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迪奥先生小娇妻(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94章 迪奥先生小娇妻(4)┃我不能这么做,那太自私了早上的新闻虽然关注度很高, 但暂时还没有人往张臣扉身上引, 直到夫夫俩安全离开体育馆也没有一个人提。公关部发来消息, 说那篇新闻是有人买的通稿。“很明显是买的,官方不会这么发布消息。我们查了一下,是一家叫做酱缸传媒的营销公司。对方的目的还不清楚, 可能是什么恶意炒作,也可能是别的。”这家酱缸传媒早年在业界很有名气,以恶意炒作、泼脏水为主要业务, 人脉广泛, 水军众多。宣传口号是“酱缸一出手,就知臭不臭”。后来大家对他们的套路都熟悉了, 生意渐渐不好,便开始转型, 也做一些正常营销。焦栖听到“酱缸”这个名字就眉梢突突跳,知道这事不简单。让公关部继续查, 看看是谁委托酱缸做的这笔生意,并且盯住舆论方向。周末照例在别墅度过,焦栖在按摩浴缸里一边泡澡一边跟张臣扉说这件事。“研究所的废料是不可能让外人瞧见的, 如果是恶意炒作波及到了还好, 我现在就担心这事是针对你的。”张臣扉从来没有公开提过父母,这些年跟父亲的关系也非常淡,基本上不来往,因而很少有人知道他爸是做什么的。但有心人要挖的话,肯定是能查到的。破产军阀尽职尽责地给金主擦背, 顺道揩油:“针对我做什么?老子的队伍都没了,一穷二白,怕个毛毛。”焦栖叹了口气,就知道跟他说不明白。“别担心,宝贝儿。老攻有魔法,肯定能护你周全。”张大屌凑过去,亲了亲小娇妻的嘴角,把人用大浴巾裹住,抱出浴缸。“哎,我还没泡够呢。”焦栖有些不情愿,刚泡了半个小时,还没完全舒筋活络。“你是咸水鱼,在淡水里泡久了不好。”张臣扉一脸认真地说着,给焦栖擦干身体,连脚趾缝也擦得干干净净,生怕沾了水珠子会让这修长的双腿变成鱼尾巴。“……”焦栖看一眼小扫帚,这是又跳到海神和人鱼了?见小娇妻又开始皱眉,张臣扉摸摸他的脸:“别再想那件事了,如果张知识做邪恶实验被人揭发,那也是他活该。你忘了那个研究所是怎么对你的了?”“怎么对我的?”破产总裁剧本里说他被人改造成了每天需要男人的小银娃,人鱼剧本里说他被弄没了鱼尾巴,可以根据答案判断张大屌究竟在哪个剧本里。见小王子忘了过去的遭遇,迪奥先生有些不忍心,但还是要告诉他真相以免善良的小人鱼再次受骗:“他们把你变成了小淫鱼,你再也回不去大海了。”小淫鱼……还带合并同类项的……行吧。第二天早上还没睁开眼,焦栖就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声说“我爱你”。懒得动弹,继续睡,身后的人以为他没听到,便又说了一遍。翻身把脸埋进老攻怀里打了个哈欠:“别担心,我不会变成泡沫的。”张臣扉低头亲他:“这是我应该做的。”“嗯?什么应该做的?”焦栖仰头看他。“没什么。”吃过早饭,焦栖在院子里打电话,张臣扉就站在二楼的露台上看他,手里拿着他的小日记本。……星期天,别墅。9:30,我知道,只要我停止对他说我爱你,他就会变成泡沫,我就可以得到他的家产。可是,我怎么舍得?我可不是张知识那种不负责任的家伙,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变成泡沫。即便留在陆地的我,需要忍受破产和贫穷,每天靠着他给的两百块过活。我依旧会好好照顾他,让他在陆地上也能做个快乐的小王子。啊,伟大的海洋之神,绝不认输!----Dior·Atlantis·Zhang……“你看着我做什么?”焦栖刚打完一个电话,抬头瞧见自家老攻一眨不眨地看过来,开口问他。张臣扉合上笔,双手合在唇边大声喊:“我爱你!”“噗通!”正在浇花的佣人被管子绊了一下,摔倒在草坪上。其他正在收拾庭院的佣人都有一瞬间的凝滞,纷纷低下头。只有给焦栖倒茶的管家稳如泰山。焦栖红了脸,好气又好笑地让他下来,别让邻居听到。等人从露台上消失,复又低头看向智脑界面上的新闻。在一切恢复原貌之前,自己一定会保护好这只哈士奇的。按照定律,耸人听闻的社会新闻出现后,第二天会迎来大爆发。因为原文能提供的信息太少,网民们开始自己找料。经过一晚上的发酵,各种真假消息如惊蛰的虫子,呼呼啦啦地从地底下钻出来。有人根据图片确定了研究所的名称,扒出研究所主要成员的名字。关于所谓的“人体试验”究竟是什么,各种猜测五花八门。有说是摘器官贩卖的,有说是给智脑拼接身体的,更夸张的还有说研究复活术的。有一则付费爆料,人气很高,焦栖花了一块钱点进去查看。【大家好,我就是知识就是力量研究所的那个实验体,真名叫秦始皇。我其实没有死,这个研究所想研究我几千年不死的奥秘,现在要逃出去需要80万元贿赂几个实习研究员。如果你给我转账8千块,等我出去之后打开宝藏分你一万两黄金。】“……”骗子的骗术总是这么与时俱进,焦栖默默点了个举报,打电话给研究所。焦爸爸依旧联系不上,这位社交几乎为零的科学家也没有可联系的朋友,只能打给研究所。“您好,这里是知识就是力量研究所。谣言新闻相关无可奉告,找人请直接说名字。”接线员是个声音冷漠的小哥。“我想找一下张知识教授,”焦栖听到这个开场白,就知道研究所已经受到了影响,赶忙补充一句,“我是他的儿婿,之前去过你们所。”“是您啊,我记得。张教授不在所里,他和几位研究员出国了。”听到是家属,小哥的语气缓和了不少。“出国?”张知识带着他的团队去国外参加封闭式答辩了。因为智脑发达的缘故,专业的答辩、考试都需要屏蔽智脑信号好几天,以保证真实性,防止作弊。不在国内也好,省得受影响,以那老爷子的性子,让他出来辩解根本是难为他。“那就好,冒昧确认一下,你们没有做人体实验吧?”焦栖需要一个肯定的答复。“嘟嘟嘟……”接线员小哥直接挂了电话。确认了张知识没事,研究所也是正经研究所,这纯粹是个网络营销事件,那就好办了。交代了两家公司的公关部,严防祸水移到自家头上,焦栖便暂时不再关注这件事,专心研究老攻的病情。列了一下剧情进度表,对比分析了每个剧情停留时间和小说本身长度的关系,标注上清理百分比。“好像没什么联系,”焦栖看着忽快忽慢的进度条,敲敲安妮,“还有什么变量因素吗?”安妮回顾了一下自己记录下来的各种片段,得出一个结论:你。“我?”“宝贝,泳池里的水放好了,过来游泳。”张臣扉只穿着一条泳裤从后院跑过来。“都深秋了,你不冷吗?”招招手让管家给这家伙披个浴巾,焦栖站起身拉着他进屋。忽而想起来,昨天就是因为泡澡,才让张臣扉突然从军阀转跳到了海神。既然之前的剧本可以通过相关事件触发搜索功能,那么现在剧情倒带是不是也能因为某些东西而定点转跳呢?于是,晚饭的主菜,焦栖让厨师做了蒜香龙虾。艳红的龙虾,剪掉了脊背上的一片壳,露出白嫩的虾肉。虾肉被切成小块,拌入了金黄的蒜蓉,看起来让人食指大动。焦栖舀了一大勺的蒜蓉虾肉,放进老攻的盘子里:“这个你能吃吧?”带着些许油脂的蒜蓉,沿着虾肉缓缓往下淌,浓郁的蒜香扑鼻而来。“海神可以吃一切海洋里的食物,包括龙虾,也包括人鱼。”海神大人神秘一下,插起虾肉塞进嘴里,毫无障碍地咽了下去。“我是说,大蒜。”焦栖盯着他看。“大蒜?”张臣扉咂咂嘴,恍惚了一下,突然愤怒地站了起来,“这是大蒜?你怎么能给我吃这种东西!”焦栖眼睛一亮,支使站在一边的管家去拿瓶红酒,等餐厅里只剩他们两个,才小声问:“你不能吃大蒜吗?”“呵,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迪奥先生冷静下来,眸色冰冷地看着小娇妻,“知道我是血族,故意试探?真是条大胆的小淫鱼。”“……”管家走过来,给两人倒上红酒。张臣扉端起红酒一饮而尽,优雅地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既然被你发现,那么也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说罢,转身就走。“去哪儿?”吸血鬼先生没有回答,直接迈出客厅。不管身后的小娇妻如何呼喊,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消失在夜幕覆盖的庭院中。焦栖起身跟出去,在张臣扉踏出院子之前低喝:“给我站住!”迪奥先生立时原地转身,立正站好。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很是懊恼,这小人鱼对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有失尼古拉斯大人的威严。轻叹一口气,用那孤寂了千年的深邃眼神注视着小娇妻:“哦,亲爱的,请原谅我无法继续跟你在一起。高贵的迪奥·尼古拉斯·张,是不能泡一条鱼的。除非……”“除非什么?”焦栖把他拉到院子中间,以防被路过的邻居听见。“不,我不能这么做,那太自私了。”张臣扉痛苦地说。焦少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让安妮把这段话录下来。见小娇妻半晌不理他,优雅的吸血鬼亲王也并不觉得尴尬,而是自顾自地念起了咏叹调:“物种隔离,是立在我们爱情之间的鸿沟。你是海中的游鱼,而我是天上的蝙蝠。你听过那经典的悲剧吗?当飞鸟爱上游鱼……”“说人话。”“除非把你变成吸血鱼。”作者有话要说: 注:那个骗子片段取自真实的电信诈骗短信,作者没有不尊重秦始皇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