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三十二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记清楚时间。要是七天后我回来的时候没看到金毛地鼠,你就是我的晚餐!”狼外婆撑着小阳伞摔门而去, 陌陌目光平静地看着她。等确认她已经真的离开后, 他才走回餐厅, 看着那只粉色的坛子,顺着坛口向坛子里面张望。没有东西。他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抱着坛子走到沙发,把坛子放在茶几上。“如果时间和地球是同步的话,现在应该是12月1号了。”陌陌思索着, “一共七天的时间, 除了第一天概率比较低, 其他六天只要食物和人站在同一个洞口,就有80%的几率抓到金毛地鼠……概率太高了。”陌陌望着粉色坛子, 低声自语:“……问题出在第一天?”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 距离六点还有五个半小时。陌陌先查看了一下狼外婆的小屋, 没发现任何异常后, 他回到沙发上,将沙发缝里的那团地底人头发拿了出来。陌陌打算先将这样东西放进坛子, 看看能不能得到狼外婆所说的食物。他轻轻地揪下一根头发丝, 捏着它放进坛子里。就在他的手悬在坛口上方, 即将把头发扔进去的时候, 陌陌突然停住动作, 他双目睁大,惊道:“我叫陌陌?!”陌陌手指一紧,纤细的头发丝在他手里揪成一团。他直接扔了头发, 一股焦躁不安的情绪涌上心头。他站起身,大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我叫陌陌?我怎么会叫陌陌,我不是叫唐……”声音一顿,俊秀的年轻人抬起迷茫的双眼,喃喃道:“对,我就是叫陌陌。我确实叫陌陌,一直叫陌陌,我不叫唐陌……”唐陌停住脚步,一个奇怪的念头在他的心里浮现。他将这句话念了出来:“陌陌最大的秘密是,陌陌暗恋维克多很久了。”唐陌一步步地走到狼外婆的梳妆台前,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色的大衣、蓝色牛仔裤,眼睛里带着一丝困惑和茫然。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唐陌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好像在看一个陌生的人,但又觉得这个人十分眼熟。许久后,他冷静下来,一字一句地说:“……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唐陌抬起手,从空气中抽出了一本薄薄的异能书。他看也不看其他东西,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只见在那最后一页上如此写着——【异能:你爸爸还是你爸爸】……【陌陌版使用说明:作用时间为三天,每30天可使用一次。使用后,被使用对象将得到陌陌最重要的一个秘密。】这行使用说明是红色的,在红字之下,是三行黑色的字。每一行的前面分别是“原名”、“更改名”和“陌陌最重要的秘密”,中间连接了一个冒号,冒号后的三行字只有最后一行是异能书常用的五号黑体字,上面两行是用水笔写下的两个龙飞凤舞的名字。【原名:唐陌】【更改名:陌陌】【陌陌最重要的秘密:陌陌暗恋维克多很久了。】唐陌的目光死死凝视在那两个用水笔写下的名字上。他的指腹在这四个字上摩挲,看了许久,得出了一个结论:“……我的字迹。”“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异能是唐陌在接到黑塔通知,要去攻塔后的十天准备期里,从一个名叫李绍林的偷渡客那里得来的。这个偷渡客身体素质很弱,唐陌偷袭他的时候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他的异能。这个异能就是“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唐陌刚得到这个异能的时候简直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他一天只能鉴别一个玩家的身份,浪费在了这个偷渡客身上,得到了这么一个辣鸡异能。得到这个异能后,唐陌就去跟踪阿塔克组织,挑战S级副本。这是他得到的最后一个异能。这个异能从哪个角度看都非常辣鸡,唐陌研究过后觉得,它最大的作用恐怕就是骂人了。使用异能的前提是要知道被使用对象的姓名、长相和出生年月,每30天可以使用一次,异能作用效果持续三天。使用异能后,有一定几率可以改变某个人的名字,而且是从因果律上进行改变。也就是说只要成功改变了这个人的名字,在异能奏效的三天里,全世界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会觉得他叫另一个名字。你爸爸还是你爸爸,作为爸爸,难道还不能给儿子改个名字?这个异能就是这么奇葩在某种意义上它又很强大。比如现在,唐陌的眼睛盯在“原名:唐陌”上,可他的话说出口,却变成了:“我叫……陌陌。”哪怕你明知道自己不该叫这个,你的意识层面也被改变了。你认为,你就叫另一个名字。这个异能看似强大,因为它是因果律异能,只要奏效就不可扭转,对任何人、任何对象都会产生作用(连异能书上的唐陌都全部变成了陌陌)。但它的作用实在太神经病了。唐陌得到它后就觉得自己这辈子不会用这个异能了,硬是要用的话,假设以后谁得罪了他,他可以考虑改一下对方的名字,改成“我是唐陌儿子”。这恐怕就是这个异能唯一的作用了。当然只是说说而已,使用异能后,被改名字的对象会知道唐陌最大的秘密。唐陌可没兴趣拿自己的秘密去换别人成为自己的儿子。但如今,有人用了这个异能,而且使用对象都是唐陌自己。唐陌定定地看着那四个和自己的字迹一模一样的字,斩钉截铁地认定:“我没写过这四个字,我肯定没写过,但是这四个字……应该确实是我写的。”纠结于已成事实的事情并没有任何意义,未来三天唐陌都会叫陌陌了,他现在要考虑的是为什么要给自己改名,然后还要叫这个名字。“陌陌,为什么要叫陌陌。陌陌,陌陌……”唐陌拧紧眉头,在自己的记忆里翻找和陌陌有关的东西。忽然,他灵光一闪:“陌陌,火鸡蛋……傅闻夺?!”一分钟后,唐陌从口袋里取出火鸡蛋,敲击三下,问道:“傅先生,在吗?”傅闻夺似乎早就在等他,立刻回道:“嗯,我在,陌陌……”声音戛然而止,傅闻夺沉默片刻,又说道:“我不是喊你陌陌,我是想说你的名字,陌陌……”声音再次停住。唐陌:“……”傅闻夺:“……”傅闻夺没有再赶路去上海,他此刻正待在一家宾馆休息,打算过了今天再继续赶路。昨天唐陌跟他说了今天可能会联系他的事情后,傅闻夺便决定先把这件事解决,再处理其他事。他从0点开始等,一直等了十三个小时,居然真的听到了唐陌的声音,可他一开口喊对方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喊出来的就是陌陌。火鸡蛋的那一头,迟迟没人说话,只有稳健的呼吸声。唐陌知道傅闻夺是受到“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影响,认为自己叫陌陌,三天内不可能喊出自己真实的名字。但知道是一回事,被这么喊了几遍“陌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太亲近了点。唐陌咳嗽两声:“我知道你现在应该在想,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叫陌陌。”傅闻夺声音低沉:“……是,我感觉你不该叫这个,但我的大脑告诉我,你就叫这个。”“这是我的一个……道具,可以改变某个人的名字,作用效果三天。只要道具使用成功,三天内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叫另一个名字。这个改变是不受任何东西影响,烙印在每个人的意识层面,谁也无法扭转。”唐陌没有暴露自己的异能。傅闻夺沉吟半晌:“所以,这就是你昨天说的那个方法。”唐陌一下子抓住了关键词:“昨天?傅先生,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傅闻夺透过窗户看向房间外萧瑟空旷的首都,说出了早已准备很久的话:“陌……嗯,我就直接说了。首先,今天是12月7号。四天前,在12月3号的下午五点多,你联系我,说你遇上紧急情况,决定使用存档器……”傅闻夺条理清晰,说话的语速不快不慢,让唐陌有一个理清楚思路的时间。他将3号发生的事说完后,又开始说昨天发生的事:“昨天,也就是12月6号,你在下午五点多再次联系我,你说,你想使用存档器,但发现无法使用。6号的你不知道3号的你已经使用过存档器,存档器正在冷却时间,当然无法存档。接着,你和我说……”傅闻夺的声音沉稳平静,没有带任何主观情绪,仿佛在叙述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他非常客观地说出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说完顿了顿,问道:“所以,7号的你,现在是不是也不记得昨天、以及3号,你做过什么。”唐陌脸色微沉:“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你觉得现在是什么情况。”唐陌想了一会儿,决定把自己的处境告诉对方:“我现在正在进行黑塔一层的攻塔游戏,这个游戏十分简单,要我去捕捉一只金毛地鼠,一共有七天时间,我每天有一次机会,总共七次机会。我不知道地鼠怪物有多强大,一旦我碰到的不是金毛地鼠而是其他地鼠,会不会被它们打死。但假设我不会被它们秒杀,那七天后……”顿了顿,唐陌说:“嗯,今天是7号了,已经是第七天。七天内我抓不到金毛地鼠的概率,可以看作是0。这个游戏太简单,我一直没明白它到底难在哪里,或许它就难在时间。”傅闻夺道:“时间?”唐陌颔首:“是。根据你刚才对我说的话,昨天的我,也就是6号的我应该在短时间里推算出了两种可能。第一种,我每天都会被黑塔隐藏记忆,以为是第一天。因为第一天捉地鼠的概率比较低且敌人未知,以我的性格会选择不去抓地鼠,先在远处旁观。”在发现自己被改名之前,唐陌确实是这么打算的,“那么七天过后,我每天都选择旁观、不去抓地鼠,自然游戏失败。我丢失了时间。”傅闻夺明白他的话,但他又问:“第二种可能呢?”唐陌拿着火鸡蛋,走到窗边。他低下头,看着山脚下那九个黑漆漆的黑色地鼠洞,许久后,仿佛呢喃一样地说道:“第二种可能……我也看不清。或许现在这个游戏里,存在了不只一个我。我没有被隐藏记忆,那些人都是我。但这样,我抓住地鼠的概率就不是40%,会变得更加难测。”傅闻夺看着手心里的火鸡蛋,耳边是唐陌平静的话语。他听着这句话,好像时间回到了昨天。在昨天的下午,夕阳落山时,他站在夕阳温暖的阳光中,听到这个年轻人用坚定的话语和他说了一句话。一共只有十分钟时间,那个年轻人尽可能地考虑到了所有情况,并对他说……“陌……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傅闻夺的声音低沉磁性,引得唐陌不由自主地低头看向这颗白色的火鸡蛋:“什么?”“如果你的世界只剩下一天,你觉得哪一个会是你的幸运数字。”唐陌一开始还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过了几秒,他双眸睁大,捧着火鸡蛋的手指微微颤动。他舒了口气:“我真的应该相信我自己。”傅闻夺:“你已经知道答案了?”“知道了。”傅闻夺笑了:“不需要我告诉你正确答案?万一你想的答案是错的,我感觉会造成很可怕的后果。”唐陌淡定地说:“不用了。如果我想的答案是错的,你告诉我也没有意义。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正确答案,结局依旧是一样的。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我该准备一下食物,然后再去山脚下看看那九个地鼠洞到底是什么样的。”“祝你通关游戏。”唐陌:“最低40%的概率,最高80%的概率,我能通关这个游戏。”傅闻夺:“希望在上海见到你。”唐陌一愣。他现在还不知道昨天傅闻夺和自己说的话,但是他想了一会儿,道:“好,如果我能活下去,上海见。”结束通话后,唐陌开始着手准备食物。他依旧将沙发缝里的头发扔进粉色坛子里,得到一坨屎一样的地瓜;之后再放地底人头颅上的头发,还是没得到食物。最后他取出马里奥的帽子,顶出了三样地底人王国的垃圾物品,换得了一块大地瓜。唐陌走到餐桌前,从七个盘子里拿了一个,将地瓜放上去,出门走向地鼠洞。他先将九个地鼠洞看了一遍,确认没有异常后,下午五点五十五分,唐陌捧着大地瓜,越过第一个洞口、第二个洞口……最后走到了第九个洞口。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下午五点59分。唐陌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当秒针指向“12”的那一刹那,唐陌抬步走进洞口,同时将地瓜放在了地上。他站在洞口的正中央,目光平静地看着漆黑的地道深处。怪物山谷的阳光在六点整突然消失,凉浸浸的月光照耀下来,照在唐陌的头发上,显得几分冷清和决绝。唐陌左手一翻,一根大火柴出现在了掌心。他凝视着地洞深处,全身紧绷,时刻等待着那样东西的出现。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一阵沉闷的砸地声。好像有一个庞大的东西从地洞深处奔跑过来,它砸在地面上发出砰砰的声音,将地洞震得不断颤动。那东西跑得越来越近了。唐陌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月光只照射到洞口三米的位置,他看不清这东西的颜色。似乎是金色,又似乎是黑色。唐陌的手指紧紧握着大火柴,当这东西即将跑到月光照耀的地方时,他直接挥舞起火柴,砸向这只大地鼠。在火柴快要打到地鼠的脑袋上时,唐陌动作停住。月光下,一只巨大的金色地鼠闪烁着黄金般的光芒。它傻愣愣地看着唐陌,见唐陌没再挥舞大火柴,它挪着小脚丫,屁颠颠地跑到了盘子前,直接将脸埋进了香喷喷的地瓜里。烤地瓜流出来的醇金色香油粘在了金毛地鼠的胡须上,它却不管不顾地用脸去吃地瓜,吃得虎头虎脑,摇晃着短短的兔子一样的小尾巴,好像高兴坏了。唐陌看着这只金毛地鼠不断地啃咬地瓜。一分钟内,硕大的地瓜就被它啃了干净。当它把最后一口地瓜瓤塞进嘴巴里,忽然,唐陌的耳边响起了一道玻璃破碎的声音。他眼前的金毛地鼠和地瓜残渣都定格住,成了一幅画面。这幅画面从中心开始,裂开了一条小缝。缝隙越张越大,如同蛛网般,密密麻麻地铺了整张图。当裂缝达到一定程度,咔嚓一声,整幅画全部崩碎,露出了藏在画面后的场景。唐陌眼前的一切都没改变,只除了在大大的地瓜皮里面,巨型金毛地鼠不见了,躺了一只吃得肚子圆滚滚的小地鼠。似乎发现有哪里不对,金毛地鼠一爪子翻起身,撒丫子就往地洞里跑。唐陌哪能让它跑了,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大口袋,眼疾手快地把这小家伙罩了进去。小金毛地鼠在口袋里上窜下跳,把袋子装出一个个凸口,想要逃出去。唐陌无情地用绳子扎紧了袋口,将口袋系在腰上,走出了第九个洞口。走到洞口前,他转过头,看了眼地上的地瓜残渣。接着他走到其他八个洞口前,一一检查每个洞口。第一个洞口的泥土里有一些白色粉末。唐陌刚才检查洞口的时候没发现这些粉末,他蹲在地上用手指揉捏粉末,做出结论:“盘子的粉末。”他再往后面看。几乎每个洞口里都有盘子的粉末,在第三个洞口里还有一个泥土被刨开的小坑,第五个洞口里甚至有两个坑。看到这些熟悉的东西,唐陌回忆了一下金毛地鼠吃地瓜的画面在自己眼前崩碎的情景,他瞧了瞧口袋里的小地鼠,无奈道:“怎么感觉搞到最后,是你在作怪?”金毛地鼠愤愤地又开始撞口袋。那幅画面在唐陌眼前崩碎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得知了所有的信息和记忆。在狼外婆说出那句“记清楚时间”、离开小屋后,唐陌的时间就被操控了。可能是被黑塔操控的,也可能是被金毛地鼠操控的。唐陌更倾向于这一切是金毛地鼠在搞鬼。12月1号的中午十二点,狼外婆离开小屋、前往马戏团,唐陌的时间开始分岔。就像被存档一样,有人在这个时间点按下了存档器,从此以后,唐陌开始一次次无意识地被动读档。12月1号,只存在一个他,可以称为一号唐陌。一号唐陌并不打算在第一天冒险抓地鼠,他选择的是在洞外查看情况,了解更多的信息。他随便地将地瓜放在了五号洞口,看到了前来吃地瓜的黑毛地鼠。第一天结束了。第二天,一号唐陌准备正式抓金毛地鼠,但他并不知道,二号唐陌出现了。二号唐陌的一切都和一天前的一号唐陌一样,除了他的时间线变成了12月2号。他以为自己和一号唐陌一样,这是第一天抓地鼠。于是他决定先在洞外查看情况,将地瓜随便放在了三号洞口。这一天下午六点,一号唐陌在第五个洞口受到黑毛地鼠的攻击,二号唐陌也在第三个洞口看到了前来吃地瓜的黑毛地鼠。他们互相看不到对方,也看不到对方能看到的那只地鼠,但他们在事后检查洞口时,发现了另一个洞口里的白色盘子粉末。六点整,地鼠洞口刷新,两个唐陌的九个地鼠洞同步了。一号唐陌立刻察觉,有另一个玩家存在。二号唐陌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想起这一点,唐陌就忍不住戳了戳关着金毛地鼠的口袋:“当时还真的差点被你弄死。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是和时间有关么。每天下午六点前,九个洞口都不同步,看不到那些白色盘子粉末的痕迹,到六点以后,这些痕迹就出来了……但我知道了也没用啊,你都不让使用异能了。”金毛地鼠叽叽地叫了一声,仿佛在表达自己的得意。是的,从一号开始,每天中午12点,狼外婆离家的那一刻,就会出现一个新的唐陌。新的唐陌认为这是抓地鼠的第一天,以他的谨慎,不会选择直接抓地鼠,肯定会在洞外观察。等到六点过后,他观察完毕,走到洞口前发现其他洞口也有白色粉末后,一切已经晚了。七个唐陌的记忆全部归于一体后,他一边拎着口袋往狼外婆的小屋走,一边想到:“前面的所有我之所以认为另一个抓地鼠的人是我自己,主要基于两点。第一,这是一个单人游戏,黑塔一直只做过隐瞒信息、故意误导的行为,从没欺骗过玩家。第二,我所有有冷却时间限制的异能都不能使用了。本来以为是因为另一个我已经用了,异能进入冷却时间,现在看上去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唐陌走过狼外婆的菜地,低头看着地面。他思考了许久,想出了三个字:“优先级。”“一号的我在第一天下午六点以后其实就不能使用异能了,但我没发现,直到察觉到有第二个我存在,才发现无法使用异能的事实。但除了一号的我,从二号的我开始,每个我都会在当天的六点后,就发现有至少一个‘同伴’存在,且无法再使用异能。不是因为异能被使用过了,进入冷却时间,而是因为优先级。”唐陌皱紧眉头,回忆七天前自己进入怪物山谷的情景。“……我好像确实是在下午六点左右进入了怪物山谷?嗯,是下午六点。所以每一个六点过后,下一个我就算是进入游戏,被看做是最新的唐陌,享有最高优先级了么。”按照唐陌的分析,最有可能的情况应该是,每个下午六点后,刚刚观察完黑毛地鼠的唐陌就失去了自己的优先级。比如说二号唐陌。他在12月2号出现,下午六点在第三个洞口放置了盘子。六点后,他在第五个洞口发现了一号唐陌放盘子的痕迹,但他这时已经无法使用异能了。因为他的优先级被三号唐陌取代了。所谓的优先级,不是光指异能,而是说优先级低的唐陌永远不能影响到优先级高的唐陌的一举一动。例如二号唐陌无法使用“还我爷爷”异能,是因为这个异能每天只能使用一次,一旦使用,三号唐陌就无法随意使用。所以优先级禁止二号唐陌使用异能。“蚯蚓的眼泪”也是一样,这是消耗性异能,二号唐陌如果使用就会影响到三号唐陌。但是马里奥的帽子、大火柴这种道具和异能,对优先级高的唐陌是没影响的。不会影响到后者的使用,所以依旧可以使用。唐陌走进了狼外婆的小屋,他把金毛地鼠的口袋放在了沙发上,自己走到茶几前,拿起茶几上的一张广告纸和一张报纸。当七个时空全部融合后,唐陌的七个记忆统一,其他所有唐陌所遇到的每个东西,都复原到了同一个时空里。比如三号唐陌使用马里奥的帽子,第二次顶出了一张地底人王国当天的新闻报纸,上面有这样一条新闻。“《怪奇马戏团宝物走失,惊奇之夜疑似提前结束》。”唐陌念着这个新闻标题。就是因为看到了这张报纸,三号的唐陌才会决定冒险一次,“第一天”就去抓金毛地鼠。因为他不知道狼外婆什么时候会回来,必须抓紧每时每刻。所以才有了傅闻夺口中的“你九成笃信任务会提前结束”,然后开启存档器。可惜的是,六点一到,存档器的优先级被四号唐陌夺走,存档功能失败,三号唐陌铩羽而归,接着发现这个游戏里还存在着至少一个自己。四号、五号唐陌并没有发现异常,六点整他们在洞外观察黑毛地鼠。六点一到,所有唐陌的洞口同步刷新,他们才发现另外几个唐陌在洞口留下的印记,知道这个任务有问题,但无法使用异能,什么都做不到。直到六号,唐陌得到了一个“隐形人的怀表”和一张怪奇马戏团的广告纸。广告纸让他察觉到这个马戏团可能就是大蚯蚓的马戏团,大蚯蚓逃走后,不知道对马戏团的活动会不会产生影响。同时又抽到了“隐形人的怀表”,能够隐形进入洞口,如果真碰见黑毛地鼠,能更好地保命。所以六号唐陌决定放手一搏,第一天也试着抓一下金毛地鼠。保险起见,他选择存档。接着,就是傅闻夺所说的情况了。傅闻夺说三号唐陌在六点整,突然失去联络,之后他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六号唐陌也很担心自己在六点后也会遭遇三号唐陌一样的困境,所以他只有十几分钟,用来思考对策。他所想的就是使用“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异能。在那样紧急的情况下,六号唐陌想出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唐陌是每天被隐藏记忆,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唐陌。那在第七天到来后,发现自己被改名的唐陌一定会去找傅闻夺,从傅闻夺口中得到“一定要去抓地鼠”的情报。第二种情况,如果有很多唐陌存在在这个时空,互相看不到对方,无法联系。那他使用“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异能,作为因果律异能,改变了所有唐陌的名字。所有唐陌都会察觉到这个异能的存在,发现有另外的自己使用了异能,接着察觉到被埋在心底的那个秘密:唐陌暗恋维克多很久了。七天时间过去了。一号唐陌在时空里等待了七天,二号唐陌等待了六天……一直到最后,六号唐陌将最后的信息传递给了七号唐陌。七个交错时空的唐陌一起,站在了九号洞口,没有倒霉地碰见那20%的失败概率,完成了这场游戏。“我相信我自己。”唐陌坐在沙发上,难得有兴致地给自己倒了杯茶,“除了七号的我,每个我都应该发现了另外的我的存在。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将食物放在同一个洞口,然后站进去,问题就是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洞口。”“使用这个改名字的异能,一方面是为了告诉七号的我真相,另一方面是为了告诉其他无法使用异能、互相联系的我……”“唐陌暗恋维克多很久了。”唐陌看着杯子里的水。地球上线至今,其实才过了不到一个月。但他却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很多年。唐陌已经很久没想起过那个名字,在生死攸关的每一天,他没时间去想那个人。说是暗恋,或许也不是,只是有一种很独特的好感而已。唐陌没有什么秘密。他的父母早就去世,也没什么亲戚。父母去世前他就出柜了,玩的好的兄弟也知道他的性取向。他不觉得自己的性取向是个必须要保密的秘密。那他唯一的秘密,就是维克多。“维克的生日,是9月9号啊……”因为相信自己,无论是哪一个自己,都肯定发现了真相。也因为相信自己,才会果断地使用改名字异能,在一分钟内给自己想好了出路。最后还是因为相信自己,肯定能从那句“唐陌暗恋维克多很久了”的秘密里,找到唯一正确的数字。而事实就是——“我抓到你了。”唐陌戳了戳地鼠口袋。金毛地鼠气得撞他的手指。唐陌看向茶几上的广告纸和报纸,再从口袋里拿出那个已经变成普通怀表的“隐形人的怀表”,他看着这三样东西,慢慢地勾起唇角。黑塔总算还没给人绝路,无论他有没有马里奥的帽子,这三样东西黑塔一定会给他,哪怕是通过其他方式。可能是让其他怪物上山给自己送情报,也可能是从狼外婆的衣柜里掉出来一块怀表。总而言之,这三样东西肯定是会出现的,否则这个游戏几乎就成了无解之局。没有三号唐陌使用存档器,六号唐陌不会知道正确时间,也不会提醒到七号唐陌。这一切都是必然的。唐陌将水喝光。他还在思索回忆这七天里七个自己所经历的每个细节,突然就听到屋子外,传来一阵走了调的歌声。“地底人的肉,火烈鸟的酒。吃了地底人的肉,咬断地底人的腿。怪物山谷的孜然,烤着最好的头。我的地底人外孙女,快要成为我的盘中餐。她的肉,香又嫩,她的头,甜滋滋……”这歌声刺耳难听,好像弹棉花,唐陌听得一阵皱眉。歌声越来越近。“砰——”屋子大门被人一脚踹开,狼外婆穿着粉色连衣裙、打着小阳伞,扭捏着进了屋子,手里提了一壶酒和一大包调味料。她那双森绿色的狼眼划过小屋,落在了唐陌的身上。看到唐陌的那一刻,她的眼中充满了贪婪和食欲。“我亲爱的外孙女,你居然没有抓到……啊啊啊!!!”一声尖锐的尖叫,狼外婆惊悚地看着茶几上的地鼠口袋。小阳伞被她扔在了地上,调味料和酒瓶砸在地上,洒了一地。狼外婆捂住尖尖的狼嘴,不敢置信地说道:“你怎么可能抓住时空的金毛地鼠!”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以后,当糖糖已经把傅少校吃干抹净不给钱,得到了他的异能后,糖糖有一天决定,用一用自己早八年就不用的辣鸡异能——你爸爸还是你爸爸!糖糖:你爸爸还是你爸爸!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傅少校:我当然叫……emmmmm……“我是唐陌身下受”……【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