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当藏边贸易经营权的许可证招标开始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藏边贸易为什么会开放?那是想给盐商们另外一条路走。

换言之,如果不是盐政改制,藏边贸易不会开放,镇南王府每年把持茶马交易也做的顺风顺水,银子哗哗的赚。

可现在,盐商们还没商讨出个三二五,明湛这边儿藏边贸易的招标会已经要开始了。

这是怎么说的?

世子您忽悠人呢?

朱子政先吃了一惊,不避嫌的问道,“殿下,盐商那边儿,要怎么说呢?”

明湛浅笑,端起茶喝了一口,不急不徐道,“他们几家的族长,我都亲自见了,有关的补偿政策也跟他们说的清楚。看来他们是不愿意的,也罢,那就再等三年,王府与他们的契约到期,自然要收回盐矿,介时再全面改制,是一样的。”

朱子政哑口。

这,这br />

“当然,如果现在有哪家肯交回盐矿,我说的那些话自然也是算数的。”明湛悠悠然然,脸色红润,自从藏边贸易谈拢之后,他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改革,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如今藏边贸易已经被明湛炒起来了,税不税的尚且不提,他卖三年贸易许可证的银子也不少了,足以弥补以往茶马交易的利润。所以,现在不差钱的明湛当然就不急了。

他不急,急的就是别人了。

朱子政吐血的心都有了,自来谈判,都要有个过程,你抬价我压价,然后到达一个双方默认的价格,这就成了。哪有像明湛这个,见人一面儿,知会一声,没下言儿了。

不仅没下言儿,这,这分明是给明湛吭了。

譬如朱子政他哥朱子肖,其实早软了,就是想再抻一抻,对明湛表表忠心啥的。

“殿下,”饶是朱子政也在心底大骂明湛奸诈,计划的好好的,结果从来都不按理出牌,不把人搞的晕头转向是不罢休的。朱子政无奈,温声问,“殿下,您先前不是说头一年要选两处盐矿改制么?”

“是啊,已经选好了。”

“不知是哪两家啊?”

“蔡家和楚家。”明湛笑容浅浅,“难得他们两家开明,我只一说,就将盐矿献上来了。倒是一时间人手还没找齐,不过,马上就是科举了,到时再选人也不迟。”镇南王府也有自己对人才的科举选拔,当然不能与帝都相比。

朱子政哭的心都有了,他跟着明湛做牛做马,竟然完全不知道此事,明湛道,“其实我有意再选两家,只是看他们几家是不大乐意的,王府也不好与民争利,罢了罢了,且待三年又如何呢。”

看着明湛矫情的面孔,即便知道这是个套儿,朱子政忍着吐血道,“世子自薄了,据臣所知,其实盐商一直在观望,不少人对藏边贸易感兴趣。世子既然有意多选几家,何不再次召见盐商,相信他们会有明智的选择。世子给他们两次机会,亦可召示世子宽宏之心。”

“哦?这样吗?”明湛佯作天真的眨眨眼,笑问,“老朱有内部消息?”

朱子政累死了,明湛道,“既然如此,这件事就交给老朱你去安排吧。再选两家就行了,头一年,倒不必大张旗鼓的。”

“是。”这差使虽然避免不了要得罪人,不过对朱家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藏边贸易许可权的拍卖会择期举行,除了那贵的要死的门票外,一帮盐商们诅咒明湛的心都有了。

朱子肖庆幸自己有个好兄弟,同时大骂蔡家奸诈,“早看蔡家那两个小子不老实,哼,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我说让您早些下决心,您偏不听。”朱子政道,“我还没见有人能在世子手里讨得便宜呢?”

朱理明跟着叹气,“是啊,咱们这位世子殿下真是石头里都能榨出三两油来。”云贵二地百族混居,人们对于镇南王府虽然敬畏,不过说起话来显然没有帝都仕子的谨慎。

朱子政瞪眼,“这是什么混帐话,祸从口出,你多大了还如此口无遮拦。”

“叔,您老莫气。”朱理明连忙奉了碗茶,待朱子政板着脸接了,方笑道,“也不只侄儿一人这样说,上次开那什么会,一张门票就要1000两。如今想做藏边贸易还要许可证,又是一笔银子,谁不说世子会想钱呢。”

朱子政道,“嘴里这样抱怨,那就别去分这块饼了,让给别人,人家还知你情呢。”

朱理明笑,“世子这样会算计,西藏人哪是他的对手,藏边贸易肯定是有利可图的。再说了,世子这样聪明,不是杀鸡取卵之人,只要跟随着世子的脚步,虽然会赚的少些,总有吃饭的钱。”

事实上,虽然朱理明许多嬉笑,不少人还真是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