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各怀心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世界上还有比爆照发错人更囧的事情吗?

没有!

就是走马路上忽然被一女流氓扯了底裤都比这个好啊亲!因为被扯了底裤你还可以说自己是受害者,说女人太彪悍,可是发错照片,就只能说明智商是硬伤!并且——

po11y说:(o2:17:52)

你要跟人约丨炮?

还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啊啊啊啊tat

他怎么说?他说不,我是发给杀手看的。那好,为什么发给杀手?因为杀手也是gay。那一个gay给另外一个gay发照片图什么?约丨炮。

来块豆腐让他撞死吧!!!

孟初冬不知道心虚的方筝已经陷入疯魔状态,他只是莫名的心情不太好,因为在他还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时候那个虚拟的奶妈忽然变成了三次元的小胖子,不是说小胖子不好,恰恰相反,越看那照片里比着剪刀手的货越觉得团长必须也只能长这样,简直是从**到元神的高度和谐统一。可是,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愉快的脑补生涯戛然而止,至此,日常生活中全部的快乐源——游戏——里的快乐源中源——幻想立体式团长,消失,一想到此,莫名有种微妙的遗憾。

不过很快,这小小的遗憾就在某种更加猛烈情绪的冲击下,消失殆尽。

方筝在给别的男人发照片。

二十八岁的孟初冬不是一张白纸,他只是更喜欢把精力用在游戏里,但这并不代表他对男同志的世界一无所知。其实这结论简单得甚至都不需要什么推理能力,再宅的男人也是男人,总会有生理需求,他跟自己右手交朋友,不代表别人也要如此。

可心里依然很闷。

他没什么能对方筝生气的。气他发错了频道?先天智商,无法苛责。气他跟别人约炮?毫无依据,毫无立场。于是只能压着自己的情绪,压着压着,就变成了闷,像六月迟迟不下雨的天,被乌云阴沉沉地覆盖着,灰暗而逼仄。

方筝几乎是用生命在凝视小鸟君的六字问句,如果视线有温度,显示屏怕是已经要烧出个洞了。可最终,他还是一咬牙一跺脚——

有奶就是娘说:(o2:23:16)

为什么你要是我就不会发这张?

选择性跳过,直接摘取第一句留言回复=_=

那头很快有了动静,出乎方筝的意料,小鸟居然没抓着他的选择性忽视不放,而是挺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po11y说:(o2:23:55)

人们对照片总是比对本人苛刻。

这话有些耐人寻味。

方筝从手机里翻出自己与苟小年还有徐迪的合影,无可否认,那俩都是很帅的男人,可如果抛开一切交往体验,单纯当对方是陌生人来通过照片评点……方筝不得不承认,这帅,多少要打些折扣。

因为你认识这些人,甚至你喜欢他们,当然这种喜欢可以是朋友的喜欢,也可以是爱人的喜欢,于是你看他们便愈发顺眼。可如果随便丢给你一本杂志,封面男模就是帅惨了,你也依然会苛刻地找出各种不足,比如鼻子不够挺,屁股不够翘,肌肉太夸张等等。

对于疯一样的子,有奶就是娘是代练,是团长,甚至是基友。

可对于江洋,方筝却只是个陌生人。

有奶就是娘说:(o2:25:oo)

我也想发帅的,但这是我最接近实物也最看得过去的照片了,咋办?

po11y说:(o2:25:o6)

[蜡烛]

有奶就是娘说:(o2:25:17)

你个王八蛋!![大哭]

羞涩也好,狼狈也好,甚至那一丝丝微妙的期待或者忐忑都在此刻烟消云散。

小鸟说的没错,方筝想,与其让疯子见到照片失望,还不如就由着对方想象,如果,他是说如果,将来某天真见了面,一个活着的能贫嘴活跃气氛的胖子总是比一个平面的死胖子要略微招人待见。

切回游戏,杀手君已经不再轰炸私聊频道,改为挨着有奶就是娘摆摊,摊位名叫“拿什么拯救你我那羞于见人的小男孩”。

方筝叹口气。

[私聊]有奶就是娘:别丢人现眼了。

[私聊]疯一样的子:可算有反应了,刚你干嘛呢,被外星人劫持了?

[私聊]有奶就是娘:找照片去了。

[私聊]疯一样的子:那赶紧发啊。

[私聊]有奶就是娘:没找到,之前电脑坏过,硬盘里东西都毁了。

[私聊]疯一样的子:那你还找这么半天?

[私聊]有奶就是娘:确认一下嘛,万一有漏网之鱼呢~~

[私聊]疯一样的子:我咋听着这么像瞎话……

[私聊]有奶就是娘:你太多疑了,这样不好。

[私聊]疯一样的子:你是头上有犄角还是身后有尾巴,就这么见不得人?

[私聊]有奶就是娘:嗯!

[私聊]疯一样的子:擦,算了,不够你磨叽的!

发完这句,疯一样的子收摊,打怪升级去也。

疯子的不高兴把方筝的心情也拉到了谷底,本来之前已经在小鸟那儿受了摧残,这下方筝彻底成了霜打的茄子。

孟初冬在yy发了几句话,不见方筝有反应,切回游戏,果然发现奶妈正在军团大厅里漫无目的地逛着。除了军团仓库,军团大厅里再没任何有效设施,所以奶妈的逛荡也属于无用功,唯一的作用就是透露出操作者的恍惚。

孟初冬想了想,主动发话过去——

[私聊]po11y:照片发了?

[私聊]有奶就是娘:没。

[私聊]po11y:怎么?

[私聊]有奶就是娘:都让你那么说了,我还发啥啊。

[私聊]po11y:我说什么了吗?

[私聊]有奶就是娘:……

孟初冬以为对方会炸毛,甚至他还挺期待的,可点点过后很久,对方却忽然发来一句——

[私聊]有奶就是娘:我不是跟人约丨炮。

孟初冬愣了下,压抑在心里的乌云好像散开了点,却又多了些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私聊]po11y:哦。

方筝黑线,尼玛这是什么反应!

[私聊]po11y:不过就是真约你这一发照片也会夭折的。

对嘛,这才是毒舌鸟嘛……

[私聊]有奶就是娘:你去死吧!!!

[私聊]po11y:行,不过我觉得血牛不错,我死后你可以考虑提拔她当副团长。

他当初为神马要邀请这货当副团,究竟是为神马啊!!!!!!!

...

成功让团长炸毛,副团长的心情总算拨云见日,于是点上根烟,伴着悠哉升腾的烟圈,重新翻出那张被错发来的照片。

照片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五个月前,照片中的人穿着黑色的羽绒服,一手搂着跟他很有夫妻相的雪人,一手比着不能再二的二。那雪人该是他自己堆的,所以这货满脸自豪的笑,顶着通红的鼻头,露出雪白的牙齿。

拍照的是谁呢?

孟初冬无从推断,他只知道那家伙玩得很开心,因为光是这么看着照片,就仿佛能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快乐。

……

江洋的情绪向来属于闪电型,来去匆匆,野外打怪没一会儿,跟方筝闹得那点不愉快就随风散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对方又是个小孩儿,江洋不至于真置气。只是方筝越不发照片,他对那家伙的好奇就越盛,原本只有一颗米粒大的心痒,那么现在已经让小破孩的百般推拒弄成了西瓜大的心痒难耐。男人最禁不得吊胃口,而现在,他就让方筝给成功吊上了。

近来的杀手君很闲,因为他承包的那个小煤矿经过前面不知多少辈人的努力,到他这里已经基本掏空,轰轰烈烈的头几年过后,再挖就要挖到别人地头上了,于是前段时间他尽可能地压榨出那矿最后的剩余价值,便当上了甩手掌柜,开始琢磨新产业开发。家里那尊居高位的首长认为干生不如干熟,甚至帮他物色了几个有前途的新矿,可他想干点别的。圈里有个朋友这两年一直从黑龙江倒腾木材,三番几次想拉他入伙,他知道,对方这是图他门路广,不过一个有经验一个有门路,强强联合不是坏事,只是真想干,怎么也得去实地看看。

机票定在一个星期之后,他还有七天的赋闲时光。

很久没出门了,不知为什么,江洋竟然有些跃跃欲试。机票只定了单程,因为他也不知道会在那边待几天,而现在,他则开始考虑是否要在回程途中加个中转站。

江洋很少和什么人发短信,于是翻开收件箱,满满都是那一夜跟某人的聊天。

往前,再往前,总算翻到了最初那条——

【代练费总计5oo元,预付1oo元,收号后支付剩余4oo元。收款银行:中国xx银行xx分行xx支行;收款账号:622xxxxxxxxxxxxxxxx;收款人:方筝。祝您游戏愉快^_^】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略短小……

感谢3238363、scum、欧荚迷、武步酱、app、haru、aki、漓晨、小阿瑾、**型s妞、佥枢、苏渣、灏桀、七宝家的、shadowbaby、cake扔的地雷!感谢萝小北、ananna扔的手榴弹!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