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此人已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方筝看到这个问题时先是一愣,接着才反应过来你妹的顾虑。估计照小姑娘的思维,鬼服和五岳阁也算对手,自己一个鬼服团员却胳膊肘往外拐,且还是跳崖这种核心技术,自然要向组织汇报。

方筝不自觉扬起嘴角,他的团员多可爱~\(≧▽≦)/~

[私聊]有奶就是娘:你确定他学的会?

[私聊]休休休你妹:他说他肯定学不会,所以我想上他的号帮他。

真是诚实的男朋友=_=

[私聊]休休休你妹:团长,行么?

你妹又问了一遍,且明显比第一遍更小心翼翼。

方筝歪头想了想,开始敲字——

[私聊]有奶就是娘:妹子,你玩游戏图啥?

你妹不知道话题怎么就转到这里了,但还是老实回答——

[私聊]休休休你妹:想搞清楚这个到底有啥好玩。

[私聊]有奶就是娘:那现在搞清楚了吗?

[私聊]休休休你妹:呃,好像明白一点了,我喜欢和你们一起刷怪,下本,做任务。

[私聊]有奶就是娘:为什么喜欢?

[私聊]休休休你妹:开心啊。

[私聊]有奶就是娘:这不就结了。玩游戏就是图个开心。所以你想做什么,就尽情的去做!

[私聊]休休休你妹:团长~~~~~~~~~~~~~~~~~~~~~~~

[私聊]有奶就是娘:你这波浪线到底跟谁学的!!!

[私聊]休休休你妹:团长。

[私聊]有奶就是娘:……

你妹这个任务足足过了一下午。

或许是经过一夜技艺生疏了,前前后后愣是让一醉死了十来次。每死一次,血战士的经验条就哗地降下一段,次数一多,你妹就有点愧疚,明明以前让一醉做牛做马的时候都没感觉到愧疚,偏偏这会儿看着经验条就觉得莫名刺眼。可能是知道这些经验多来之不易吧,反正到后面再死,你妹就腾腾腾跑到野图上刷怪,直到把失去的经验补回来,才再次去悬崖。如此循环往复,等一醉终于吹响号角,晚霞已经映红了半边天。

鬼服大部分成员已经上线,刷怪的刷怪,下本的下本,反正目标就一个,冲级。

经过昨天一役,鬼服已经是整个华夏之巅平均等级最高的军团。无数壮士被卡在了悬崖边,而只有他们,妥妥地突破69级,正大踏步走在通往7o级殿堂的康庄大道上。

你妹帮一醉吹响号角的瞬间,一醉就变成了69级。任务成功也好,人物升级也好,不属于特殊事件,所以只有玩家附近的人才会看到系统广播,但一醉毕竟是大人物,崖边本又聚着不少仍执着地往下跳的群众,所以一醉的任务成功和升级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祝贺词纷至沓来,有当前的,有私聊的,充分展现了一醉的好人缘。

你妹也跟着高兴,于是难得耐心起来,把自己当成一醉,挨着个的礼貌回复。

“你不是做完任务了吗?怎么还不下线?”一直等着亲密战友回归的你大爷也在悬崖那儿,看着一醉方休动也不动,便在yy里出声询问。

“那也得回城啊,难道要把号晾在这?”你妹没好气道。

说是没好气,可声音语调里飞扬出来的快乐因子还是很容易捕捉的,于是方筝故意调侃:“我说你,怎么帮一醉做成任务就这么高兴?昨儿帮战友们做完也没见你这样啊。鬼服兵团团规第一条,不能重色轻友!”

“团规?”你大爷认真思考,“咱们有这个东西么?”

团长甘拜下风:“你是我大爷。”

“不是因为做任务做成了高兴,”你妹忽然说,“是因为终于有一件事我能做的比他好了,我开心。”

呃,这句话信息量可有点大啊,且背后透着浓浓的八卦气息……

鬼服战友们没吱声,可都在yy里竖着耳朵呢。你妹也不用别人问,直接自己打开了话匣子:“你们不知道,其实杨一是个特别特别优秀的男生。我俩小时候在楼下玩,捉迷藏他永远不会被别人抓着,如果轮到他当鬼他就能把所有人都揪出来,弹玻璃球他能用一个球赢一盒子回来,后来男孩不跟他玩了他就跑来跟我们跳皮筋,结果把我们那片儿当时最厉害的小姑娘给赢哭了,幼儿园的时候,那家伙也最得老师喜欢,表演节目什么的,合唱,他肯定是领唱,跳舞,他肯定是第一排,朗诵,那就是他没跑了,而且他也争气,每次都表现特别好。后来上了小学,他是班长,还是学校大队长,上了初中,他是学委兼体育委员,回回运动会都给班级拿好多分,成绩却一直是班里第一,然后是高中,他又变成班长,成绩就没出过年级前三,还是全年级第一个预备党员,大学是保送的,一进学校就当了学生会干事,大二老师想破格提拔他当学生会主席,他没同意,理由是时间不够分配,其实就是想打游戏嘛,但就这么玩,回回期末成绩还都是第一,这是纯成绩哦,要是综合考评算上各种竞赛加分他能超过第二名好多……”

“等等,”方筝克制再克制,还是没克制住,不得不出声打断,“你确定你说的是我们认识的那位一醉方休而不是言情小说里开了挂的男主角?”

“你也觉得他完美的不像人对不对?”

“我只能说他父母给他取名字的时候真有预见性……”

叙述完一醉的开挂史,你妹轻叹口气:“所以我从小面对他就有压力,到后来处了对象,根本就是压力山大。我就想啊,你说他学习好,体育好,长得帅,哦对,刚才没说,他长得还帅,我就是踩着风火轮的追也追不上啊,我往他身边一站,那就是土妞和高富帅……”

如果说从前鬼服战友们因为一醉对你妹的宽容而路人转粉,那么现在他们正因为一醉金光闪闪的完美无敌而蠢蠢欲动准备粉转黑……

“不过现在好了!”你妹忽然话锋一转,音调又飞扬起来,“原来他也不是什么都行,也有不会的。像这个悬崖,我教他跳了无数遍,他就是学不会,笨死!要不之前我拉他玩劲舞团他总推三阻四,就是手指头不灵活,速度跟不上!以前我觉得他像个男神,虽然脾气好,虽然由着我使性子,可越是这样我越觉得他遥远,越想作,现在不会了,嘿嘿……”

因为他已经从神坛上跌下来了=_=

如果一醉知道自己高大全形象的土崩瓦解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任务,不知会作何感想。

反正方筝是对他给予十二万分的同情。

yy里没人说话,但是噼里啪啦键盘声不绝于耳,想来都在私底下讨论男神呢。你妹想得到,却不介意,很奇怪,明明跟同宿舍闺蜜都有些不好意思说的心思,跟军团这帮家伙反倒倒豆子似的都说了,而且排毒似的,说完一身轻松。

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血战士,你妹准...

备带他去传送师那儿回城,却发现私聊里不知何时又多出两条信息——

[私聊]乱花舞袖:我想加入你们军团,可以吗?

[私聊]乱花舞袖:不在?

你妹虽然横冲直撞,也知道入军团这种事需要团长本人拿主意,谁知道五岳阁招新有什么规矩呢,所以她用快捷键将这两句私聊截图下来,准备用qq发给一醉。哪知道刚要切出游戏,对方又发来一句长的——

[私聊]乱花舞袖:我不是卧底,也没加入过任何军团,不信你可以去查。可能你觉得我的要求有点冒昧,但我们一起下过两次本,你应该还记得,我的手法不敢说多好,却也不至于差,对吧?

不对,感觉不太对了。

你妹眯起眼睛,怎么看都觉得“我们一起下过两次本,你应该还记得”这两句话特别刺眼。有自己的军团自己的战友干嘛还找别人下本?而且乱花舞袖,这id能是个抠脚大汉?

都说女人的直觉女人的直觉,其实这直觉并不是在任何领域都有效的。

不过如果用来当做小三探测雷达,那就像是芭蕉扇之于火焰山,完全对口,严丝合缝。

坐直身体,屏住呼吸,你妹一秒钟变男神——

[私聊]一醉方休:我知道你的手法,挺好的。不过怎么忽然想加入军团?

[私聊]乱花舞袖:一个人玩得太久了,也有点玩不动了,就想找个组织。

[私聊]一醉方休:华夏之巅那么多军团,怎么偏偏想加入我们?

[私聊]乱花舞袖:你们军团大嘛[吐舌头]

你妹想把那个表情从私聊栏里抠掉!!

[私聊]一醉方休:就这样?

[私聊]乱花舞袖:呃,这样还不够么……

[私聊]一醉方休:我觉得理由不太充分呢。

[私聊]乱花舞袖:好吧,其实我就是想进五岳阁,我想和你呆在同一个军团[羞涩]。

好,很好,非常好。

这回你妹可以截图了,从、头、到、尾、原、封、不、动、地、截、下、来!

[私聊]乱花舞袖:一醉?

[私聊]一醉方休:此人已死,有事烧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