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明湛着人去问,得知魏宁尚未有提审苏幸的意思,便也没去大理寺。他想的不仅仅是盐课的事,还有他与魏宁的事。

凤景南说的对,魏宁是不会喜欢一个只会卖弄口舌之人的。魏宁要人才有人才,要地位有地位,要理智有理智,要前程有前程,除非脑袋被门板夹了,否则是绝不能接受跟明湛断袖的。

明湛也不会自信到能让魏宁神魂颠倒,事实上明湛对魏宁也到不了神魂颠倒的份儿。

因为圆滑,魏宁的性子并不算突出,此人理智冷静已经深入骨髓,鲜有出错。这种男人看似柔和,其实总会偏于强大,从容优雅的仿似隐入丛林中的猎豹。

明湛欣赏一切强大的生灵。

他的确是用错了法子,用猫草去收服猎豹,显然是不符合生物法则的。

明湛托着下巴作高深莫测的胡思乱想状,就听一声熟悉的轻笑,“想什么呢这样入神,朕唤你两声都没反应。”肩膀一沉,明湛回头,是凤景乾。

明湛眼睛里绽放着惊讶又愉悦的笑意,连忙起身,让出椅子扶凤景乾坐下,一面笑问,“伯父,您怎么来了?”

若是别人这样说,凤景乾定是不高兴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哪里来不得?不过明湛脸上的惊喜不是假的,让他瞧着格外舒服,笑着坐了,接过明湛奉上的茶,呷一口方道,“怎么,不欢迎啊?”

“哪儿能呢,伯父一来,我才知道一个词叫做蓬荜生辉呢。您要晚上来,我这屋子都不用点蜡了。”明湛笑着行了一礼道,“您先来我这儿,一会儿我父王定要吃醋的。”

凤景南听他把“吃醋”两字用在弟弟身上,思及这一典故,忍不住放声大笑,险些将一盏茶抖到大腿上去,笑骂道,“真是个促狭的,怪不得总是挨罚。”

明湛嘻嘻一笑,没半点儿要认错的意思。

凤景南消息灵通,后脚儿跟着也到了,在门外就听到哥哥的笑声,心道,这又是听了那小子什么阿谀逢迎了,高兴成这样。

明湛又让了回椅子,凤景乾笑对凤景南道,“其实是朕在宫里呆的烦了,想出来转转,也没什么去处,就来你这里找明湛说说话儿。”

凤景南笑,“瞧皇兄说的,您有事儿直接叫他进宫去就是了。”

“天天在宫里,要是我早闷疯了,亏得伯父耐性好才受得了,”明湛嘴快,径自截了凤景南的话,拍拍胸脯说,“伯父,下午咱们出去逛逛。要不中午我们出去吃饭吧,我知道有家馆子南菜做的地道……”

“皇兄不能在外头用膳。”凤景南直接想一巴掌将明湛抽出去,也不知道怎么养了这么个聒臊没眼力的家伙。皇上能在外头吃方小说西吗?中毒有个闪失算谁的?

这点儿打击对明湛来说算个毛啊,明湛完全当过耳旁风般笑笑,“那也无妨,我父王的厨子做饭也好吃,我今儿早上才说要跟他用一个厨子,心疼的他没敢开口应我,还找由子削了我好几顿。”

听着凤景乾的笑声,凤景南是真想削明湛了,不说话能憋死你啊!大嘴巴,什么都往外漏!这臭小子,知不知道丢人俩字儿咋写啊!

明湛显然是不知道的,跟凤景乾有说有笑,腻歪的不行,让凤景南心里时不时的犯上一二恶心。

凤景南便借此机会提起明湛的婚事,凤景乾看明湛一眼,明湛脸上是绝没有那种少年将要被指婚时又羞又喜的神态的,说起来,明湛算是二婚了。

二婚的人,自然不比初婚少年了。

“明日朕便指婚,也借一借太后的喜气。”凤景乾笑,“听说北威侯府两位姑娘,明湛,你见过没有?一个是北威侯的幺女,一个是北威侯长子的遗腹女,你喜欢哪个,朕指给你。”

明湛摸摸没毛儿的下巴,嘿嘿坏笑两声,极猥琐的小声道,“多多益善,伯父一次把她们姑侄二人都指给我,我也不嫌多呐。”

凤景乾哈哈大笑,他就喜欢明湛性子中的痞气。

凤景南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抽了明湛脑袋一巴掌,怒道,“闭嘴!没规矩的方小说西!”

原本,凤景南想着,明湛年纪渐大,又有了些身份,人前当给他留些脸面。所以,凤景南忍的好不辛苦。

凤景南何等光鲜要脸面之人,偏生出明湛这等无赖种子,啥炮都敢放,一时忍无可忍,赏了明湛一巴掌。

若是别人挨这一记巴掌一声呵斥,估计早跪下战战兢兢了,偏明湛只摸了摸脑袋,嘻嘻一笑,对凤景乾道,“伯父,您看,这年头儿说句老实话都要挨揍,简直不让人活了。”

凤景乾笑的直哆嗦,见凤景南眼睛一瞪要发作,忙伸手拦了,“就咱们几个说笑而已,明湛已到了慕艾的年纪,又素来实诚,一句笑言,何必当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