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给明菲指婚的圣旨来的很快。

帝都公卿之家,有魏太后的面子,自然是一等一的好人家。

卫王妃是嫡母,自然要担负起准备嫁妆的重任。不过,卫王妃早有筹划,事到临头,已备的七七八八,倒不必慌了手脚。

两份嫁妆,一样丰厚。都是庶女,哪怕在心中有远近之分,在嫁妆上也看不出分毫。卫王妃素来大方,笑对魏妃、杨妃道,“这是府里出的,你们看一看,若还有什么要添的,只管跟我说。明艳是做大姐的,封号高了一些。不过,嫁妆上我都是比对着当年明艳的份例来的。除了府里的,她们叫了我十几年的母亲,我这里也各有一份添妆。”

魏妃、杨妃连忙道谢。

卫王妃笑一笑,“我知道,你们也自有私房,都只有这一个女儿,有想添的只管添上。女儿家,嫁过去,咱们这些长辈又离的远,私房手头上还是宽裕些的好。”

在这一点上,三个女人取得了空前一致的立场,魏妃、杨妃自然感激万分的说了不少好话,卫王妃听她们说完,便叫她们退下了。

魏妃得宠多年,以往并不把杨妃放在眼里,只是如今两人一道嫁女儿,倒有了些同病相怜,魏妃叹道,“也不知怎么,这些时日,我一直睡不好。明菲在家里是自在惯了的,又是这样娇气的性子,武阳侯家,我只听说过。这样见都没见一眼,女儿就要嫁过去,如何能放心?”说着眼睛都有些湿润。

杨妃轻叹,劝道,“姐姐莫伤心,我何尝不是如此。说起来,姐姐比我还略强些,我只有明雅一个,这么多年,她每日都伴在我身边,她这一走,我这心里……”

杨妃难过的话都说不出来,与魏妃简直是泪眼人对泪眼人,俩人恨不能抱头痛哭一场。

这年头,女儿在娘家格外尊贵,不出嫁人后马上由宝变草,在婆家做牛做马,还得让人挑剔。像明艳,如今都得说她命好。

庶女出身,生母早故,不过却自幼被养在嫡母身边,后来的封号上也能说明明艳沾了多大的光。譬如杨妃,她咬咬牙,当初为了女儿前程,也想把女儿送给卫王妃养。不过卫王妃没要,亲娘还在呢,何苦夺人子嗣,何况那会儿卫王妃已经儿女双全了。

就是明艳在婚事上,也高明菲明雅一头,虽然嫁的都是侯府,明艳嫁的却是正经的侯爷,婆婆是长公主,进门便当家做主,老公洁身自好,没通房没侍妾,这样的品质形成有诸多原因,不过明艳的日子的确过的极好。

简直就是幸福的模板。

如今女儿要出嫁,魏妃杨妃不由自主的想到已经出嫁的明艳,魏妃道,“咱们家,富贵自是不缺的,只要明菲有艳丫头的一半的福份,我便知足了。”

杨妃随口应着,却琢磨,明艳当初的婚事也没少波折,饶是她消息不大灵通,也隐约知道是世子为明艳出头做主,方有如今。接着,杨妃万分庆幸她多年侍奉王妃,未曾有不周到地方。就是女儿与世子之间,虽然不若明艳的亲热,比起明菲也强了许多。日后,若有求到世子之处,想来,世子不会袖手旁观的。

如今女儿出嫁在即,杨妃打定主意,对卫王妃,还是要愈发恭敬才好。

明湛也大方的给明菲明雅添了些东西,虽然他对明菲没有半点好印象,不过,处在他这个位子,做什么事都要公允,稍有偏颇就容易被明眼人挑出来,这明面儿上的东西,是半分都不能错的。阮晨思拟的礼单也很公允,都各自给她们送了去。

两处都派人过来说了些感激的话。

明湛还是私下给明雅了些零用钱,叮嘱她,“别说出去,自己知道就成了。”

明雅从小柜子里拿出一套衣衫送给明湛,柔声道,“这是我给四哥做的,以后……以后四哥去帝都,多去看看我。”小姑娘说着,眼泪都掉下来了。

明雅虽是最小的孩子,这许多年,她的处境却极艰难,母亲不受宠,上面有嫡出的兄姐的受宠有庶出兄姐,还有个运气比她更好的虽然庶出却能养在嫡母身边的庶姐。

她的处境,如同她的母亲杨妃一样尴尬。上不能得罪卫王妃,下不能招惹魏妃,偏偏卫王妃和魏妃关系一直平平。卫王妃是嫡妻,牢牢的掌握着王府内院。魏妃在凤景南跟前最有脸面,枕头风一阵接一阵的吹。得罪哪个,杨妃都是找死。

就是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杨妃与明雅硬闯出了一条生路。而且随着卫王妃一系的掌权,杨妃母女俩也与卫王妃更加亲近了。

让明湛说,杨妃母女颇有些润物细无声的意思,像明雅,平日里话不多,可干什么都有心气儿,姐妹四个,明雅针线最好,她就时不时的做些小物件儿孝敬卫王妃,既不惹眼还贴心。譬如各人的生辰或者什么大日子,明雅没一次落下。这么多年下来,小姑娘的水磨工夫实在到家,明湛对明雅也有些另眼相待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