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福昌大公主满肚子怒气晦气,只想进去狠狠发作了狐狸精。

拨开众人,陡然看到心头肉的小儿子满脸血的躺在床上,悲呼一声,“我的儿哪!”哀哭着扑了过去,心若刀绞的哭了起来。

福昌大公主的寿宴还有两位儿媳妇和大儿子在外头支应,只是人们耳闻了风声,也不好多呆,早早的散了。

这场事件见证人很多,事后许多人想到明湛的狠手都会不由自主的哆嗦一下,然后摸一摸额头,镇南王府的女婿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此刻在马车里,哆嗦的还有另两个人:何玉方青。

何玉既兴奋又害怕,“主,主子,衣裳丢在北昌侯府,没事吗?”

“做的很好,没事的。”明湛拍了拍何玉的手,安抚。

方青已经要晕过去了,他被明湛算计了进去。是、是他,帮何玉换装、梳头、扮小丫环……这,这么大的事,皇上一定会知道。他跟在明湛身边,甚至是事件的参与者之一,可是,事前他没有传任何消息给皇上……现在他跟皇上说他事先并不知情,皇上会信吗?

方青仿佛已经看到了末路。

一只软软胖胖的手覆在方青的手上,方青一哆嗦,眼中哀绝。

明湛摇摇头,在方青掌中写道,“别害怕,没事的。回去后我与你去面圣,你照实说就行了。”

明礼私心也觉得解气,问明湛,“你拿什么砸的杜如兰?”

明湛从袖子里摸出一块儿四方玉壁,半拉砖头大小,上面还沾着血。明礼掂了掂,又有些担心,“那大姐姐的婚事可要怎么办?”他完全没想过杜如兰会不会被砸死,在云南做土皇帝久了,已经忘了杀人要偿命的事儿。

“静观其变。”明湛一时也没什么好主意。

明礼索性权全交给明湛处理,也不再多问,此时才道,“诶,你不会把杜如兰砸死了吧?”那样倒省事了。

万众瞩目的杜如兰并没死,不过也并不好过。明湛把他的鼻梁差点儿拍断,鼻子酸痛,牵动泪腺,鼻血与眼泪横流,刚刚止了。脑门儿上还开了两个寸把长的血口子。如今杜如兰刚刚擦洗过脸上的血,由御医伺候着上了药,脑袋上缠了三尺雪白的细纱。

福昌大公主心中既怒且痛,捂着帕子哭道,“我早说把那小蹄子处置了,你就这样认死扣儿!如今叫他们兄弟抓个正着,叫镇南王知道了,如何肯善罢干休,可怎么是好?你就听为娘一句劝吧……”

杜如兰静静的盯着床顶的暗绣帐幔,轻声道,“灵儿活,我活;灵儿死,我死。”

北昌侯气的脸色铁青,嘴唇直颤,吼道,“那你就去死!”

明湛下手狠,杜如兰有些脑震荡后遗症,只觉脑袋里像有一千头大象在奔跑一般,此时母亲哭泣父亲吼叫,杜如兰只觉脑袋里“嗡”的一声,胸口泛起无数恶心,急手夹脚的推开母亲,先前喝的酒水吃的饭菜一股脑儿吐在了地上!

房里一股酸腐恶臭,福昌公主险些也跟着吐了。

杜如兰只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马车先送凤明礼回府。

明湛体恤范家父子久不得相见,便将范维也带了出来,留在府里和范文周吃个午饭。范文周见着儿子自然高兴,心里却又牵挂着福昌大公主家的事儿,听得这个时辰就回来了,心里一沉,果然出事了,急忙出门相迎。

明礼明湛进了屋,喝了茶,范文周有问,明礼便将事原原本本与范文周说了。

范文周倒吸一口凉气,眼瞧不见,这就把人给收拾。试探的问,“四公子,如今事情闹的这样大,要如何收场?圣旨已下,断没有收回的道理呐。若是给北昌侯府的人知道这事是四公子安排人挑开的,您又打了杜如兰,大姑娘嫁过去要如何过日子呐。”

明湛写道,“一没行聘,二未过礼,大姐姐还没嫁呢。”

看来四公子想悔婚,范文周一把年纪都得在心里小小佩服一下明湛的胆量,抚一下薄绸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四公子是有法子请皇上收回指婚的旨意吗?”

明湛冷笑,“又不是我给大姐姐订的亲事,跟父王说,叫他想法子吧。”

范文周正色道,“四公子要不要听一听属下的看法?”

明湛点头。

“四公子,大姑娘是您的姐姐,所以娘家人遇到这种事会很愤怒,这是人之常情。”范文周道,“不过,您已经把人打人,算是出了口恶气。如今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寻常事,就是驸马也还有两个通房呢。你打了人,福昌大公主碍于咱们府的面子,将那丫环处置了,再到太后跟前儿认个错儿,本就是御赐的婚事,这里头有皇上的面子、威信,自来皇上的圣旨就没有收回的道理,就算是错的,这桩婚事还得继续。”

“就算您写信问王爷,估计王爷为大局考虑也就是这个说法。”范文周对凤景南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冷静的说,“属下认为,如果四公子还想继续与北昌侯府的婚事,就势必要将何玉的事儿掩起来,不能让北昌侯府察出珠丝蚂迹,如此大姑娘先占了理,嫁了才好行事。如果四公子不愿与北昌侯府联姻,还是早做打算。如今事情已是沸沸扬扬,皇上今天就能知道,少不得叫了四公子过去问询,四公子心里要有个主意才是。”

连亲爹都是个靠不住的老混蛋!

明湛点了点头,带着范维等人就要回宫,范文周再也过不了这种心里没底七上八下的日子,拽住明湛的袖子,请求,“四公有什么妙策,可与属下说说,属下虽鲁钝些,出膀子力气还是可以的。”

明湛拉过他的手,写了一句话,“天机不可泄露。”意味深长的看了范文周一眼,拍拍屁股走了。

明礼送走弟弟,回头问范文周,“先生,明湛打算怎么办哪?”

范文周哭笑不得,无奈道,“四公子说天机不可泄露。”

明礼疑惑:真的?你不是哄我的吧?

范文周见明礼竟然生疑,深恨自己多嘴,拽着明湛问东问西,倒让明湛戏耍了一回。只得好生与明礼解释了一番,去了明礼的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