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福昌大公主的动作比明湛想像的要快。

先是到皇上跟前儿一通哭,“皇上,如兰快不行了,求皇上派个得用的御医去瞧瞧吧……”

凤景乾听到福昌大公主请求陛见的事儿也觉得奇怪,今儿是福昌大公主的寿日,凤景乾还命内务府赐了寿礼。这会儿不是该在办寿宴么?看向冯诚。

冯诚恭声道,“奴才瞧着大公主脸色不大好,眼睛也是红的,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凤景乾宣召。

福昌大公主涕泪横流,妆花容毁,老态毕现,凤景乾心有不忍,吩咐道,“扶大公主起来,赐座。”又问,“皇姐这是怎么了?今儿个正是皇姐的好日子,怎么进宫来了?”

福昌大公主将事情去芜存精断断续续的说了,哭道,“这都是我的过错,如兰是个心软的,本想着留子去母,只是如今孩子尚未出世,且留着那贱人一条性命而已。不想给明湛瞧个正着,明湛护姐心切,就恼了……把如兰打的满脸是血,脑袋上见了白森森的骨头,请了太医都说不中用了……”说着又是一顿捶胸顿足的嚎啕,跪下叩头,哀求道,“求皇上赐几个得用的太医吧。若如兰有个好歹,我也不想活了……”

“冯诚,派几个得力的去公主府上。”凤景乾虽没眼见今日这一场闹剧,只一想便恼恨不已,冷声道,“皇姐素来明白,怎么如今倒糊涂了!如今如兰要尚郡主,倒先弄个庶子出来,皇姐让景南的面子在哪儿搁!这么满城风雨的,要如何收场!”

福昌大公主泣道,“都是我妇道人家不知深浅,如兰这个样子……若有个好歹……就算孩子是个贱婢生的……也算留个后啊!”一时倒是不敢处置了。

凤景乾总不会掉价到逼着个奴婢堕胎,淡淡地,“那皇姐就先回去,好生照看如兰吧。缺了什么药材过来跟朕讲,朕赐给他。”

凤景乾并不希望杜如兰一命呜呼,这事儿是明湛动的手,如果杜如兰死了,福昌大公主和昌北侯是不会善罢干休的,难道叫明湛去一命抵一命?到时怎么跟他兄弟说?

啊,你儿子来我这儿住了半年就犯了人命案,被朕给斩首了。要不,你另派个听话的来吧?

凤景南会如何回答呢?

凤景乾冷笑,真是巧的很,明湛轻易不出宫,第一遭去福昌大公主府就碰到了杜如兰怀有身孕的爱妾,还将杜如兰打了……巧的很呐!福昌大公主总不会自暴其短,那么这事……说与明湛无干,他都不能信!只是福昌大公主最精明不过,如何没有察觉其中的蹊跷呢?

“去宫门口传旨,明湛回宫让他立刻来见朕!”

明湛跟福昌大公主前后脚儿的事儿。

明湛打发了其他人,只带了方青陛见。

方青跪在地上,抖抖索索的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凤景乾驳然大怒,斥道,“作死的狗奴才!”真是,真是被卖了还帮着明湛数钱呢!他怎么就派了这么个蠢货!

凤景乾狠狠的瞪向明湛,果然是故意的啊!对啊,这是朕派给你的内侍,你还把朕拖下水了!福昌长公主觉出不对,当然不敢直说!人是朕派给你的,说不得福昌长公主得以为朕这是默许呢!

好算计,真是好算计!

“全都退下!明湛,你留下。”

冯诚与方青悄不声儿的躬身退出去,偌大的宫殿内只余凤景乾与明湛俩人,明湛低着头儿,蔫儿不啾儿的站着。

凤景乾见他这副德兴就大为光火,骂道,“今天逞了这天大的威风,在朕面前摆出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来装什么!”

明湛的大头像是不堪重负,依旧垂着。

凤景乾道,“杜如兰被你打死了,你要怎么办?”

明湛摸出小本子来要写字,凤景乾拍了拍御案,“到这儿来写。”

“我有分寸,他死不了。如果他意外死了,我给他偿命。”

凤景乾看一眼明湛的烂字,冷笑,“你真有胆量哪。想偿命,那你有没有问过朕,有没有问过你父王,你母亲?你胆大包了天,连朕都敢算计,你眼里还有谁?”

明湛避重就轻,转移话题,“一个女人一辈子能嫁几次?伯父也有女儿呐。”

想到这件糟心的婚事还是自己指了,凤景乾顿觉气闷,道,“你既已知道,心里不痛快,怎么不来与朕讲。朕赐一杯酒,马上能处置了那个贱婢,谁还敢声张?非要搞的这样沸反盈天、人近皆知,让人看了大笑话!”

“贱人做了贱事,怕什么笑话?”明湛抿着唇写道,“福昌姑妈先前对我那么好,不过是想替狗男女遮掩,还想骗我姐姐早嫁过去?这才是亲姑妈呢!嘴甜心苦,不过如此!谁又曾为我姐姐真心考虑过!怕笑话就不该做出丢人的事儿!如果我姐姐嫁过去做这现成的便宜娘,到时笑话的就是我父王、你弟弟了!皇伯父又有什么面子!”

“莫非为了保全他们的脸,就要丢自己的脸!”明湛眼里尽是讽刺。

“那你打算怎么收场?”这件事,说来是福昌大公主没理,明湛闹一通也是有缘由的。只是凤景乾是绝不会说出取消赐婚的话的。

“如果是二公主或是三公主遇到这种事,皇伯父要如何处置?”明湛反问。

怎么办?怎么办?哼,朕会叫杜如兰死,然后另给女儿赐婚,如此两全!不过杜如兰不是普通的人,他是福昌长公主的嫡子,凤景乾的外甥,凤景乾当然不能叫外甥去死。可另一边儿是亲侄女,凤景乾为难了,“这样吧,朕命福昌大公主处置了那个贱婢。男人么,三妻四妾也情有可原,你也退一步,别这样不依不饶了。”

明湛写道,“把那个女人交给我。”

“你要做什么?威胁杜如兰?他只会更恨你,明艳嫁过去要如何过日子?”凤景乾问。

“他心爱的女人和孩子都在我手上,如果他在意女人孩子,自然不敢慢怠大姐姐;如果他不在意,那就更完美了。”明湛唇畔含着一抹笑,挑了挑淡淡的眉毛,想做出个妖孽大BOSS的神色。怎奈相貌不争气,只让人觉得这小子挤眉弄眼,简直坏透了。

凤景乾没好气,冷哼,“你倒是打的好算盘。只是这样一来,夫妻焉能同心?”

“尊严比性命更重要。”

明湛板着胖脸,一副很认真的模样,凤景乾好笑的点他眉心,“别信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那套鬼话,性命比一切事都重要,你也别动不动的就去给人偿命。”

明湛咧嘴一笑,继续写道,“那我就等着皇伯父的好消息了。”

凤景乾冷哼,算是默许了。明湛收起小本子,凑到凤景乾跟前儿,弯着眼睛,瞅着凤景乾笑,凤景乾白他一眼,“做什么,想跟朕说什么好话?”

明湛忽然撅起圆圆的嘴唇,啾的在凤景乾脸颊上亲了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