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继盐课权柄后,明湛又将帝都的产业拿到手里。

帝都这点儿产业其实九牛一根毛,算不得什么,只是种种风向不得不让人多想,世子这位子真是坐稳了哈。

有了银子,明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手下人发红包儿。

明湛的确是方小说西有不少,就是缺银子。世子薪俸每年不过三千,还有每院月钱,明湛是头一份儿每月有一百两,拢共一年五千银子都不到,在他这地位,真是吃饭都不宽裕。

所以明湛颇是精打细算,还有卫王妃时不时给的体己,日子勉强过的去。

如今明湛富裕了,手下人也有汤喝,凤景南听到回禀,颇有几分愤慨,臭小子拿老子的银子做人情。

明湛收了银子就办差,进宫跟凤景乾说起两个妹妹的封号,懂事承情的说道,“明菲那丫头我也不喜欢,皇伯父压着她都是为我出气,唉,这天下之大,除了我母亲,就您对我最好。”

“景南为这事儿找你了?”一张如意榻上,凤景乾斜倚着明黄引枕,闻歌知意,问明湛。

“嗯。”明湛坐在绣凳上,摇着蒲扇,一阵阵的凉风让凤景乾自身到主无一处儿不舒泰,“一个丫头片子,跟她计较也没什么意思。天下人都知我与明礼不合,这会儿明菲封号低一等,都得以为是我干的,白担个不好的名声。就是太后那里,也得记我一笔。”

凤景乾握住明湛的手,明湛不好武艺弓马,一双手修长舒展,精雕细琢过一般,凤景乾捏了捏,“罢了,倒便宜了她。都是庶女,又不居长,倒不必特意分出高低,到指婚时再赐封不迟。”

“我也是这意思。”明湛抽出手,“我搬个摇椅来躺着。”

凤景乾一拍榻沿儿,“这榻宽敞的很。”

“俩人挤一处儿怪热的。”

“朕这席子是玉石编的,说起来还是景南贡上来的,凉爽舒适,过来试试。”

明湛脱了鞋爬上去,凤景乾往里移了一个次位,将枕头推给明湛,明湛放平了枕着,说道,“以前有个美女,自小在万年寒玉床上练功,冰肌玉骨,美貌非常。”

凤景乾粉没幽默感的问,“这凉玉做的席子朕都要铺一层薄毯再躺,若是玉石成床,会不会得风寒?”探究的看向明湛,“你要是有什么喜欢的人可以纳为侧妃,别担心你父王那儿,朕为你做主。”

“人家已经明花有主了。”

“原来是只破鞋。快别丢脸了,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这喜好真是奇特,凤景乾心道。

明湛简直想晕过去,“您真是一点儿不浪漫?”

“浪什么?嘴上把好门儿,下次再乱说就掌你嘴了。”以浪字开头儿,凤景乾就没往好处想,脸色也沉下来。

明湛忙解释,“这是西洋人的说法儿,就是,懂女人心会讨女人喜欢的意思。”

“没出息。”凤景乾教训明湛道,“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男人倒要讨好女人,这是哪门子的谬论。脑袋给门板夹了不成?别想这些乱七八糟了,说起来都是景南的不是,明淇好端端的女孩子,不学些女红针指,倒是喜欢武刀弄枪,如今连个婆家都没有。”

“别说这个了,魏宁提审那个私盐贩子了,你知不知道?”

“阿宁没叫我去,我也不知道。他跟我越发疏远了。”明湛侧身躺着,双手枕在脑下。

“倒不是子敏的意思,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林永裳上书,朕好容易将杜如方挪到了帝都府去做府尹,现在又出了个林永裳,更是难缠。”凤景乾笑,“都察院啰嗦不休,朕就免了你的差事。”

“又不是什么好事儿,盐课上最容易得罪人。”凤景乾都帮着解释了,明湛并不放在心上,笑,“我听说前儿杜如方将沈阁老家的少爷打了三十大板,如今帝都的治安可比以前好多了。昌北侯和福昌姑妈那样圆滑的人竟然养出这样方正的儿子,真是一样水养百样人。”

凤景乾不以为然,“做官便要为百姓着想,若是满心私情,朕用他做何用?”

“沈阁老没找杜家麻烦?”

“他?”凤景乾唇角一翘,“老家伙亲自带了礼去昌北侯府至谢,又给苦主赔礼,之后上书自陈教子无方,那一脸大公无私坦荡胸襟,朕也只得宽慰他几句。如今早把那不知规矩的方小说西送回老家了,一劳永逸。”

明湛赞叹,“果然是老谋深算,借力打力,姜还是老的辣,酒还是陈的香。这人不是大伪便是大善哪。”不过依明湛的短见,大善的人可做不到首辅的位子。

凤景乾眼珠儿不错的看着明湛,叮嘱道,“你在外头说话嘴上可得有个把门儿的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