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三十五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地下停车场第二层的最西侧,一个金发外国女人不停地将一块块纱布按进男孩的胸腔里, 鲜血汩汩地流淌出来, 几秒钟便将一块纱布染红。她再换新的纱布按上去, 鲜血却怎么也止不住。一条巨大的豁口横在男孩的心脏部位,肋骨早已断裂, 心脏表皮被利刃刮破。虽然没有彻底捅破心脏,但这样的伤势放在地球上线前,绝对不可能撑到回基地。“没有用。他只是个普通的预备役, 身体素质本来就没有正式玩家强。而且电男这一刀刺得很深, 哪怕是我, 也肯定只能等死。只有杰克斯那样的体质才能在这种伤势下存活。”小胖子哭着说:“那怎么办啊,刘晨……刘晨会不会死?”外国女人止血的动作一顿, 没有回答。好不容易将胸腔里的血清理大半, 终于看清所有的伤口。外国女人立即道:“唐巧, 针。”唐巧将一根医用缝合针放在火上烧了两秒, 递过去。外国女人立即开始缝合男孩心脏上的伤口。她目光专注,每一针都速度极快, 但竹竿男孩的呼吸声越来越轻, 脸色渐渐地白了下去。唐陌和洛风城在杰克斯的带领下, 来到了地下二层。杰克斯道:“那个男孩的伤真的很重, 他又不是正式玩家, 身体素质不够好。我好不容易把他背到基地,莉兹正在为他止血。莉兹之前是在复旦留学的医学博士,我们基地也有一些基础的医疗设备。但莉兹说, 没有用的。电男几乎把他的心脏都要挖出来了。”唐陌加快脚步:“他受伤多久了?”杰克斯:“我背他过来到现在……快四十分钟了吧。我已经尽快从西边跑过来了。”杰克斯的脚力毋庸置疑,他绝对是在不影响伤者伤势的前提下,尽快奔跑。三人终于赶到了阿塔克基地的临时手术室,他们刚进去,便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咒骂:“Shit!”高挑的金发女郎双手按在刘晨的胸口,大力挤压。唐巧在一旁给莉兹擦汗,小胖子早已哭得不停打嗝,眼泪哗哗。手术床上,高瘦的大男孩脸色发青,他安静地躺在床上,任凭金发女博士一下下按着给他做心脏复苏,却始终没有恢复呼吸。唐陌见状赶紧走上前,推开唐巧和莉兹。小胖子抬头一看:“陌哥!”三人全部错愕地看他。唐陌来不及解释,从口袋里取出一颗水滴状宝石。他一把将宝石按在刘晨的胸口,鲜血慢慢浸染上了宝石,一丝丝温润的白光从蚯蚓的眼泪中散发出来,从刘晨胸口的缝合线里渗透进去。莉兹一下子反应过来,转首看向洛风城。洛风城向她点点头,做了个没事的手势。他走上前站在唐陌身边,看着唐陌手里那颗蚯蚓的眼泪。“咔嚓——”蚯蚓的眼泪上裂开了一条细缝,刘晨的脸色渐渐红润。忽然,他整个人用力地咳嗽起来,唐陌松了口气,把蚯蚓的眼泪放进口袋。小胖子激动地扑上去:“刘晨!”莉兹和唐巧也走上去检查竹竿男孩的情况。唐陌给他们让开位置,转首看向洛风城,淡淡道:“一个道具。前几天参加那个副本游戏的时候得到的,能修复一些比较严重的伤势,但只能用两次。”对唐陌来说,蚯蚓的眼泪是很宝贝,但并不是最重要的道具。与其让洛风城自己猜测一些东西,不如他主动说出口,还能半真半假,隐藏一些实力。洛风城笑了:“能治好他就行。”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唐陌也慢慢地笑了起来。唐陌和洛风城的关系十分奇怪,不是敌人,但也绝对算不上朋友。在这个世界,洛风城不仅代表他一个人,他还代表整个阿塔克组织,他时刻要为阿塔克组织考虑。唐陌不打算加入一个这么招摇的组织,他需要同伴,但不需要这么多同伴,还是这么多激进攻塔的同伴。真正参加过攻塔游戏后就会明白,这个游戏有多么恐怖。唐陌会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一旦遇到意外让自己不至于处于被动。可他不会故意作死。能不攻塔就不攻塔,这是唐陌最近立下的人生准则。蚯蚓的眼泪暂时保住了刘晨的命,但他的伤真是太重了,没多久就昏睡过去。小胖子赵子昂这才抹干净眼泪,走到唐陌跟前。唐陌给他示意了一个眼神,他点点头,跟着唐陌走出手术室。洛风城给他们两人一个私下交流的时间,唐陌便领着小胖子走到停车场的角落,确定四处无人后,道:“陈姗姗和其他人怎么样了?”小胖子刚才哭得太久,现在声音有点沙哑:“陌哥,你走后第二天我们就离开学校了。我和刘晨一路,姗姗和菲菲他们三个人一路,我们早就分开了。刘晨想回家看看。他是住宿生,他家在嘉定区,反正我爸妈都不在了,我就和他一起去。”听到陈姗姗并没有遇险,唐陌稍稍松了口气。小胖子继续说:“我们是昨天晚上碰到那个杀人魔的。他的异能很强很强,是我见过的最强的。他的身体每个部位都可以放射出闪电,我身上带的钉子和针全部对他没有用。我和刘晨逃了一整夜,没想到今天中午还是被他找到了。幸好那个外国大叔碰巧路过救了我们,要不然我们就死了。”唐陌:“他叫杰克斯。他不是碰巧路过,他是专门去找那个追杀你的男人的。”顿了顿,唐陌想到:“等等,我听洛风城说这个偷渡客组织最近在上海非常出名,他们是从西边过来的。你们往西边去嘉定区,就一直没听到风声,怎么还往西边跑?”小胖子苦着脸:“离开学校的时候姗姗说,我们都是小孩子,如果有坏人,看到我们一定会起歹心。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和人群接触,要小心行踪。我和刘晨听她的,没和其他人怎么交流过。等我们听说西边出了杀人魔的时候已经晚了,陌哥,好多人都跑了,我们反而跑在了后面。”唐陌恍然大悟。还真是弄巧成拙。陈姗姗说的话不无道理,尤其是小胖子这种缺心眼的,是真不能和人接触,三两句话就能被人带跑了。比如到现在小胖子都没发现唐陌现在变成了“陌陌”,还特别熟练的一口一个“陌哥”的喊着。只要不出意外,陈姗姗的主意十分妥当。但偏偏有杀人魔出现,小胖子不和人接触就得不到消息,反而延误了逃跑的时间。唐陌想起另一件事:“你可以移动刀子了?”“诶对,陌哥你怎么知道的?”唐陌:“我听杰克斯说的。他说他赶到的时候,亲眼看到你快速地移动了一把刀子,把那个偷渡客的手臂砍了。”小胖子举起右手,指向地面,唐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颗碎裂的大石头晃晃悠悠地悬浮起来。它在空中左摇右摆,好像一个喝醉的醉汉,找不到方向。唐陌定睛看着,当这石头飞到距离他面前一米的地方时,突然,唐陌双眸一缩。石头在眨眼间就飞到了他的面前。“砰——”石头砸在地上,小胖子不断地粗喘气,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的手指微微颤抖,道:“大概三天前,我发现我可以稍微挪移一些比较重的东西了,但是还是不能像移动钉子、针那样随心所欲。比如这个重要的大石头,我可以让它在一米范围内飞得很快,再远就做不到了。而且消耗很大,短时间内不能重复使用。”唐陌赞赏地点头:“很强大的异能,以后或许会更强。”小胖子憨笑着挠挠头。唐陌不是在安慰他,他是真觉得这个异能无比强大。小胖子的异能强在两点,一方面是出其不意。就像刚才,唐陌根本没想到这个石头会这么快地瞬移到自己眼前。如果这是一把刀,那可能已经刺伤了他的眉心。不会一击致命,但会受重伤。另一方面,是小胖子的异能在变强。地球上线以来,唐陌基本上一直孤身行动。他没有同伴,不知道其他人的异能会不会变强,但是小胖子的异能明显变得更强大了,以后还有发展空间。唐陌再问了几句,让小胖子回手术室找朋友去了。他独自一人走向洛风城的办公室,低着头,暗自思索着。走到第二层停车场的中间,唐陌看了眼四周的监视器。这些监视器的开关指示灯都关着,但唐陌还是弯腰从地上拿了一把小石子,把这些监视器全部打碎。地球上线后人类失去了电,无法再制造新的电力。现在阿塔克组织用的电都是商场本身留下来的一个小型发电机里的电,他们还用得十分节俭,晚上一般不用。比如刚才莉兹给竹竿男孩做手术的时候也没用电,一是因为根本没有无菌条件,所以什么都从简,二是因为他的伤势不是用现代医疗设备就能治好的。确定四周没人后,唐陌走到一辆面包车前,打开车门走到了后座。他从空气里取出异能书,翻开第一页。【异能:吃干抹净不给钱】【拥有者:陌陌】【类型:特殊型】【功能:收集异能】【备注:每个人……】仔细地把第一页上的文字看了三遍,唐陌再翻到第二页。【异能:我比主角就差一块灵田】【拥有者:钱三坤(偷渡客)】……【等级:2级,可储存两种无生命物体】【限制:只可储存同类型物体,且不可储存生命体】【备注:钱三坤不知道……】唐陌的目光在“等级”和“限制”两行字上停留,看了许久,他再把异能书翻开到第三页、第四页。将整整十一页的异能书翻阅完毕,唐陌再翻回第一页,看着自己的异能。“没有等级和限制吗……”他皱眉自语。赵子昂的异能有了明显的提高,唐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异能等级”。在他收集的十个异能中,只有陈姗姗的异能是3级,其他人的异能都是1级、2级。唐陌现在不知道小胖子的异能到底是什么样的,但他猜测,小胖子的异能等级肯定提高了。如果说异能是可以进步的,那也可以解释玩家以后该怎么攻略七层黑塔。第一层黑塔就如此困难,如果玩家的水平不能提升,根本无法应对之后更加可怕的攻塔游戏。但是……“我的异能,没有等级,也没有限制。”唐陌的手指在“吃干抹净不给钱”七个字上轻轻摩挲,“限制还是有的。比如杀人才能得到异能,从别人那里得到东西不给钱才能得到异能,这都是限制。小胖子的异能我当初没能得到,应该也和这个限制有关。”唐陌的大脑快速运转,回忆着当初在市北初中,自己从小胖子那儿索取异能时的每一个细节。“因为他不愿意把饼干给我?”这个答案刚出口,唐陌就自己否决了:“没这么简单。”说不出为什么,唐陌就是觉得没那么简单。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走回手术室,找到正趴在床边睡觉的小胖子。他轻轻推醒对方。“唔谁……啊,陌哥?”小胖子疲倦地揉揉眼睛。唐陌将小胖子喊出了手术室,道:“能把你砍断那个男人手臂的刀子给我吗,我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什么新的东西。比如他们那群偷渡客为什么要吃人的心脏。”小胖子想也没想,赶紧从裤带里掏出一把小刀,递给唐陌。唐陌定定地看着他:“你愿意把这把刀送给我?”小胖子不明所以地看他:“我为什么不愿意送给你。就是一把刀,陌哥,你拿去呗。”唐陌接过刀,小胖子跑回手术室。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拿出异能书后,唐陌翻开到第十二页。和预料中的一样,那里是一片空白。并没有出现小胖子的异能。唐陌阖上书,面无表情地把书扔进空气里。果然,以这本异能书每次都故意折腾自己的尿性,既然没有写限制,那这个限制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他还需要多摸索,才能知道自己的异能到底是什么样的。唐陌找到洛风城。洛风城没问他怎么去了这么久,而是直接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他:“目前知道有七个偷渡客从苏州那边来了,至少七个。八天前,有两个正式玩家从苏州逃进了上海,那伙偷渡客的消息就是从他们嘴里传出来的。据他们所说,杀人魔偷渡客一共有十个人,在苏州已经杀了至少一千个玩家。”唐陌翻开文件夹的动作停住,抬头看他:“十个人,杀了至少一千人?”“正式玩家和偷渡客比预备役强,在拥有异能的玩家里,异能也有强有弱。”洛风城道,“那十个人处于食物链的顶层。他们杀的绝大多数是预备役。一开始是在晚上偷袭落单的人,后来在白天也开始杀人。他们抱团,直到最近才经常分开行事。而且陌……”洛风城没喊出唐陌的名字,他咳嗽一声:“而且即使在现在,大多数人也没胆子杀人。”唐陌明白这个道理。地球上线,全球一下子消失了六十多亿人。恐怖诡谲的黑塔游戏笼罩在每个人类的头上。但现在毕竟才过去一个月。一个月前的和平生活还历历在目,很多人不是不敢杀人,也不是不会杀人,他们会去杀死自己的敌人,只是在面对要杀人的选择时,不免会有一些犹豫。正是这一份的犹豫,哪怕你比对手强,对手也能反杀你。那十个偷渡客杀人不眨眼,吃人心脏。光是比心理,几乎所有玩家都无法与之抗衡,见之必死。唐陌道:“一开始是偷袭,后来敢正大光明地杀人。他们在变强。”两人对视一眼,认同道:“吃人,能变强。”唐陌打开洛风城给的文件夹,看起这七个人的能力介绍。阿塔克组织走的是精英路线,每个人都实力强大,但他们终究只有二十多个人。见过杀人魔偷渡客的人,大多数都死了。洛风城收集了很久,才收集到三个偷渡客的资料。“第一个叫电男,也就是这次追杀那两个小朋友的男人。”洛风城道,“他的真名暂不考究,他的异能是雷电,所以我称他为电男。他的电很强,曾经劈穿一栋五层住宅楼。异能的冷却时间不明,杰克斯和他交手的时候,他两次出手最短间隔三十二秒。”顿了顿,他补充道:“我特意叮嘱杰克斯记得数秒,三十二秒很准确。”唐陌看向第二个人:“黑带?”这个名字很奇怪,唐陌看向他的能力。看到这个人的能力,反而更加愣住。洛风城道:“是,这个黑带异能不明,每次他出现,身边都肯定有个偷渡客当他的保镖,他自己用枪。他的眼睛用一条黑色的绸带缠起来,我给他取名黑带。但是他不是瞎子,缠着很厚的黑色布带,他依旧能正常行走。我猜测他的异能不具备攻击性,和他的眼睛有关。”确实是个非常奇怪的异能。唐陌再看向第三个人。洛风城:“这是最简单的,他的外号是神速。他的异能就是速度快,极快。”唐陌:“有多快。”洛风城从桌子上拿起一只水杯。唐陌还没反应过来,洛风城右手迅速抬起,突然将水杯砸在了墙上。砰的一声,陶瓷水杯碎裂成无数小块,落在地上。洛风城转头道:“他的速度,大概就这么快。”唐陌陷入了沉思。这三个人,除了那个异能不明的黑带,另外两个的异能都非常可怕。如果这样可怕的人再来上四个,那这七个人绝对十分危险,是强大的劲敌。第二天早上,唐巧领着小胖子找到唐陌。一身黑衣的年轻女人表情冷淡,道:“他说他找你有事。”唐陌看了唐巧一眼,后者静静地转身离去。赵子昂走上前,道:“陌哥,我想好了,我要加入阿塔克组织。”唐陌没有反对,他问道:“你想好了,为什么?”小胖子一脸认真:“我的异能还不够强大,不足以保护好我和我的朋友。我的家人全部都不在了,陌哥,你不知道,在离开学校的时候我就发过誓,我要保护好我剩下来的所有朋友,包括刘晨、姗姗,还有你,你们所有人。”唐陌没有想到这些,他定定地看着小胖子,仔细地凝视着他。“这次如果杰克斯叔叔不来,刘晨肯定死了,我或许也死了。我本来以为我能慢慢成长到保护所有人,现在看上去这条路太难了。所以我想加入阿塔克,和他们一样,不断挑战副本,提高自己的实力,攻略黑塔。”顿了顿,小胖子补充道,“而且进入阿塔克组织,他们可以教我格斗技巧,教我一些玩游戏的技巧。也挺好的。”唐陌并不希望小胖子走这么一条艰难危险的路,但是看着小胖子坚定的表情,他没有说出反对的话语。这终究是别人自己的路。小胖子十六岁了,也该有自己的判断。说完这些,小胖子又说:“哦对,差点忘了说正事。陌哥,我想去找姗姗。这次出了这么大事,我觉得该通知她一下,让她小心那些人,也不用担心我和刘晨。”这件事比小胖子要加入阿塔克更让唐陌震惊:“你能联系到陈姗姗?!”小胖子先是摇头,再点点头:“离开学校的时候姗姗说,现在手机、网络都不能用了,我们一旦分开,以后就很难再联系到对方。所以她说,如果我们谁出了事想要联系,就回学校,在一年五班的讲台下面塞一张纸条。只要其他人回去看到纸条,就能找到对方。姗姗是五班的学生。”小姑娘想得十分缜密,连藏东西的地点都想好了。“不过姗姗他们应该已经到乡下了,偷渡客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上海,他们估计会躲起来,不会回学校看纸条。但我还是想给她留消息。如果她没去乡下,我希望她能和我们一起,这样会更安全。”其实乡下也不安全。昨天唐陌听洛风城说,那群偷渡客在苏州就屠过一个村子,杀了十几个人。唐陌道:“不,她会回去。”小胖子一愣:“为什么?”“你当陈姗姗是朋友,想要变强去保护她。同样……你也是她的朋友。”事不宜迟,唐陌写了一封信塞进口袋,准备前往市北中学。市北中学在静安区,阿塔克的基地在浦东新区,以唐陌现在的脚力,中午过去,傍晚就可以回来。本来小胖子还打算和他一起去,但唐陌说:“偷渡客认识你。不仅是你,还有阿塔克组织的每个人。”除了从不出门的洛风城。“我现在在他们的眼中只是一个同样蜗居在这个商场里的普通人,十有八九是预备役。这个商场的玩家很多,最近走了不少,但还有八十多个人。我一个人出去,目标很小,很有可能他们根本不会注意我。”唐陌冷静地说,“谁也不知道,那些偷渡客有没有安排人盯在这个商场的外面,就等你,或者阿塔克组织的成员出去。”小胖子听了这话,没有跟去。他给唐陌画了一个大致的学校地图,告诉他一年五班在哪里,要怎么放信。中午十二点,唐陌从商场二层的某大牌运动服装店里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故意弄皱再穿上。他戴着一条黑色运动额带,穿着跑步鞋,大大方方地走出了商场大门。从外表上看,他就像一个十九岁的大学新生,年轻帅气,穿着运动服准备去操场锻炼跑步。唐陌的表情十分轻松,走路的时候不快不慢,脚步略显轻浮。没一会儿,他就离开了商场,走向附近的工厂区。从杰克斯口中唐陌得知,这个工厂区里有好几个S级副本的入口。不只是组织成员,附近的其他玩家也经常会来这里,进入S级副本,挑战里面的任务和怪物。唐陌绕了三个路口,最后走进一家工厂。这家工厂里就有一个S级副本的入口,正常人都会以为他是去挑战副本了,但唐陌等了半个小时,从后门离开这家工厂,向浦西而去。一路上他都找偏僻的小道、阴暗的巷子,脚步极快地走着。走到静安区时,才下午三点。唐陌按着记忆里的路找到市北学校,他右手撑在学校大门矮矮的铁栅栏上,轻轻一跃,便翻进了学校。根据小胖子画的地图,唐陌找到了初一教学楼。陈姗姗临走前把所有教学楼一层的防盗门都关上了,这样如果有其他人进入过学校,无论是敌是友,他们回学校时一下子就能发现,可以做好防备。唐陌一掌将锁钥击断,推开了这扇门。他走上第一层楼梯时停住脚步,转过身,将这扇门轻轻关上。在二楼找到一年五班的教室,唐陌把信塞进讲台下方的暗格里,转身离开。一身雪白的运动服衬得黑发年轻人年轻俊秀,朝气蓬勃。唐陌脚步极轻地走下楼梯,一步步走到这扇防盗门旁。他低头看了眼防盗门锁扣的位置,神色不变地将自己随身背着的包打开。校园里寂静一片,只有风吹过地面,石子滚动的沙沙声。唐陌将手放进包里,好像要拿什么。空荡荡的教学楼里,就他一个人站在第一层台阶上,也不推开防盗门,就这么站在跟前,从包里掏东西。唐陌好像没找到那样东西,他在包里摸了很久。一分钟后,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背包,似乎在认真寻找某样东西。就在他把头彻底低下去的那一刻,刷的一声,一把粉色小阳伞突然打开,挡在唐陌的头顶,隔开那一把劈向他脑袋的大刀。拿刀的刀疤男人愣了片刻,赶紧一脚踩在楼梯扶手上跳开,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出现在五米外。“……变身。”最后两个字轻轻吐出,唐陌手腕一动,将打开的小阳伞搭在肩上,抬头看向站在一二层楼梯平台间的刀疤男人。这是一个身高一米七的黑瘦男子,他的左脸上有一道长达九厘米的刀疤,从眼角一直划到下巴。他穿着一件黑色背心,右手拿着一把长长的砍刀,嘴角阴恻恻地勾了起来,笑着看向唐陌:“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唐陌冷冷地看着他,手指紧握小阳伞的伞柄:“直觉。”刀疤男人大笑起来:“老子从不信直觉这种娘们唧唧的东西。”唐陌反问:“为什么跟踪我。”为了防止跟踪,他在工厂里特意等了三十分钟才离开。“跟踪你啊……”刀疤男人的眼睛直勾勾地唐陌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他的脸上。刹那间,他所有的笑容全部消失:“老子最讨厌饕餮那种小白脸了,杀不了饕餮……还杀不了你吗!”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刀疤男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唐陌挥舞狼外婆的小阳伞,挡在自己的身体左侧。男人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左侧,一刀砍在坚硬的伞面上,迸溅出金属碰撞的火花。对方显然没想到唐陌居然知道他在哪儿,这一刀被拦下来后,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更加暴戾,劈刀速度更快。刀影密密麻麻,连绵不绝。唐陌抵抗得越加吃力。他已经猜到这个人是谁。这是偷渡客七人中的“神速”。这人的速度比洛风城说的还要快,或许是因为在阿塔克组织获取他的资料后,他又吃了一些玩家的心脏,异能获得提升。唐陌的身体素质加强后,他的动态视力已经达到一个相当恐怖的程度,但他依旧看不清刀疤男人的身影,更多的是凭借空气的破风声,判断这个男人下一步的动作。刚才唐陌说自己是凭借直觉发现刀疤男人的,并没有说谎,但不够准确。他感觉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可是无论怎么寻找,一路上他都没找到对方。如果仅仅是普通的跟踪,唐陌可以不去多管。在现在的世界,确实有一些玩家会跟踪打劫其他玩家,获取更多的资源。但是这个人跟踪他已经跟到了教学楼。唐陌在关闭教学楼的防盗门时,他悄悄拔了一根自己的头发,夹在门缝之间。等他放完信回来,头发已经落在了地上。他无法确定那个跟踪自己的人到底在哪儿,但是九成可能性,这人还在教学楼里,就在旁边观察自己。于是他假装低头去包里找东西,其实早就握紧了狼外婆的小阳伞,同时轻声念出咒语。刀疤男人看到唐陌低头拿东西,觉得这是一个偷袭的好时机,便会动手。唐陌趁机打开小阳伞挡住攻击,找到了这个跟踪者。借着楼梯间狭小的地形,刀疤男人不断地变换位置,踩在墙上,从各个角度冲向唐陌。唐陌的小阳伞从没有关闭过,一直只能打开当护盾。但刀疤男人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时间。他又是一刀劈来,这次完全是相反方向,唐陌来不及把小阳伞调转位置。他双目一缩,一块碎裂的大石头凭空出现在唐陌面前,挡住了刀疤男的这一刀。刀疤男收了刀,忽然明白:“这个异能和昨天闪电说的小胖子一样,你居然真是阿塔克的人!”唐陌根本不理他,找到时机收起阳伞,以伞尖捅向刀疤男。小阳伞的伞尖看上去就是普通塑料做的,尖头很圆润,一点都不锋利。刀疤男|根本不以为意,他缓慢地侧身避开,谁料这一伞尖下去,远远的尖头划破他的手臂,溅出血珠。刀疤男顿时不敢再大意,他怒喝一声,右脚一蹬,再次消失在台阶上。唐陌和刀疤男在台阶上打了许久,大刀和小阳伞一次次碰撞。狼外婆的小阳伞和它的功能简介一模一样,伞面无比坚硬,刀劈不入;伞尖攻击力极强,唐陌一伞下去,就捅穿了墙面。但是它分工明确,伞面不可以当攻击武器,伞尖也不可以进行防御。不像大火柴,攻守一体,一刀劈在大火柴上,刀就断了。刀疤男渐渐得了上风。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唐陌根本追不上他的速度,当然只能一味地抵挡。他一刀劈在唐陌的肩膀上,唐陌闷哼一声,收伞刺向对方。刀疤男飞快地躲过,一秒内就从楼梯顶端瞬移到了防盗门旁。刀疤男站在楼梯最底端的防盗门前,唐陌站在一二层的平台上。唐陌捂着自己肩膀上的伤口,很快手就被鲜血打湿。伤口在慢慢愈合,可这血至少要再流一分钟。刀疤男冷笑一声,不说废话,举起大刀。趁你病要你命,他向唐陌冲来。唐陌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扔出小阳伞,打向刀疤男。刀疤男面露嘲讽,侧身轻松避开小阳伞的攻击。他再抬头看向唐陌,忽然,只见唐陌双手叉腰,张开嘴巴——“还我爷爷!!!”刀疤男被逼到了楼梯死角,他想要离开,只有向上冲向唐陌,或者转身开了防盗门离开。当唐陌喊出这句话后,他心中警铃大作,顿时感觉不对,想要转身逃跑。但是他刚准备推开防盗门,却发现一把粉红色蕾丝边的小阳伞死死卡在门锁的位置,将这扇门牢牢定住。原来刚才那把伞根本不是想暗算他,是想卡住这扇门!刀疤男心中的不安上升到了极点,他怒吼着反冲向唐陌:“老子砍了你!!!”下一秒,一股炙热的火焰从唐陌的口中喷吐而出。铺天盖地的火焰充斥了整个楼梯间,刀疤男人的声音和身体都被淹没在这熊熊燃烧的火焰里。炽黄色的火焰中,一个黑色身影痛苦地向唐陌走来,他嘶嚎着,走路的速度却越来越慢,最后直接趴在第六个台阶上,挣扎着往上爬,想要爬出火焰覆盖的区域,慢慢不再动弹。“妖精,还我爷爷”异能会喷出800℃高温的火焰,持续时间30秒。30秒后,一个焦炭般的人形物体正面趴在地上,浑身烧焦,没有动响。唐陌吐出一口灼热的气体,抬步走向这个被烧焦的刀疤男人的尸体。就在他走到刀疤男的尸体前方时,突然,一把小刀出现在刀疤男焦黑的右手上。他喉咙里发出沙石摩擦般难听的声音,尖锐地叫着,用尽全身力气地爬起来,一刀刺向唐陌。唐陌早有防备。一根巨型火柴出现在他的手中,巨大的火柴头砸在刀疤男人的腰上。只听咔嚓一声,本就被烧焦的身体在这一击下,断裂成了两半,落在地上。刀疤男人全身乌黑,只剩下眼睛是白色。他张着嘴巴,怔怔地看着唐陌,说出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为什么……你有……三个异能……”第一个异能,“你来打我呀,来打我呀”,用一块石头挡住刀疤男的刀。第二个异能,“妖精,还我爷爷”,将无路可逃的刀疤男活活烧残。第三个异能,“我比主角就差一块灵田”,凭空变出大火柴,劈碎刀疤男最后想要同归于尽的希望。唐陌看着刀疤男绝望痛苦的眼神,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举起大火柴,直接打碎了他的头盖骨。“这年头,谁还正大光明地单挑。”唐陌不再去看身后的刀疤男的尸体,他走到防盗门旁,将卡在门上的小阳伞抽出来。他的包刚才和刀疤男一起被火焰烧毁了,所幸里面没带什么东西,就一把小阳伞。唐陌拿着小阳伞抬步离开学校。与此同时,一百公里外的苏州。一辆黑色越野车从京沪高速的苏州收费站出口离开,缓缓驶入苏州市区。这座城市安静得吓人,坐在驾驶座上的黑衣男人单手开着车,看似漫不经心,锋锐的眼睛在空无一人的城市里四处扫视。开到市中心的商业街附近,他下了车,找到一家新华书店,从里面找出一张苏州到上海的地图。做完这一切,他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看了一眼地图,将地图放在副驾驶座上。安静的车厢内,气氛静谧。一道银光闪过,一把匕首从黑衣男人的身后刺过来,直接刺穿驾驶座的椅子靠枕,刺向他的后颈。锋利的刀尖距离皮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它快要刺到的那一刻,一道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偷袭的光头男人心中一惊。只见在那把匕首刺到的地方,原本柔软的皮肤突然变成一块银色钢铁。光头男低喝一声,右手一翻,手中突然凭空出现无数尖锐的武器。他将这些武器一股脑地砸向黑衣男人,然而后者连动都没动,只是抬起一只手。温暖的夕阳从车前窗照射进来,这只手在阳光中变成了一个三角锥形状的黑色利器。黑衣男人手臂一挥,十几把刀全部砸穿副驾驶座旁的窗户,射到马路上。光头男面露惊骇,眼珠子一转,打开车门就要下去。然而他的手刚刚碰到门把手,一只冰冷的手就扼住了他的脖子。他僵硬地转过头,看向对方。傅闻夺神色淡漠地看着他,手指一动,一道清脆的骨折声响起,光头男的脑袋以扭曲的方式歪在肩膀上。下车把这个偷袭者的尸体扔到街上,傅闻夺站在这座曾经十分繁华的商业街上,抬头看向远处渐渐西陲的夕阳。这里是苏州。苏州……有点不对。作者有话要说:  老傅:媳妇在上海杀坏蛋,我在苏州给媳妇解决后患。完美~中国好老公!糖糖:……emmmmmmmm就听说你的异能看上去像是身体金属化,身体……金属化啊……全♂身♂上♂下♂每♂个♂位♂置都能金属化吗?#承受不来##有点想申请换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