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迪奥先生小娇妻(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93章 迪奥先生小娇妻(3)┃你还是继续给我媳妇家当长工吧试图履行被包养义务的七兄弟被赶出了卧室, 张臣扉站在紧闭的房门前, 一点一点攥紧了拳头。失去了权柄, 失去了华东十三省,他又变回了那个一无所有的山土匪。他再也不能强迫小娇妻做什么,相反, 拿人手短的前军阀只能任由大少爷搓圆搓扁。抱着枕头走到书房去,点亮桌上的台灯,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空白本子, 开始写日记。……星期四, 书房22:03,老子的队伍败了, 前功尽弃,一无所有。其实这也没什么, 反正我本来是个光脚的山土匪,大不了从头再来。就是放不下那刚找回来的俊媳妇, 以后只能吃软饭了。啊,这纷乱污浊的世界,为什么这么对待土匪!……张大帅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早上睁开眼发现怀里抱着狗皇帝, 瞬间蹿了起来。“呸呸呸,张光宗,你恶不恶心,为了口吃的竟然睡到老子怀里!你有没有点骨气?”“汪汪汪!”“还跟我顶嘴,这就忘记你的狗命攥在谁手里了!”听到声响, 焦栖揉着眼睛下楼查看,发现是一人一狗在吵架,还吵得声情并茂,很是无语:“你跟他较的什么劲,早上还在家吃吗?”“吃,当然在家吃。”做什么事都兢兢业业的张大帅,绝不白拿金主少爷一分钱。色香味俱佳的早餐吃得焦栖很满足,接过老攻递过来的酸奶吸一口:“你今天有什么安排?”“跟你去洋行,”张臣扉站起身拿外套,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mini穿甲别在腰间,“以后我就是你的护卫,谁要是惹了你,我就崩了他。”“……”作为一个正经生意人,焦总觉得自己没必要雇个军阀当侍卫,拒绝了张先生的提议。让智脑查看这家伙的行程,安妮使用夫夫权限直接调出了路易十三里的工作表,显示周五都是日常工作,倒是周六有个外出活动——给《星河荣光》华国赛区前三名颁奖。周四晚上半决赛,周五晚上决赛。周六上午在体育馆颁奖,之后进行表演赛。目前的剧本是“军阀”和“破产总裁”的混合,没什么杀伤力,焦栖便激励破产的军阀先生自己上班:“跟在我身边能有什么出息,我给你一百万银元就是让你东山再起的,去好好工作。”满目颓然的张大屌,眼中渐渐有了光亮:“你就这么相信我?”“嗯。”“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周五,石扉司令部。9:00,焦栖相信我能东山再起,承认我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看着他那崇拜的目光,老子立马就石更了!忍不住赋诗一首:娶妻太俊易短命,奶奶说时俺不信。如今娇妻家中坐,才觉腰子不够劲。不够劲呐不够劲,必须补补俺兄弟!兄弟不行子孙尽,准短命!……平静无波地安全度过周五,迪奥先生除了写日记以外,没有做别的威胁生命安全的事。到了周六早上,扫帚显示的进度条达到了10%,然而张臣扉睁开眼又跟光宗吵架了,证明他还在军阀剧情里。焦栖看着那宛如蜗牛爬的小扫帚,很是惆怅。为了防止张大帅胡说八道,只得跟着去参加颁奖典礼。“叮咚!”智脑提示有新闻。安妮会自动筛选主人感兴趣的内容,会提示就说明是与焦栖平时关注的东西相关的。【神秘研究所疑似进行非人道实验,居民报警!】看到下面的配图,焦栖心里咯噔一声。虽然隐去了研究所的名称,但他一眼便认出来,那就是张臣扉他爸所在的“知识就是力量研究所”。点开看新闻详情。报道是对那位报警群众的采访,应该是一位热心大叔。大叔的原话是“在废料里看到了血肉模糊的东西”,确定不是动物器官,且有非研究员进入研究所,“最后一次看到那个人是半个月前”。随着智脑时代的来临,人们的工作效率得到大幅度提高,许多科学研究在这几年突飞猛进。迅猛发展的副作用,就是出现了很多超出人们认知范围的争议性研究。之前有媒体曝光过非人道研究,得到了很高的关注度,民众现在对这方面是非常敏感的。这骇人听闻的标题,语焉不详的描述,很容易把人引导到某些方面上去,让寻常人忽略了其中的漏洞。比如,严格保密的研究所怎么可能让路人看到试验废料。点开新闻下面的评论,果不其然,大部分人都被带进了这种义愤填膺的情绪中。【我的天,是人体试验吗?】【这也太突破下线了吧!必须彻查到底!】【这个研究所我见过,就在我家附近!阴森森的特别神秘,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转头看看专心开车的张臣扉,焦栖犹豫片刻,还是给张爸爸打了个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智脑不是手机,通常是不会关机的。电话打不通,要么是进入了无信号去,要么是主动关闭了电话功能。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更有可能是后者。因为这空穴来风的新闻,不停有人联系他,而一心扑在研究上的张教授索性关了机。给公关部的人发消息,让他们查一下这个新闻的来龙去脉,焦栖再次转头看向自家老攻,提醒他道:“一会儿如果有媒体问有关你爸爸或者实验室的事,千万不要回答,知道么?”“我爸爸?”张臣扉皱起眉头,似乎对这个称呼有些陌生,半晌才想起来那是谁,嗤笑一声,“怎么,那老头儿又惹什么事了?”“现在还不清楚,我觉得一时半刻也问不到你头上,但有备无患。”话刚说完,就到了场馆前。聚集在场馆外的媒体,瞧见臣扉爸爸的车,立时蜂拥而至。焦栖不再多言,跟着张臣扉下车。还未进场的粉丝们也在外面,瞧见两人下车立时尖叫起来。“啊啊啊,臣扉爸爸,看我看我!”“少爷,少爷,我们少爷也来了,嗷嗷嗷!”张臣扉孤傲地抬起下巴,这些人都是知道屌军战败来看他笑话的,决不能让他们小瞧了。颁奖在表演赛之前,获得前三名的队伍依次上台领奖。魔王虽然输给了MMY,但轻松赢了第四名的战队,拿到了第三。毕竟是主播战队,所有的战队中,屌军是人气最高的。五人穿着统一的队服上去,引得现场一片沸腾。并不是什么正式比赛,更偏重娱乐一些。颁奖典礼上还有主持人。主持人笑着采访屌军:“你们一群说相声的,竟然也有队服吗?”“别拿说相声的不当电竞选手,我们虽然是业余的,但我们的装备是专业的!”Bad梗着脖子道。魔王打了个响指,指挥自己的队员:“给大家看看,我们是有队服的!”一二三,转身。五个大大的“屌”字印在背后,精神污染程度堪比七彩炫光特效。“哈哈哈哈……”观众顿时失控了,连一边等着领奖的冠军和亚军队伍都忍不住捂脸闷笑。主持人赶紧让他们转过来:“好了好了,快转过来吧,我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听说这个队伍名是张总给起的,是么?”“这个得问张总。”魔王打了个哈哈,不知道张臣扉愿不愿意承认,作为讨生活的打工仔要时刻保持眼力见,便把问题抛了出去。了悟的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了上台颁奖的张臣扉。张大帅面色凝重地说:“既然已经战败,这名字便没有意义了。”焦栖坐在台下,看了一眼直播频道,弹幕瞬间被一句话填满了:【魔王,爸爸对你很失望啊!】台上的魔王也是一怔,随即反应来,跟着张臣扉瞎演:“主公,我们作为官方战队却没有秘密武器,还带了这么个容易被揍的名,真的已经尽力了!下回给我们发点终极武器,我保证战无不胜!”“呵,还终极武器,mini穿甲也供不起了,我现在都是靠老婆养的!”张大帅看着自己昔日的部下,长长地叹了口气起,“这仗是打不下去了,你还是继续给我媳妇家当长工吧。”魔王惊了:“怎么,焦总对我的定义是长工?”现场有一瞬间的安静,众人以为他对这个说法不满。毕竟是金牌主播,到哪里都是让人捧着的,说长工有些过分了。然而没等主持人出来解围,魔王高兴地锤了Bad两下:“太好了,看来焦总是想长长久久地留住我呢!我会努力搬砖的!”现场和弹幕瞬间笑疯,主持人觉得自己有点多余,这些人完全可以表演群口相声到结束了。然而张臣扉却不怎么开心,颁完奖回到总裁位,坐到小娇妻身边,悲愤地掏出日记本。……周六,体育馆。手下的大将又回去给焦小栖当长工了,十分没有骨气。可耻,可叹,可怜,可悲,可恶!可气死老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