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迪奥先生小娇妻(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台词有些耳熟。

张臣扉顿了一下, 眼中有着一闪而逝的迷茫, 片刻又恢复清明,笑着捏捏小娇妻的脸:“Omega的生育能力太强, 不是避|孕药能挡得住的。如果你是个Beta还有点用,可惜你不是。”

Beta喝可乐也没有用好吗?

焦栖看着他满眼真诚地讲设定, 差点没绷住:“那你可以带|套啊,我不要做阉割,割了之后就不是你喜欢的纯血Omega了。”

元帅大人惊了一下,没想到小娇妻竟然是这么看他的。都怪自己之前总是强调他的血统,让焦栖以为自己只是喜欢他Omega的身份。

“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这跟你的性别无关宝贝,就算你是个Alpha我也一样喜欢你, ”急于让小娇妻相信自己的话,张臣扉口不择言,“我以前也是喜欢过Alpha的……”

看到小娇妻忽然瞥过来, 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迪奥先生立时把后面的话吞下去,僵硬地挺直了脊背。

焦栖缓缓挑起一根眉毛:“哦?是哪个Alpha,李英俊吗?”他记得在迪奥先生的认知里,英俊、有钱、可能会成为情敌的就是Alpha, 想想他曾经点过名的那些……

“怎么可能,我又不瞎, ”帝国元帅的审美受到了质疑, 立时反驳,见小娇妻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不肯放过他,只得补充了一句, “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十多年前?那时候还在上中学吧。

低头看一眼小扫帚82%的进度条,回想一下剧本顺序,焦栖了然,故作低落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一直把我当做替身。阉割我,是想让我更像你喜欢的Alpha吧?”

原以为自己瞒天过海的元帅大人惊呆了:“你……你怎么知道的,啊,我是说替身的事……不是,割腺体跟这个没关系!”

突然被揭穿的张臣扉只觉得被一道天雷劈中,麻爪得一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的好。

焦栖静静地看着他。

慌张的迪奥先生把小娇妻放在沙发上,自己半跪在地毯上仰头看他,好方便焦栖看清他的表情,明白他的真心:“我承认,一开始逼|迫你爸爸把你嫁给我,不仅仅是因为你是纯血Omega,更是因为你长得跟他像极了。”

“……”还能这么联系上呢?焦栖默默打开了安妮的录音功能。

“但是你相信我,我现在爱的是你,真的!就算你不相信我的人品,也该相信Alpha的本能——标记了Omega,就绝不会再喜欢别人了。”张先生以他的名字起誓,对现在的小妻子绝对忠贞不二。

冗长的“ABO加替身情人”的设定,听得人头大。

焦栖打了个哈欠,时间不早,到了睡觉的点:“我们去楼上聊吧。”

看着因为困倦眼中泛起水雾的小娇妻,帝国元帅那机甲般冷硬的心顿时被融化了:“来,老攻背你上去。”

“不用。”

“来吧,你不能走太多的路,会磨破娇|嫩的脚掌。”

“……我是豌豆公主吗?”

强势的Aplha不给小娇妻争辩的机会,直接把人抱上楼。将柔弱的Omega放进被窝里,又热了杯牛奶给他喝,这才爬上床凑到他颈侧嗅闻:“老实说,我也不想让你割掉腺体,想到这么美妙的信息素以后闻不到了就很遗憾。但这跟你的身体比起来不值一提,我要你长长久久地活着。”

Omega一生都在为发|情期和生孩子忙碌,很痛苦。如果生孩子太多,还会导致寿命缩短,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听到“阉割”两字,焦栖就一阵蛋疼,不想聊这个 :“你跟我讲讲那个Alpha吧,你以前喜欢的那个。”

“呃……”怎么又回到了这个话题,帝国元帅不想谈。

“你是不是还放不下他?”

“不是!”

“那讲!”

难得瞧见小娇妻这么闹,迪奥先生觉得很新鲜,左右也瞒不住,便坦诚地说起了过去的事:“他叫焦炎,是我高中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是个贵族Alpha,而我是个平民,没有资格接近他。”

想起高中时候的焦炎,张臣扉的眼中忍不住泛起笑意。

“不过,虽然他是个Alpha,却并没有多强壮,身体比较瘦弱,会受到一些不良少年的欺负。我有时候都怀疑他是个伪装A的Omega,哈哈……”

焦栖斜瞥他,得意的某人立时收住了笑,干咳两声。

“你看到他受欺负,没有去帮他吗?”

“我没法直接跳出来帮他,那会损伤他作为A的自尊,而且会打扰到他的生活。只能悄悄带着兄弟把欺负他的人套麻袋揍一顿。”

听到这段混杂着剧情设定的过往,焦栖渐渐愣住了。高中时候,他确实被学校里的混混敲诈过。

因为从小被父母扔给保姆,他不习惯遇到事情向他人求助,就想着自己解决。给了那个混混钱,但每次都用手机悄悄录像,打算等积累到一定数量好报警。

结果没两天,那家伙蒙着脸来把钱还给他,没等问就屁滚尿流地跑了。之后再瞧见他都绕道走,避如蛇蝎。

焦栖纳闷了很久,现在才知道,是他那未来的老攻在背后保护他!记忆力冰冷灰暗的中学时代,因为画面里多了一道单手插兜、痞里痞气的少年身影,忽然镀上了一层阳光的色泽,温暖而明亮。

多希望自己回到那个时候,回头看一眼那个默默注视他的人,跟他说一声:“嗨。”

“其实我就是焦炎。”焦栖笑着逗他。

“???”

“为了方便上学,才假装Alpha的。”

“!!!”

元帅大人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所以,你已经不喜欢过去的我了吗?”

“喜欢!”

“哦?那你刚才是撒谎咯?”

“……”没法解释的元帅大人,把调皮的Omega拖进被窝里,用深度标记阻止替身小娇妻再说下去。

第二天清早,焦栖醒来,迷迷糊糊看了一眼扫帚进度:100%

“嗯?”以为自己看错了,揉揉眼睛再看一遍,依旧是100%,点两下便出现提示【本次清扫已完成,欢迎下次使用】。

张臣扉不在身边,小金毛趴在床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光宗,你爸呢?”焦栖坐起来,揉揉狗头。

狗崽子叫了两声,转身往楼下跑,跑下去又跑回来,再叫两声,意思是“爸爸在楼下”。

张臣扉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智脑的虚拟屏。

安妮对路易十三的实时监控权限还未解除,焦栖知道他在看昨晚的NB颁奖典礼回放。暂时不打扰他,回楼上洗漱。

再次回到客厅,张臣扉已经看完了,单手插兜一言不发地抽烟。

“臣扉。”焦栖叫了他一声。

还在愣神的张臣扉回头,看到站在晨光里的小娇妻,立时把手里的烟掐灭了。

有点心疼他,焦栖嘴唇嗡动,想说“没事你抽吧”,却见他突然张开了双臂。

“宝贝,我醒了,过来老攻抱抱。”张臣扉笑得格外灿烂,仿佛刚才那个满身低气压的人不存在一般。当真如他以前说的,不管什么烦恼,看到炎炎的瞬间都能一扫而空。

焦栖见他这样,也忍不住笑起来,快步走过去。就像靠近一只捕猎的章鱼,还没等完全相撞,就被那两条长臂紧紧缠住,抱起来原地转了个圈。

“啊!”被像孩子一样举高高,焦栖忍不住惊呼出声,搂着老攻的脖子以平衡身体,“不是还有一个剧本吗?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最后一个剧本是什么?”张臣扉把人放在沙发靠背顶端坐着,凑过去亲他下巴。

焦栖回想了一下,应该是《总裁的百万新娘》。

“唔,可能因为我本身就是霸道总裁,最后一个剧本就走得快了吧。”总裁大人面不改色地强行解释。

哪有人说自己是霸总的,真好意思!焦栖捏捏他的脸,看是不是增厚了:“总裁大人真是了不起,高中时候还替我打过小混混呢?”

高中……打小混混……

张臣扉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磨厚了一层的脸皮也遮挡不住。他的炎炎现在学坏了,都知道趁着剧本套他话了,就这么把他小心封存的老底掀了个精光。

“没,我本来就看他不顺眼,只是刚好……嗯,毕竟我可是校霸,无恶不作,想打谁打谁。”校霸先生挥了挥拳头。

“是么?可是强子说你们做的最大的事就是翻墙逃学去网吧。”丝毫不给老攻留面子的焦栖继续揭穿他。

被揭成秃鹫的总裁大人恼羞成怒,一把将小娇妻推下靠背,按倒在沙发上挠痒痒:“早知道你这么调皮,我当初就应该把你堵在小巷子里,强吻。不答应做我男朋友,我就跑到广播室昭告全校。”

“哈哈哈……”焦栖被他弄得笑出眼泪来,想象着那个画面,竟觉得意外带感。

自己该不会也坏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