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番外皇帝难为之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立储一事,在凤景乾被绑期间朝承想,凤景乾回来了会主动提及。

还是在赐死凤明澜之后。

奉先殿里,凤明澜三呼冤枉,凤景乾一句话就堵了他的嘴,“明祥将布防图透露给阮鸿飞,你眼看着拿他的把柄,有没有想过父子之情?明瑞有些城府心机,去山上的刺客是谁派的?明禇尚未成年,因何夭亡?你跟朕说你无辜?”

“父皇父皇,儿子知错了,父皇您看在永恪的份儿在,饶了儿臣这回吧?”现在不是三堂会审,辩白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兄弟四个,三个弟弟都死了,就你没事儿,要说跟你没关系,傻瓜都不会尽信,何况凤景乾。

凤景乾虚虚的望着凤明澜哭泣的脸孔,温声道,“其实你做的并没错,唐王李世民也是玄武门之变窃得皇位,最终开创一代盛世。”轻轻的吁一口气,凤景乾叹,“你最大的错就是错估了形势,你没想到我还能回来吧?我想,就是李世民当初,也曾想过如果玄武门失败的下场吧?”

“如果你有李世民一半的本事,朕也不会怪你。”凤景乾脸上带着一丝悲悯,“你自幼在帝都长大,十五岁上朝听政,开始当差,朕自问已经尽力。此次,朕既陷于敌手,生死由天。明祥明瑞明禇的事,也并不能完全怪你,可是你对明湛的手段,简直是不入流!明湛为何开始会倾向你,你想过没有?大好的机会,他递过来的手,你都握不紧!不但握不紧,你还要剁掉那只手!”

“你是怎么做的,你为了不让朕回来,竟然先借林家除去镇南王府的密探!”凤景乾心忍下来,冷声道,“难道朕不知道镇南王府有密探?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你竟然连这个都不懂吗?你惹恼了明湛,结果如何?林椿丰怎么死的,你不清楚吗?”

“既已决裂,还谈什么面子工夫!借林椿丰之死先将永定侯从九门提督的位子上撤了,换上你的人,帝都尽付你手!若明湛干预,你只需一句,镇南王府无涉帝都事便能把他堵回去!谁敢与你争锋!”凤景乾简直是恨其不幸,怒其不争,冷声道,“你若有这个决断力,朕纵使死在外头,也是瞑目的!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只一门心思的杀了你的兄弟,挑衅镇南王府,偏又没本事弹压明湛。你这样的无能,朕怎敢把江山付于你手!”

凤明澜已经从狂乱轻声问,“父皇赐死我,要立哪个为储?”

“明湛。”凤景乾叹息。

凤明澜自嘲,“原来我是为他人作嫁。”

“不,你自始至终,都是在为你自己。”凤景乾坐在太师椅柄光润的扶手,镇定的说,“是你自己,浪费了这天赐良机。”

“父皇把江山看的比血脉都重吗?”凤明澜眼此时,他的大脑反而极是清楚明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重重的一叩道,抹去脸上的泪水,倒展露出几分皇子气概,“儿臣有罪,不敢相求。父皇却还年轻,再生几个小皇弟并不是难事。”他还是有儿子的,日后儿子在亲叔叔手下讨生活容易,还是在与自己父亲有隙的堂叔下讨生活容易,似乎是一目了然的事。

凤景乾轻叹,“朕这一生,做过许多错的事,违背良心的事。不过,为了帝位,一切都是值得的。朕千辛万苦得来这帝位,再如何宠爱明湛,也越不过自己的儿子。朕知道,以往明湛住在宫里,朕宠爱于他,你们多有不服。可笑你们竟不明白一个道理,朕焉何会宠爱于他,因为他是朕的侄子,朕才可以宠。对你们,朕多有严厉训斥,那是因为朕希望你们可以成才,朕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胜过所有人。”

以往凤景乾从不会这样说话,凤明澜心知事已无挽回的余地,泪落不断,不知是在伤心自己成王败寇的人生,还是真的有一丝愧悔。凤景乾道,“明湛是个很有运气的人,同时,他很会依势造势。朕当年没把阮鸿飞的事做绝,被方皇后钻了空子。如今虽然阮鸿飞无弑君之心,他也不会让朕好过。阮鸿飞其势已成,不过他定不会把这股势力交给朝廷。朝廷与云南虽然交好,也有强弱大小主臣之分,如果日后明湛得到这股势力,你又是这样的愚蠢的性子,如何能跟明湛抗衡?”

“可偏偏你又不能与他交好,与其如此,不如将皇位让与明湛吧。”阮鸿飞真的没对明湛动心吗?而明湛,受了这样的欺骗,他会罢手吗?不论如何,日后两人必有交集。明湛不是傻瓜。对着明湛,阮鸿飞却已经心软了,他有意无意的为明湛铺平了道路。凤景乾永远不会期望镇南王府势力过大,他与凤景南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这帝都与镇南王府之间的平衡。不过,阮鸿飞的存在让他感受到了变数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