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皇帝难为之三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番外皇帝难为之三三

凤景乾与阮鸿飞唇枪舌剑了半晌,眼瞅着就是中午。

明湛极有兴致的吩咐宫人张罗午膳,原本他想着凤景乾与阮鸿飞死不对眼,索性大家就不要再一起吃饭了,谁知这个提议遭到了凤景乾与阮鸿飞的双重反对。

凤景乾一本正经热忱待客道,“国主初来帝都,朕怎能不好生款待。”

阮鸿飞亦道,“小王对陛下钦慕多时,有幸与陛下同膳同食,甚幸之,甚幸之。”

明湛嘀咕一句,“你这外国人比我这中国人说话都有文化。”还之乎者也上了,“要不,你俩一道吃,我不饿。”明湛终于体会到了身为丈夫夹在媳妇与娘亲之间的夹心饼干是什么感觉了。唉,婆媳关系这道难题啊,上下五千年都没个正解,明湛再如何有本事,也只有叹气的份儿。

凤景乾丝毫不为明湛的祈求所动,不是喜欢这**么,这就是下场,淡淡道, “你不饿,作陪就是。”

阮鸿飞俊美的容颜上缓缓一朵极轻极浅的笑,略带深意的望着明湛,丝毫不念及情分的挤兑道,“想来太子殿下说喜欢小王不过是随口说说,不然怎么连与小王一道共餐都不愿意呢?唉,要不说天朝文化博大精深,太子殿下对小王略一客套,小王便实诚的拿着棒槌作了真(针)呢。”两面三刀的家伙,泥鳅那么好当的,也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嘎!?

被凤景乾与阮鸿飞一致对外同仇敌忾的滋味儿,天下间怕也只有明湛尝过了。用明湛一句中肯的话来形容,那就是比做夹心饼干还难受一千倍,明湛忙识时务道,“可别误会,我饿,我乐意陪您二位吃饭。要不,您二位暂且歇一歇,我去厨下看看有什么好菜?”我还是趁机走吧,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一会儿若给这俩人拉着做裁判,明湛死的心都有了。

阮鸿飞惊奇的问凤景乾,“莫非陛下宫中如此多的奴婢仆从,还需太子殿下下厨做羹汤?或者太子殿下于易牙之道颇有见闻?”

凤景乾端坐着,“非也。国主有所不知,朕这太子最是热情好客的,因国主是头一遭来,不知你们海外人的口味儿,又担心国主你吃不惯天朝饮食,故此想着提醒御厨一二。太子,可是此意?”臭小子不要脸面,他可是要的。

明湛吭吭哧哧的应了声“是”,有着两只老狐狸在旁守着,看来一时半会儿的他也遁不走,只得继续听着凤景乾与阮鸿飞斗法。

而且明湛担心的事发生了,俩人兴起了拉明湛作裁判的心思,譬如一物,凤景乾说好,阮鸿飞必会婉言驳之,然后明湛就会被当做第三人拉出来投票,直把明湛一张正当年少的清秀小脸儿愁出包子褶儿来,还把人都得罪光了。

明湛灌下一口凉茶,心里那叫一个哇凉哇凉啊,怎么也没人给老子上盏热茶?就听凤景乾笑问,“明湛,怎么喝起冷茶了?”转头瞪冯诚一眼,“一点儿眼力都没有,见太子吃冷茶,你是个死的么?”

冯诚忙认了罪,凤景乾笑道,“给太子在茶里多加蜂蜜。”看甜不死你,叫你谄媚那**!

阮鸿飞笑道,“陛下记错了,是小王喜欢在茶里加蜂蜜,太子不喜欢喝甜的。 ”的确,明湛平日里白开水就好。

凤景乾长眉微挑,“国主初来就对我儿如此了解,实在难得。”

“天朝有句话叫‘白发如新,倾盖如故’。”阮鸿飞不避不让的还以浅笑,“ 小王与太子,大概就是如此了。”还不忘问明湛一句,“殿下,你说是不是啊?”

凤景乾也目光灼灼的望着明湛,那意思很明确,快说,你喜欢喝蜂蜜茶还是喜欢喝白茶?

冯诚是个办事老到的,这么会功夫,他已从外头端了两盏茶来,捧至明湛跟前,还体贴的小声提醒,“殿下,左边这盏是没加蜂蜜的,右边儿这盏是加了蜂蜜的。”

明湛气苦,老子还不如喝了砒霜寻个痛快呢!一捂肚子,“哎呦哎呦,刚刚冷茶喝的,肚子痛,父皇、国主,恕我失陪了。”实在受不住,尥蹶子跑了。

明湛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同时他很自信,他从不认为世上有他走不通的路。

可,如今。

真是走投无路了!

明湛站在马桶前小解,身边一阵淡淡的香气拂过,他一回头,正撞到阮鸿飞那张美态逼人的美人儿脸。阮鸿飞唇角噙着一缕笑,屈指弹了弹正在放水的小小湛,笑道,“一月未见,它还是老样子啊。”

明湛胯|下抖了抖,提起裤子,嘟囔,“还能怎么变不成。”正要系汗巾子,阮鸿飞那只可恨的手溜了进去,一把握住明湛的要害,明湛倒吸口凉气,双手提着裤腰,结巴起来,“你,您,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