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林椿丰觉得自己前程远大,皇上迟迟未归,国家大事难决,皇位怎好空悬,他已经准备好联合几位大臣上折子请立储君。

这皇位,除了他家妹夫,还有谁配做?

可以说在临闭眼前,林椿丰还做着人上人的美梦,他为二皇子出力颇多,日后是不是可以封个侯啥的?

林椿丰的死是完全没有任何痛楚的。刺的刀既快且准,动脉喷出的血淋了满衣襟,血腥至极。

当夜,林家挑起白灯笼,男女老少哭声震天,瑶安郡主更是几番哭得晕死过去。林椿丰的父亲林业在听到儿子死讯时便惊呆了,关在房里不出来不见人不说话。

早朝时,凤明澜愤怒的要求刑部追查凶手,甚至要给林家封侯。

明湛反对道,“二皇兄,爵位官职向来是非有功不赏。这林大人虽是横死,且青壮之年,遭此横祸,可惜至极。不过,若因林大人横死便赐爵,那日后再有臣子横死,当如何呢?二皇兄惜舅兄之意,悲良臣之遇,明湛感同身受。只是,赐爵一事,明湛认为,还是要慎行方妥。”

明湛这话,得到许多耿直大臣的支持,本来就是,啊,他死倒死出功来了!封侯?凭什么?人家刀里来火里去,沙疆几番生死,结果不过是封个侯?如今这姓林的纯粹是沾了二皇子的光,他是你二皇子的大舅子,谁不知道啊!

哈,现在还没登基着就偏心岳家人!待登了基,还有别人的活路没?

不得不说,历史不起外戚,其实还有一层嫉妒的原因。

凤明澜脸色一冷,很快的缓和过来,温声道,“是本王一时伤心,湛弟提醒的有理。那么,刑部抓紧时间调查,两个月内必须给本王、给朝廷一个交待!堂堂一品大员,怎能枉死!今日有人敢行刺一品大员,明日是不是连本王也敢行刺了!这些刁民,还将谁放在眼里!”

明湛笑赞,“皇兄做此想,实乃大善。更是百官之福,社稷之福。”

凤明澜看明湛一眼,淡淡地,“湛弟过奖了。”

早朝后。

凤明澜与明湛率先离去,凤明澜惋惜轻叹,“在许多事情上,我与明湛都能达成共识。只有在这件事上,发生分歧,多么可惜?”

林椿丰一条性命,凤明澜虽然生气,不过如果能用林椿丰换取明湛与他同一立场,也不是不能舍去。

此时,朝阳初升,天气明快极了,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明湛半眯着眼,温温的道,“有一些人,是不能辜负的。”

凤明澜眼睛直视前方,随口道,“明湛来帝都也有许多时日了,若是惦念云南,倒可以先回去,留下明礼明廉是一样的。镇南王府割据云贵,称臣不纳贡,屯有重兵。在那里,明湛一言九鼎,是何等快活。”凤明澜对自己也有一个估量,依他现在的力量,是动不得明湛的。既然动不得,倒不如撵了明湛回去,也省得明湛在此碍事又碍眼。

“不瞒二皇兄,我也正有此意。”明湛叹道,“明礼明廉就拜托二皇兄照看了。”

“这是自然。”

“日后二皇兄登基之时,我怕不能前来朝贺了。”不论如何,明湛厌恶凤明澜这种冷酷。虽然两人身份或有高下,明湛也有自己的自尊。

“我们本是兄弟,这些小节倒不必计较。”

明湛与凤明澜尚未走出皇宫,一个小太监脚下生风的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呯呯呯三个响头咂在地上,嘶声哭道,“殿下,阮嫔娘娘和五殿下殁了,太后娘娘请殿下过去。”

明湛与凤明澜都看到彼此眼里的错愕,明湛率先道,“二皇兄有事且先去吧,待我府里安排好,再来与二皇兄辞行。”

凤明澜微点头,“那我就先过去了。”

阮嫔是自尽,一把尖刀捅在心窝。

自来锦上添花易、雪倒众人推,何况阮嫔原本的死对头是凤明澜的母亲——魏贵妃。

凤明禇自母亲被贬后就开始生病,却是连个像样的太医都请不来。在太医确认五皇子只是在熬时间后,阮嫔彻底崩溃,她先送了儿子一程,随即自尽。

即便魏宁这样历经先帝夺嫡事件,且做为一个成熟的政,都难免对魏太后与魏贵妃的不做为而震怒,他完全不顾礼仪,在慈宁宫怒道,“太后娘娘,阮嫔再有错处!与五皇子何干!五皇子照样是您的孙子!皇上陷于外,太后娘娘就这样为皇上看住家、守住了子孙吗?一个三皇子自尽,一个五皇子夭折!待皇上日后归来,太后娘娘有何颜面跟皇上提,你的儿子们都死了!”

魏太后两眼泪流,“我也不知道啊,也没人跟我说明禇生病之事。”

魏贵妃劝魏宁,“你这是怎么了?是阮嫔杀了自己的儿子,跟太后有什么干系!你别仗着太后脾气好,就这样不知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