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黑塔的提示音结束,一道刺目的白光充斥了唐陌的视野, 刺得他无法睁眼。唐陌早有准备地闭上了眼睛, 等待进入游戏。然而三秒后, 进入他耳中的不是欢快的游戏音乐声,也不是什么诡异的童声童谣, 而是一阵清脆嘹亮的鸟鸣。唐陌惊讶地睁开眼。这是一片广袤无边的森林。天空蓝得吓人,好似用湛蓝色的油漆涂抹过一般,几朵棉花糖似的白云飘浮在天边, 形状规整得好像是有人用画图工具里的圆形, 一个、一个描绘上去的。高耸入云的将世界分为天空和大地, 粗壮的树干笔直地窜上天空,树干上没有一根分叉的枝桠。唐陌就站在这童话般的森林里, 神色错愕。很快, 他冷静下来, 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这里的树无比高大, 最小的树干直径都有七八米,但花草却是正常的大小。唐陌小心翼翼地避开每一个花草, 以防踩上去会发出明显的声音。他穿的是一双软底运动鞋, 踩在松软湿润的土壤上, 声音近乎于无。五分钟后, 唐陌回到原点, 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背包里有两盒饼干、一瓶瓶装水、一只手电筒,还有打火机和绳子等工具。唐陌的右腿上绑了两把小刀,四只小飞镖藏在他上衣外套的内袋里。检查完所有的一切, 唐陌开始前进。距离他进入黑塔一层已经过了十分钟。和上一次被傅闻夺拉进游戏不一样,唐陌没有在第一时间得到自己的主线任务,黑塔只告诉他一条信息——欢迎来到怪物世界,其余一个字没有透露。十分钟了,黑塔没有发布游戏和任务,唐陌却不能坐以待毙。他小心谨慎地提防四周,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直直地向着这个方向走去。在这种森林里最容易迷路。唐陌并没有准备指南针,且谁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指南针能不能起到作用。唐陌的选择是找到一个最明显的地标,往那个地标走去,这样至少不会原地绕圈。高大的树木挡住了太阳,依靠太阳辨别方向成为不可能。但是在繁密的树叶遮蔽中,一座刀削般的山峰笔直地矗立在大地上。这座山像极了一把菜刀,山的厚度极薄,却极陡极高。山顶上凝结了一层洁白的冰雪,唐陌便以这座山为方向,打算先走出树林。他走了一个小时。那座菜刀似的山峰还离得远远的,完全看不见山底。森林里的树木长得一模一样,唐陌每走十分钟便会找十颗小石子,摆出一个交叉的十字架图形。一个小时内,唐陌没见过自己摆下的十字架图形。“没有绕路,但还是没走出这片森林吗……”唐陌抿紧了嘴唇,尽量加快脚步,想要找到走出森林的路。正当唐陌走到一棵高大的红杉树旁,忽然,他耳朵一动,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唐陌的脚步立刻停住,他靠着红杉树隐蔽身形,集中注意力去听这个奇怪微弱的声音。他听了十秒钟,森林里回荡着悦耳的鸟鸣声和树叶的沙沙声,似乎没有别的响动。唐陌背着包,目光渐渐凝聚。他趴下来,双手撑地,将耳朵靠在地上,继续去听。慢慢的,他听到了那个奇怪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声音越来越急促,好像有人在擂动巨鼓,鼓点密集,咚咚咚地敲在唐陌的心上。那声音越来越近了!唐陌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转身就往回跑。他再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踩到树叶花草、发出声音,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调头逃跑,但是那个咚咚声却比他跑得还要快,三分钟后,一个硕大的白色影子从空中一闪而过,砸在了唐陌的面前。唐陌双目一缩。“嘶……嘶……”一只三米高的巨大兔子挡在唐陌的面前,用它那鲜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唐陌。它的巨爪用力地向后刨地,一块沙发大小的土块被它轻松刨到了身后,砸在巨树上,发出砰的一道声响。唐陌慢慢地后退,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这只大白兔。一人一兔站在三棵树的包围之间,一起看着对方。下一刻,大兔子健壮的后腿蹬地,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向唐陌冲来。唐陌毫不犹豫地从手腕里取出大火柴,侧身避开大兔子的冲击,同时一火柴打向兔子的后脖。火柴打在毛绒绒的兔毛上,迸溅出刺眼的金属火花。那些兔毛看似柔软,却和钢铁一样坚硬,大兔子被唐陌一火柴打得向前滑行,在地上滑出一道十米长的痕迹。唐陌被巨大的反震力击飞,砸在一棵巨树上。他嗓子一甜,差点咳出一口血,又咽了回去。隔着十几米距离,一人一兔又盯着对方,接着再次迎击上去。雪白的大兔子并没有因为体型庞大而身手笨拙,它速度极快,在空中形成一道道虚影。唐陌被它逼得不断后退,用大火柴挡住兔子的爪子,最后快被逼到了一棵树的死角。唐陌的身后是一棵直径十米的巨树,左右两侧都是茂密的灌木丛。他没有迟疑,脚尖一转,奔进灌木丛里。大兔子赶忙跟上去,却见唐陌根本没有跑远,他就站在灌木丛后,双手叉腰,怒视大兔子,喊出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还我爷爷!”“我爷爷……”“爷爷……”“爷……”洪亮的男声在辽阔的森林里久久回荡,唐陌张开嘴,做出一个圆形的口型。大兔子竖起了两只长长的耳朵,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对,转身就跑。下一秒,一股炙热的气体从唐陌的口中喷出,紧接而来的是灼热滚烫的火焰。熊熊燃烧的火焰喷在易燃的灌木丛中,一下子便激起滔天大火。异能“妖精,还我爷爷”,每天只能使用一次,使用时需双手叉腰大喊“还我爷爷”,可喷射出800℃的高温火焰,持续时间30秒。唐陌不受控制地一共喷了30秒的火焰,当他终于将异能使用完毕,大兔子早已不见了踪影,他的面前也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火海。唐陌脸色铁青,拿起被扔在角落的背包就跑。不到万不得已,唐陌一点都不想在森林里用这个异能。这个森林植被丰富,一旦起火,火势根本无法控制。大兔子被驱赶走了,唐陌也必须赶紧逃离。而且他又要绕路,之前走的一个小时路程全白费了。森林大火烧得越来越凶,唐陌跑出几十公里,远远的还能看到自己刚才放的那把火。红色的大火中,一棵棵巨树在火舌的吞噬中坍塌倒下。森林大火的蔓延速度会越来越快,留给唐陌的时间不多了。他疯狂地往前奔跑,忽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道童声。“叮咚!触发支线任务一:伪装成小红帽,潜入怪物山谷。”唐陌脸色微变,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他听到了一阵惊讶的叫喊声。“我的老天,着火了!怪物森林着火了!”“怎么会突然着火,我这就去找大象爷爷,赶紧灭火啊!”密集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越跑越近。从脚步声来听,这至少得有二十多人。唐陌听到他们声音时他们已经在百米外,唐陌根本不可能跑开。紧急之下,唐陌爬上了一棵大树,嗖嗖嗖地爬进树叶之中挡住自己的身体。五秒钟后,唐陌的心脏骤然停跳一拍。他终于看清了这些说话的东西!不是人,全部是动物。或者说是怪物。领头的是一个长着猩猩脑袋的大汉,猩猩的头、人类的身体。他穿着一身黑色背心,肌肉遒劲,双手捧着一个房间大小的巨大水缸往森林大火的方向跑去。在他之后,还有猪头人、猴头人、一条卷着水管爬行的巨蛇。有的是只长了动物的头,有的是全身都是动物。唐陌屏住呼吸,死死抱着大树。他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减小自己的存在感,祈祷这些怪物发现不了自己。突然,一个狗头人停下脚步,鼻子动了两下,抬起头,看向唐陌藏身的树叶。唐陌头皮一麻,他的手抓到了自己口袋里的一只小飞镖,还没投出去,只听那狗头人大吼道:“地底人!有地底人!”所有怪物全部停住脚步,齐刷刷扭过头,看向唐陌。“抓住地底人!”“抓住他!”唐陌一脚蹬在树干上,借力跳到另一棵树上。两只巨大的怪物猴子三下两下爬上树,一个跳跃追上唐陌。唐陌哪里还有时间犹豫,他不停地在树上跳跃,两只猴子紧紧跟在他身后,地上还有一群跟着跑的怪物。操!你们难道不该先去救火吗!唐陌第一次这么想骂人。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他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马不停蹄地跳向下一棵树。森林大火烧得越来越盛,已经快要波及到唐陌这边的大树,但这群怪物依旧跟在唐陌身后。他们双眼里充斥着血腥的红色,两只巨型猴子看着唐陌,黏答答的口水从它们尖锐的牙齿缝里流出。唐陌体力再好,也比不上天生的爬树高手猴子。他的手臂被一只猴子抓出两道血痕,另一只猴子趁机倒挂在树干上,用双手捞住唐陌的双臂。大火柴出现在唐陌的手心,他不留余力地挥舞大火柴,打在了猴子的胸口上。猴子被他打得倒飞出去,但是飞出去前也一脚揣在了唐陌的胸口。唐陌的身体自由下坠,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下一秒,怪物们全部围了上来。“地底人!”猩猩道,他吞了口口水:“好久没见过这么新鲜的地底人。”猪头人双眼发亮地看着唐陌:“能吃吗?”“吃!吃了地底人!”“吃地底人!”唐陌的大脑迅速运转,他开始思考自己现在拥有的异能和武器。大火柴不起作用,火柴是个很好的武器,但是唐陌自己打不过这么多怪物,连逃恐怕都逃不出去。画个圈圈诅咒你只能诅咒一个对象,效果不明。还我爷爷异能用掉了,那是唯一一个在森林里会对这群怪物产生威胁的异能。还有找朋友异能、吐风异能、防御性质的异能……唐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异能加起来也对付不了这么多怪物!要先存档吗?一进游戏就存档。该死的,以后要是再碰到危险,那该怎么办。他才刚刚进入攻塔游戏,连主线任务都不知道!主线任务……唐陌脑中灵光一闪,他忽然想起在刚才的危急时刻,黑塔好像发布了一个支线任务。刚才他为了逃跑根本没时间去思考这个任务。黑塔不可能不给他一条活路。唐陌自认从一进入这个游戏就没做错过任何事,他回忆自己的每一个行为,都没有错误,也没错过任何线索。在对付大兔子的时候用掉“还我爷爷”异能是逼不得已,如果当时不用,唐陌肯定连大兔子那关都过不去。所以只有……唐陌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漂亮的红宝石,他将这颗宝石高举到了自己的头顶。忽然,一顶臭烘烘的帽子出现在了唐陌的头上,唐陌被熏得差点晕过去,他感觉到自己的鼻子下方好像长出了什么东西。唐陌忍住呕吐的欲望,从牙缝里吐出五个字:“我是小红帽。”怪物们一愣。“小红帽?”“小红帽是谁?”“你听过小红帽吗?”唐陌被围在这群怪物中间。他低着头,将表情藏在马里奥的臭帽子下。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了。黑塔不会给他一个必死的局面,否则这就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场杀戮。但是如果小红帽不行,或者这顶马里奥的帽子无法使他伪装成小红帽,骗过这群怪物,那唐陌只能存档,然后做拼死一搏。或许黑塔就是恶劣到了这个程度,想要在一开始就逼唐陌把存档器也用掉。“啊,我想起来了,外婆家的那个混血儿孙女是不是就叫小红帽?”一只鹦鹉叽叽喳喳地说道,“外婆家的那个女儿,你们还记得吗?十年前和地底人私奔了,生了一个混血儿!外婆昨天还和我说她的外孙女特别孝顺,这两天要从地底人王国那边过来帮她看地,就是她吗?”巨型猩猩指着唐陌嘴唇上的胡子:“他是个公的地底人,不是母的。”唐陌:“……”唐陌面无表情地撕下了马里奥的胡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大猩猩:“你看错了。”大猩猩摸摸头:“哦哦,是我看错了。原来是外婆家的小红帽啊,你不早说。喂,你们去把那个火弄灭了。小红帽,走,我带你去找你外婆。”大猩猩说完,转身就要带唐陌回去。唐陌的鼻子下面是火辣辣的疼痛。以他现在的身体,不至于说撕胡子的时候会撕开皮肉,但是那种剧痛不会比地球上线前有一丝减少。大猩猩:“小红帽,你身上怎么有一股臭味?”唐陌冷冷道:“我们地底人不爱洗澡。”大猩猩点点头:“难怪,你刚才鼻子下面肯定是脏东西吧。我们怪物最爱洗澡了,你可不要和那些地底人学。”唐陌死死捏着自己的胡子,不想说话。对于唐陌来说像迷宫一样的森林,在大猩猩的带领下,两人只花了半个小时,就走出森林,来到一片山谷。这座山谷和唐陌之前看到的菜刀山完全是相反方向,大猩猩一边带着唐陌进山谷,一边与他说:“你可真是个善良懂事的小红帽。马上就要到种庄稼的季节了,这可是最忙的时候,你居然来帮你外婆看地。”唐陌站在大猩猩身后,与大猩猩保持半米距离,轻轻地嗯了一声。大猩猩:“最近两年我们怪物山谷不太平啊。”大猩猩推开一块巨石,一道黑黝黝的地洞立刻出现在唐陌面前。大猩猩抬步走进去,唐陌却是顿住了脚步。大猩猩奇怪地回头看他:“小红帽?”唐陌的脑海里响起那句“潜入怪物山谷”,最后他一咬牙,跟着走进这条地洞。砰的一声,巨石在唐陌的身后阖上。“叮咚!支线任务一已完成。”大猩猩拿起放在石头旁的一根火把,照亮了地洞。唐陌跟在大猩猩的身后,继续往地道深处走。这个地道十分宽敞,说是地道,更像一个巨大的溶洞。地道顶端,一块块黑色钟乳石倒立下来,石头尖头凝聚着小小的水珠。唐陌不紧不慢地跟在大猩猩的身后,他们一直在往地下走,离地面越来越远。大约走了十分钟,地道走到了尽头,大猩猩推开挡在地道尽头的那块大石头。豁然间,一切开朗。唐陌睁大眼睛,看着这个藏在地下深处的广袤空间。“地下才属于我们黑塔一层。”大猩猩感慨道,“每次到上面我都特别不自在。诶对了,小红帽,你怎么会在一二层交界处的森林出现?”唐陌支支吾吾地嗯了几声,应付过去。大猩猩也没再找他说话,带着他走进山谷。在没看到这片山谷前,恐怕不会有人相信,在地底下还有一个这么庞大的世界。巨大的山谷被三座三棱锥形状的地底山环绕,中央是一条清澈的粉色河水。这河水从山谷外引进来,最后消失在另一端。三座大山之间是用茅草、泥土盖起来的房屋。从远至近,光肉眼可以看到的就有二十多座小屋子。每座屋子的门前还有一块菜地,此刻那些菜地里都光秃秃的一片,只有耕好了的田,没有庄稼。山谷里没有人,估计是刚才都出去灭火了。大猩猩带着唐陌沿着山道往最后一座山的深处走。唐陌走得越来越慢,他的手按在火柴纹身上,警惕地盯着前方。一个粉红色的烟囱探出小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大猩猩指着烟囱:“你看,那就是你外婆家。”唐陌按着火柴纹身,点点头。大猩猩认不出谁是小红帽,但是小红帽的外婆就不一定了。唐陌按照黑塔的要求进入了怪物山谷,他隐约察觉到,这次攻塔游戏的关键、或者说主线任务,应该就在这个山谷里。如果真的被小红帽的外婆认出来,那唐陌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即逃跑,藏身山谷的某个角落,伺机寻找主线任务。拐过这个角落,外婆的屋子彻底映入眼帘。一座粉色的泥土小屋以某种非常突兀的方式,坐落在两棵青葱碧绿的小树间。金黄色的篱笆围住了小屋前的菜地,菜地的中间,一面面镜子似的石头镶嵌在地上,从屋子到院门,铺出了一条石头路。大猩猩敲了敲院门:“外婆,外婆,我把你家小红帽带来了。”唐陌浑身紧绷,注意力高度集中,随时准备转身逃跑。这时,他听到一声闷沉的脚步声。好像巨物在地上拖曳,一步步砰砰砰地砸在地上,将整座山都砸得一阵阵颤动。“嘎吱——”粉红色的房门被人推开。唐陌的右脚已经调转了方向,准备逃跑。一个带着白色礼帽、穿着粉色裙子的高大人型动物出现在了门内。她拥有一身健壮成结的肌肉,她得俯下腰,才能从粉色小屋的门里走出来。那粉色的小礼服在她身上勒出一道道印子,好像肌肉大汉穿了小女孩的裙子一样,无比可笑。巨大的帽檐将她的脸遮住,唐陌只能看到她黝黑长毛的大手。她扭捏着脚步,如同上层社会的淑女,一步一步踩着小碎步,走到了院门前。唐陌一米八的个子只齐到她的肩膀,她缓缓地松开按着帽檐的手,露出一张突出来的大嘴和一双锋锐似狼……和一双狼的眼睛。大猩猩憨笑道:“狼外婆,我把你家小红帽给你带过来了。”唐陌几乎是在看到这个狼外婆的一瞬间,就转身逃了,但狼外婆厚实的手掌却一把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唐陌惊骇地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挣脱这个手掌,仅仅是这么按着,狼外婆便把他按在原地,无法动弹。“真是我家小红帽。她爸爸那顶臭烘烘的帽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猩猩大伯,你不知道,她爸爸的帽子有多臭。瞧,就比她的这顶要稍微好一点。”狼外婆张开血淋淋的大嘴,轻轻地笑着。唐陌在她的牙齿缝里看到了一只属于人类的手指。狼外婆直接拉住了唐陌的手臂,稍稍用力,就将他带进了自己的院子。“我可爱的小红帽一定是饿坏了。外婆带你回家吃饭。”巨型狼外婆用一只爪子提着唐陌的衣领,将他拖进了屋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屋外,大猩猩挠了挠脑袋:“外婆今天脾气可真好。”说着,他转身走下了山。唐陌几乎是被狼外婆砸进屋子的。门一关,狼外婆直接将他甩在了墙上。唐陌翻了两圈,在壁炉旁稳住身体。他嗖的一下爬起来,狼外婆却根本不管他,再也不走那恶心的淑女小碎步,大跨步地走到壁炉旁,抓起一只干瘪的人类手臂啃了起来。本就嫌小的衣服因为狼外婆粗暴的动作被崩裂出了一条缝,狼外婆没有耐心地咒骂一声,把这条裙子撕开,随便扔进了壁炉,烧成了一堆灰烬。“把你那顶该死的帽子给我脱掉!”狼外婆嘎吱一下把手腕咬断,咔擦咔擦地嚼了起来,“这顶臭帽子和你爸爸的一模一样。别以为我会给你任何好脸色,这七天你只能得到七个铜币,连一个多出来的子都没有。”听到这话,唐陌反而放松很多,他的脑海里迅速地闪过一个关键词:七天。唐陌早就不想戴这顶帽子了,但他才刚刚脱掉,狼外婆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像吃鸭脖一样,嘎吱一下咬断了这只手臂的肘关节:“地底人的头发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把你的帽子给我戴回去,别让我再看到那些头发,否则我就把它从你的头上全部拔光!”唐陌:“……”尼玛!狼外婆嚼碎了所有的肉,把骨头渣子吐了出来,看向唐陌。唐陌把帽子戴了回去,然后面无表情地拔了嘴上刚刚长出来的胡子。狼外婆瞪了他两眼,最后转过头,继续吃自己的晚餐。粉色的屋子里,放着的也全是粉色的家具。这间屋子不大,一张小小的餐桌上积了薄薄的灰尘。唐陌目测那张餐桌至少一个月没被人碰过了,或许它的主人更喜欢把食物放在地上,直接用双手抓了吃。沙发底下是一张地毯,这种粉色的皮毛唐陌从没见过。他的视线在屋子里四处转动,最后转到壁炉,然后微微抬起,看向了那个悬挂在壁炉上的人头。就像每个被镶嵌在壁炉墙壁上的鹿头一样,这是一颗僵硬到做成了标本的人类头颅。略微卷曲的黑色长发披在人头的脸庞两侧,这个中年男人闭上了眼睛,张开嘴巴,好像睡着了一样被挂在墙上,除了他的脸色苍白而无血色,泛着一股死尸的乌青。唐陌只看了一眼就撇开视线。狼外婆终于啃完了那条手臂,她把剩下来的骨头渣扔进壁炉。火焰噼里啪啦地烧着,一股骨头被烧焦的刺鼻味道在小屋里徜徉。“别想我给你准备晚饭。”狼外婆用手把嘴上的血肉擦干净,“七个铜币已经是给你最大的报酬了。从明天开始,你就给我去抓那只金毛地鼠,如果七天后我回来时还看不到金毛地鼠的尸体……”唐陌抬起头,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巨型狼人。狼外婆裂开牙齿,露出一个森然和蔼的笑容,牙缝里还卡着一根没吃完的手指:“你就是我的晚餐。”砰砰砰,狼外婆每走一步屋子都震荡一下,她用力地关上了卧室的房门,不一会儿唐陌就听到了打雷似的呼噜声。唐陌这时才开始在屋子里走动起来。他仔细检查了每一张桌子椅子,甚至是沙发缝里不知道藏了多久的一坨人类头发。这个屋子和普通的人类猎户小屋没什么区别,除了挂在壁炉墙上的不再是野兽的头颅,而是一颗人头。唐陌心再大,也不至于躺在一颗人头下睡觉。他拿着自己的包走到餐桌旁,席地躺下。视线凝视在粉色小屋的天花板上,唐陌将自己进入黑塔第一层后的每一件事都回忆了一番。黑塔第一层是在地底,那个森林是一二层交界的地方。大猩猩,巨型猴子,狼外婆,小红帽……小红帽是来给狼外婆看地的。七个铜币,七天时间。这次的任务是七天吗?唐陌清楚地知道,他绝对不会是这个狼外婆的对手,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等主线任务颁布。黑塔一定会颁布主线任务的。唐陌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思考了一夜。第二天中午,狼外婆的卧室里响起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等狼外婆出来后,她又换上了一件粉色蕾丝边的裙子,强壮的身体裹在小小的裙子里,似乎随时都能被撑爆。她扭着小碎步,一点点挪到屋子门口。“……”唐陌被辣得没眼睛去看。狼外婆拿起一把粉色的小阳伞,黑色大手按在了门把手上。突然,她转身看向唐陌:“你知道怎么看地,抓住那只恶心的金毛地鼠吧?”唐陌沉默片刻:“不知道。”“你妈妈连这都没教你?该死的,这都要我来教,那你的报酬只剩下六个铜币了……不!是五个铜币,一个子也别想多要!”狼外婆气冲冲地扔下小阳伞,走到唐陌跟前。狼外婆拿起了一个粉色的坛子,扔给唐陌:“七天后就是播种的季节。听说马戏团的团长得到了一样宝贝,我得去看看。我去看宝贝的这七天,你给我好好看着后山的那块地。”狼外婆走到窗边,唐陌也跟了上去。穿过窗户,唐陌看到了一片比院子里更广袤的菜地。黝黑的泥土早已被人翻过,只差播种。这片菜地坐落在一座山的山脚下,唐陌目光一闪,看向那镶嵌在山壁上的九个大洞。“那些该死的地鼠,什么时候又挖出了一个洞。”狼外婆气得牙痒痒,“今天是第一天,你要在每天下午的六点整,把食物放进其中一个洞里,然后藏在洞里。等那只金毛地鼠出来吃食物,你就赶紧把它抓住!”唐陌立刻明白这或许就是自己接下来的任务,他询问道:“随便放进哪个洞都可以吗?一共有九个洞。”狼外婆理所当然地说:“当然。只要你把食物放进那个洞里,你再站在那儿,那只愚蠢的金毛地鼠就会以为你是要投喂它。金毛地鼠最喜欢你们地底人了,只要你和食物站在一个洞口,它就会相信你。当然,只有八成概率它会出现,还有两成概率,出现的会是黑毛地鼠。”唐陌皱紧眉:“黑毛地鼠会怎么样?”“黑毛地鼠最喜欢吃你们地底人了。”狼外婆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把地底人的脑袋揪下来,再沾上新鲜的番茄酱。哦!那真是世上最美味的东西!不过我可不推荐你在第一天就去捉那只金毛地鼠。这七天是地鼠刚刚结束冬眠、出来觅食的季节,金毛地鼠比黑毛地鼠懒惰,总爱多睡一会儿。第一天出现的往往都是黑毛地鼠,唔,至少有五成概率吧。”唐陌把这些话全部记在了心里,同时问道:“我从哪儿拿食物给金毛地鼠?”狼外婆奇怪地看了唐陌一眼:“你手里的坛子呢?把属于你们地底人王国的随便什么东西放进去,就会变出金毛地鼠最喜欢吃的地瓜。天知道那愚蠢的金毛地鼠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们地底人,地瓜哪里有地底人的肉好吃,鲜嫩的地底人的肉……”狼外婆吸了口口水,目光在唐陌的身上依依不舍地停留。唐陌的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任务雏形,他最后又问道:“七天内,随便哪一天我抓到金毛地鼠,就可以了吗?”“那当然。但如果七天后我回来时看不到金毛地鼠……”狼外婆嘿嘿地笑了一声,拿起小阳伞,开门离开屋子。她感慨期待的声音穿透门板,传进屋子里:“地底人的肉啊……”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叮咚!触发主线任务:怪物山谷愉快的打地鼠游戏。”“游戏规则——”“第一,怪物山谷里只有一只金毛地鼠。”“第二,一共有九个洞口。”“第三,怪物世界和地球一样,以24小时为一天。”“第四,将任意属于地底人王国的东西放进粉色坛子,可以得到一个金毛地鼠最爱吃的地瓜。食物必须在六点整放进洞口,否则无效。”“第五,当玩家与地瓜站在同一个洞口时,金毛地鼠出现概率为80%,黑毛地鼠为20%。”“第六,第一天金毛地鼠的出现概率为40%,黑毛地鼠的出现概率为60%。”“第七,玩家每天只能在一个洞口放置食物,放置两个洞口以上或玩家与食物没有站在同一洞口,金毛地鼠出现概率为0。”“第八,播种前,地鼠只在洞穴里活动。”“狼外婆每年只种这一次庄稼,可恶的金毛地鼠总是爱偷吃。如何抓到它令狼外婆头疼不已,直到有一天她忽然想,或许她那可爱的外孙女会有办法。”作者有话要说:  糖糖:我怎么感觉我还是太弱了,那个狼外婆都能欺负我!大猩猩&猪头人&巨型猴子&怪物山谷里的所有怪物:她也能欺负我们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