囊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其实,虽然明湛有些跳脱,不过诸臣对他的印象都极不错。

凤景南四子,明礼过柔,当然,明礼品性不错,只是他缺少一种上位者独断专行的强势。明义呢,过伪,他虽然自以为挺聪明,不过那些道行,在这些千年老狐狸们面前实在有些不够看。明廉过莽,心眼儿不赖,就是有些少。

只有明湛,能屈能伸,能硬能软,一般二般的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出身最为尊贵。

当然,侍奉这样的主君绝对没有侍奉明礼那样的省心,不过,镇南王府对于帝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范文周等人考虑继承人的第一准则是:这个人必须能使镇南王府保持着先前的独立性,他们这些巢中卵方有容身之地。

这也是范文周等人在很早的时候便对明湛表现出好感的原因之一。

明湛处理事情并不像凤景南那样,先由大臣票拟,然后,凤景南再批,批过后,再分发下去。

明湛是拿出来大家一道讨论,讨论后按明湛的意思由范维执笔写上批文,然后,冯秩盖大印。

因此,明湛房的茶水消耗量极大。

不过,明湛工作效率高,他基本上就上午处理政事,下午他喜欢到昆明城各处闲逛,然后,准备结婚。明湛常常会想,没有凤景南的日子,是何等的美妙哪。

虽然明湛半点儿都不思念凤景南,凤景南却挺想念明湛。

凤景乾遗憾道,“本来想着叫明湛一道去,只是可惜你府里没个顶事的人,你已经随驾。明湛再不能离开,只得下次再换了他来透透气。”再遗憾的一声长叹,“真是委屈这孩子了。”

凤景乾的叹息让凤景南心里直抽抽,忍不住建议道,“要不臣弟回去换了明湛来。”

凤景乾笑,“朕只随口说一句,你吃哪门子醋。”没等凤景南的脸全黑,凤景乾继续怀念明湛道,“有明湛在,格外热闹,朕真有些想念他。”

“皇兄怎么没点皇子随驾?”凤景南实在不想继续有关明湛的话题。

“没合意的。”凤景乾再叹,“真可惜,朕这辈子只这一样不如你。”

如果明湛在身畔,凤景南肯定要拽过明湛将他从头到脚、从骨头到肉的研究一番,到底哪里这样惹人喜欢,不过听凤景乾这话,凤景南随口道,“既这样,我将他送给皇兄。”

凤景乾看着凤景南一笑,“罢了,你哪里舍得,还不得把你心疼坏了。”

“相貌一般,咱们凤家人,长成他这样的真不多。脾气又臭又硬。”除了一肚子的坏水,不过这也算不上优点吧。凤景南总结了一下明湛的特点,摇头不解道,“真不知道皇兄是喜欢他什么地方?”

凤景乾悠悠的喝着茶问,“你不喜欢他?”

凤景南挑眉,仿若兄长说了什么绝世大笑话,他会喜欢那小子?!

“唉~~”凤景乾叹个没完,“真是口是心非,自小的毛病。”

凤景乾跟兄弟坐在车里,忍不住炫耀,低声道,“景南,明湛没亲过你吧?”

凤景南大惊,不可思议的看向兄长,凤景乾敲他一记,“别想歪了。是在明湛小时候。”意犹未尽的回忆了一回,凤景乾笑,“又软又香,像是饴糖。”

凤景南心里的滋味儿,真是全了。他当然不稀罕明湛那张臭嘴亲他,不过,这是什么世道哪,他做人亲爹的,为什么要从别人嘴里听到关于他儿子的诸多事迹。

而且,那人,还说起来没完没了,嘴碎的不行。

关键是,凤景南还不能强制那人闭嘴,也不能堵上耳朵不听,只得忍受着某人嘀嘀咕咕,怀念了明湛整整一个下午。

至晚上,凤景南收到有关明湛行为的报告。

凤景乾也跟着瞧了一眼,看到明湛去效外看农田,还请了几个商人、几个工匠、几个老农去参加自己的婚礼,又去院演讲等等,行程真叫一个满档,忍不住笑,“明湛是活泼的性子,你出来也好,不然你总在云南,明湛也猫不着这样随意的日子。”

“我也没绑着他的手脚。”凤景南心道,这也忒会收买人心了。

“锥处囊中,其末立见。”凤景乾自然明白弟弟心中所想,笑道,“他起码能挑起这摊来,也不知道你黑着个脸做甚!”

明湛还给凤景南来了封信,说了些公文上的大事小情,最后还说,“我可没跟朝中大臣多联系,除了公事,我也不乐意对着他们那张老褶子脸。只是,我也不能天天闷在府里装娇小姐吧,您老也没把我生成女胎哪。我出去转转,你要觉得我收买人心,我也没法子辩驳了,世上哪里能少了冤死鬼呢。落款:祝旅途顺利。

凤景南看了这些混帐无赖话,哪里还有“顺利”可言,不顾凤景乾的闷笑声,大骂明湛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