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明湛给凤景南修理了一番,还是让明廉安排他的新闻发布会,不,是答疑会。

明廉再一次问,“四弟,一张门票一千两,是不是贵了?”

“贵什么。三哥尽管去安排就是。”

我是怕没人来,你没面子。明廉腹腓,想着反正是提醒过明湛了,明湛一个脑袋顶他十个,也不用为他操心。便去办了。

明湛通知冯山思派个小官儿去跟着点银子。

冯山思没闹明白,您老就开个答疑会,虽然咱是头一遭听说这名头儿,可自来冯山思参加的各种会多了去,没见哪个收银子的。

“派两个就成了,上回用了银库八万两,正好一并还了,多出来的你单给我留出来不要动,我有用处。”明湛道。

冯山思只好先应下。反正是叫他去收银子,又不是往外拿,兴许是掌管银库时间久了,冯山思相当会算计,平生一大恨就是看人从银库取银子。

明湛这差使一出来,盐商们还没急呢,冯山思接连好几个晚上的失眠,暗地里盘算明湛得花出多少银子去,愁的脸肿了半边。好在明湛回来这段时日,满打满算就从银库提了八万两,这些银子与冯山思预计中的数目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了。因这个原由,对明湛挺冷淡的冯大人在态度上也和软了许多。

如今明湛要人,冯山思特意派了两个机伶的去帮忙。

明湛具有让商人们羞愧的头脑,他只卖三百张票,轻轻松松的三十万两银子到手。这种效率,这种收益,冯山思差点直接建议明湛多开几次这种会。

咳,钱总是不嫌多的。

明湛却忙了整整一天,直到晚上,商人们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各自深思。

至于税的问题,明湛用一系列繁复的计算向他们解释税是如何计算得出的,其内容之庞大,计算之精深,哪怕专业人士都一时半刻的没听明白。同时,对明湛真的是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敬佩,世子果然博学多才哪。

一时间,臣子中关于他横征暴敛的声音也低了许多。再有人质疑,明湛便道,“买卖自愿,其他地方我也不去征这种额度的税,嫌税抽的重,可以不来做生意,没人逼他们。”

再有人继续唠叨,明湛便会让范维跟他们解释一系列关于税是如何得出,如何计算,如何证明的一系列艰深的数学问题,灵敏如范维听明湛讲了几次尚不大明白,何况这些天天研究哲学的官员们,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明湛冷笑,谁再之乎者也的骂老子,老子就先跟你们谈谈数学问题。好歹上辈子是名牌大学数学系高材生,明湛不信还绕不晕这群土鳖。

明湛甚至打算出本书就叫《算术中的经济》,让这些土鳖们开开眼。

当然,这也仅是想一想,这年头儿又没版税,明湛也不会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只是他玩笑似的跟凤景南一说,凤景南道,“人家别人都是出本诗集文集的,再不济,如帝都你外公,虽文采差了些,也捣鼓了本食谱,装裱一番,叫养生谱。你这真是从银子堆里钻营出来的铜钱脑袋,就不能干些长脸的事?说起来,皇兄也印过好几本诗集呢,你也写几首,我让内务司刊印了,朝中一人发一本,叫他们回去拜读。”

看来不论什么时候,名人都有出书的癖好啊。

明湛忒厚脸皮,也给凤景南说的有些尴尬,忙道,“我就说着玩儿了,您别当真。我那诗,你又不是没看过,印出来还不够丢人的。”因为家里有明菲,明湛怕暴露身份,实在不敢拿出先贤的诗充数,凤景南自身也不大喜欢诗词,只是有时应景的叫他们做上几首,每每把明湛憋个够呛。好不容易憋出四句,不是韵不对就是意不通,常常挨骂。至今凤景南都觉稀奇,问明湛,“你说自你念书,身边儿都是有学问的先生,怎么就不开窍呢?”

以前凤景南专门研究过“明湛为什么这样笨”的课题,他与卫王妃都是聪明人,明淇也是自幼伶俐,偏明湛念书时那叫一个笨,因小时候不会说话,一不高兴,还喜欢玩儿自闭。

想到过往种种,凤景南重新打量着明湛,这不会做诗也是装的吧?

“父王,你印过诗集没?”明湛很感兴趣的问。

凤景南颇有些自得,“本来没打算出,都是子政他们,背着本王就把书印好了。”

任何人都是有虚荣心的,明湛也只得拍凤景南几句,“那正好赏我几本,我也好生学学做诗。”

凤景南那神态真叫一个舒心,还谦虚了一把,“随便成了,做诗也没什么难的。”

“会者不难,难者不会。”明湛继续恭维凤景南,“我听皇伯父说您年轻时做的诗在兄弟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先帝常常赏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