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皇帝难为之二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带你到房间看看。

这么平平淡淡的一句话,竟然让明湛的小眼神儿里陡然蹿出几分炽热的火星儿来,一颗小心肝儿也不争气的“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

唉呀,虽然明湛觉得自己的腿还有几分不得劲儿,不过如果他家飞飞实在坚持,他也只得拿出身为丈夫的能耐,一定要满足他家飞飞才好呢。

明湛心里跑马似的,东想一下,西想一下,时不时呵呵傻笑两声,就听阮鸿飞道,“黎冰陈盛,你们留在外头吧。”

“哦,是啊,”明湛一副真没眼力儿的瞧了自己的两个侍卫头子一眼,“也带你们出来开过眼界了,行啦,跟着小摇光去吃点儿喝点儿,我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在自己的地盘儿上,还能出什么事儿不成?去吧。”转头跟朵花儿似的对着阮鸿飞笑,“咱们敢紧去房里吧。”

阮鸿飞直叹气,这什么话到明小胖嘴里一过怎么听怎么带了三分猥琐。

明湛生在王府,长住皇宫的人,自认为平日里吃喝拉撒都是顶级享受了。此刻,对阮鸿飞的屋子也得表示一下敬仰。地上铺着雪白的羊毛毯,整面舱壁画了一副泼墨般的万里河山锦乡图,屋里茶几桌榻都是清一水的沉香木所制,香气馥郁,其间或点缀一二古物玉器,皆是极雅玩之物。

这样的清贵逼人,比凤景乾的昭仁宫还要舒服三分。

还等什么,地上这毯子要多软有多软,踩在脚下跟踩棉花上似的,在明湛眼里,这房间无一处不适合□的!作贼一般的偷摸到门口一掩门,明湛伸手就要脱裤子,阮鸿飞诧异的问,“你要做什么?”

明湛轻轻软软的一捏阮鸿飞的手心儿,坏笑着眨巴眨巴眼,面部表情那叫一个荡漾,一副明知故问的口吻,“飞飞,你真不实在?来,我给你脱。”说着就去摸人家的裤腰带,间或还动手动脚,嘴里瞎哼哼着他的飞飞调,“一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飞啊飞啊,我的小飞飞啊,我的小爱飞啊……我的小飞飞啊,我的小爱飞啊……”

阮鸿飞只觉得一口气上不来,险些厥过去。锁住明湛做怪的两只手,阮鸿飞问,“我是叫你来做这个的?”

“不是后天才去见李方么?”明湛抱住阮鸿飞,两只眼睛荡漾地讨好着,“我不会误正事儿的,飞飞,让我做嘛,好想做哦。”

这个该挨揍的小淫棍,阮鸿飞义正言辞,“不行,外头都是侍卫士兵们,你给我注意点儿脸面!上位者,言行举止都要尊重些,否则给人瞧见你这幅德行,你还有何威严可谈?”

“可以小声一点儿嘛。”小淫棍回答。

“你那大嗓门子能把舱顶喊塌,怎么小声都不成的。”阮鸿飞不得不安抚欲求不满的小情人,软声道,“等到了岛上再说,一定让你如愿,行吧。”

“好吧,那我就再忍一天。”虽有些不满意,明湛却并非胡搅蛮缠的性子,便应了阮鸿飞,“那我先在你这床上睡一觉。”

“你才起床没两个时辰,又想睡了?”

“没,我倒不困,就是觉得你这床宽敞。”明湛拉阮鸿飞一道躺下,“既然不能做,就说正经事吧。”捞个枕头,分他家小飞飞半个,一只胳膊搂人家腰顺便捏屁股,一只手摸人家脸,毛手毛脚的开口却有说不出的正经,“飞飞,你有几个岛啊?”

“大的小的加起来,有十几个吧。怎么了?”拍掉林小胖一只手。

“地方有多大?有没有云贵加起来那么大?”明湛再接再摸。

“差不离。”

明湛笑着亲香一口,说,“你称王吧。”

阮鸿飞一愣,没说话。明湛爬起来坐着,认真的说,“我做皇帝是大家互相妥协的结果,下面皇伯父还有两个孙子呢。再说,我真没千秋万代的去做这苦差的意思。我琢磨着,顶多二十年,皇孙总能长大,到时候我就退位。咱们总得有个去处,就来你这岛上安乐岂不好呢。”

“还有一点儿,你称王之后,有地盘儿有兵马,然后咱们再给你编个身世,譬如就你亲妈原是岛国女王,秘密来大凤朝时期偶遇先帝,然后就是神女襄王巫山**,近而暗结珠胎,有了你。你妈为了身上的责任,忍痛离开了先帝,一别多年,再未相见。后来你长大,继承你妈的王位,然后追问你的身世,你妈在临死前告诉了你,叫你有机会回天朝认爹。我在从宫里把先帝的信物偷几个出来给你,以后就以此为证。然后,你以藩国国王的身份来到帝都,以国宾相待,你又是先帝的儿子,我就可以顺势邀请你在帝都长住,祭一祭先帝陵之类的。等以后我退位了,咱们就去你那岛上风流,或者做什么都可以。”明湛极难得罕见的感叹一回,“真可惜,若明淇是个儿子,也省得我来做这皇位了。”现在就可以风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