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皇帝难为之十七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后人评论:武帝独特的思维让他具备了超越时代的卓越目光,或许正是由于武帝在思考事物上具有难以莫测的思考回路,进而让他用二十年的帝王生涯缔结了三百年的盛世开端。在许多事物上的看法上,武皇帝的独特思维都是值得后人学习的。

明湛收到阮鸿飞的来信,拿给凤景乾看,一纸信糊了半张。

凤景乾挑挑眉,不解。

明湛扭捏,“下面是飞飞写给我的情书,私人信件,不好给您看的。”

切,谁稀罕。凤景乾露出个唾弃的表情,看公事,脸色渐渐凝重,反手将信拍在桌上,沉声道,“江南竟已到这种地步!可恨朕竟被蒙的严严实实,做了这些年的瞎子!”

明湛道,“其实这也不奇怪,飞飞说武备库里地上的积尘有半指厚,久未开库,里面什么情形谁也不清楚。若非这次南北对调,我们还不知道呢。”

凤景乾曲指敲了敲那信,问明湛的看法,“现在怎么办?”

“如果现在动,我看江南军事上,十有都要牵连进去了,”明湛眼珠子晶亮,“要缓治,先从浙闽入手,不要涉入淮扬湖广。既然西北军已经到了江南,南军也到了西北,不如让他们各自举办一场演武,让咱们看看谁胜谁负?只是这快过年了,父王与我都没空亲临,索性便派都察院的御史去做个裁判,看一看,南军北军优势在哪儿?也替咱们看一看,军容军备啊,军用仓的粮食是否充足,军备库里的武器是否精良,士兵的饭菜是否丰盈,训练的强度如何?”

“那派谁去?”

明湛浅笑,“南面儿就由左都御史王大人带队,北面由大理寺卿杜如方领头儿,他们素有清名,也让我们看看,究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还是徒有其表、沽名钓誉?”

凤景乾笑出声来,低声问,“你这小子,这会儿去,年都要在南面儿过了,是不是报复王大人那回念你情书的事儿呢?”

“怎么会?我是倚重老臣。”明湛嘴硬,死不承认。

“这是个机会,你自己看着安排,反正有朕在,他们不敢乱。”凤景乾道,“江南富足,湖广丰盈,你先把江南的官场整治好,湖广自可手到擒来。依朕看,演武时再邀附近的总督巡抚都去瞧瞧,对比才能显出差距,也热闹不是。”

明明是棘手的一件事,伯侄二人含笑对视,一起奸笑出声。

过年了不说发点儿年货儿,反而另有重任。

凤景乾在朝上说了令西北、江南各自演武之事,然后兴致勃勃的派观察团,且观察团成员由以下组成:西北方领队大理寺卿杜如方,江南方领队左都御史王大人。各自队员为吏户礼兵刑工的侍郎大人们。

明湛在书房里亲切的会见观察团的成员,笑眯眯地捧着热茶碗,和和气气的开口,“我这个人呢,有个缺点,忒实诚。”

饶是这些做油了官的老油条们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抖一抖,心道:太子殿下实在太谦虚了,您实诚的,俺们都甘拜下风了。

“不会来那些虚头巴脑儿的话,所以也就不跟你们客套了。”明湛叹一口气,“我于军事上知之不多,帝都的事呢,又抽不开身,所以,这次才派了你们去,你们就是我的眼、我的耳朵、我的手、我的口,都说西北军彪悍,南军精细,这次让他们较量一场,你们去了要仔细看,回来跟我讲一讲,好的,好在哪儿?不好的,是哪里不好?我的士兵们生活怎么样?吃的如何?穿的如何?平日里训练强度大不大?饷银发放可还及时?够不够生活?将军们治兵的水准如何?他们对于军队有没有什么改良的意见?这些,我希望你们回来后,能与我详尽的说一说。”

众人皆高声应了。

明湛羞涩的笑一笑,“如果千里迢迢的去了一趟,还是聋子哑巴,那大家的面儿上可就不好看了。”

明湛的手段,他们有的明白或者不明白,但有一点,自从明湛做了太子,他想办的事儿没一件办不成的。众人俱是心三分郑重。

“我知道你们一个人也只有一双手一双眼,难免有疏漏之处。这样吧,每人可在自己手下。”明湛体贴道,“一来呢,可以帮你们分忧;二来呢,年轻人嘛,走的远一点多见识些也是有好处的。我暂时想到的就这些,你们若有什么要求,直接跟我说没关系的,能满足的,我都会满足。”

明湛一样样的都安排了下去,一时间诸人也说不出什么,明湛道,“钦差的仪驾明日便备好,后日起程,你们回去把手头儿上的事交接一下。年怕要在外面过了,别的话不多说,辛苦二字是真的。”

能得太子赞一声“辛苦”,诸人纷纷觉得这一趟苦差当真值了,均谦道,“臣等份内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