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军阀的卧底男妻(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累坏了的焦栖, 在老攻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张臣扉抱着他,一动不动,听到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之后,才抬起手查看消息。

去米国出差的技术部主管刚下飞机,像发系统消息一样给张臣扉汇报:

【我和数据已落地,明天十点钟去公司。数据双重加密,会有一道密钥发送到您的智脑, 请注意查收。】

另一边,NC两天前给他发了个邮件, 但他在剧本中就没有回复。对方以为他生气了,又连发了两封。

看了一遍邮件内容, 张臣扉还真有些生气了。

“唔……”睡梦中的小娇妻轻哼了一声, 张臣扉低头,发现是自己读邮件的时候不自觉绷紧了肌肉, 勒到了怀里的人。赶紧放松下来, 安抚地亲亲他的额头, 关掉智脑睡觉。

焦栖这一晚上睡得特别安稳,早上起来疲惫一扫而空,又吃了正常老攻的爱心早餐, 心情特别好。

“中午一起吃饭,到时候联系你。”车子在芭蕉楼下停稳,张臣扉抬手帮小娇妻解开了安全带。

“你今天不忙?不是数据回来了吗?”焦栖微微蹙眉,难得醒过来,张臣扉应该争分夺秒地处理智脑的事。出来陪他吃饭一来一回又耽误很多, 还有可能在路上看到什么东西触发新剧本。

“忙,但那没有你重要。”张臣扉解开车门锁,笑着目送小娇妻下车。昨天晚上那句“想你了”,刺得他心尖到现在还疼,说什么也要多陪焦栖一会儿。

焦栖开门的动作一顿,转过头看他。晨光透过车顶的天窗照进来,给那张俊朗的脸镀上一层金黄。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突然凑过去,在那色泽健康的唇上轻啄一口。

亲完两人都愣住了。

“嗯……打卡。”焦栖窘迫地说了这么一句,快速打开车门跑了。下了车,脸上的浅红便褪了个干净,整整衣领,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焦总。

张臣扉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抵在唇上,嘴角一点一点地咧开,几乎咧到了耳朵根。看着窗外小娇妻的背影,两只耳朵尖还泛着粉色。

推门下车快步跑过去:“炎炎。”

“怎么了?”焦栖停下脚步看他。

“呃,中午想吃什么?”像是刚谈恋爱的毛头小子,游戏传奇张臣扉突然就忘词了,磕巴了一下才找回话题。

“不是说中午再商量吗?”

“啊,要不我带你吃桃花流水阁吧!那家要预订,这会儿就订。”张臣扉笑得牙不见眼,看起来傻乎乎的。

焦栖好笑地看着他,至于这么激动吗?忍笑没戳穿他的没话找话,点点头:“好。”

美滋滋地把小娇妻送进大楼,张臣扉叫路易十四订桃花流水阁的位置,哼着小曲儿往公司去。进了总裁办公室,脸上的笑便落了下去。

跟NC的谈判并不顺利,对方希望这是个合作共赢的付费应用。NC可以提供每次的内设更新数据,方便石扉科技同步更新清缓存应用,但前提是这要付费且只有NC的外设可以装载。

“NC要50%的利润。”秘书苏苏把这几天的情况汇总呈递上来。

本来周一张臣扉就已经跟对方谈妥了,谁知道后续谈细节的时候临时变卦。

“死到临头还想赚钱。告诉他只能做成免费的,他们不想做,我就找别家合作。”张臣扉冷着脸道。

“好的。”

本以为今天就能拿到NC的数据,加上米国那边的数据,两者结合万无一失。现在只有米国一方的数据,就无法保证准确性了。

解开数据密码,技术部争分夺秒地将米国带回来的数据导入测试。

刚从米国回来的年轻主管,正带着防辐射眼镜在电脑前飞速敲击。把所有东西录入之后,盯着屏幕等测试结果,一边等一边跟总裁解释:“数据都是严格按清单要的,第十三项他们说无关紧要不想给,我还是坚持要了。应该还算完整……妈的!”

前一句还温声细语的程序员哥哥突然爆了粗口。

“怎么了?”张臣扉向来不在意程序员的礼仪形态,技术部的工作环境是整个石扉最随意的,抠脚睡觉都行,只要把活干好。

“他们给的是3.0时代的数据,现在智脑内设已经升级到5.0了。”果然免费的没好货,小主管很是生气。

“完整性呢?”张臣扉似乎早就料到了,并不如何惊讶。他们给米国制造商的条件是,给数据和一部分赔款就立即停止诉讼。在那边没有大型服务器,完整但降级的数据靠人工核查看不出问题。

“完整性OK。”

“导入吧,先把应用做出来,”张臣扉当机立断,“周末加班,我给三倍工资,尽快。”

“但是,用这个数据,做出来的应用就是个老爷车啊。”

“老爷车也是车,什么东西都得有个1.0版不是?”张臣扉笑着拍拍小主管的肩膀。

“我知道了。”

早在一个多月前,张臣扉就叫技术部做前期工作了。如今模型都已经建好,就差导入数据和调整细节了,加班加点做出来应该很快。

但愿能赶在下一个剧本来临之前。

桃花流水阁是一家私房菜馆,取自诗句“桃花流水鳜鱼肥”。据说祖上是做御厨的,饭菜特别好吃,招牌是松鼠鳜鱼。只是就三张桌子,一顿饭只招待这么点人,可以说是相当任性了。

“这家做菜很慢,得从十二点吃到一点半,你来得及吗?”焦栖有些担心,他知道张臣扉为了不过早进入剧本,不看节目、不看新闻、不跟哥们儿吹牛聊天,是很辛苦的。

“来得及,吃到五点也来得及。”张臣扉夹了一块金黄酥脆的鱼肉给小娇妻。

“今天周五了……”看看老攻胸有成竹的样子,焦栖也不再多说,想起来上午焦佐仁打的电话,“爸爸让咱俩晚上回家一趟。”

上回差点搞砸了李家孩子的满月酒,李老爷子很是生气,跟焦佐仁告状,直言管不了你这俩儿子了自己管吧。焦爸爸琢磨了两天,还是决定把他俩叫回家一起谈谈。

“好啊,别担心,有老攻在。”

对付老丈人,张臣扉自有一套章法。听说今天焦妈妈也在家,下午叫秘书去买了两只新款的包。下班接焦栖的时候,顺道把小金毛也给带上了。

焦爸爸和焦妈妈坐在客厅里,等着孩子们回来。

“你一会儿可不许发脾气,上回炎炎已经说到那份上了,咱们也没资格对他指手画脚。”焦妈妈叹了口气,想起焦栖说从没有人那么宠他,心口就堵得慌。

焦佐仁梗着脖子运气半晌,憋出一句:“知道了。”

“汪汪!”外面响起停车声,随之而来的是清脆的狗叫。

“哎呦,光宗啊,快到奶奶这里来。”焦妈妈看到毛茸茸的狗崽子,立时把教育儿子的事忘了,伸手接住扑过来的小家伙。

“妈妈,这是给您的。我也不懂女士包,看着是最新款就买了。”张臣扉把手里的两个袋子递过去,三两句哄得丈母娘心花怒放。

“哎呀,我正想要这个呢,臣臣就给买了,真是贴心。你瞧瞧,跟臣臣学着点。”焦妈妈一手抱着狗,一手看包,还不忘数落焦爸爸。

“这跟你那一柜子的包有什么不一样?”以焦老先生停留在上个世纪的审美,并不懂这些。

“哎,不跟你这直男讨论。”焦妈妈嫌弃地摆手,带着光宗去放包。

示意两人坐下,焦爸爸沉默半晌,才缓缓开口:“李家那边的事,我就不说了,是不是听岔了你自己心里有数。上回炎炎跟我谈过,但我还是想听听臣臣的真实想法。”

以前张臣扉老糊弄他,如今焦栖都把话说道明面上了,也该开诚布公地说清楚。

焦栖皱起眉头:“爸……”

“你别说话。”焦佐仁摆手。

张臣扉微微一笑,握住焦栖那只无意识攥紧的拳头:“孩子的事,爸说的也有道理。”

掌心的拳头颤了一下。

焦佐仁欣慰地点点头。

“但是……”张臣扉不紧不慢地展开小娇妻的拳头,把自己的拇指塞进去让他握着,轻轻拍抚,“我们两个想过什么生活,我们很清楚。目前来讲,并不适合要孩子。毕竟我现在照顾炎炎都没多少时间,再来个孩子,根本照顾不好。”

“他都几岁了,还要你照顾?”焦爸爸瞪大了眼睛。

张臣扉抬头看向岳父,一脸诚恳地说:“三岁。”

“……”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有2更~