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魏宁被黄雀馒头盖了一脸的油,清风忙打来水,与明月服侍着魏宁梳洗了。

重新束发,整冠,恢复成一派雅致温润贵公子的模样。

明湛只侧身靠在贵妃榻上静静的望着魏宁,忽然觉得,这人还蛮会装的嘛。魏宁弹了明湛脑门儿一记,方转身随传旨太监去了。

凤景乾脸色不愉,魏宁心下多了三分谨慎,先行礼请安。

凤景乾打发了内侍,劈头便问,“你跟太后造什么谣?知不知道,你把太后吓病了!”

魏宁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能吧。他也没说什么啊!

“皇上,臣就是奉您的旨意去劝慰了太后一番,实在不敢说别的。”魏宁冤死了。

凤景乾怒将龙案拍的啪啪响,斥道,“那个明湛在服毒的事儿,你是从哪儿打听出来的!”敢在石榴院安插人,你不是活够了吧。

“这个啊……臣这不是随便编了这事儿,想着太后娘娘心疼孙子,定不忍心逼他太过的。”听说是这事,魏宁倒是放下心来,侃侃而谈,“臣日前审了一案,说是一家子娶了继母,这家原配的儿子深恨这继母,想方设法的要将继母赶出家门。只是这继母也是聪明人,又深得他父亲喜爱,三媒六聘娶进门儿的继室,哪儿这么容易就能把继母赶走。这原配的儿子就想了这么个法子,有一次继母亲自下厨做了饭菜,这原配的儿子将砒霜下在饭菜中,自己吃了。想着若是自己中了毒,那么首先被怀疑的人定是这继母,如此又有一系列的栽脏陷害安排出来,哪知没控制好砒霜的量,一下子把自己药死了。后来此事水落石出,人人皆道不可思议。”

“太后娘娘身份高贵,明湛又是个性子偏激的,实在难劝。臣想着太后是明湛的亲祖母,祖孙之情还是有的,就编了说明湛早不想活了,每天在服食砒霜,如果太后一味冷淡于他,甚至……把明湛逼急了,说不定会吃了砒霜然后跑到慈宁宫送命,界时,不论谁是谁非,要如何跟镇南王交待呢。”魏宁觉得自己此计甚是英明,说出前因后果,“太后娘娘首先要顾忌与镇南王的母子之情;第二要考虑与明湛的祖孙之情;第三要操心皇上与镇南王的兄弟之情,自然会对明湛柔和些。”

凤景乾冷笑三声,“说的好,现在太后担心的躺在床上起不得身,逼着朕要把明湛送回云南,你倒是再编个话本子将太后哄过去才好。”

魏宁顿时哑了,再不复刚刚文辞潇洒之态,支唔道,“臣说话份量有限,怕太后不能尽信,还是皇上英明神武,要不,帮臣描补描补。”反正娘是您的,太后也是担心您的江山才病的,魏宁十分无赖的腹腓。

凤景乾冷笑,“朕看上次你在镇南王府挨的轻了。”

魏宁条件反射的一哆嗦,便开口打擦边儿球儿道,“其实这事儿,虽然臣有些威言耸听,可臣瞧着明湛的性子真是有些过于激烈了。就拿这次在慈宁宫的事儿来说,其实只是一杯茶,他气性着实不小呢。他这个性子,镇南王又不喜欢他,与兄弟们也不合,脾气又大,从来不管不顾的,太后的面子都不给。臣每想到此处,再寻思,他活的还挺自在,凭的什么?不过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说句不大中听的话,臣看明湛在宫里已存了不好的念头儿,若是逼他太甚,他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呢。”

“那你的意思是叫朕送他回云南了?”凤景乾喜怒难辩的问。

“臣是说,四公子不是个能受委屈的人,他如今把人得罪的一溜光,他年纪又小,还须皇上护持。”魏宁恭恭敬敬,又道,“今日臣去探望四公子,倒是遇到一件稀罕事。与四公子玩笑时,他突然啊啊叫了两声,很短促。臣想再让他发音,他只说嗓子痛。”

虽然凤景乾并未说话,魏宁却觉得殿时气氛一时冷凝,愈加小心道,“说来四公子这口不能言的症状也是奇特,人都说聋哑聋哑,因聋,听不到声音,无从模仿,才会成为哑巴。像四公子听力完全没问题,却不能说话的,臣也是头一遭见。”

凤景乾叹道,“他这个嗓子,不说镇南王请的名医名士,就是太医院里的太医,十之七八也都去瞧过的。既然他说嗓子疼,朕派医正去仔细瞧瞧,若是能开口,也是镇南王的福气。罢了,太后那里还是朕去劝劝,你去太医院宣了医正,去石榴院给明湛看嗓子吧。”

这他娘的狗屎皇帝,老子刚跟你打了小报告,反手就把老子卖给明湛。刚培养出的一点点儿交情,就被你搅和没了。

心里臭骂一通解解气,魏宁领旨谢恩。

明湛看到太医正,扫了眼含笑的魏宁,也露出一个微笑。

魏宁你这狗腿子当的倒是称职啊,明湛坐在椅中由太医正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

如果有办法,估计他早能开口了。

果然太医正说了一通费话,开的汤药不过是寻常清喉利咽的几味药,这些东西明湛从小吃到大,闻着味儿都能分清里面是哪几种药材。

太医正开了方子便告退离开,魏宁倒是格外关注明湛的嗓子,问他,“能不能再叫两声?”

明湛拉过魏宁的手,写道,“不过如此。”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魏宁已经许久没这样尴尬过了,明湛的意思很简单:狗腿子魏宁得到的信任也不过如此。刚去告密,便被主子又卖了回来。

当然,明湛得到的信任也不过如此。凤景乾即便对自己的儿子也不见得能有七分信任,何况明湛是他兄弟的儿子,他兄弟还是让人放不下心的藩王。以明湛的身份,让凤景乾对他有百分百的信任,那是大白天发梦。

只要凤景乾保护他的安全,他就满意了。

可魏宁不一样,这是他家老娘的侄儿,凤景乾的舅家表弟。原来凤景乾不放心魏宁至此。或者说凤景乾不希望魏宁与明湛彼此走的太近。

魏宁内心惨叫:你个小哑巴,怎么这么会挑事儿啊!皇上刚离间了我跟你的师徒之情,你跟着就要离间我与皇上的君臣之情啊!老子还要在他手下讨生活儿呢!

“刻薄小子。”魏宁笑骂一句,倒还稳的住,他虽尚未有唾面自干的涵养,不过也能容下明湛的讥讽。其实这也不算讽刺,很大一部分是事实。对于外戚之家,皇帝向来是一面用一面防的,凤景乾让他坐大理寺卿的位子,已经不算刻薄。

碧玉送上茶来,魏宁喝了大半盏,才从容告辞。

凤景乾显然已经得到了御医的回禀,烛光中的面色中几分遗憾感慨。

“你与明湛关系好,多劝慰他放宽心。”

魏宁有丝不情愿,“皇上还是另请个性子好的,臣可是受不了四公子那张嘴。”

凤景乾笑,“怎么,明湛得罪你了?说出来听听,若是他的错,朕让他给你赔礼。”

“臣哪里敢。皇上没别的吩咐,臣先告退了。”

看来明湛说了很难听话哪,厚脸皮如魏宁都有些挂不住了,凤景乾笑慰,“明湛年纪小,你做长辈的多担待就是,莫非还要与他一般计较。”

站着说话不腰疼。魏宁依然冷淡,“臣告退。”

凤景乾真有些好奇明湛说了怎样难听的话,把魏宁得罪成这副模样。当然,以魏宁的性子,这里面的恼怒会有一半装出来的,不过,依旧是恼怒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