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皇帝难为之二八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个年,宋淮过的很不顺。

别说升官发财的念头儿,宋淮如今只要能求得平安二字就得烧香拜佛了。

虽然郑绱一案并未牵连到他,不过,他也隐隐听闻一些风声,是太子殿下有意将事情压了下来。

如今连宋淮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简在帝心,还是受了太子的厌弃?毕竟自己几次做事,似乎都猜错了太子的心思,可太子又在郑绱一案中回护了自己……

经过这许多事,他不得不承认,太子殿下的心思真的是鬼神莫测。有许多事情的认知上,太子殿下具有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猜度的思维。

宋淮现在思考的问题是:这个官要如何当下去?

他治下出了郑绱这个逆贼,吏部考核别说优等,能保住中等就是老天保佑。他虽然有门路有银子,可是在这个太子殿下对于浙闽一清二楚的情形下,谁敢不看太子的脸色来收他的银子呢?

蠢货蠢货!

除了明湛恨的将郑绱碎尸万段外,宋淮也恨不能亲去捅郑绱两刀,可怜郑绱已命赴黄泉,宋大人这种念头儿也只能在心里头过过瘾解解恨了。

没脑子的东西,就是宋淮虽然一心想在太子跟前露脸儿,可也不会浑到杀民冒功的份儿上!

这种蠢办法只能用来应付蠢货,可你瞧瞧太子殿下,从头发丝儿到脚后根儿,哪个地方蠢了?不但不蠢,一般二般的人都不及他的聪明。

像宋淮自认为有几分智慧,却每每拍马屁都是拍在了马腿上,想着为太子分忧,结果却是招太子心烦。其间种种不如意之苦处,宋大人都担心自己要提前告老了。

明湛热衷于参加室外活动,今天去书院,明天去军营,大过年的他还要到粥棚看着施粥舍米,自己名声那叫一个响亮贤明,只是把一干子大臣折腾个半死。

直到阮鸿飞卧床,明湛一应活动方渐渐少了,诸大臣才能喘口气儿。

宋淮不由思量,这位飞先生也不知到底什么来历,太子对他比对臣子要体贴的多啊!

饶是以宋淮的智慧也没琢磨出明湛与阮鸿飞竟然是那种关系,关键是他觉得以太子殿下的人品及强势作风,即便太子殿下真的好男风,完全可以找些美貌小童前来服侍。阮鸿飞相貌略过调整,如今只是中上人品,而且年纪在那儿摆着,宋淮怎么也不愿相信,太子殿下竟然喜欢大叔来着!

吃过年夜饭,阮鸿飞的确是渐渐大安了,脸色气血充盈,双眸凝而有神。明湛还赏了张大夫一百两银子,让张大夫继续给阮鸿飞调理身体。

张大夫见多了生老病死,为人豁达,偷空还能来跟阮鸿飞聊天,叹道,“不想你竟能太子在一处儿了。”

“这有什么,世上让人想不到的事多着呢。”阮鸿飞抿一口药茶,问,“我得喝多久才能大安?”

“真是风水轮流转,”张大夫笑笑,“可不是当年我追在你屁股后面给你瞧病的时候了?”打趣一句,张大夫道,“你常年喝着总有好处,不然殿下正当少年,再过二十年,你可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也不到那份儿上吧?”阮鸿飞觉得自己活到个□十岁应该不成问题的。

医生对于有人质疑自己的医术都不会太高兴的,张大夫脸色一落,阮鸿飞已道,“我听你的就是,有什么该忌口的,你给我列了单子出来。”

张大夫露出一抹微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如这位,天生就是死鸭子嘴硬。

凤景乾在宫里也没闲着,宫宴结束,他找个空儿单独跟自己的姑妈襄仪大长公主说些心里话儿。

襄仪大长公主精神很好,身体也硬郎,别看年纪大,天天早上叫了太后一起练五禽戏,那势头儿,绝对是奔着百岁的念头儿去的。

“过年这些日子辛苦姑妈了。”凤景乾笑着谢了一句。

“皇帝说的是哪里话,我不过是给你母亲搭把手儿。”襄仪大长公主并不居功。

凤景乾道,“姑妈都是再为**心,我心里都明白。”

襄仪大长公主沉沉的叹了口气,许多话积在心口却不能说,只是淡淡看了凤景南一眼,低头捧起温温的茶盏来。

凤景乾道,“姑妈,明年朕就准备禅位了。”

“皇帝何必如此急着禅位!”襄仪大长公主惊了一惊,缓声劝道,“哪怕太子再能干,到底是年纪小,还是皇帝在一旁看着稳妥。这么大个国家,太子尚未弱冠,哪里叫人放心的下呢。”

凤景乾显然并不作此想,他对明湛比明湛自己还要有几分信心,笑道,“是不是明君与继位的年纪并不相干,他要是个糊涂人,朕也不会立他为储君。这次,我想跟姑妈说的是卫王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