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策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自从明湛去了帝都,凤景南首次开始期待从帝都送来的公文。

有趣,真是有趣。

他现在才知道小儿子是内秀,原本他只觉得这是个傻蔫儿傻蔫儿的小子,长的丑,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儿。凤景南不大喜欢卫王妃,去梧桐轩的日子本就少,每次去必然看到明湛手心儿里拿着,嘴巴里嚼着,见着他,打声招呼就回房,一点儿孩子的机伶鲜活气儿都没有。谁碰到这种的儿子能喜欢哪。

直到他决定把明湛送到帝都时,明湛忽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华丽大变身,就挺让凤景南另眼相待。

现在凤景南认为,另眼相待四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明湛带给他的震憾。

一入帝都先赏了魏贵妃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他老娘魏太后崩了牙,关键是,明湛还活的挺滋润。

如今明湛来信了。

明湛给他的信简短精悍。

如下:

福昌姑妈家的儿子已有身怀六甲的宠妾,此事,太过打脸。所以,为父王面子计,我先去把他家的脸皮给扒了下来。

窃以为,杜如兰此人非大姐姐良配。

如果父王同意,建议将大姐姐婚期延后至明年腊月,以观杜如兰改过之后效。

落款:明湛。

这一手的烂字,一看就是明湛亲自所书。

当然,关于明湛如何扒光福昌公主脸皮的详细全过程,在范文周的文书里都有详尽的介绍了。

合上信,凤景南发现自己是真的走了眼,这小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十年,他硬没发现这小子是个扮猪吃老虎的。

凤景南取下一枝小狼毫,醮了墨,回信,更简短。

如下:

关于明艳之婚事处置,汝可代本王行权。

落款:一枚火红的镇南王印玺。

是的,让明湛代行王权,而不是明礼。明礼有些小机伶,在他身边时,下属官员都给面子,用心辅佐,说起明礼俱是一应好话。

如今将人放到帝都挑大梁,才觉出这孩子少一些魄力,缺少决断谋略。

当然,明礼书念的比明湛好、骑射更胜过他、甚至长的也比明湛英俊,可惜这些对于一个主君只能做到锦上添花。当年太祖皇帝相貌丑陋、识字不过千,照样开辟了这万世基业,天下英才皆要在太祖手下为臣。

明湛在宫里行事比明礼更要艰难,明艳的婚事却是明湛出头儿,明礼为辅。

呵,真是个傻小子,不知不觉便被人夺了权。

且再试试明湛的手段吧。反正也捅不出什么大篓子。

写完了撂下笔,晾干,装进信封,盖上漆封。凤景南的眼光就落在那一满牛皮袋的信件上,也是明湛寄来的,给卫王妃的。

再对比给自己的薄薄的那一小张纸,凤景南顿时醋了: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莫非本王这个爹是做假的。臭小子,一点儿都不讨人喜欢。

凤景南在自个儿老巢,那绝对是说一不二。

说拆就拆,不带犹豫的。

凤景南只看了十来封,就腻的吃多了肥肉似的,除了想呕吐不做他想。

我的天哪,恶心死老子了。放个屁都要写信上,罢了罢了,兴许女人会喜欢看这种唧唧歪歪的信吧。凤景南把信再装回信封里,命人给卫王妃送过去了。

此时,杜家正在鸡飞狗跳。

情比金坚的爱情在绝对的强势前不堪一击。

杜如兰的脑震荡已经痊愈,额角的伤口开始结痂,只是脸色不大好,依然憔悴。

他是世家公子,自然知道镇南王府的权势。凤明湛能把魏贵妃搞到失宠,凭借的也无非是镇南王府罢了。镇南王府从来不好惹。

福昌大公主也没避着薛灵,照实将凤明湛提的条件说了。

杜如兰脸色惨白,薛灵摇摇欲坠。

“拿参片来。”

福昌大公主已有所准备,将一匣子参片推到两人面前,冷声道,“含着些,即便今日晕过去,莫非镇南王府就能罢休了。”

薛灵的泪珠儿已经断线般掉了下来,福昌大公主心下冷笑,淡淡地,“薛灵,你本是犯官之女。当初,驸马与你父亲交好,使了银子托了人,你发落到我的府上。我自问从未亏待过你,就是你愿意伺候兰哥儿,我,也认了。如今兰哥儿的前程就在你的身上了。皇上对这件事十分恼怒,如果你不愿意,介时皇上赐你一杯毒酒,我们家也只有去谢恩的。”

“母亲,我愿意娶郡主,母亲,现在镇南王府恨灵儿入骨,她过去有死无生,这不是叫我眼睁睁的看着灵儿去死么?”杜若兰情到深处,十分激动。

“凤明湛已经说了不会要她死,还会让她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他会好好的把这孩子养大,也不会恶待薛灵。”福昌大公主移开眼睛,不去看儿子含泪的眼神,叹一口气道,“只是,你要好好的与淑仪郡主过日子。如果你对郡主失礼,薛灵与你的孩子会怎么样,就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