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凤景南始终是以镇南王府的利益为先的,他也不愿意在给几个庶子别的想头儿,明湛可不是什么宽容的人。

这是最好的时机,首先明湛给自己竖立了一个仁厚的名声,虽然结了次阴婚。不过在政治上,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又适逢他那皇兄来信挑拨,凤景南轻笑,皇兄自然有皇兄的盘算,还有魏宁在这里。

那件事魏宁自然清楚,既然魏宁清楚,皇兄肯定也是知道,否则依皇兄如此谨慎的脾气,怎会在信中说出这样的“断不能让明湛吃亏”的话来。

这个机会,很难得。

凤景南也考虑也许久,才下了为明湛请封的决心。

明湛已经在给自己造势,永宁侯府还在京城立着,在内还有卫王妃这样精明的女人,当初,明湛的冒犯,他既然忍了,又有皇兄这样百般挑拨的信件来往,如果不为明湛请封,他们父子注定越走越远。

凤景南难道是傻瓜吗?

不,傻瓜是坐不稳镇南王的尊位的。

傻瓜也不会在历代镇南王皆无嗣时顺利的留下自己的子嗣。

可是明湛酒后的失手,魏宁恰到好处的救急,他那天的沉默,已经化为了他们父子心中的一根刺,如何才能不伤筋动骨的拔出?

凤景南有凤景南的办法,他与明湛是亲生父子,没有哪个父亲愿意和儿子陌路以对,尽管明湛身上大大小小在毛病,凤景南始终看不过眼。可是只要明湛在一天,依明湛的本事,世子之位绝不会落于庶子之手的。既如此,又有这样的天赐良机,何不大方一些?

凤景南成全了明湛的野心。

更加维护了镇南王府的传承。

世子的爵位已经能够解释一切,明湛不轻易相信别人的信诺,那么,真正攥在手里的东西,他是会信的。

凤景南浅笑,他几乎可以想像他的皇兄收到请封奏章时的表情了。明湛的出身名声、才干品行在帝都炒的正热,凤景乾又素来待明湛亲近,那么他如何会拒绝为明湛请封世子的事儿呢?

凤景乾断不能拒绝。

凤景乾在朝堂上风度极佳,赞明湛“人品端贵,克躬贤孝,素有仁行”然后痛快的颁下封明湛为镇南王世子的圣旨以及丰厚的赏赐。

私下,凤景乾生吃魏宁的心都有了。当然,他并不反对立明湛为世子,可是,时机!时机不对!

魏宁这个笨蛋,给景南涮了都不知道!

镇南王府在接到册封世子的圣旨时,举府欢庆。

魏宁的脸色微微白了一下,瞬间掩去,踱步过去给明湛道喜。

凤景南在一旁笑道,“你是明湛半个先生,明湛有些许出息,子敏,还有你大半功劳呢。”

魏宁心里真叫一个沉重,虽然他不知道为何凤景南这样痛快而顺利的为明湛请封世子,可凤景南这话里头的意思,没准儿跟自己有什么关联。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同来的还有一封宣他回帝都的圣旨。

魏宁几乎确定了,这件事与自己有关,而且皇上大为不满。

凤景南却没这么容易放过魏宁,真以为他镇南王府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儿了,魏宁是聪明的有些过头儿了。

当下笑道,“你且住着,我亲自跟皇兄说,明年与我一道回帝都就是。”

“表哥,我也不放心魏安,还是回去吧。”

“没事儿,接魏安一道来过年也没什么不好。”凤景南堵死魏宁的路,一按魏宁的肩头,笑道,“子敏,在我心里,你跟从前一样,只是不知道在你心里,我是否仍如以往。”

“表哥这是什么话。”

“既如此,在我这里住些日子又如何呢。”凤景南微微笑着,不容魏宁拒绝。他是个心软的人,尽管能让他心软的人不是很多。魏宁幼年失父,之后颇有些艰难坎坷,再者,凤景南看他长大,情份不同。许多事,便纵容了魏宁。不过,适时要魏宁长些教训了。

魏宁呵呵一笑,“表哥不嫌我烦就好。”

凤景南笑,拍了拍魏宁的肩膀。

今天明湛是主角,他先给凤景南行过礼,然后去内院儿给卫王妃报喜。

卫王妃依旧是那副温和的表情,摸了摸明湛的脸,笑道,“的确是大喜事,我已经知道了。湛儿,你莫要高兴太过。这喜事,要藏着三分才好。”

“我知道,我知道。”明湛还是喜滋滋儿的,使劲儿抿了抿唇角,悄声道,“一会儿出去了我再板着脸装深沉。”

卫王妃轻笑出声,拍拍儿子的手,温声道,“我这里什么时候都能来,并不打紧。你赶紧去外头吧,定有不少属官与你道喜。”

明湛笑,“我晚上来看母亲。”

“你晚上怕没空闲,明早再过来吧,与我一道用早膳。”卫王妃亲手为儿子理了理衣衫,目光幽远,“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