真的。”

马健锋抱着胳膊坐直,上下打量方筝半天,还是皱眉:“怎么看也看不出来你喜欢男的。”

“非也,”方筝伸出一根指头,摇啊摇,“这玩意儿不能看表象。”

马健锋勤学好问:“那看啥?”

方筝凑过去,调动两下眉毛很是风骚地送出个飞眼儿:“看眼神。”

马健锋与团长眼神相接,滋啦啦的小火花中,他看见自己行进了二十九年半的人生路上,一扇新的大门缓缓开启。

团长补充解释:“是同呢,就懂,是直的呢,就觉得恶心。”

...

五哥摇头:“不,我不觉得恶心。”

团长很惊讶:“真的?”

五哥很诚恳:“嗯,我只是想揍人……”

……

熊云抵达麦当劳门口的时候原本想给接头人打电话,可刚掏出电话,就透过玻璃门看见了钓鱼岛的呐喊。该麦当劳建在站广场的拐角,因为位置比较别扭,餐厅是个狭长型,所以除正面开了个双开的玻璃正门外,两端侧面还各开了个只容一人进出的窄门。熊云从车站出来,直直走过去就正好是窄门,这会儿便懒得再绕,直接拖着自己的行李往里挤。

方筝跟马健锋正聊得“其乐融融”,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可疑物品和地板摩擦的嘈杂声。循声望去,一青年正埋头辛苦地和窄门抗争,企图一口气将自己的蛇皮袋子、行李箱、笔记本电脑拖进门,其实他已经成功了,如果不是背后的超大双肩包卡在了门框上。

方筝眼前一亮:“我去,小帅哥~~”

马健锋眼前一黑:“卧槽,他逃荒啊!”

直与弯,差别立现。

围观片刻后,逃荒小帅哥依然没成功,马健锋忽然嘀咕:“你觉不觉得他那身衣服很熟悉?”

“我觉得你隔着这么多障碍物还能看到他衣服很神奇。”说是这么说,团长还是把视线从对方的脸挪到了身体上。

三秒后……

“钻石!”

“小熊!”

不约而同出声的俩人又不约而同地窜出去,于是满餐厅群众就看着一胖一壮俩哥们儿像黄鼠狼扑鸡似的冲到门口,把他们口中的钻石小熊连同逃难行李活活拽了进来。

扑鸡者毫无自觉,被扑者却敏锐接收到了群众关怀的侧目,颇觉头皮发麻:“要不,咱出去聊?”

方筝和马健锋看了眼地上刚辛苦弄进来的行李,又看了眼钻石熊,再次心有灵犀异口同声:“你、确、定?”

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些异样又熟悉的声音,熊云侧耳倾听,那是技能在吟唱……

“不!这里就是聊天圣地!”

祝福者和奶妈满意点点头,收起大招,一左一右架着小伙伴朝熟悉的小方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