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魏宁离开时,西藏公主青鸾的仪驾已经进入云南的地界儿。

待魏宁至帝都,凤景乾已先一步收到凤景南关于与西藏联姻的折子。

“子敏,你见过青鸾公主么?”凤景乾笑问。

“臣早一步离开,未曾得见。”魏宁恭声道,“不过听世子说,与西藏联姻之事,还是藏汗首倡。臣回返之日,世子已经开始选妃了。”

思及明湛的婚姻,凤景乾轻叹,遗憾道,“朕两次为明湛指婚,皆不如意,只盼此次他能选一名门淑女,朕也好放心。”略有薄茧的手指抚摸着奏章的明黄封皮,凤景乾唇角一翘,“看来藏王联姻之意颇诚,不然也不能让爱女亲赴云南。明湛这小子,说起来真有几分桃花运。”

魏宁笑言,“皇上您这样说,世子定要不乐意的。臣看世子对一下子要纳几房很是烦恼。”

凤景乾哈哈大笑,与魏宁道,“朕最喜爱明湛率性爽直。朕这一世,万事不输景南,只此一事,输他一头。”

魏宁忙低头,不敢言语。

“子敏,你不是外人。”凤景乾仿若没看到魏宁的避讳,感慨道,“明湛小时候在宫里这几年,朕是看着他一点点长大,这么多孩子,明湛最合朕意。”抒情完毕,凤景乾终于问及正事,“怎么样,云南的盐政如何了?”

魏宁温声禀道,“原本世子计划只选两家试着改制,不过,最终选了四家。藏边贸易区还在建设,参加藏边贸易的商贾招标会已经结束了。”

“招标会一共得了多少银子?”凤景乾如今实在手紧,所以格外关心这个。

“此次一共开了茶、丝、瓷、牲畜、马匹、皮草、陶具、家俱、宝石、药材十个项类,五年贸易权的招标共得银二百三十七万八千两。”

饶是凤景乾也得赞一声漂亮,明湛这一手借鸡生蛋,真漂亮!先将银子弄到手,贸易区建设如何能不顺遂。

商贾也不是傻子,相反,他们狡猾的很,想从他们手里套出银子来,那可不是一般的手段能做到的。凤景乾笑问,“朕原思量着,他能使得两家盐矿改制,已相当难得,不想他做的如此周全。可惜朕不得亲去凑一凑这个热闹,子敏与朕说说。”

魏宁笑,“世子对臣说是他的贤明感动了天地,方事事顺遂。”

凤景乾正端了盏茶吃,闻此言,险些呛了,不由低笑。魏宁亦笑道,“臣打听了一番,听闻世子将盐商们分为两批,先谈盐政改制。同时派朱大人去西藏与藏王谈判,在民间反复宣传藏边商贸之事,明言镇南王府将退出茶马交易,民间商贾亦可在贸易区进行贸易。与盐商们讨论盐政改制时颇多不顺,世子倒也不急,只管拖着他们。待藏边之事谈妥,朱大人一回镇南王府,立码召开藏边贸易的招标会。此时,盐商们尚未有一个准确的方案,不过其他对藏边贸易眼馋的商贾已是迫不及待了。如此由民间商贾一炒,盐商们也着了急。因世子早与他们提了,由盐商参加的招标,三年之内是免税的,他们迟一年,不知要损失多少银子。一时间都红了眼,原本商量好不交盐矿的纷纷变卦,私下将盐矿献了上去。如此,一举双得。”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了。凤景乾笑赞,“朕果真没看错明湛。”原以为这一年弟弟的日子难免紧张,不想人家命好,生了个招财童子,解忧啊解忧。凤景乾对明湛着实有些感情,此时对凤景南种种羡慕嫉妒恨,只恨自己没这么个招财儿子。

“可惜,可惜西藏公主去了云南,朕不好叫明湛到帝都来。”凤景乾笑道,“不然,请他过来一并主持帝都的招标会,最为合适。”饶是凤景乾的脸皮,因给明湛指了两门臭亲,也不好在人家正选妃时硬把人要到帝都做牛做马。

“奏章留下,朕细看过再说。”凤景乾温声道,“你去给母后请安吧,这一走将将两个月,母后没少惦记你。”

“臣也十分想念太后姑母。”

魏太后并不算聪明的女人,不过真没少照应魏家兄弟,魏宁对姑母也真有几分感情。

魏宁做事细心周到,这份奏章翔实可靠,林林总总还有镇南王府对盐政改革的条款也都在里头了。凤景乾也喜欢魏宁这份精细,直到晚膳方看完。

其中大部分都简单易懂,唯有一部分税率的产生计算,涉及到极为庞大的算术概念,凤景乾索性再差人将魏宁唤至书房。

魏太后留侄子用膳,尚未开箸,宣德殿的太监就过来传旨唤人。魏太后笑嗔一句,“这刚回来,皇帝怎么喘气儿的工夫都不给人留。”也高兴魏宁得以被重用,遂放人去了。

其实对于这些计算,魏宁也只懂十之六七,答道,“这是世子弄出来的,因藏边贸易要征税两成,当时多有朝臣不解,世子便解释了两成税是如何征收的,这些计算,其实大家十之□都不大明白。王府之中,管银子的冯大人是最精于算术的,连着请教了世子个把月,方明白些根本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