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马威与苦肉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魏家自从出了魏太后,便已鸟枪换炮,不仅一举封侯,更加炮制出了若干有名的祖先,如:魏武子、魏无忌等皆被记入魏氏族谱,成为魏家先祖。

魏贵妃入宫多年,虽无皇后之名,已有皇后之实。平日里人们恭维身出名门、端肃恪孝,忽然间被人平地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怎能不心生愤恨?明湛那恍若实质的嘲讽眼光简直就是在提醒她,寒门敝户,不屑与之为亲。

魏贵妃心口疼了半日,决心要给明湛好看。晚上睡觉前就听到明湛又给了她太后姑妈一个没脸的事儿,魏贵妃冷笑:莫不是把紫禁城当成他镇南王府不成?

皇宫人行事自有准则,既然明湛回绝了太后赏赐的宫人,魏贵妃索性半个人都不派给他,先前盘算好的礼单也收起来压箱底,他凤明湛连太后赐的人都不稀罕,想来也是看不上宫里的赏赐的!

明湛就关起门来过日子。

范维倒是有些担心,不过看明湛淡定的脸色,心里稍安。

事实上,范维从未在明湛脸上看到过诸如“焦急、不安、惶恐”之类的表神,明湛永远按部就班的起床、梳洗、晨练。

洗漱过后,先在庭院里抻抻胳膊腿儿。明湛不会说话,他的院子就格外安宁,只有早起找虫吃的鸟儿在啁啁啁的歌唱。

石榴院是座三进小院儿,并不如何富丽宽阔,可见当年凤景南在宫里并不得势。院里一个小小的池塘,中间垒了假山,远远可以看到假山上附着的绿藓。水中几株睡莲飘浮,花开正好。池畔两株石榴树,正是榴花如火的季节,树荫下几许落花。这院子,倒也名符其实。

早上正是凉爽的时候。范维是书生,在石榴树旁捧着一卷书摇头晃脑的念着。

过一时,膳房里的小内侍拎着沉重的食盒送来早膳,清风明月已命人在屋内支起桌椅,明湛招呼范维一道洗了手,坐在桌前,一样样精致的小菜饽饽点心铺陈开来,衬着雅致的青瓷,分外精细。

清风拿了两个荷包递过去,笑道,“我们初来乍到,麻烦两位小公公了。”

二人自是谢恩不迭。

三样粥品,八样小菜,四样饽饽,六样点心,就是明湛在家也没这样丰盛。不过他没有动箸,一桌子花花绿绿的早膳,没一个是冒热乎气的。

明湛写道,“你们散去分了吧。让所有的人闭紧嘴,不可外传闲话。”起身回房间。

明湛是个很沉住气的人,他身边的人也都很沉的住气,绝对没有那种瞎瞎蛰蛰、大惊小怪的人物儿。范维不放心,还是跟了进去,准备劝上一二,“温公公以前也是在宫里伺候过的,要不让温公公出去打听打听,四爷的身子最要紧。”

“不必。”明湛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范维,写道,“我心里有数,你出去吃饭吧,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下马威来的比想像中的更快。

范维用过早饭,瞅着时辰,便收拾了书本随明湛去闻道斋念书。

皇帝给儿子们请的先生,自然不是徒有其表的草包。

一等一的博学大儒,诸子百家信手拈来,口若悬河,学识渊博,比曾经教明湛的先生要强出一座山去。

明湛口不能言,先生也无从考较他的学问,简单的问过他读到哪儿,便接着给他继续讲了一段儿,留下抄写的功课。

明湛发现所有的人都对他很冷淡,是啊,他一来先把魏太后魏贵妃姑侄俩得罪个遍,搬到石榴院,皇上与后宫也没赏他什么东西,他又不具备镇南王府的继承权,若是有人跟他亲热,他该怀疑那人的居心了。

明湛按照皇子们念书的规律,上午习文,下午骑射,倒也老实。

膳房里见明湛并未发作,自然更加有恃无恐,明湛硬生生的三天米不沾牙,照样生活。就能挨饿这一点儿看,范维也佩服明湛。

明湛的脸色有些憔悴,这是自然的。知晓内情的如范维会担心,三天不吃饭,不憔悴也难。不了解的如皇子们会想,给太后难堪,现在知道厉害了吧,被穿小鞋儿是一定的。

所有人都等着明湛出招,看这小子在慈宁宫的气焰,不像忍气吞生的人哪。连范维都在猜测,明湛会如何应对,总饿着也不是法子哪。

明湛的晕倒没有任何先兆,前一刻还坐在马鞍上射箭,说倒就倒了。若不是教他骑射的师傅在旁边儿,非出大事不可。

范维脸都白的跟纸一样,扑过去直掉泪,摇着明湛喊,“四爷,四爷,你这是怎么了?四爷?”

这天恰好是凤明澜纳侧的好日子,除了凤明瑞为人寡淡没去喝喜酒,凤明祥带着凤明禇出宫玩儿了。所以凤明瑞恰好也在小校场,见凤明湛倒了,自不会袖手,过去狠掐明湛的人中,明湛仍未醒。

凤明瑞一指身侧的大太监道,“赶紧去上书房回禀父皇,说凤明湛在校场晕过去了,领了牌子去太医院叫个稳妥的太医来。”

此事拖延不得,明湛虽然失宠,身份儿摆着呢,才来帝都三天便出了事,谁担的起镇南王的愤怒?

武师傅一把抄抱起明湛,后头跟着凤明瑞、抹泪儿的范维以及两个小太监,急步往石榴院赶。宫廷里规矩森严,皇子们群居在一处儿,这地方最要紧不过,不是随便进的。武师傅被麒麟门的侍卫拦住,凤明瑞瞧着这儿离石榴院还远着呢。再一瞅明湛带着的人,范维脸上带着稚气,细不伶仃的百无一用,还有个小太监,年岁也不大,俱是不中用的。

凤明瑞自己身边儿的大太监被差去请太医了,这里头,还就是凤明瑞稍微高大些。

凤明瑞只得接过“重任”,俯身道,“师傅你把明湛放我背上吧,里面你不好进去的。”

凤明瑞也不过十三岁,自认有膀子力气,哪知凤明湛一身胖肉,沉的要人命,险些把凤明瑞压到地上去。小太监水银担心道,“主子,要不还是让奴才背着四爷吧。”

“你还没他高呢,哪里背的动。行了,你们两边儿扶着些,走吧。”凤明瑞一咬后槽牙,额角暴出三五青筋,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