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凤景南给明湛气的窝了一肚子火,见到魏宁时实在摆不出好脸色。当然,魏宁的到来本身就让凤景南高兴不起来。

魏宁在凤景南跟前儿如同受气的小媳妇儿一般诉苦,“这案子查到二皇子头上,我真是愁死了。待太后得了信儿,断没有不问的。再说,臣怎么说也是二皇子的舅舅,按律当避嫌。只是我向来心软,在朝中也这么多年,难免有人闻了风声说东道西。再者,这事首先便牵扯到了敬敏长公主,可小郡君是明湛的妻子,也有可能是冲着明湛来的。后又涉及二皇子,也有可能是冲着魏家来的。臣若留在帝都,或许此人有后手也说不定,皇上疼爱于臣,就打发我来二表哥这里住些日子,如此,二皇子、我、明湛都分散开来,才能试出幕后主使所为何来。”

“二表哥放心,我知道规矩,不敢打扰二表哥理公事的。”魏宁低眉敛目,垂下肩头,一副可怜的模样,“如今除了二表哥,还有谁能收留我呢?”

凤景南揉揉眉心,真是上辈子不修,才有这样花样百出的家伙来歪缠,“这件案子是你在查,你做大理寺卿不是一年两年,心中当有分数,谁还敢找你麻烦,只管与我说,我饶不了他们。”

魏宁这次真是被冤死了,这件案子他着实没有头绪,不过看凤景南笃定的样子,低声道,“我再不争气,也不能背后告人黑状,不然弟弟成啥人了。”

凤景南看魏宁一眼,魏宁知道的肯定比公文上要详尽的多,这小子竟死不开口,如此,凤景南也非傻瓜,淡淡地“既如此,你就同那五百护军滚回帝都去。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

魏宁心知今日是说不通凤景南了,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又道,“今日初到,很该去给王妃请安。”

“山子,你伺候子敏去梧桐轩给王妃请安。”

魏宁心里嘀咕,看来二表哥是真的不会让他留下,这样空手回去,皇上定会心生不满。他并不是头一遭来帝都镇南王府,里面的景象与往年并无太大分别,甚至卫王妃的模样都未大变。

这个女人仍像以往一样温温和和稳坐上首软榻,声音也温软清晰,从容不迫,先是客气一番,“早听说侯爷会一道过来。自帝都到云南,这一路风尘,侯爷又要照顾明湛,辛苦了。”

“这都是我当做的,当不得一句辛苦。”魏宁笑着接过侍女奉上的茶,明湛已经梳洗过,着一件月白的袍子,散着微湿的发,亲呢的坐在卫王妃身畔。明湛脸上的欢喜与亲近并不强烈,却是发自内心,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乖巧,魏宁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凤明湛。心道,这小子若不是成天跟刺猬似的,还蛮可爱的。

卫王妃不是个简单的女人,魏宁已深有体会,她并不受宠,可是一步一步的就是能不着痕迹的压魏妃一头,还教养出了这样出色的儿女,若说这女人没有野心,魏宁绝不能信。

可是,人谁没有野心呢?何况以卫王妃的地位,她可以理所当然光明正大的为自己的儿子争一争世子之位。

明湛半低着头在母亲的掌心写字,卫王妃浅笑,对魏宁道,“我听说你教过明湛几年乐理,今日既然相见,也当对你道一声谢。”

“我不过是奉旨行事,并没有做什么。”魏宁谦逊道。

卫王妃浅笑,“虽是奉旨,做到侯爷这步儿的也并不多见。侯爷心底无私,方能待明湛以诚,明湛喜欢侯爷,可见侯爷的确对他用了心。”

卫王妃深谙说话的艺术,魏宁却是字字惊心,“不多见”“心底无私”“待明湛以诚”“用了心”,这些话,卫王妃随口说来,魏宁却如坐针毡,只是面上强撑罢了。

“谁人能心底无私呢?”魏宁忽然慧上心头,笑道,“若是我是无私之人,皇上也不会打发我来云南了。”

卫王妃听出魏宁话中的未尽之意,四两拨千斤道,“侯爷与王爷是嫡亲表弟,若有为难之处,与王爷直言无妨。王爷素来护短,断不会让侯爷吃亏的。”

不愧是凤明湛的老娘啊,魏宁淡淡一笑,“自然,我不会与表哥表嫂客气的。”

卫王妃浅笑,“本就是骨肉兄弟,客气了也便生疏了。这次知道侯爷会一道来帝都,魏氏已几次在我跟前儿打听,虽知侯爷劳累,不过侯爷是做弟弟的,就先去丽景轩瞧瞧吧。侯爷住的院子,我已命人提前收拾好,若是侯爷有闲,晚上王爷设了家宴。”

魏宁再次郑重谢过卫王妃,便随着引路的侍女去了丽景轩。

丽景轩不论从格局还是自气派,皆不能与梧桐轩相比,不过魏妃极得凤景南宠爱,卫王妃并不是刻薄的性子,故此丽景轩也装潢的极是华美奢侈。

魏妃听到侍女回禀,捏着帕子亲迎出门,握着魏宁的两只胳膊说不出话,一时憋红了眼圈儿。

还是明礼在一旁道,“母亲,请舅舅进屋儿说话儿吧。”

“对,对。”魏妃抓住魏宁的手腕,忙将人带进屋里,安置在正中软榻上,擦了擦眼角的泪,笑道,“我早听王爷说你会跟着来,阿宁,这路上累了吧?瞧你这脸色,可不大新鲜,先吃些点心垫补,晚上定有家宴的。”

茶果是一早备下的,尤其是点心,还带着温热,吃在嘴里也极可口,魏宁笑道,“像是姐姐的手艺。”

魏妃笑,“许久不曾做了,也不知味儿的好赖。若是别人,再不敢拿出来现眼,好在是自己的亲弟弟,就是不好也不准挑的。”

魏宁心下一酸,柔声道,“二姐的手艺向来是极好的,跟以前一样。”

“那你多吃些。”魏妃欢喜的劝道。

这许多年,姐姐仍是王府中第一宠妃,自然不是简单的,可魏宁仍然无比心酸。他何曾不愿让外甥登上王位,只是梧桐轩母子岂好相与?如今明湛其势初成,一旁凤景乾别有用心,太晚了,实在太晚了。

“姐姐为我忙碌这许多,姐姐也吃。”轻捏着一块儿核桃酥递到姐姐的唇际,魏妃欢喜的吃了。

明礼打发了引魏宁前来的梧桐轩的侍女,轻手轻脚的换了新茶,魏宁温声道,“明礼不必忙了,且坐下吧,难得咱们说会儿话儿。”

明礼规矩的坐下,斯文温润,目光清澈。

屋内并无其他侍女,魏宁轻声道,“明礼,你是王爷的长子。王爷给你什么,你就要什么。如果他不给,你不要伸手。”

魏妃母子没料到魏宁会这样直言不讳,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明礼到底经了些世事,点了点头,“我知道,舅舅,你不要担心。”

“这样就好。”魏宁喝了口茶润喉,“你父王行事向来公允,决不会亏待于你的。”

魏妃其实满肚子的委屈要跟弟弟诉苦,这年头儿,女人能依靠的无非是娘家、丈夫、儿子三样,听弟弟这样说,魏妃咬紧了牙,绞着帕子,凄声道,“明湛的确是嫡子,这没办法,谁让我出身不如王妃呢?可是,一个哑巴,他要如何做世子?王爷培养明礼多年,难道就要这么让出世子之位?”

“姐姐,明湛出了妻孝,皇上马上会为他重新指婚,他的儿子是嫡长孙。王爷还如此年轻,谈立世子的事太早了,姐姐,当务之急是不能自乱阵脚,明礼能回云南,已经说明王爷的态度。”魏宁叹道,“说这些已是我多嘴了。姐姐,做事总有轻重缓急,姐姐不要辜负王爷多年待你之情,因小失大。”

魏妃的手不自觉的扯着帕子,显示出内心的焦切与矛盾,点头应道,“我知道。”许多事,她也不好开口对弟弟明言,如今她年纪渐大,纵然曾与王爷恩爱,可随着几位新鲜姬妾进府,已大不如往日。不过,她有三子傍身,又有昔日情谊,这王府内闱,除了王妃,便是她了。

女人有女人的智慧,当她觉得爱情已经不可靠,便要抓住那不会轻易变质的权势。再者,为子女谋筹一个更稳妥的将来,几乎是为人父母者的天性。

魏妃没有卫王妃的心机城府,魏宁眼风扫过姐姐掐着手指暗自盘算的模样,微微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