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迪奥先生小娇妻(9)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人在家里玩闹半晌, 焦栖推了今天的工作, 带张臣扉去阙德那里做检查。

“完全康复了。”阙德拿着检测报告语调复杂地说。

“我康复了你还挺遗憾的?”张臣扉夺过报告单,“看来你是不想要小锦旗了。”

“是挺遗憾的, ”阙德耸耸肩,在发生医|闹之前赶紧补充一句, “因为我导师后续的研究已经没有意义了。”

本来他的导师致力于用医学的方法治疗这种病症,据说已经有了点眉目,现在却被跟医学完全不搭边的科技手段治好了。

“这个真的没有后遗症吗?会不会复发?”焦栖还是有点不放心。

“复发是不会的,但如果再次撞击可能还会得上,概率跟第一次得一样。”阙德严谨地给出了答案,不过现在已经有清内存工具了, 如果得上再清理就是了。

确认没事,张臣扉又找了鉴定机构做鉴定,证明自己已经完全康复, 不再受到智脑紊乱综合征的影响。这才聘请了金牌律师,开始为打官司做准备。

剧本中间短暂的清醒时间,他不止一次地发誓要把智脑制造商告到倾家荡产,并不是说着玩的。

扫帚2.0还在开发升级, 相应的宣传、运营、与官司的配合,都在紧锣密鼓地安排, 忙得不可开交。而满世界都在报道的那个得了NB奖的父亲, 似乎完全与他无关。

半个月之后,在国外巡回演讲的张知识教授回国,大批媒体在机场蹲守, 等着看富豪张臣扉与NB奖得主爸爸相见的一刻。然而,张臣扉没有来。

嘈杂声由远及近,张知识带着研究团队出现,瞬间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教授,请问您之前有没有想到自己能得NB奖?”

“张教授,在国外巡回演讲还顺利么?”

“今天您儿子没有来接机,请问他知道您要回国了吗?”

时至值周末,焦栖正坐在别墅的院子里看接机直播,听到这句话心中一紧,怕张爸爸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好在张知识对所有提问一律不理睬,只埋头走自己的路。

胖秘书余圆挤在人群中,瞅准机会用自己的肥肉将周围人|弹开,冲上去塞给张知识一捧鲜花。张知识看着那小胖子,脸上浮现出了恍惚的惊喜。

焦栖有些意外,论理张爸爸不应该认识余圆,他也交代余圆什么也别说的……抬头看向正跟小金毛玩耍的老攻,欲言又止。

张臣扉也刚好抬头看过来:“一会儿律师要过来,我俩谈点事,你自己喝下午茶好不好?”

下午茶而已,又不是晚饭不一起吃,这还需要报备吗?焦栖觉得有诈。

结果律师先生提着个公文包踏进院子,张口就说:“这是目前所有的音频和视频证据,两位看一下还有什么问题,确认哪些可以公开哪些不公开。”

因为这场官司是要公开审理的,届时会请许多媒体来,而有些证据涉及到两人的录像和音频,需要他们再看一遍,以免泄露什么隐私。

张臣扉阻止不及,只能瞪了律师一眼,心虚地看向小娇妻。

焦栖了然:“音频和视频证据?那一起看吧。”说罢,推推一脸不情愿的张大|屌,拖着去了地下室的放映厅。

“宝贝,这些你都看过的,那什么……”张臣扉苦了脸,劝不动小娇妻,只得把灯都关了,尽量将自己掩藏在黑暗中。

荧幕开启。

背景是市中心那套房子的餐厅,右下角有日期和时间。本来镜头有些晃,稳定之后出现了穿着龙纹围裙的张臣扉,正认真地在盛了清水的玻璃碗中涮手指:“……今天,在此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不再过问道上事。”

“怎么突然要退隐江湖?”焦栖的声音从镜头后面传来。

“我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正在洗手的人抬头,满眼深情地望着屏幕。

律师先生颇有职业素养地时不时低头做记录,丝毫没有被这荒诞的剧情影响。作为当事人就不一样了,张臣扉默默扯过一边的毯子捂住半边脸。

焦栖忍笑转头看他,小声在他耳边跟着录像里说:“那光宗就不能继承亚太黑道了呢。”

清甜的气息喷在耳尖,加上这羞耻度爆表的台词,成功将总裁大人的耳朵染红了。张臣扉捂住那只耳朵,不可思议地转头,这是被自家小娇妻调戏了?

“炎炎,你学坏了。”

“有吗?”

看完这段,律师先生抬头要问问题,借着屏幕的微光发现那夫夫俩正在咬耳朵,只能低下头按播放键看下一段。

“是我慢待了你,如今大势已去无力回天,若有来生,我什么都听你的。”

这句话一出来,本来还在笑的张臣扉瞬间冷下脸来,抬眼看向屏幕里行车记录仪留存下来的画面。

夜晚的山路寂静无人,连路灯也没有,仅靠着跑车的大灯照亮。发动机的轰鸣声被立体环绕音放出来,完美重现了当时的情景。超跑瞬间提速,在曲曲折折的山道上冲出去,堪比过山车。

伸手把小娇妻的脸按进怀里,不让他看后面的画面,张臣扉自己却一瞬不瞬地盯着。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攥|住,几乎要爆掉了,只差一点点,他们两个就要翻下悬崖。

“上面那段金盆洗手不要公开,这一段公开。”焦栖从老攻怀里艰难地冒出头,对律师说。

不公开的证据,只有法官和其他相关人员可以听,公开的则是会在现场播放允许媒体录下来的。笑归笑,他可不想让外人看张大|屌的笑话,只要他一个人看就好。

后面的都是倒带时安妮留下的录音,张臣扉听得直往沙发缝里钻,被小娇妻挖出来强迫听完。

将所有的段落分好类,张臣扉红成了煮熟的虾子。

江柔柔的案子开庭,智脑紊乱综合征在华国境内第一次公开展现在民众面前,引起极高的关注。因为NC跟石扉达成了合作协议,这次的矛头就不再专指他们,而是涉及到了所有制造商。

之前以为NC被找麻烦还在作壁上观的另外两家制造商,发现苗头不对,立马出手粉饰太平。他们买通一些所谓专家出来科普,说这个病症发病率极低,并且跟不当使用有关不必恐慌。又买了公关公司,试图把这件事归结于炒作。

【江柔柔最近几个月都没有通告,这是要过气了,碰瓷炒作呢。】

【哈哈哈哈,因为磕到脑子天天说相声,我他妈笑死!那我一边做高考题一边撞头是不是就能考状元了?】

这个病症国内的人并不了解,都觉得是在扯淡。

就在众人以为这事就要这么过去了的时候,张臣扉突然将路易十三的制造商告上了法庭,表示自己就是智脑紊乱综合征的受害者并差点丢了性命。

而后,一段行车记录仪的视频被传到了网上。

……

漆黑的山道上,车在狂奔。

“快停下来,张臣扉!前面危险!啊——”因为紧张和恐惧,焦栖的声音都变了调,“我爱你!”

智能系统的应和声,刺耳的刹车声。

“没事了宝贝,我醒了,我醒了没事了……”

……

短短几分钟的视频,惊心动魄。因为这夫夫俩粉丝众多,大家很容易分辨出来他们声音。而两个亿万富豪,不可能为了这点赔偿而去冒生命危险,也不可能做这种无聊的炒作,可信度非常高。

【天哪,这也太危险了!】

【呜呜,少爷说那句“我爱你”的时候,突然就泪崩了。】

【张臣扉现在还病着吗?会不会影响石扉的管理啊?怪不得最近《星河荣光》总出bug】

【楼上造谣司马,《星河荣光》哪里出bug了?】

【臣扉爸爸开采访直播了,快去看!】

消息放出去的当天,为防第二天股价暴跌,张臣扉来到了上次焦爸爸澄清绯闻的那间摄影棚。

直播间一开,瞬间挤进来一千多万的观众,并以秒记地疯涨。这件事本身关注度极高,加上两人本身的影响力,若不是芭蕉的服务器强大,此刻已经卡顿崩溃了。

张臣扉穿着一身高定西装,坐在沙发上:“大家好,欢迎来到直播间,我的主持人还没有来,所以稍等片刻。”

主持人的椅子空着,嘉宾自己坐在镜头前,孤零零的有些可怜。然而观众并不同情他,反倒刷了满屏的“哈哈哈”。

【在媳妇的公司还受气,臣扉爸爸不要怂,砸场子!】

过了五分钟,穿着同系列西装的主持人入镜:“不好意思,久等了。”

“你这主持人可真够大牌的。”总裁大人从弹幕中抬起头,冷笑着看向这位迟到的主持人——焦栖。

耍大牌的主持人坐下来斜瞥他:“怎么,你有意见?”

“没意见,你的话,多久我都愿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