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皇帝难为之三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好不容易待阮鸿飞与凤景乾打完眉眼官司,明湛殷勤的送阮鸿飞出了宣德殿。

阮鸿飞笑,“行了,我认得路,前面还有引路的内侍,你回吧。”

“我也没事,再送送你呗。”他家飞飞好不容易光明正大的来了帝都,明湛硬没摸着时间与飞飞一诉相思,心里难免郁卒,瞧着阮鸿飞的眼神儿就有点儿火热过头儿。

“也没有几日了。”阮鸿飞望着前面一重重巍峨的朱瓦红墙,脚下是延绵不绝的汉白御道。真是天意弄人,他从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以自己的真颜回住到这个地方来。

明湛不时侧脸瞅一瞅他家飞飞俊美的容貌,心里一阵阵的傻欢喜。

远远望见迎面走来一行人,阮鸿飞眼神极佳,趁着交握的手狠掐了明湛一下,明湛吃痛回神,阮鸿飞给他个眼色,明湛抬头时,那行人已到跟前儿,俱是朝中权贵重臣,不待他们行礼,明湛便道,“不必多礼。你们来的巧,我与国主刚陪父皇用了午膳。”

领头儿的是明湛的挂名老丈人魏国公,上次立储,他做的是副使的差使。如今明湛登基,他给扶正了,是正使,端的体面,往宫里跑的也勤勉。如今见着明湛,正要说笑两句,就听后头王大人一声惊呼,“侯爷侯爷!”

魏国公急忙转身一瞧,原本立于他身后的北威侯竟直挺挺的躺下了,幸而有王大人顺手扶了一把才没直接摔到地上去。不过王大人也只是一书生耳,这一扶只起到了缓冲作用,魏国公忙跟着搭把手将北威侯缓缓的放到地上。

话说北威侯府因阮鸿飞的关系冷落了一段时间,可后来凤家兄弟平安,且明湛得立太子眼瞅就要登基。要知道太子殿下后宫稀薄,唯二侧妃,其中一个便是出身北威侯府。尽管阮家战战兢兢了许多日子,不过皇上与太子都没有因阮鸿飞迁怒北威侯府的意思。故此,渐渐的,北威侯府重新在帝都走动起来。

谁晓得……

明湛心道,不会是飞飞使了什么招术吧?一面命内侍抬了北威侯到就近的屋里,再传太医,着人去备车,待北威侯醒了赶紧送回家去。

阮鸿飞无辜的紧,他只是对着北威侯淡淡一笑而已。谁知北威侯仿若见到鬼怪一般,眼珠子瞪老大,喉咙里咯咯两声,直接躺地上去了。

“殿下不必远送,小王自可出宫。”这兵荒马乱的,阮鸿飞善解人意道。

在外人面前,明湛还得装虚客套,只得道,“失礼了,若有闲暇,我请国主品茶。”

阮鸿飞的眼神自始至终未在北威侯身上流连半分,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当凤景乾得知阮鸿飞只一眼便将阮侯看的倒地不起,太医回报阮侯已脑血栓中风后,郑重的叮嘱明湛,“日后我与你父王都不在帝都,你与他相处,宁可吃些亏,可千万不要辜负他。”好不放心哦,把小宝贝留跟个妖孽过日子。

明湛毫不领情,且老大不高兴,撅着嘴道,“我跟飞飞情比金坚,我怎么可能会看上别的人。他要是敢看上谁,我非把他眼珠子挖出来不可!”

凤景乾无语。

明淇是从明艳那里得知明菲过逝的消息,一惊之后,惟余叹息。

明艳叹道,“你刚来,原不该跟你说这些事。只是你要在云南长住的,明礼明廉那儿早晚也会知道,你心里有个数也好。”

“大姐说的有理。”明淇道,“她一辈子不服明湛,做的那些事,如今这个结果也不为怪。只是赶在这个时候,寿宁侯府又要难做了。”

若这句话传到寿宁侯的耳里,寿宁侯必要流下两滴辛酸泪:知己啊!

也不知做了什么孽,镇南王四个女儿,三个都是好的,唯独他家娶的这个是败家精。自大婚后,没一日安宁,且做出多少连累家门之事。

堂堂寿宁侯府,竟成了帝都的大笑话。

可即便如此,尽管寿宁侯早恨不能府里没有明菲这个人,他也不愿明菲在这个时候过逝。

太堵心了!

眼瞅着皇上要禅位太子要登基,举国同庆的事儿,你家偏要办丧事,这不是给太子添堵么?且死的偏偏是明菲!尽管太子与明菲有隙,这嫌隙举朝皆知,越是如此,太子越不希望明菲死在登基大典之前!

寿宁侯府真不想区区小事惊动太子殿下,不过寿宁侯府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虽说明菲做过许多荒唐事,那也是寿宁侯府的孙媳妇。孙媳妇死了,再怎么着也得通知亲朋好友一声吧。

而与寿宁侯府相交的人家儿,大部分都是与寿宁侯府门户相对的,非富即贵,且在帝都有头有脸的人家儿。

故此,这消息就吹到了太子殿下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