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番外皇帝难为之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明湛回到府里,哭了三天三夜。

不知情的,还以为凤景南怎么着了呢。

实际上,祸害遗千年,凤景南星点儿问题都没有。阮鸿飞除了给他受了点儿窝囊气,又不缺衣少食的,凤景南好的很。

明湛却是被骗色骗身骗了个底儿朝天,阮鸿飞一走他就开始嚎丧,哭声震天,以至于向来轻功卓著的阮玉郎险些从半空掉下来摔个半死,外头的侍卫疯了一样冲进去,就看到平安无恙的皇上与王爷,以及咧嘴大哭的世子殿下。

凤景乾面不改色,温声笑赞道,“明湛见朕与王爷平安,欣喜至此,喜极而泣,孝心可嘉。”

诸人跪在地上恭贺万岁平安千岁吉祥,凤景乾优雅起身,尽展帝王雍容。凤景南见儿子只顾嚎丧,恨不能直接把明湛打晕,也好过这样丢人现眼。

不得不说兄弟两个配合多年,心有灵犀,凤景乾见侍卫都跪在地上,过去一掌落在明湛的后颈上,嚎声嘎然而止,凤景乾温声叹道,“这孩子,竟高兴的晕过去了。”遂将明湛打横抱起,吩咐道,“回宫吧。”

凤景乾是个很有决断的人,在回帝都的路上,他直接将明湛抱在怀里,搂在腿上,那一脸的慈父情怀让凤景南看的好不郁闷。

“这孩子,是伤了心了。”凤景乾一面抚摸着明湛昏睡的眉眼,一面怜惜的叹口气。

凤景南不好抢回儿子,又被兄长挑起怒火,大怒道,“这个该死的贱人什么时候假扮的子敏!子敏呢!子敏去哪里了!”

“怕是有些年头儿了。”凤景乾倒是宽了心怀,“看来,他是真的没杀你我之心。”又对凤景南道,“你声音略低些,明湛这些日子定是忧心你我,你看看,都瘦了。”

凤景南凑近瞧了瞧,恨声道,“都是这个该死的贱人,定是一早就勾搭明湛,不然明湛怎么早阿宁阿宁’的念叨,原来那个贱人打的是明湛的主意。”儿子给人上了,做爹的那叫一个怒啊,直接给阮鸿飞定了性——贱人!

“好了好了,别说这个,”凤景乾倒是对明湛有信心,“明湛向来不吃亏,说不得是占了鸿飞的便宜呢。”

“这种便宜有什么好占,白给都不稀罕。”

凤景乾好笑,“你不稀罕,有人稀罕。”看明湛伤心的哟,心疼死个人了。

凤景南道,“我久不回云南,料想事务繁多,这次我就不在帝都久留了。明湛与我一道回去。”凤景南的政治嗅觉自然不是一般的敏锐,他这头儿还略好一些,明义是自个儿寻死也怪不得明湛。可他皇兄就不是一般的倒霉了,四个儿子,现存一个,而且,就凤景南的眼光来看,留了个垃圾下来,真不怎么滴!

兄长的性情,凤景南还是略知一二的,眼看就是一场政治风暴,凤景南可不愿意参与。

凤景乾倒也没虚留兄弟,淡淡地,“也好。”

凤明澜与平阳侯早早到了桃花坡财神庙,还未到午时,也没瞧见反贼的影子或是御驾的行踪,帝都圣旨便飞奔而至。

骏马扬起黄尘,传旨侍卫朗声宣读,“皇上命二皇子、平阳侯即刻回宫见驾。”

二人看到了彼此眼曲身接了旨,凤明澜迫不急待的问,“父皇什么时候回的宫?”

“回殿下的话,皇上、王爷与世子殿下在今早便已回宫。”

世子!凤明澜给这两个字刺的耳膜生痛,一双怒火隐隐的眸子落在镇南王府的车驾上,在外守着的黎冰忙知趣的躬身解释,“殿下,我家世子说事急从权,待回到帝都定要亲自向殿下赔礼。”

“车上是哪个?”凤明澜双拳暗握,几乎难以保持自身的风度。

倒是平阳侯听到帝踪平安,满心欢喜,顾不得追问明湛的诡计,而且拦了凤明澜一把,笑道,“殿下,咱们还是快马回帝都吧。余人由张将军带着,别叫万岁久待。不论如何,世子殿下迎万岁、王爷回宫,也是一样的。”人家刚立了大功,你就为难他的人,饶是平阳侯自诩为粗人,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凤景乾不愧是做老了皇帝的人,回宫先去看望自个儿的老娘。

魏太后一见大儿子,那真是悲从撕心裂肺的嚎哭啊。怎么看怎么跟明湛有些像,或者说明湛身体里也继承了一些魏氏基因吧。

凤景乾劝慰了老娘几句,唉,说起来魏太后并不算坏人,比起方皇后那种杀人于无形,魏太后简直纯洁的如一只小白兔。

有一利,自有一弊。

如果魏太后能有方皇后一半的才干,如今帝都皇室就不会是这个结果。

明湛只是镇南王府的世子,他挡不住皇子们相残,可魏太后是皇家辈份最高之人,而且她是凤景乾的生母,如果在关键时刻魏太后能撑起场子,皇子们焉何残杀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