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七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苏州园区,某大型商场。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妇女快速地在商铺之间飞奔。她的右手被人从手腕处连根砍断, 鲜血好像瀑布, 从平整的切面中喷涌而出。她在奔跑的同时, 不断用另一只完好的左手四处挥舞。随着她挥舞的动作,两边商铺里的商品、桌椅全部悬浮起来, 砸向她的身后。砰砰砰!漆黑色的三棱锥形利器迎击上这些利器,利刃触碰的一瞬间,这些商品全部被切成两半。黑衣男人脚步极快地在后面追着, 那中年妇女的眼中全是疯狂的颜色。她疯了似的大吼大叫, 一边使用异能, 将更多的东西砸向傅闻夺。每使用一次异能,她的脸色就越红, 好像膨胀的气球, 随时可以爆炸。两人一前一后, 很快就追到了商场地下一层的超市, 追到了刀具用品区。看到四周尖锐的刀具,妇女双眼发亮, 移动这些刀具刺向身后的黑衣男人。傅闻夺面不改色地避开这些厨用刀具。他反应极快, 刀锋擦着身体而过, 有时被他挥手击开。然而这些刀还是太多了, 一把水果小刀划破他的右脸, 血珠在空中飞射而出。这是傅闻夺第一次受伤,中年妇女激动地再使用异能,将超市的柜台举了起来。但就在她刚刚操控柜台悬浮的下一刻, 几乎是眨眼间,男人便走到了她的跟前。“你……!”锋利的利器并没有给这妇女说话的机会,直接刺穿了她的喉咙。她张开嘴巴,错愕地看着这个杀死自己的人,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的速度可以这么快,和她前去上海的同伴一样,快到了无法用肉眼捕捉的地步。中年妇女轰然倒下,微张的嘴巴里,牙齿缝隙间还夹着一些残留的人肉。傅闻夺右手一甩,尖锐的利器又变成正常的右手。他确定了这个女人已经死亡后,看了周围一眼,转身走出超市,开着越野车离开。这几天都是阴天,沉甸甸的黑云重重地压在江南大地上。傅闻夺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着地图,找到了上高速的路。他的右脸颊上,那道浅浅的口子开始愈合。不过几分钟,又恢复成原本的模样,皮肤光滑如初。在傅闻夺走了之后,两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女颤抖着走进地下超市。他们互相拉着对方的手,给自己加油打气。“……那个人说他会杀了那些杀人魔的,他一定已经杀了他们。”“对,他走了,肯定是已经杀了那些人了。”两人这样说着,好像是在给自己找理由,鼓起勇气进入超市。他们走在超市的货架间,两腿发抖。当他们看到那个躺在柜台旁的妇女尸体时,两人慢慢睁大了眼睛。激动过后,是喜悦的眼泪。年轻的男女抱在一起。“她死了,她死了,给璐璐报仇了……”上海,浦东新区。唐陌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再遇见这个小姑娘。十天前唐陌冒险前往市北中学,在讲台下给小姑娘留了信息。十天后,陈姗姗就来了。唐陌问道:“看到了我留的信,找过来的?”短发女孩十分成熟,她认真地回答道:“是。唐陌哥哥,三天前我和菲菲到了学校,看到你留的信。不过这个商场有点难找,最近偷渡客杀人事件在上海又经常发生。你们和那群偷渡客是死对头,想过来要费点功夫,不能直接过来。所以花了点时间。”洛风城看向唐陌:“你把阿塔克和偷渡客组织的事情告诉这个小朋友了?”唐陌:“没有。只是说了一下,小胖子和我现在正在一个异能者组织里。”闻言,洛风城轻轻地“哦”了一声,看向陈姗姗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好奇和探究。乔菲菲先去找赵子昂了,唐陌带着陈姗姗,到地下停车场的角落里交谈。“是他们救了赵子昂和刘晨吗?”陈姗姗问。唐陌:“是。我和这个组织的一个成员认识,半个月前我来找他了解偷渡客组织的情况,正好碰见他们救了小胖子。”陈姗姗点点头。一个月不见,这个小姑娘变得更加聪明了。虽然唐陌无法再获得陈姗姗的异能,看看她现在的异能等级是多少,但是小姑娘确实比一个月前更聪明许多。唐陌只说自己和赵子昂在一个异能者组织里,如果陈姗姗想要找他们,可以过来。仅凭这一点,陈姗姗就推测到,这个异能者组织和那群偷渡客可能是敌人。首先唐陌在离开市北中学的时候就说过,找到好友后,他会回苏州。现在唐陌还留在上海,说明他肯定是有事情要做。这个事情极有可能是对付那群杀人魔偷渡客。除此以外,小胖子和同伴是往西边去的。陈姗姗之所以要回头,就是担心小胖子的安全。按照陈姗姗的嘱咐,赵子昂不会随便和人接触,更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一个异能者组织里。十有八九是赵子昂遇险,这个异能者组织正好救了他们。上海现在最危险的就是那些偷渡客。和偷渡客做对的异能者组织,当然就是他们的敌人。唐陌想到:“你们不是还有一个同伴吗?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他的家离学校不远,他爸妈不在了,但是他回家看看的时候,碰到了他的叔叔。他叔叔还活着,他就和我们分开了。”陈姗姗道,“唐陌哥哥,你们是想杀了那些偷渡客?”唐陌:“不杀了他们,他们会继续在上海进行屠杀,杀死更多的人,包括我们。”“我在学校楼梯口碰到的那具焦黑的尸体……是偷渡客?”“嗯,他跟踪我去了你们学校。”陈姗姗:“那现在还剩下几个偷渡客?”“还有六个。其中只有一个偷渡客的异能我们非常清楚,另外五个的异能暂时不明。”唐陌把目前的大致情况给陈姗姗说了一下,不过多久,小胖子得知两个同学来了,激动地连忙跑过来找人。四个十几岁的孩子聚集在阿塔克的手术室里,说着这一个月来各自的遭遇。唐陌离开了手术室,和杰克斯前往S4副本。四天前,他们通关了S2副本,获得了任务奖励。可惜这个任务奖品并没有太大价值,在对付偷渡客上,发挥不了作用。今天他们要通关的就是S4副本。晚上唐陌回停车场时,小胖子捂着受伤的手臂,活灵活现地给两个女同学描绘自己英勇救人的场景。乔菲菲被他逗得一笑一乐的,陈姗姗倒是比较平静,询问了刘晨的伤势。天越来越阴了。这几天天气越加寒冷,一股冷锋从北方过来。刺骨的风刮在人的脸上,好像刀割。这样的寒冷连预备役都能抵抗,地球上线后,人类再也不畏惧温度的降低。然而这些风却暗示了,一股冷空气的到来,很可能带着一场大雨。洛风城说三天后会有一场暴雨,到时候就是偷袭偷渡客组织的最好时机。唐陌看不出这个天为什么会下雨,前一天的晚上,他找到洛风城:“怎么偷袭?”洛风城拿出一张手绘的建筑平面图:“这座商场一共有三个玻璃升降电梯。最南端、最北端,和商场的中心,各有一个。电影院在商场的第十二层……”阿塔克组织目前共有二十五人,但是拥有强大的攻击性异能的成员,只有十人,包括受伤的小胖子。唐陌听了洛风城的计划,赞同地点头。最后,他道:“饕餮要么比神速厉害,要么是个极为重要的人。洛风城,你觉得饕餮是谁?”洛风城沉思片刻:“黑带是饕餮的可能性有四成,另一个男人是饕餮的可能性有六成。”唐陌没有反对。他走出洛风城的办公室。今天晚上所有成员都需要好好休息,第二天晚上,他们十个人以及唐陌会前往浦西,偷袭那六个偷渡客。唐陌并没有立刻回到自己的车里,他在手术室外找到了独自一人的小姑娘。唐陌开门见山:“我有一件事,姗姗,想听听你的意见。”“什么事?”“剩下的六个偷渡客里,有一个人的外号叫饕餮,现在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人,半个月前他曾经与阿塔克组织的某个成员交过手,没发生太大的冲突,转身逃走了。”唐陌简单地概括了一下,“还有一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异能不明,长期用黑色的绸带绑住眼睛,但不是瞎子。每次他出现,身边都会跟着一个偷渡客,当他的保镖。”唐陌顿了顿,看向陈姗姗:“你觉得,谁是饕餮?”陈姗姗思索许久,问道:“谁是饕餮很重要?”“我只是喜欢预防一切可能。”“我觉得是第二个人。”唐陌问道:“为什么?”“信息太少,根本不可能推测出谁是饕餮。但是我直觉……是他。”陈姗姗抬起头,“抱歉,唐陌哥哥,这样的信息量实在推不出真相。我只能说,直觉是他。”唐陌点头:“这就够了。”进手术室看了眼学生们,唐陌回到自己这些天居住的商务车上。他翻开异能书,打开到陈姗姗的那一页。【限制:判断准确度上限为50%,体力提升空间为0】判断准确度的上限为50%,这并不是说陈姗姗在对某件事进行推理分析后,她得到的结果有50%的正确率。而是说面对任何一个未知的问题,她根本不用去分析,就有50%的可能性,猜到正确结论。当然,这是上限,下限不明。但这样已经极为可怕。虽然唐陌和洛风城都觉得饕餮更有可能是那个年轻男人,但是唐陌还是决定相信陈姗姗的直觉。他伸出手,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圆圈。第二天下午,唐陌和阿塔克组织的十个成员分成六组,乔装打扮后,从商场里依次离开。他们并没有走一路,直到下午五点,才在南京路附近汇合。天色漆黑,浓墨似的乌云笼罩着整片天空。唐陌众人藏在大厦对面的一家快餐店里,沉默着看着天空。厚重的乌云越积越重,恐怖的黑色将世界吞噬。没有电,没有灯,这个世界就是一片黑暗。如同洛风城所说的一样,四个小时后,九点整,一滴豆大的雨砸在了肯德基的玻璃上。“哗啦啦——”大雨倾盆而下,硕大的雨滴狠狠地砸在地上。雨幕好似大雾,让这条曾经繁华无比的商业街变得更加朦胧。大雨之中,十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冲过雨幕,刷的一下进入了偷渡客所在的商业大楼。进入商场后,十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轻轻点头,很快各自分开。阿塔克的九个人三人一组,一共三组,沿着三个安全楼梯走上十二层。唐陌一个人单独走最后一个安全楼梯。噼里啪啦的雨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商场里,掩盖了他们的脚步声。五分钟,十人全部走到了十二层。他们藏着黑暗里,互相看不见对方。唐陌脚步放轻,小心翼翼地走进了电影院的大门。他在心中默数着秒数,同时尽量加快步伐,寻找藏身在电影院里的敌人。走到第四号放映厅的门口,唐陌忽然停住。他将耳朵贴在四号放映厅的大门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唐陌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在脑海里描绘出了洛风城曾经给他们所有人画过的那张影院内部图。当全部注意力放在倾听上时,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扑通扑通。然后,是一道极其微弱的呼吸声。唐陌拧紧眉头,听对方的声音。应该是坐在前排……前四排。前四排的最中央。只有一道呼吸声,声音很重,八成可能性是男人。唐陌在心里数着时间。第1100秒,第1101秒……第1198秒,第1199秒。第1200秒!唐陌翻手取出小阳伞,快速地念出咒语,一脚踹开四号放映厅的大门。他脚下一蹬,冲向那个坐在第三排正中央休息的偷渡客。在他发起攻击的一瞬间,其他三个方向,也传来三道攻击的声音。混乱突然开始。唐陌的偷袭起到了奇效,对方似乎在休息,压根没反应过来,唐陌的伞尖直直地刺穿了这人的肩膀。只听一道咔嚓的骨头断裂声,男人痛苦地嘶嚎道:“是谁!我杀了你!”空气中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唐陌耳朵一动,侧身往右侧避让开。那声音穿过他刚才站的位置,但突然转了个弯,缠上了他的右手手腕。“闪电,把灯打开!”一道响亮的女声在隔壁放映厅里响起。“啪嗒——”一道耀眼的电光闪过走廊,电影院的大门口,一盏高瓦数的大灯突然点亮。灯光无孔不入,照入每个放映厅里的时候,只有一点点昏暗的光线。但就是这一点光线,唐陌和偷渡客一起看清楚了对方。眼镜男!唐陌在心里暗道一声。长相斯文的年轻男人右手抬起,手里抓着一根橡胶质地的长绳,另一端死死捆住了唐陌的手腕。他的左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下垂着,很明显肩骨断裂,无法再动作。看清楚对方的那一刻,唐陌和眼镜男一起做出反应。唐陌举起小阳伞,啪的一声打开。眼镜男右手挥舞起来,那根看似柔软的橡胶绳拽着唐陌,将他抛到空中,再往地上砸去。唐陌立即将伞身对准地面。当他被甩到地面上时,小阳伞的伞面被压出一个恐怖的弧度,接着一弹,唐陌又被弹回空中。因为疼痛,眼镜男面目扭曲地盯着唐陌,不断地甩动橡胶绳,将他砸向影院的天花板、地面和四面墙壁。唐陌变换小阳伞的方向,一一挡住这些攻击。小阳伞一次次地弯曲变形,保护着唐陌没被砸到墙面上。当眼镜男再次将他甩到天花板上时,唐陌忽然收伞,狠狠地将伞尖刺进墙壁里。眼镜男倏地愣住。小小的阳伞被唐陌卡在天花板里,他正好位于天花板的角落。一只手被橡胶绳缠住,一只手拿着小阳伞,双脚踩在两面墙壁上,与站在地上的眼镜男对峙。“给我过来!”眼镜男怒喝一声,拽动橡胶绳。唐陌的右手被他拉着向前,左手死死按着小阳伞,稳住身形。两人一时间形成对峙局面,眼镜男目光一闪,他手指翻动,另一根橡胶绳从他的掌心飞出,抓向唐陌的另一只手。与此同时,唐陌站在天花板的角落里,张开嘴巴。他深吸一口气,用力吐出。轰!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唐陌的口中喷出。眼镜男的第二根橡胶绳已经缠住了唐陌握着小阳伞的手,他脸上的惊喜还没持续一秒,便双目睁大,惊骇地转身逃跑。但在这小小的放映厅里,风暴很快席卷一切。八级飓风将座椅吹得咯吱作响,眼镜男位于风暴的正中心,他被强烈的大风一吹,直接砸在了大荧幕上。狂风还在继续。强大的风暴从放映厅的中央吹出去,触碰到墙壁后,再返回压向唐陌。唐陌现在所处的位置极其巧妙,眼镜男用橡胶绳甩他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压制住对方,同时不牵连到自己的机会。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在影院的对角线上,风暴吹出去,眼镜男被狂风压在大屏幕上。这些风撞上墙壁反吹到唐陌时,力道正好将他压在天花板的角落里,让他不至于被眼镜男拉出去,同样陷入风暴。然而身为偷渡客,当眼镜男反应过来后,他将右手按在大屏幕上,一点点地站了起来。只要站起来,就能行走,他咬紧牙齿,恶狠狠地瞪着唐陌,一步步向他走来。八级的风只会对异能者造成一定影响,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不可能将他击败。眼镜男握紧了手里的橡胶绳。两根细细的绳子因为突然长距离的拉扯,变得极细,韧性极强地帮眼镜男捆住了唐陌的手腕。眼镜男单手拽着绳子,在狂风中行走。他嘴角划出一抹疯狂的笑容。他已经不再被这股狂风影响,只要给他半分钟,他就能抓住唐陌,直接绞死这个用风的异能者。从头到尾,这一切只发生在十秒钟内。“气吞万里如虎”异能持续时间一分钟,每天仅可使用两次。唐陌目光平静地看着眼镜男一步步地走向他,他握紧了小阳伞的伞柄,手腕微微扭动。下一刻,唐陌忽然闭上了嘴,放映厅里强大的风暴骤然消失。眼镜男一脸错愕,然而眨眼间,他便明白了唐陌放弃使用异能的原因。被绷长的橡胶绳因为压力的消散,突然收缩。眼镜男被这股弹力拉着直直地飞向唐陌,而唐陌也一把将小阳伞从天花板上拔了出来,任凭橡胶绳把自己牵扯着拉向眼镜男。半秒后,两人的身体在空中相撞。一根锋利的伞尖从眼镜男的胸口刺入,后背刺出。轰隆一声,两人落在了地上。唐陌拔出了刺穿眼镜男心脏的小阳伞,用伞尖将绑着自己的两根橡胶绳刺断。他俯下身快速地检查了一下,确定眼镜男已经死亡,这才拿起小阳伞,走出第四号放映厅。光线暗淡的电影院里,走廊中横躺着三具尸体。一具是阿塔克的成员,他的身上有被火焰灼烧的痕迹。另外两具是偷渡客。唐陌在另外两个放映厅里也发现了三具尸体。两个是阿塔克的成员,一个是偷渡客。现在一共死了四个偷渡客,三个成员。三个成员的身上都有火焰灼烧的痕迹。还剩下两个偷渡客。唐陌心中一紧,赶紧走出电影院。他一抬头,便看见一个年轻高挑的短发女人一脚将杰克斯踹开,同时她右手一挥,一团炽红色的火焰直直地砸向杰克斯。“小心!”唐陌赶紧伸出手,橡胶皮绳从他的掌心飞出,捆住了杰克斯的腰。唐陌手腕一动,将杰克斯拽到自己身后。商场里光线极暗,那年轻女人没看出唐陌使用的异能是刚刚才从眼镜男那里得到的。她站在十二层的玻璃栏杆上,警惕地看向唐陌。唐陌低头一看。地上躺了五个人。除了杰克斯,唐巧五人都瘫倒在地,身上不仅有灼烧的痕迹,还有一些其他伤口,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杰克斯的胸口早已被火焰烧黑,他被唐陌救下后,又一瘸一拐地站起来要冲上去战斗。唐陌一把拦住他:“是她一个人,把你们打成这样的?”杰克斯:“她一个人把我打成这样,唐巧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是被其他偷渡客弄伤的。”唐陌点点头,他低声默念咒语,刷的一下,打开了狼外婆的小阳伞。大雨滂沱而下,砸在商场的玻璃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唐陌举着小阳伞,目光冷静地走向这个短发女人。后者也冷冷地看着他。正在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十米时,一道沙哑的男声响起:“小心,他的异能是最强的。”唐陌心中一惊,这才发现在短发女人的身后,一个蒙着双眼的少年站在黑暗里,静静地“看”着他。明明对方的眼睛上还蒙着一层密不透风的黑布,但唐陌却觉得一道尖锐的目光凝在他的身上,仿佛看穿了他的秘密。唐陌眯起双眼,下一刻,他突然暴起,冲向黑布少年。熊熊烈火形成一道火墙,挡在他的面前。“你的对手是我!”唐陌撑开小阳伞,挡住这条扑向自己的火龙。火焰从阳伞的两侧分散开去,唐陌双手撑着伞,忽然,他抬起另一只手,挡在了自己的后颈。短发女人一拳砸在唐陌的手上,她向后翻了两圈,稳稳落地。唐陌收起小阳伞,转首看向对方。两人目光对视的一瞬间,一起动作。短发女人双手挥舞间,一团又一团炙热的火焰毫不客气地砸向唐陌。她拥有极强的格斗技巧,唐陌在这密集凶悍的攻势下,只能凭借强大的身体素质,一次次地用小阳伞做防御。又是一团烈火烧向唐陌的眼睛,唐陌整个人向后翻滚,躲开火焰。短发女人趁机一个扫腿,唐陌急忙用手撑地,躲过这一腿。还没回过神,短发女人又是一拳砸向唐陌,唐陌用双臂抵挡。他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击飞,后背撞裂了十二楼的玻璃围栏,从十二楼落了下去。杰克斯惊道:“唐陌!”唐陌从十二楼坠落下去,他收起阳伞,用力地将伞尖戳进了商场中央的玻璃电梯里。玻璃层层破裂。当唐陌借力减速滑落到第八层时,咔嚓一声巨响,观光电梯的整块玻璃全部破碎。唐陌一脚踩在电梯的钢筋结构上,几次用力,又回到了第十二层。正面迎接他的,是一片汹涌澎湃的火海。唐陌不敢大意,直接使用“气吞万里如虎”,将所有火焰吹散。火焰散开后,短发女人的拳头就砸了上来。唐陌无法躲避,一道清脆的骨折声,他被一拳砸裂了鼻骨。地球上线后,这是唐陌遇见过的最强大的敌人。异能强大,更重要的是格斗技巧太强。唐陌所有的动作在她的眼中,好像小儿玩闹,她轻而易举地化解,一次次将唐陌逼到绝路。就以她恐怖的格斗技巧,如果她的异能不是火焰,而是神速的速度,那么一百个唐陌也不够她打的。这女人的火焰异能明显强于唐陌的“还我爷爷”。“气吞万里如虎”今天已经用过两次,不可能再使用。唐陌的攻击性异能就这两个,他大脑飞速运转,思考自己到底该怎么办。这时,女人的拳头裹着熊熊火焰砸向唐陌。唐陌避闪不及,他双目一缩,一块巨大的石头挡在他的面前,被女人一拳砸碎。唐陌已经无法再去犹豫,他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这是你的异能?”女人一惊,她意识到:“你的异能不是那个风……”在这个女人说话的一瞬间,唐陌的身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银色。时间的河流在这个时候渐渐停滞。寂静黑暗的商场里,杰克斯和唐巧担忧地看着唐陌,杰克斯的“小心”两个字才说出第一个字,第二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年轻女人的拳头在半空中停住,她眼珠微微颤动,好像发觉出了什么。她努力地伸出手,一团火焰挡在她的面前。然而,这里不是学校空间狭窄的楼梯间,唐陌可选择的方向有太多。唐陌从女人的身后出现,锋利的伞尖刺穿她的后脑。时间又恢复了正常,谁都没看清唐陌是怎么突然从女人的身前瞬移到她的身后的。连这个女人也死死睁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前方。鲜血从她额头上的伤口里流淌出来,顺着她的鼻梁,滑到嘴边。时间异能的副作用远不止消耗生命!这短短两秒钟,唐陌已经消耗了四分钟生命。同时他发现,自己此刻身体虚弱,已经不是强盛状态。如果再对上这个女人,恐怕会一击毙命。他深呼吸几下恢复体力,抽回伞。女人轰隆倒地。她的眼神渐渐涣散,但就在她双眼焦距即将消散的前一秒,她用力地一掌拍地。唐陌一惊,立刻转首看向躲在黑暗里的黑布少年。一堵高大的火墙平地而起,拦在了他与少年之间。那少年的眉眼间笼罩起一层淡淡的黑气,他转身就跑。唐陌赶紧去追,被这火墙拦住。等唐陌冲破火墙时,他看到这少年全速奔跑,撞碎了大厦的玻璃窗。他不是想寻死,他是想跳到隔壁的大楼上!唐陌赶忙追上去,却见在漆黑的大雨中,一个小胖子静静地站在对面大楼的天台上。黑布少年看见小胖子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枚细小的钉子穿透了他的眉心。少年落在大楼的天台上,鲜血很快流了一地,被大雨冲刷干净。唐陌跳到大楼天台,检查了一下发现这少年已经死了,他再抬头看向眼前的人:“小胖子,你怎么在这里?”他们这次一共来了十一个人,但是小胖子受伤未愈,唐陌便决定让他留在快餐店里,随时接应。赵子昂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走之前姗姗和我说,如果你们不让我参与,让我在旁边策应,我就找到这附近最靠近大厦的一栋楼,在这边的天台等。他们要是逃跑一定会往其他大楼跑,我等在这里,说不定能等到漏网之鱼。唐哥你让我随时注意楼里的动向,我想了想,就听姗姗的,找了这个天台。”哗啦啦的大雨中,唐陌揭开了少年眼睛上的黑布。如同洛风城说的一样,这是个能够称为小白脸的少年。“这是我第二次杀人。”赵子昂的声音在嘈杂的大雨声中响起,“但我感觉一点不都怕了。唐哥,就是他,我和刘晨在逃跑的时候看到他和电男杀了一个和我们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吃了她的心脏。我们想逃跑,谁知道他从哪儿发现了我们,还告诉电男我的异能很强。电男就跟发了疯一样的来追我们,追了一天一夜还不肯放弃。刘晨差点死在他的手上!”唐陌也清楚地记得,刚才在大楼里,这个少年告诉短发女人自己的异能是最强的。他的心里有了个猜测,他翻开少年的眼皮。一片白色,没有瞳孔。昨天晚上,唐陌使用了“画个圈圈诅咒你”,诅咒对象就是这个黑布少年。在少年转身逃跑的时候,唐陌看见诅咒的黑气笼罩上了他的身体。或许是因为诅咒,又或许本来就会如此,总之,这个少年死在了小胖子的手上。六个偷渡客,全部死了。大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着,唐陌和小胖子回到电影院。杰克斯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他走过来,声音沙哑:“刚刚你还没出来的时候,小泽已经不行了,他没撑得过去……”唐陌心中一顿,他大步走到电影院门口,只看见唐巧抱着一个年轻男人的身体。这男人的脸已经被火焰灼烧到毁容,他穿的衣服是叶元泽的,如今他没有呼吸地躺在地上,被自己的同伴抱着。当初在马里奥的大富翁游戏外找到唐陌的三个人,现在只剩下了唐巧。聂飞和叶元泽全部死了。唐陌静静地看着他们,最后检查了每个人的伤势。其中就属杰克斯和唐巧伤势最轻,另外三人的伤虽不至死,却要好好休息,短时间内不能随便移动。偷渡客七人全部死亡,阿塔克组织牺牲了四个人,还有一个月前就已经死在他们手里的聂飞。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唐陌和杰克斯各背着一个伤重无法行走的阿塔克成员,七个人走上了回去的路。走之前唐陌放了把火,将整座商场烧毁。天空放晴,灿烂的阳光照射在焦黑的大楼残骸上,许多因为害怕偷渡客组织,而整天躲藏、不见天日的人看到这枯焦的大楼,纷纷走了出来。他们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站在大火后的楼下,抬目注视。唐陌回到商场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唐巧面无表情地走到洛风城面前,将前一天晚上偷袭行动的全部经过讲述了一遍。洛风城听到死去四个成员时,表情有些松动。很快,他恢复平静,道:“那些偷渡客实力极强,这次如果不是偷袭,我们不一定能打得过他们。黑布少年没出手,光是那个短发女人,就杀了我们三个人。如果再让他们吃心脏变强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两个受重伤的成员被送到手术室,和竹竿男孩一个病房,等着好好养伤。唐陌的鼻骨被短发女人打断了,身上也有一些或深或浅的伤口。他没去管这些伤,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一一走光,只剩下他和洛风城。“我想,饕餮就是那个黑布。”唐陌道。洛风城问:“为什么?”“黑布的异能很奇怪,至少没有攻击性。如果不是他身份重要,这个偷渡客组织不可能容得下他,神速也不会容得下他。”顿了顿,唐陌道:“或许,他的异能和这些偷渡客为什么吃了心脏能变强有关。”洛风城:“一个被所有偷渡客保护的异能者,自身异能没有攻击性。他的异能,确实很有可能和这些偷渡客的变强秘密有关。可是我们永远没机会知道他的异能到底是什么了。”黑布是被小胖子杀死的,唐陌没有得到他的异能。但是他也觉得:“黑布的异能,和吃心脏有关。”没再在这个话题上深聊下去,洛风城看向他:“还准备待多久?”唐陌抬头看了他一眼:“今天是23号,我明天走。”“真的不想留下来?”唐陌:“那些偷渡客是从苏州来的。至少还有三个偷渡客在苏州。我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多年,比起上海,我更想回到那里。”杀了那些在苏州屠杀一千多人的偷渡客。洛风城没有勉强。唐陌临走时,洛风城问道:“听说那个小胖子之所以在对面大楼的天台上等着,是因为被他的女同学说的?”唐陌脚步一顿,转身看向洛风城。洛风城笑道:“再聪明,也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学过的东西太少。她需要学习更多的东西,才能在这个世界更好地活下去。”唐陌定定地看着洛风城。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唐陌离开办公室,找到了在停车场角落里听乔菲菲说话的小姑娘。陈姗姗第一眼就看到了唐陌肩膀上和右腿上的伤口,她站起来:“没事吧,唐陌哥哥?”“没事。”两人互视一眼,陈姗姗跟着唐陌走出去。唐陌把洛风城的话复述了一遍,小姑娘低下头,默默看着地面,不说话。唐陌淡淡道:“明天下午,我打算回苏州。你好好考虑一下。”没说任何多余的话,一切交给小姑娘自己选择。第二天下午,唐陌收拾要带的好东西,换了一个新的背包。两个晚上过去,他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只除了左手手背上还有一些烧伤的疤痕没有完全愈合。这次偷袭行动,两个偷渡客死在唐陌手上,他获得了对方的异能。【异能: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拥有者:刘真(偷渡客)】【类型:基因型】【功能:双手掌心可放射出弹性极好的橡胶绳,因果律作用,被捆对象一分钟内不可主动解开橡胶绳】【等级:3级】【限制:最多放射出两根橡胶绳,一根绳子只可捆住一样物体】【备注:当不了海贼王,你还可以当海贼王的男人呀。】【唐陌版使用说明:每天仅限使用一次,只可释放一根橡胶绳,因果律作用,不可解开橡胶绳的时间为30秒。我觉得最近唐陌得到的异能都有点污污的,很符合他的人设了。】唐陌奇怪地看着异能书的最后一句话。这是他第一次没看懂异能书的吐槽。什么叫污污的?这个橡胶绳异能虽然使用起来有很多限制,但是仅凭那个不可解开的因果律作用,就是非常强劲的异能。唐陌又看向火女的异能。【异能:烈焰】【拥有者:董思(偷渡客)】【类型:原子型】【功能:施放炽热火焰,火焰温度最高可达1535℃】【等级:4级】唐陌目光凝聚在“4级”两个字上。这是他得到的第一个4级以上的异能,果然,那个女性偷渡客的异能强悍到了这种地步。【限制:火焰温度不可控制,每次使用时,加剧使用者体内的水分蒸发。】【备注:再热的火焰,也快不过时间。董思临死前,如是想到。】【唐陌版使用说明:每天仅可使用三次,使用时,双倍加剧体内水分蒸发。一个热情如火的女人,碰上了一个很快的男人。】这两个异能都具有很强大的攻击性,是唐陌非常难得的攻击型异能。他将异能书塞进背包,向洛风城告别。洛风城正在写一些很奇怪的化学公式,唐陌瞄了一眼,没再多看。洛风城道:“那两个女孩子都很好,她们已经决定加入阿塔克组织了。”唐陌微怔,却又是情理之中。乔菲菲的身份辨认异能看似鸡肋,但是对于阿塔克这种异能组织,却是不可多得。阿塔克走精英路线,但并非不接受外来的异能者。正式玩家肯定有异能,但谁都不知道有异能的是不是正式玩家。有乔菲菲在,偷渡客想要混入阿塔克组织几乎成了不可能。至于陈姗姗……“那个小姑娘昨天晚上来找我,我问了她几个问题,她一个都没答上来。所以她决定留下来,当我的学生。”唐陌没想到情况会是这样:“你收她当你的学生?”“是。”洛风城道,“她很聪明,比我见过的所有研究员都聪明。但是她学的知识还是太少了。就像她知道要让小胖子去天台上守株待兔,却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上海会下一场大暴雨。不提前一天,不延迟一天,就是那一天。”聪明不等于智慧。智慧的人需要在聪明的基础上,拥有庞大的知识量。就像唐陌第一次见到洛风城时,这位神秘的黑塔研究员准确说出了唐陌从没听说过的许多专有名词,将大家的处境分析得十分透彻。陈姗姗现在最缺少的就是这点。不过唐陌却想到:“我以为你只是想让她当你的助手。”“助手也是学生。”洛风城解释道,“我以前就曾经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助手,大概一年吧,在我十九岁的时候。而且唐陌……我没有异能,我只是个普通的预备役。”唐陌看着洛风城,洛风城也同样看他。许久后,洛风城笑道:“早晚有一天,我会死在黑塔里。在那天之后,我死了,我的学生还活着。我也就还活着。”唐陌看着他,慢慢地也勾起唇角:“你想太多了。”两人一起笑了。上海最东侧,一栋看似普通的三层小楼。高大英俊的黑衣男人走进小楼,从一层的第一个房间开始,寻找某样东西。这是一个普通的小楼,唯一不普通的是,它的每个房间的大门都用严密的虹膜识别门锁和声纹锁双重加密,封锁起来。如今电力失效,这些锁是用太阳能自主发电的,居然还在运行。傅闻夺右手一甩,手臂以下变成锋锐的黑色利器,他直接刺穿了这扇厚厚的精铁大门。他走进每一个房间,仔细寻找着,一直找到了三层最后的一间房。这间房的门外挂着一个名牌——【极地生物研究组组长:洛风城】傅闻夺走进这间房,仔细寻找许久,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房间里水池旁的一个白瓷杯上。这个杯子被清洗后,擦干净了放在台子上,将盖子盖好放正。周围没有溅出一滴水,好像有人不慌不忙地把它清洗、放好,顺便擦了一下水池台,接着才慢条斯理地离开。傅闻夺看了一会儿,突然转过身,站在门口,再看向这个房间。“……没消失?”与此同时,唐陌背着包离开了商场。他倒不是一定要带陈姗姗离开,只是他一直觉得,这个小姑娘适合当同伴。如果不行,他也不会勉强。独身一人远比拥有一个猪队友更舒坦。唐陌走了一公里后,太阳渐渐西陲,东边的天空中出现了一轮弯弯的细月。走到一半,唐陌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平安夜?”今天是12月24号,平安夜。早知道可以在商场里多待一天,明天再走也无所谓。唐陌随便想着。正当他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一阵微风吹来,唐陌停下脚步。这时,一道明快欢乐的音乐声在整个上海响起,成百上千的童声一起吟唱高歌——“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We wish……”唐陌浑身寒毛竖起,他快速地转过身,看向那座悬浮在黄浦江另一端的黑色巨塔。一首欢快的《圣诞快乐》歌结束后,黑塔清脆的童声响起——“叮咚!华夏区开启圣诞平安夜惊喜副本,三分钟后,全华夏区玩家进入副本,开始游戏。”“叮咚!华夏区开启圣诞平安夜惊喜副本……”一共播报了三遍,响亮的童声在华夏大地不断回荡。播报完之后,黑塔停顿了片刻。还是那个没有声音起伏的童声,但听上去,似乎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幸灾乐祸的味道。它大声地告知全华夏玩家——“叮咚!圣诞快乐!”作者有话要说:  黑塔: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糖糖:……我有一句MMP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老傅:我也有一句……黑塔:圣诞了,我想想把哪些玩家安排进同一个副本里好呢……【抽根烟老傅:我觉得这个副本特!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