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夜深人未睡。

明湛仍在书房,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少年,不禁感叹造物者的神奇,毫无血缘关系,竟如此相像。只是这人再也没有明湛雍容的气势,显得有些缩手缩脚,心中的忐忑一望既知。

“短时间倒是可以糊弄。”明湛笑了笑,“好好教一教他,我有大用。”

这样千里迢迢到帝都,他当然不会毫无准备。

老永宁侯的寿辰来的很巧,有这个时候,没哪家愿意再大张旗鼓的搞庆祝活动,哪怕永宁侯家的外甥是明湛也一样,老永宁侯的寿辰并未大办,甚至没往外撒帖子。

不过,明湛还是得去拜寿。

卫家人其实很有特点,在老永宁侯身上,明湛看到许多与母亲相似的地方,或者说卫王妃肖似父亲,不是容貌,而是一部分性格。

老永宁侯已经八十四,老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接自己去”,这在民间是个坎儿年,按民俗,老永宁侯穿了一身蓝色的衣袍,连腰带靴子都是一水儿的蓝,蓝通“拦”,又是一层寓意。

其实,老永宁侯的身子骨儿很不错,他还能自己煮茶,握着紫砂壶的手极稳。

“尝一尝,这茶是今年的新茶,你母亲喜欢铁观音,听说你喜欢碧螺春。”老永宁侯笑着示意。

明湛捏起一盏小杯,嗅一嗅香,笑道,“其实我对茶真没讲究,说句老实话,我连品茶都是装模作样,要说好赖也尝不出来的。”

老永宁侯呵呵笑,抬眼看明湛,他一张脸完全老态松弛,眼睛却依旧清亮,喝了一杯茶道,“我也分不出好赖,只是常跟有学问的人打交道,就算不懂,装个懂也是好的。真正懂茶的是你母亲,观其色嗅其香品其味,她那一套都是方皇后教的。”

“母亲与方皇后的关系很好。”

“你外祖母怀上你母亲时年纪已经不轻,你母亲三岁时,你外婆就过逝了。”老永宁侯道,“方皇后与你外婆是亲姐妹,关系亲密,怜惜你母亲幼时失祜,便接了你母亲到宫里去,同敬敏长公主养在身边,也算给敬敏长公主找个玩伴。”

明湛垂眸道,“母亲并不喜欢父王,她刚嫁给父王时,定受了不少委屈。”

老永宁侯倒是惊讶明湛说这句话,笑叹道,“殿下初来帝都时,定也受了不少委屈吧。有时候,受些委屈并不是坏事,百忍成金。你母亲不喜欢王爷,那么有些事就算不上委屈。那个时候,不论是永宁侯府、坤宁宫、还是镇南王府,都需要这桩联姻。你母亲的性子,其实与方皇后并不相似,她是到哪儿都会把日子过好的人。”r>“母亲年轻时有过喜欢的人吗?”

“有。”老永宁侯不紧不慢道,“不过,你母亲并未要求嫁给他。”

“为什么?”明湛摇摇头,“能让母亲熟识并且有一定了解的,不会是平民百姓。”也就不存在门不当户不对的问题。

老永宁侯道,“你会下棋吗?那种黑白子,一张棋盘上,会有许多棋子。在那时,也可以将帝都比作成一个大棋盘,大部分人都只是棋盘上的棋子,包括永宁侯府和你母亲也一样,我们并不是操棋人,明湛。许多时候,我们只是波浪中的一条小鱼,只能随波逐流,哪怕能翻腾起一些浪花,事实上并不能改变河流的方向。而你母亲,很早就知道会嫁给未来的镇南王。这是她的选择,也是方皇后的安排。”

明湛决定结束这个话题,他继续问,“听说外祖父曾三任江浙总督,对江浙的了解肯定胜于我纸上谈兵。”

老永宁侯拈须微笑,“我久不理朝中事,你若问现在江浙的形势,我真说不大来。想着,你是要问当年江浙形势,对吗?我不明白你为何有此问?”

“如果想对皇帝下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得到的。而且谁知道皇帝什么时候南巡,又住在什么地方?还要提前挖好地道、买通官府、备好美人,以至至今朝廷都没有消息。我想这一切都需要长时间的准备,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绝不是一个小数目。”明湛冷静的说,“这不是一股小的势力,皇上登基多年,对江南不会放松。可是仍能在他的眼皮下盘踞多年,往前想,自然能想到当年外祖父连任总督时的事。”

“尽管母亲嫁给父王,永宁侯府与镇南王府联姻,父王只有我一个嫡子,外祖父对皇上有拥立之功,可是这一切都不能抹杀当年外祖父对于戾太子一系的支持和母亲与方皇后亲近似母女的关系,所以,外祖父很早便让袭爵位。”明湛道,“有很长的时间内,虽然皇上并没有动永宁侯府,不过对于永宁侯府,皇上并不信任。故此,我认为,即便当年外祖父在江浙经营日久,可新帝登基后,您并没有再继续经营那边的事,因为皇上防您防的太紧了,一旦被皇上知道,他可不会再看谁的面子,对永宁侯府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