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番外皇帝难为之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册封礼结束,凤景南已准备回云南,明湛去镇南王府看望亲爹。

明礼明廉出来与明湛见礼,明湛再次高升,由镇南王府继承人升格为皇位继承人,不过,脾气没长,一摆手,“自家兄弟,不必多礼。”

对于明湛的升级,明礼明廉都很欢喜,不论怎么说,明湛与他们同是出身镇南王府,这是整个镇南王府的喜事。倒是明菲听说明湛竟成了太子,气的砸了半屋子东西。

田二太太正在为儿子挑选温柔贤淑的妾室,听闻下人回禀,一句话没说,只是命人将明菲屋里的投设换成青铜的,随便砸,掉地上顶多再捡回来,坚决再不允她出门现眼。

明湛的册封典礼,明礼明廉并没有参加,这是凤景南的意思,他哥一个儿子都没了,他还剩三个,怕他的皇帝哥看了眼儿气,索性让明礼明廉在家呆着。

就这么着,他皇帝哥还硬是骗了他儿子从“伯父”改口到“父皇”。

开始凤景南的确有些郁闷,不过,他也想通了,反正接下来是自己儿子做皇帝,凤景南觉得自己做为帝王之父,应该胸怀大方一些。

“我决定带明礼明廉回云南?”凤景南已经改变了主意。

“为什么?”明湛挑了挑眉毛。

凤景南道,“低调,现在你做了太子,咱们王府在帝都更要低调。不然,你兄弟姐妹的都在帝都,大臣们会多想的。日后,待你登基,我再让他们过来不迟。”

明湛想了想,并未反对。他留在镇南王府,陪凤景南吃了午饭,又喝了下午茶,方晃悠悠的上了车,准备回宫。

明湛是给人一手刀切在颈间打晕了过去,等醒来时,不知是在什么地方,黑阒阒的没个灯火,只能看到透过窗妙洒进的月光。

脖子酸疼酸疼的,伸手捏了捏,明湛喊,“来个喘气儿的。”

“你嗓门怪大的。”

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吓了明湛一跳。那人坐在黑暗明湛耳熟,明湛慧至心灵,大喊一声,“阮大骗子!”

“是我。”阮鸿飞起身点亮烛火,映出一张俊美至极的脸孔,坐到明湛跟前。

明湛看到阮鸿飞的脸有些呆,嘴巴里不吃亏的问,“你绑我来做什么?莫不是想与小爷重修旧好?”

阮鸿飞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讶意,“原来殿下是真的喜欢我呀。”

“我喜欢屁也不会喜欢你!”明湛白阮鸿飞一眼,活动了活动手脚,“我是来要帐的?”

阮鸿飞头微微一偏,露出好看的侧脸,明湛忍不住多瞅了一眼,美人总是让人心软的。明湛为自己的短暂的失神找一个理由,暗暗心道,如果小飞非要爱他爱的死去活来,没他就活不下去的话,他就不跟小飞计较了。

阮鸿飞不得不轻咳一声,打断明湛□裸的视线,明湛自知露了怯,暗骂阮鸿飞蓝颜祸水,肝火上升道,“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家里有个紫玉雕的美人耸肩瓶,比你还漂亮,我每次必要多看几眼!”

阮鸿飞微一笑,倒了盏茶递给明湛,继续用好听的嗓音道,“我倒没有得意,只是怕殿下失意而已。”

明湛接过茶,入口微苦,嘟囔道,“我才没有失意呢,不就长的好看么。人品不好,有什么用。”明湛忽然想到自己悲催的被骗身的经历,顿时悲从就嚎起来。

阮鸿飞是第二次遭遇明湛的大嗓门儿,依旧没有应对经验,耳朵嗡嗡的响,瞬间半聋,险些失手碎了手里的紫砂茶盏。阮鸿飞伸手去堵明湛的嘴,明湛抓起那双精美仿似翡玉雕成的手就是狠狠的一口。

虽然不会武功,不过他也是个实打实的小男人,现在拿出吃奶的劲儿的咬下去,饶是阮鸿飞也痛的脸梢一白,伸手捏住明湛的下巴,硬生生的将手从狼嘴里抢出来时,已是皮肉翻卷,血淋淋的露出骨头。

嘴里满是血腥气,激起了明湛体内的好斗基因,他起想阮鸿飞对自己的欺骗,拿出拼命的架式,扑到阮鸿飞身上,蹬、踢、跩、咬以及明湛的独门绝技正反王全是不要脸不要命的跟阮鸿飞撕打,待阮鸿飞用衣带将明湛捆个结实丢在床上,身上着了好几下,脸上颧骨处一块乌青,明湛红着眼睛,大声吼道,“有种你放开小爷!王!你拍拍胸脯,我对你怎么样!你以为小爷是随便给人上的吗?你敢辜负我,我非咬死你不可!”

阮鸿飞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怒喝,“凤明湛,你别得寸进尺!”

“我就得寸进尺了,怎么样!”明湛伸长脖子,“有种你弄死我!你今天不弄死我,我死都不会放过你!见你一次咬一次,直到把你的肉全都咬下来,吞进

肚子里!我告诉你,我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你敢骗我一颗真心,我就要把你的心挖出来!”明湛嘴巴里都是咬阮鸿飞咬出来的血,大晚上的,阮鸿飞见明湛满嘴血的说这种恶狠狠的话,心脏都有三分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