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明湛早朝一番话就有这种效果,许多人回家,或者在佛祖静坐、或者与幕僚商讨明湛话中的可能性。

明湛是谁,镇南王府世子,自幼养在宫里,皇帝陛下最宠爱的侄子。而皇家讲究什么,金口玉言,明湛虽只是镇南王府世子,也得讲究个银口玉言吧。

他不能啥把握都没有,就随口胡诌诌吧。再看早朝之上,明湛有理有据,有凭有证推断,也并不是完全没道理哪。

其实大半个月没消息,许多人在心底已经默认皇上是不是啥啥啥了,而明湛今日一言,恰似晴空惊雷,险些把满朝文武的三魂六魄给惊出来。

魏太后宫里也得了信儿,顾不得与明湛之间的嫌隙,十万火急的将人宣进宫,劈头便问,“明湛,你可是知道皇帝在哪里?”

“皇祖母,我也是来帝都打听父王的消息。”明湛无辜道。

“那你早朝说……”

“这关系到镇南王府的隐秘,恕我不能与您说了。”明湛一脸为难。

魏太后急的头顶要冒烟,明湛这里还在拿乔,顿时就急了,怒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隐秘’!皇上,那是你亲伯父!你父王,那是你亲爹!他们连个准信儿都没有,莫非……只有我这个老婆子焦心着急吗?”说着就哭了出来。

“皇祖母这样说,岂不是陷我于不忠不孝之地……”明湛死都不吐口,“随您老怎么想吧,我问心无愧。”再连连叹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一甩袖子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今日问不出儿子的下落,魏太后是不打算让明湛走了。

明湛皱眉,“太后娘娘,臣乃成年男子,怎能在后宫久留。再者,太后娘娘所问之事,臣实在不知,请太后娘娘莫要为难臣。”直接抬腿走了。

魏太后气的险些厥过去,她做了太后,让谁“站住”,鲜有人敢这样直接甩袖子甩脸子的,一时气血上涌,血压飙升,几欲昏倒。

明湛前脚出了慈宁后,跟着次梢间里走出一个青年皇子,急忙扶住魏太后,扶着人到软榻坐下,温声劝道,“明湛素来就是这脾气,祖母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又奉了盏温茶,服侍着魏太后慢慢饮下。

此人眉目艳丽,与魏太后眉宇间有几分肖似,赫然是二皇子凤明澜。

魏太后急喘了几口气方渐渐平静下来,不过被明湛伤害的自尊却不是一时之间能痊愈的,仍是气愤难平,不过儿子的安危重于一切,魏太后忍着愤怒,咬着后槽牙问凤明澜,“澜儿,你觉得明湛说的是真是假?”

几个皇孙中,她最喜欢凤明澜,自然愿意听一听凤明澜的意见。

“或者明湛是有其他消息来源。”凤明澜斟酌道。

魏太后忍着怒火,低咒道,“真不知道你父皇与王叔是怎么想的,立了这么个东西。”

凤明澜忙劝道,“皇祖母,明湛也有明湛的难处。他只是脾气有些坏,心地还不错,不然也不会透信儿给我们。您想,如果是父皇和王叔有意相瞒,明湛真说明白岂不是违背了皇父旨意。”

“你看他的态度!”魏太后低语轻叹,“明礼从来不会这样。”

凤明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才好,明湛和魏太后定是上辈子的冤家,两看两相厌。凤明澜只好道,“祖母,明湛于政事上向来英明,父王与王叔的决定不会有错的。”

魏太后虽然闭嘴,还是有几分不忿,最后道,“你父皇王叔没事便好。”

明湛其实也愿意同魏太后保持一个比较和谐的关系,和谐万岁嘛。可这个女人实在太不知所谓,完全搞不拎清,死缠烂打,没有丝毫太后的涵养可言。

不过想一想,魏太后以前就是个柴禾妞儿,走了狗屎运做了太后,也不能对她要求更高了。

明湛召来黎冰问,“如今的九门提督是哪个?”

“是何千山,何大人。”

“何家。”明湛琢磨着,“可是孝嘉皇后的娘家,永安公何家?”

“是。”

明湛笑了笑,说起来凤景乾也是个克妻命,他的发妻是寿宁侯田家小姐——孝慧皇后,不过这位皇后福薄,没几年就过逝了。接着凤景南再立当时的皇贵妃何氏为后,这位何皇后当时能从满宫的脂粉中厮杀出来,位正坤宁宫,主要原因是她育有皇长子。

可惜何皇后的福气并不比田皇后厚多少,皇长子因病夭折,何皇后伤心过度,随之过逝。

说起来,凤景乾并非没有立过太子,皇长子早夭,当时被封为怀仁太子,以皇太子礼仪安葬皇陵。

“把他家盯紧了,尤其何千山和永安公的动静。”明湛再加一句,“还有帝都巡戍使陈四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