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番外皇帝难为之十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1帝难为之十一

明淇向来以独身自居,如今突然传来婚讯,尤其是结婚对象,震翻了一船人。

这其乾,他倒不是吃惊,只是处在他的位子,想事情自然比寻常人要多一些,深一些。

凤景乾自然会给弟弟面子,亲为明淇赐婚,赏赐丰厚,私下却要提点明湛几句,“那个杨濯是杨将军的儿子吧?”

“嗯。”明湛剥开一个黄澄澄的桔子,桔皮染得指尖儿嫩黄,倒有一分春意。镇南王府的情况,他自然比凤景乾熟悉,话说的也明白,“杨濯是个不错的大夫,心地纯良,与明淇挺般配。杨路将军手握五万边防军,明淇与杨家结亲,这是有意要把持住云贵的军权了。一举两得啊。”

“之前我在昆明,自然能压住她,如今我在帝都,明礼不成。不过父王还在,短时间内不足为虑,如果顺利的话,日后明淇少不得要掌云贵权柄的。”明湛与凤景乾靠着锦褥堆儿,年节将至,今年倒没什么坏消息,多是请安折子。伯侄两个也能喘口气儿,肩并肩的坐着,腿上搭着厚毛褥子,吃果子说话儿。明湛眉眼湿润,直接把桔瓣往凤景乾嘴里送。

凤景乾咬在嘴里,酸酸甜甜,皱眉抱怨兄弟,“你父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女孩子,不叫她学些针线,倒是耍刀弄枪,现在好了,玩儿够了马枪,开始弄权了。”叹一回,继续道,“若是明礼与明淇换个性子,就天地圆满了。”

明湛闲闲道,“明淇那就是父王的心肝儿,幸而她是个丫头,她若是儿子,连我喝汤的份儿都没有。”受宠就不说了,关键是明湛那个性子,实在与凤景南如出一辙。哎,这杨濯得多逆天的审美,才能喜欢上明淇呢?明湛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往歪里想,琢磨着是不是明湛看接把人强了云云。当然,这种龌龊心思,明湛也只是在自己心里想想,若是给明淇知道,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你以后登基,心里还要有个成算才好。”凤景乾提醒道。

“这倒不用担心,其实云贵在明淇手里比在明礼手侧脸对着凤景乾一笑,“明礼太好说话,处事没主见,容易被人左右,他不适合做上位者。明淇本事是够了,只是运气不大好,是个女儿身。她想在云贵站稳脚跟,必要借我的势。她断然无法与我翻脸的,哪怕日后,她的孩子姓杨,嗣子方面的事我会先与她谈好。反正现在皇孙们还小呢,让她掌几十年吧,她这样的女人,真把她逼急了,我们也落不得好儿。”

“你心里有数就成了。”凤景乾感叹道,“真没想到云贵会落在明淇之手,若早知道,当初朕怎么也会为她指一门亲事。”

明湛笑笑,“就怕父皇您指了,等闲人也受不了明淇的气盖。”沉吟一会儿,明湛道,“我听说三公主府连宣两次太医,是不是召御马进宫问询一二?”

“也好,你看着办吧。”明湛素来人情练达,除了朝政,凤景乾挂心的无非是几个公主与两位小皇孙,自然会命人多加留意。凤景乾见明湛这样周全,再没有不熨帖的。

三公主与明艳年纪相近,驸马乃永安公府嫡孙温长枫。

太子宣召,温长枫草草换了衣裳整理形容便赶紧进了宫。

明湛闲来无事,正半躺在榻上看吏部送来的官员履历卷宗,自从开调西北军,约摸一个多月了,应该快到江南了吧。何玉进来回禀:三驸马求见。

温长枫也就二十出头儿,眉目清秀,很郑重的行了礼。

明湛搁下卷宗,略抬手,笑道,“都不是外人,三姐夫不必多礼。搬个座儿来。”后一句是吩咐何玉的。

一时,小太监搬来锦凳,温长枫谢座,方坐了。眼观鼻,鼻观心,并不敢乱看。

“是这样,听说三皇姐府传了两次太医,想来皇姐身子略有不适,”小太监们端了茶来,明湛握在手里呷一口,笑道,“正好以往家宴,也未与三姐夫怎么说过话。亲戚之间就是这样,走动起来方显亲热。问太医也能问个究竟,不过,有姐夫在,我何必要去问外人呢。”

温长枫规矩是极好的,此时,明湛一提话茬,美玉一般的脸却渐渐胀红了,羞惭道,“回殿下的话,实不相瞒,微臣也听说了公主玉体不适的消息。几番上门,都被公主府的女官拦了下来。微臣没办法,想找给公主殿下看病的御医问一问,因事关公主,御医也不敢吐口。微臣实在无能。”话到最后,很有几分郁色。

明湛听的稀罕,不解的问,“你不住在公主府么?你是公主的丈夫,女官焉能拦你?”

温长枫微讶,觉得太子殿下竟不懂这个规制,忙跟太子解释道,“殿下,公主是君,微臣平日里住在家里,公主有宣召,方去给公主请安。若公主没有宣召,微臣是不能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