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迪奥先生小娇妻(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

吸血鬼先生的初拥, 说得粗暴其实异常温柔, 只是持续的时间有点长。折腾过后,懒得理会突然又进入干爹副本的迪奥先生, 疲惫的小娇妻很快就睡了过去。

张臣扉抱着刚刚转化成的小淫鱼,看到他眼底的青影, 很是心疼。

自从被张臣扉拽着跳崖,这几天焦栖都有点睡不好。需要操心的事太多,躺下来就在脑子里走马灯。这会儿累到了,大脑一片空白,迅速入睡。

确认小娇妻睡着了,总裁大人才蹑手蹑脚地去了书房。

……

星期一, 别墅。

1:05,已经是深夜了,美丽的小淫鱼睡着了, 罪恶感导致我无法入眠。我不知道,把他变成吸血鱼是错是对,只知道我想要他,发疯一样的想要他, 要他永远陪着我。

如今的我,是娱乐圈大鳄, 我一定会守护好这小甜心, 不让他受一点委屈。

宝贝,快到干爹碗里来,干爹爱你。

——Dior·Nicolas·Atlantis·Zhang

……

在结尾签下华丽的英文花体字, 迪奥先生满意地合上日记,忽然听到了一声惊呼。

“张大屌!”

是焦栖的声音。

张臣扉丢下日记本就跑了出去,迎面撞上了赤脚跑出来的小娇妻,一把将人抱住:“怎么了宝贝?”

焦栖出了一头冷汗,抓着他的衣领气道:“三更半夜的,你乱跑什么!”

伟大的尼古拉斯亲王,就没有晚上出来写日记的权利吗?但想想这是干儿子,便以老父亲的心态原谅了他的无理取闹。别墅里空间大,书房和主卧隔得有点远。深秋的夜晚已经颇有些冷了,张臣扉怕冰凉的地板冻到他,直接打横把人抱回床上。

“做噩梦了?”一起钻进被窝,把小娇妻揽进怀里。

温暖干燥的大手摸在脸上,成功缓和了噩梦带来的坏情绪。焦栖“嗯”了一声权做回答,将下巴搁在了老攻肩膀上。

“不怕,不怕,干爹在呢,嘶——”吸血鬼干爹被拧了一下,呲牙咧嘴地倒吸气,“真是个小野猫,啊不,小野鱼,动不动就咬人。”

焦栖不想理他,问着熟悉的气息昏昏欲睡。

“睡吧,我给你讲个故事,”尽职尽责的干爹,想要安慰做噩梦的孩子,决定寓教于乐一下,“我小时候很少做噩梦,因为小学三年级之前我爸爸还是经常在家的……”

焦栖缓缓睁开眼,静静地听。

那时候张爸爸并不是如今那副科学狂人的样子,是个正常的科研人员。朝九晚五地上下班,还会给老婆孩子做饭吃。

“他做饭有一些平常我们不用的工具,小时候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量杯和天平。”

张知识做饭,是严格按照菜谱上来的,调料都要精致到克。

“好吃吗?”焦栖抬头问他。

“老实说,很一般。”

做菜不是做实验,太精确就会失去自然的味道。

虽然做菜一般,但起码那时候的张知识还是个好男人。所以比起焦栖的童年,张臣扉的童年是幸福的。起码,爸爸带他去过游乐场,吃过棉花糖。

只是后来,那个男人突然就在生活中消失了,整月整年的不回家。空荡荡的家里只有他和妈妈,妈妈还可以带他去游乐场,妈妈做的饭其实比爸爸做的更好吃。但是,不安,心里总是没着没落的。

“有一次家里招贼,我妈很害怕,叫我别出声。但我没忍住,提着一把刀就出去,把那小贼吓跑了。”

这事焦栖没听说过:“那时候你多大?”

“十二岁。”

焦栖抿唇,默默抱紧了他。

一直以为妈妈是无坚不摧的,那天他才明白,妈妈也是不安的。那时候张臣扉就发誓,以后有了妻子、孩子,一定给他们足够的照顾、足够的保护。

后来妈妈死了,随时会失去最爱的恐惧便刻进了骨子里。

“我会保护好你的,别怕。”张臣扉轻轻亲吻怀中人,低声耳语。

“我不会消失的,别怕。”焦栖回吻过去,轻轻拍抚老攻的后背。

他知道张臣扉有点缺乏安全感,结婚这么多年一直在努力减少他的焦虑,及时回电话、回消息,去哪里几点回家也都会报备。却没想到,这傻子心里的不安,远比表现出来的多。

周一上班,原本快要平息下去的“非人道实验疑云”,突然又推上了一个高峰。因为有人爆料,研究所里那位最近联系不上的科学家张知识,是石扉科技创始人、富豪张臣扉的爸爸。

【张臣扉一直在资助这个项目,他爸爸做非人道实验,为富豪们提供一些不可说的东西。不然你们以为,他这年轻怎么能在几年内积累这么多财富?】

石扉公关部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简直目瞪口呆。作为石扉人,他们最清楚公司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跟什么黑暗交易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种东西都有人信?”

“夏虫不可语冰,老百姓哪知道亿万富豪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只知道,一些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只要跟富豪联系上,八成就是真的。”公关部经理摇头晃脑地说着,推开了总裁室的大门。

上市公司对待这种事情必须慎重,重大丑闻是会影响股价的。如果今天处理不好,明天就会出现石扉股价暴跌的惨剧。

“总裁,焦总!”发现焦栖也在总裁室里,公关部的两人条件反射地立正站好。

焦栖微微颔首,示意两人先别说话。

张臣扉正在打电话。

作为娱乐圈大鳄的干爹先生,对这种污蔑人的雕虫小技毫不在意,第一时间发动自己的人脉查幕后主使。几个消息刚发出去,就接到了江柔柔的电话。

江柔柔的智脑紊乱综合征还没治好,留着打官司用,所以说话还是一股相声风味:“您猜是谁?您绝对想不到。”

张臣扉:“DJB娱乐?”

“哎呦,哪能啊。借朴美男十个熊心、八个豹子胆,他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您又不是混娱乐圈的,您是混富豪的圈的啊,我的哥哥诶。您再猜猜!”

“NC。”焦栖凑过去应了一声。

“哎呦,您可是猜着了,就是那帮孙子。他们昨天派人警告我,叫我少管闲事,拿钱闭嘴。”然而江柔柔注定不能闭嘴,一个好好的流量小花变成个相声演员,这仇可算不了。

“是因为上周谈崩的那个生意吧?”公关部也参与了告NC的事件里,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

焦栖叫了秘书过来问清楚情况,又用其他渠道核实。有了目标就好找,很快便确认了江柔柔给的消息是真的。

因为NC坚持想要做付费项目,且要求石扉持续提供用户信息给他们,张臣扉不同意且态度强硬。对方表面妥协,实则在物色新的合作者,在此期间查到了江柔柔背后是有石扉在支持的。

NC的现任总裁林不清,是个脾气暴躁的人。知道真相之后很是恼火,一不做二不休地编造耸人听闻的丑闻,以压住江柔柔跟他们打官司这件事的热度,顺道黑张臣扉一把报复他。

“呵,玩绯闻八卦,他林不清还嫩了点,”张臣扉冷笑,叫公关部动用人脉,“不惜一切代价,把这孙子的底裤都给我扒下来。”

于是,一天之内,关于NC总裁林不清的各种八卦铺天盖地占据了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从竞争总裁使用非常手段,到幼儿园强吻小女生,真的假的,黑的黄的,一盆子一盆子往他头上扣。看的围观群众都傻眼了。

最后,到晚上八点,上网高峰,张臣扉在社交网站上发出一条消息。

【张臣扉:编故事泼脏水,我也会。买卖不成仁义在,别等你爸爸把你们那点见不得人的东西爆出来。有种就当面跟我谈@NC拎不清@林不清 (不知道是哪个号,都@了 )】

嚣张狂妄的语气,震惊了网友。正为张臣扉担心的粉丝们顿时激动起来,疯狂转发。

【哈哈哈哈哈拎不清!】

【不愧是我臣扉爸爸,不怂,正面刚!】

【等等,我捋一下,也就是说,今天的那些丑闻,是两位大佬在隔空对骂?】

【不愧是高端玩家。】

第二天一早,林不清已经在石扉等着了。

“张总,你这么做就有点过分了!你说人体实验的事是我做的,你有什么证据?”林不清是个中年人,火爆的脾气却丝毫不输给年轻小伙子,一双锐利的三角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张臣扉把跟着他来上班的小娇妻拉到身后:“小声点,别吓到我的宝贝。”

林总:“……”

焦栖:“……”

进到总裁室坐下来,张臣扉打电话叫强子上来。一身黑衣的强子就站在总裁身边,目光阴桀。

林不清看着那奇怪的保镖,心中发毛,转头看一眼面色平静的焦栖才稍稍安定:“这里没有别人,咱们就敞开了说吧。各退一步,怎么样?你做这么绝,叫NC没活路,我也只能……”

“狗急跳墙?”

“你……”

“呵呵,”张臣扉冷笑一声,突然拔出枪来抵住林不清的脑袋,“我张臣扉十四岁就出来混,从没怕过谁。虽然已经金盆洗手了,你出去打听打听,江湖上的人是怎么称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