杖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钦天监快愁死了。

他们本是拿着天象看帝王脸色混吃混喝之人,这个位子吧,曾经出过一个名人——唐代时李淳风,曾预测“唐三代后女主武王”的神人。

反正,天意从来高难问,这次掌钦天监的可不像李牛人。

原本,他们只需要伺候帝王一个就行了。如今帝王失踪,金殿上坐了两人,二皇子的意思已经传达过来了,可关键是,二皇子要他们对付的人实在是要命啊。

谁敢得罪镇南王世子殿下呢?

何况就是他们也知道殿下刚刚赈灾结束,是多么的有人望,多么的得人心。

就是从心底来讲,他们对于一心一意赈灾的世子殿下的感观也比杀了三个弟弟的二皇子要强的多。虽说富贵险你得有命享受这等富贵哪。

钦天监这点儿事儿,糊弄糊弄宫里的魏太后还差不多,大家早就心照不宣。如果他们现在用天象来坑明湛,可以想像会受到多少人的唾弃。

咱就是想混口饭吃,做个弄臣就罢了,真入了奸道,那真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只是,二皇子那里……钦天监大人一咬牙,终于有了决断,宁可得罪世子不能得罪二皇子!为何?

你看世子殿下在帝都干的事儿,什么赈灾啊散粮啊看望灾民啊之类,都是善事。二皇子呢,暗下黑手杀了三个弟弟。相比之下,神鬼怕恶人,还是不要得罪恶人的好!

故此,钦天监大人决定了,他得罪善人!

赈灾的事已步入正轨,凤明澜腾出手来拿天象说事儿。

钦天监哆里哆嗦的跪在地上,一脸心虚的禀道,“此次地动,臣昨日观天象,见火入太微宫,是为反臣之戒。”

“胡说澜斥道,“如今朗朗乾坤,哪里来的反臣?我问你,反臣应在何方?”

钦天监一脑门子的冷汗,鼓一口气,“西南。”

朝堂上一瞬间的静寂,哪怕最年高德韶的臣子都不敢抬头看明湛的脸色,心里觉得臊的慌。

太卑鄙了,实在太卑鄙了。明湛如何为帝都的灾情操劳,有眼睛的都看到了,人家出了大笔的银子,下了天大的力气,如今竟隐指镇南王府是反臣之戒。

天理何在?

如果是什么昏君当政,这样指鹿为马的事情并不是不可能发生。不过凤景乾在位期间,称得上政绩清明,朝正耿直的老臣,平阳侯第一个出来,恶狠狠的看着钦天监大人问,“西南?这是怎么说的?西南地方大了?你这钦天监本领真是不小,那就再算一算,是西南什么地方吧?说出来,大伙儿好听个清楚。”

魏宁眼神似刀锋扫了一眼几乎要瘫在地上的钦天监,出列道,“臣幼年也学过一二天道,对天象之道略知一二。钦天监大人说的果是没错。不过,我看西南不见得是多远,譬如,帝都的西南方,北威侯府。阮鸿飞叛逆之行,召然若揭,人人得而诛之,岂不是正应了这反臣之戒么?”

魏宁才干过人,他真是一步一个脚印爬到了户部尚书的位子。

哪怕还有人因他外戚的身份心里有些发酸,此时却得承认承恩侯的确是个聪明过人的人物儿,此一言,不但解了明湛之围,亦是将自己的死对头北威侯府再次推进了火坑。

此言一出,众臣纷纷附和。

凤明澜笑一笑,也便由着臣子们糊弄过去了。

忽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高呼,“诸位大人未免太轻信了吧!”

循着声音,众臣看到站在御阶下一个俏佳人,此人生的眉目如画,姿色艳丽,容色倾城,虽着一身小太监服,更添娇艳,些个好色的大臣皆忍不住心底一荡,唯一人眼色惨白,几欲晕厥——赫然便是寿宁侯田老侯爷。

寿宁侯虽然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也认得清自己的孙媳妇儿。

不待寿宁侯回神,明菲已经琅琅高呼,“诸位大人远在帝都,怕不知我镇南王府之事,当年世子殿下出生之时便有天象预警,地动山摇,暴雨连天,天气莫测,百年不遇。如今殿下人在帝都,又有此诡谲之事,须知是不是天意作祟!”

“世子早年便有妖孽之举,幼时生病,御医认定他生机全无,竟在半夜复苏转醒,端的是鬼气森森!”明菲临危不惧,冷声道,“褒姒一笑而周亡,不知世子这哑子开口又预兆了什么!”

明湛待明菲说完之后,方问,“二皇兄,你知道这是谁吗?”

凤明澜不知道明湛要搞什么鬼,还是答道,“湛弟,这是明菲,你怎么不认得了呢?她小孩子脾气,你不要与他计较。”

明湛怜悯的摇一摇头,问道,“史官可在?”

“是。”太史令出列。

明湛问,“记得高祖有明令,此殿乃群臣廷议时所在,寅之交时,殿门关闭,直到廷议结束,再不允开启。此殿,非得召不得妄入,当年怀敏公主年少轻狂曾于龙椅后窃听朝政,不知做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