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迪奥先生小娇妻(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羞辱完狗皇帝, 张大帅心满意足地去给小娇妻做饭。为了弥补小少爷, 军阀大人给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

蒜蓉粉丝蒸元贝、红烧大虾、铁板香菇、浇汁藕夹、炝炒空心菜、拍黄瓜,另有养胃汤一碗、甜点一道。

“大晚上的做这么多, 哪吃得完?”焦栖咬了一口藕夹,半切开的藕片里夹了馅料炸得酥脆, 浓浓的汤汁覆盖其上,咬一口唇齿留香。

“吃不完就扔掉,左右不能给那狗皇帝吃。”张臣扉瞥了一眼扒着桌子看他的光宗,故意砸了砸嘴,做出很好吃的样子,看得小金毛直流口水。

“哈哈, 你欺负它做什么?”被这一人一狗逗乐了,焦栖摸摸光宗的狗头跟它讲道理,“这东西狗不能吃。”

“汪呜……”狗皇帝委屈巴巴地盯着张臣扉手里的食物, 根本不听劝。

吃过晚饭,焦栖抱着笔记本在床上看剧本。之前的九个剧本,他都没有看过,这会儿打算找出来看看。张臣扉洗了澡蹭过来, 抱着小娇妻闻来闻去。

“别闹。”焦栖被他拱得痒痒,抬手把人推开。

“你是我媳妇, 抱抱怎么了?”张大帅对小娇妻赶苍蝇一样的手势极为不满。

“我正忙着, 找你的姨太太去。”搜索到了《军阀的卧底男妻》这个剧本,点开查看。

里面确实提到,军阀在小少爷逃离之后, 把人家陪嫁的丫鬟给收了房。因为当时战乱,家仆散尽,只有收房才能保住这小丫鬟。但只是天天让丫鬟给他讲小少爷以前的事,讲完军阀就会喝很多酒,又哭又笑。

后来少爷被找回来,丫鬟就在少爷耳边编纂她跟大帅的风流韵事,导致少爷很长时间都不信军阀说的话。

不过人家原著里是个弱柳扶风的丫头,不知道是怎么跟他那小胖秘书联系到一起的。至于所谓婚前纳的李英俊和王总,是《霸道王爷俏王妃》剧本里的。

“什么姨太太?老子日思夜想的都是你的,哪里有姨太太?”张臣扉跳起来,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把浴室、衣帽间、书房的门统统打开,“你看看这柜子、这床、这床头柜,干干净净!”

“哗啦啦”床头柜的抽屉被粗暴的军阀拽出来,掉出来一地的粉红色小玩具……

焦栖合上电脑,抱着手臂看着那堆玩具:“干干净净,嗯?”低头扫一眼扫帚里的进度条,清扫完成5.5%,估计是把王爷那部分的剧情尾巴给扫掉了。

张臣扉咬牙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谁给老子抽屉里放这么多乌糟玩意儿!扔了扔了,统统扔了!”

焦栖挑挑眉,不发一言。

土匪出身的军阀脸皮比城墙还厚,丝毫没有被尴尬的气氛困扰。重新爬回床上,双手缩在胸前,像蹭痒的哈士奇一般蹭回小娇妻身边。

“在你同意之前,我不碰你。”张大帅诚恳地说,过去那些错误总要好好弥补,那些惊吓不是一时半刻能安抚回来的,只能慢慢来。

“嗯。”焦栖随口应着,把笔记本放到一边,准备睡觉。

“焦小栖,”张臣扉坐起来,试着握住他一只手,“我是个粗人,不知道怎么疼你,但我会学。你有什么不乐意的地方,一定告诉我,咱俩有什么话都说开,就不会吵架了。”

抬眼看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满是诚恳,焦栖看得有些愣怔,一时分不清这是台词还是张臣扉自己说的。

“就算你做错了,我也让着你。”怕小娇妻不信,张大帅急急地又补充了一条。

焦栖忍不住抿唇笑:“好。”

第二天醒来,焦栖看着利落起床穿衣的老攻,不确定地问他:“你还是张大帅吗?”

张臣扉听到这话,脸上显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单膝跪在床上摸摸小娇妻的脸:“说是我,你记不大清吗?这不行,不能放你一个人在家里,你跟我去司令部。”

这个安排正合焦栖的意,倒退的剧本比以前更混乱,怕他又想起跳崖的事,必须得看着点。

两人一起去了石扉,余圆接到通知,便抱着厚厚的文件跑来给总裁签字。

张臣扉看到余圆,忍不住皱眉:“你怎么来了?”

“老板叫我来的,”胖子笑出两颗小梨涡,低头给焦栖看文件,“需要紧急处理的都在这里,不多,您签完我就带回去。”

这情形看的张大帅很是着急,忍不住叫余圆过来:“这个月的钱不是已经给了你吗?”

“啊?”余圆愣了一下,以为张总是说那比监督焦栖吃饭的额外奖金,“给过了的。”

“再给你一笔,不许在他面前胡说。”这心眼多的胖子,指不定会在小娇妻面前怎么编排他,若是刚哄回来的媳妇又跑了,他可是要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