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六十二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陌第一次听到“傅闻声”这个名字,就想到了傅闻夺。傅这个姓并不多见,又叫闻声,怎么听怎么和傅闻夺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除非两者的字不一样。等傅闻声否认了自己和傅闻夺的关系后,唐陌便将这份怀疑埋在心底。他甚至也觉得:傅闻声和傅闻夺应该没有关系。

经过两次的黑塔广播,全华夏、乃至全世界的玩家应该都熟悉了傅闻夺这个名字。除此以外,华夏玩家更是对这个名字有着某种“刻骨铭心”的独特感情。

如果傅闻声真的和傅闻夺有关系,他不该这么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真名说出来。既然他能说,九成可能性他和傅闻夺并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身正不怕影子斜。

然而唐陌万万没想到,到最后他和白若遥都被这个看上去聪明天真的小男孩骗了。

叫傅闻声是对的,否认和傅闻夺的关系是假的。这孩子一句话七真三假,演技极佳,把两个大人全骗过去了,甚至他都离开副本了,唐陌还没意识到自己被骗,等傅闻夺点明才知道真相。

“人小鬼大。”唐陌无语地嘀咕道。

傅闻夺:“什么?”

唐陌道:“没什么。虽然他是你的堂弟,但是傅闻夺,抱歉,他已经离开副本了。我无法再和他联系。”

傅闻夺声音低沉:“没关系。我也没想到他还活着,这是个意外。你的游戏结束了吗?”

唐陌摇首:“还差一点。”

“好,不打扰你了,小心。”

火鸡蛋被挂断,唐陌抬起头,定神看着眼前宏伟的大门。他一只手拿着两朵月亮花,另一只手轻轻地按在小阳伞的伞柄上。不用傅闻夺说,他也会小心翼翼,因为这是攻塔游戏。打破莫比乌斯环离开走廊是游戏的重要部分,但谁也不敢保证,红桃王后的卧室里会不会有什么其他危险,这也是游戏的一部分。

唐陌仔细听着门内的动静。门内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响。

唐陌迅速地推开门,同时身体往旁侧开,防止门内的突袭。然而并没有任何异样,门内静悄悄一片,唐陌冷静地等了许久。三分钟后,他转身进入房间。

宽敞华丽的房间里黑暗安静,皎洁的月光透过彩色玻璃窗照射进来,在地上映下一个斑驳陆离的长方形色块。借着这暗淡的月光,唐陌很快适应房间里的光线,看清楚房间的景象。看到那张熟悉的大床和床后的巨大衣柜,唐陌微微愣住。他再往旁看,当他看到梳妆台上插着三根彩色羽毛的花瓶后,他苦笑着摇摇头,走向那个毫不起眼的花瓶。

原来他们早就来过红桃王后的卧室。

梳妆台上的花瓶里插着红绿紫三色羽毛,暗示了玩家队伍的数量。同时,这也是月亮花的花瓶。花瓶是用来插花的,不是插羽毛的,把月亮花插进这里,宝石走廊就会永远关闭。

唐陌一步步地走向那只小小的花瓶,就在他快走到那花瓶的面前时,一道尖啸的风声从唐陌的身后窜了过来。唐陌目光一紧,反射性地侧头避开,谁料这东西竟然在空中转了个向,再刺向唐陌的眼睛。

唐陌立即念出咒语,啪嗒一声打开小阳伞,挡在自己的面前。

尖锐的长矛刺在小阳伞上,发出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唐陌的身体素质提升后,力气也变得很大。可这一矛刺过来后,他感觉仿佛是一堵山重重地撞击而来,他竟然被撞飞出去,砸在了红桃王后的衣柜上。

喉咙里一阵腥甜,唐陌将这口血咽了下去,抬首看向这个神秘的敌人。

这是一个身高三米的巨型扑克牌卫兵,它手里拿着一根两米长的长矛。扑克牌里,那双小眼睛闪烁精光,死死地瞪着唐陌。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它的扑克牌上,这张扑克牌和唐陌之前在宝石走廊里遇到的不一样,这个卫兵的扑克牌上有颜色。一层淡淡的金色覆盖在它的盔甲上,仿佛它就是卫兵里的将军。

唐陌不该疏忽大意,他一掌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金色卫兵不给唐陌喘息的机会,唐陌刚刚站起,它就是一矛刺来。它不仅身材威武,速度还极快,一点都不笨重。它在房间里灵活走动,一步步地封锁唐陌的空间,将唐陌不断地逼入死角,只能不停地拿小阳伞当盾牌,连收伞反攻的时间都没有。

密密麻麻的矛影铺天盖地而来,唐陌无法反攻,金色卫兵攻击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这长矛锋利无比,轻易地挑开唐陌的皮肤,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唐陌的后背已经贴上了卧室的墙壁,退无可退。金色卫兵趁机高举长矛,从上而下,打算刺穿唐陌的头颅。正在此时,唐陌快速地收伞,他整个人躺倒在地,一脚蹬在墙上。借着这股力道,他向扑克牌卫兵两腿之间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