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皇帝难为之三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195、番外皇帝难为之三一

明湛不是那种偷偷摸摸躲躲藏藏过日子的脾性,自然想与阮鸿飞过了明路。由凤景乾确定阮鸿飞的身份,再好不过,也再妥当不过。

明湛正在傻乐,又有人请安求见。

“谁啊?”明湛躺在榻上握着个苹果问。

“吏部徐尚书。”太监小红人儿何玉回禀。

“宣。”明湛坐起身,徐叁就到了,行礼之后,明湛问,“坐吧,有什么事么?”

徐叁谢坐,他对明湛已经有些许了解,知道太子殿下向来不喜人废话,温声道,“臣听闻殿下私底里几次劝皇上延缓禅位的时日。”

“是啊,可惜父皇是铁了心。”明湛疑惑的看向徐叁,“你怎么知道的?我与父皇说的时候只有贴身内侍在?”莫非你在宫里有内线,这可不是好开玩笑的!

徐叁脸一窘,急忙分辨,“臣是猜的。”太子多聪明的人哪,哪怕是个笨的,也会做出个挽留的姿态来吧。徐叁道,“臣今日进宫,就是想与殿下说有关皇上禅位之事。”

明湛洗耳恭听,徐叁低声道,“殿下,您只在私下礼让帝位这是不够的。”觑着明湛的脸色,徐叁道,“殿下应该让百官皆看到您的贤德。”您怎么不在早朝劝一劝让一让呢。

“可这很明显了啊,龙袍我都试过了。”从某方面说,明湛的确是个实诚的。

太子殿下实诚过人的回答让徐叁嘴角狠狠的抽了一抽,抽完之后,徐尚书尽职尽责的劝谏道,“殿下,面子上的事总要做一做的。”

“知道了。”读书人就是事儿多。明湛捏着手里的苹果,咔吧掰两半儿,递给徐尚书半个,示意,“给你吃。”

事实上,武皇帝在史书留下了许多与臣子同衣同食的记录,这也成为武皇帝与臣子君臣相得的一种表现。许多人因此深受感动,徐叁就是其中之一,当然如果他知道太子殿下请他吃苹果的原因是:太子殿下其实不大喜欢吃苹果,但他偶尔也会尝一尝,一个吃不掉,半个又浪费,正好徐叁赶个正着,太子殿下为避免浪费,就分了一半给徐叁。

不过在徐叁眼中,这不仅是半个苹果,更是太子殿下对他剖心以待的标志。

于是,明湛在徐尚书的提醒下,在早朝之上上演了三辞帝位的戏码。因伯侄二人皆演技出众,早有默契,将一班大臣感动的热泪盈眶、颂扬不已。

史书中记载:景帝欲禅位于武帝,武帝辞而不授,如是再三,武帝泣曰,儿臣之德行远逊于父皇,安能居于帝位乎?武帝坚辞不授,厥于昭德殿。

明湛佯作虚弱的给凤景乾抱回宣德殿,坐在床上就开始宽衣解带,凤景乾诧异的问,“你这是要做什么?”

“睡觉啊。”明湛已经扔掉外头的袍子,脱了夹棉的裤子,露出两条白白腿,一面扯开被子盖上,一面厚颜无耻道,“我这不是晕了么,御医都说我伤了神,得好生歇着,今天断不能处理政务的,您就让我歇一天吧。我自江南回来,气都没喘匀呢。”说着,他就躺被窝儿里了。

“你可真是个奇葩呀。”凤景乾啧啧两声,青天白日的,真有人有脸钻被窝儿里去,“自高祖皇帝开国至今,咱们老凤家还是头一遭出了你这么个奇葩。”

明湛嘿嘿傻笑,伸出一只胳膊拽凤景乾的袖子,甜言蜜语的央求,“爹,亲爹,你就让我歇一天吧。刚在早朝上我可是使了大力气的,这会儿忽然又没事儿了,岂不惹人生疑么?您想一想,回来有将将一个月了吧,我一天都没休息过。”

“我几十年都没青天白日的钻过被窝儿。”凤景乾笑着刺明湛一句。

这种程度的讽刺对于明湛那完全是清风拂面哪,他咧嘴一笑,贫道,“我哪儿能跟您比呢,要不怎么我管您叫爹呢。”

“混帐话。”凤景乾忍住心里的笑,斥一句,见明湛都闭上眼发出呼声,一副已经睡死过去的无赖样,只得随他,“歇着吧歇着吧,我看你以后登基怎么办?”

见凤景乾转身走,明湛忙说,“给我把帐幔子拉上。”

凤景乾止身回头,挑一挑眉,无比诧异的口吻道,“这人也真怪哪,刚刚还打呼噜呢,这会儿怎么又醒了。若是睡不着,就起来吧。”

床上顿时响起一阵堪比春雷的呼噜声。

凤景乾忍着笑,轻快的走了。

凤景乾不得不承认,他是喜欢明湛这种无赖小子的。克勤克俭了大半辈子,原来自己竟然喜欢无赖,这种认知,叫凤景乾有些难以接受。

坐在宣德殿的接见大臣的书房里,凤景乾听着礼部尚书欧阳恪道,“浙闽总督的折子上说海外一小国听闻我天朝禅位大典。他家国王钦慕天朝文化,自愿称臣,想亲来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